村民举报企业污染获赔偿,却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刑,如何评价?

2021-12-02 21:26:41 身边的刑法
0人跟贴

简要案情】农民李旭、李冬志和李基先发现自家耕地被建成不久的陶瓷企业污染后,开始向当地有关部门进行投诉举报。官方介入后,三人先后获得涉事企业南阳亿瑞陶瓷有限公司支付的总计约17万元赔偿款。然而,这些赔偿款却成了日后他们被刑拘被判刑的罪证。

2013年,陶瓷有限公司所属的工厂建成投产,村里的环境污染问题也随之而来。

“天上灰蒙蒙的,小麦地里就像下了雪一样。”李旭说,工厂投产后带来的污染问题几乎肉眼可见,他们家田地离工厂围墙仅数十米,每天他去地里干活都能闻到异常刺鼻的气味,让人头晕恶心。不久后,小麦地里便蒙上了白色粉尘,开始大幅度减产。村民们意识到,农作物减产很可能与工厂有关,遂向村委会以及当地环保部门进行了投诉。县环境监测站在前往企业监测后得出结论:废气中颗粒物浓度远超过仪器工作范围,属严重超标。后涉事企业与三位农民达成赔偿协议。后污染仍继续,三名村民再次举报,涉事企业又与村民达成赔偿协议。

2015年8月6日,李旭和李冬至前往该公司,领取剩余的3万元补偿款。然而他们刚到办公室还未坐下,就被警方带走了,理由是涉嫌敲诈勒索。李基先前并未出现在涉事公司办公室内,他也于当天被抓捕。

此后,县人民检察院以李旭三人犯敲诈勒索罪,向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6年6月2日,县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旭、李冬志犯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各处罚金3000元;被告人李基先犯敲诈勒索罪,免予刑事处罚。

以下结合案例,根据《刑法》及相关理论,谈谈对本案的看法。

敲诈勒索罪

《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敲诈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他人实施威胁或恐吓,索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多次敲诈勒索的行为。本罪规定在《刑法》第五章,是侵犯财产权益的犯罪。

敲诈勒索罪(既遂)的基本结构:行为人对他人实施威胁或恐吓、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被害人基于恐惧心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相关第三人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

从敲诈勒索罪的基本结构来看,本罪与诈骗罪的结构基本相同,敲诈勒索罪的被害人基于恐惧心理而交付财产,而诈骗罪的被害人基于被骗而交付财产,这是两者的唯一不同。为此,敲诈勒索罪与诈骗罪是想象竞合关系,与抢劫罪是法条竞合关系。

从构成要件上来看,敲诈勒索罪构成要件的内容是,行为人使用暴力或胁迫手段,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进而取得被害人的财产。

敲诈勒索罪的暴力不要求达到压制被害人反抗的程度,区别于抢劫罪的暴力,该种暴力只要足以使被害人产生交付财产的恐惧心理即可。如行为人对被害人实施轻微暴力,被害人认为如果不交付财产,将会受到更严重的加害,这样的暴力就可以评价为敲诈勒索罪的暴力。

所谓胁迫,是指以恶害相通告,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进而处分财产。这里的恶害既可以是虚假的信息,也可以是真实的警告,如以报警相胁迫,要求行为人满足自己要求的行为,不管警情是真还是假,只要使得被胁迫者产生恐惧心理,就是这里的恶害,以这样的恶害相通告,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进而处分财产的,符合敲诈勒索的构成要件。

从责任要件来看,敲诈勒索罪只能由故意构成,且要求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敲诈勒索罪应准确适用

敲诈勒索罪在实践中时常被滥用,具体表现为:

碰瓷案件中,不注意区分敲诈勒索罪与诈骗罪,将本为诈骗行为错误定性为敲诈勒索行为,如行为人的碰瓷行为,使对方误认为自已违反了交通法规,而给予行为人钱的,就是诈骗行为;相反如果在行为人根本不可能违反交通法规的情况下,因对方人多势众,基于恐惧心理而给钱的,就是敲诈勒索行为;再如行为人既没有产生恐惧心理,也没有被骗的情况下,面对老人的碰瓷因耗不起时间而给老人钱的,充其量为敲诈勒索未遂。

信访案件中,如果信访人有合理诉求,即有合理的权利基础,就不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如因拆迁合理诉求未得到满足,如果这些诉求是合理的,就阻却敲诈勒索罪的成立。

评价本案

本案中,涉事陶瓷有限公司所属的工厂建成投产后,造成严重污染,受害最严重的三位村民依法举报污染企业,企业给予了村民一定赔偿,可是企业并没有对自身的问题进行整改,针对严重的污染只是以赔偿了事,面对污染,村民再次举报,企业又以赔偿而息事宁人,仍不对污染问题进行整改,生产依旧污染继续。

县环境监测站在前往企业监测后得出结论:废气中颗粒物浓度远超过仪器工作范围,属严重超标。证明了污染问题的存在,而企业只是以赔偿代替整改,污染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三位村民针对污染问题的多次举报,就是因为企业一直没有解决污染问题。

举他污染是村民行使正当权力的行为,而行使正当权利是超法规的违法阻却事由,否认三位村民行为的违法性,不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

结语:历经数年,经历一审、二审和再审,三位村民终于等来了公正的裁判:无罪。正义虽然会迟到,但终究不会缺席。退一步讲,如果几年前这起案件,敲诈勒索罪没有被滥用错用,“天上灰蒙蒙的,小麦地里就像下了雪一样”的环境可能就是青山绿水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