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挖”掉一个深圳市用电量 虚拟货币“挖矿”高压整治常态化

2021-12-01 11:36:13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

北极星售电网讯:核心阅读

国内每年消耗在比特币“挖矿”上的电力高达千亿度,相应产生数千万吨碳排放。由于比特币供应总量不变,越“挖”余量越少,所以对“矿机”算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后续每“挖”出一个比特币的能耗就越来越高。这也是当前必须对虚拟货币“挖矿”进行大力整治的关键原因。

“水冷节能”“超级静音”“家庭可用”——打开某网络购物平台,输入“挖矿机箱”的关键词,带有这些推广标签的产品随即弹出,数十个商家可供挑选,价格从二三百元到两三千元不等。购买一个“矿机”如同购买一个鼠标般简单易行。

而就在这一台台“矿机”背后,正潜藏着一个能耗庞大、亟待整治的虚拟货币“挖矿”产业。

在国家发改委11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孟玮指出,虚拟货币“挖矿”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量大,对产业发展、科技进步不具有积极的带动作用,加之虚拟货币生产、交易环节衍生的风险越发突出,其盲目无序发展对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节能减排带来严重不利影响。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以产业式集中式“挖矿”、国有单位涉及“挖矿”和比特币“挖矿”为重点开展全面整治。

虚拟货币“挖矿”的能耗到底有多大?虚拟货币盛行多年,为何如今到了必须严厉整治的地步?在全社会节能降碳的背景下,能源行业又能够为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提供怎样的支撑呢?

一年“挖”掉一个深圳市用电量

所谓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并非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以最为流行的比特币为例,它是一种基于P2P形式的虚拟货币。用户可以使用特定计算机依照一定的算法运算生成比特币,这一运算过程便被戏称为“挖矿”,而用于专门获取比特币的计算机则被称为“矿机”。

虽不能在市场流通,但虚拟货币往往拥有自己的“币圈”。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秘书长吕天文指出,比特币诞生十余年来,价格暴涨百万倍。“这对一般投资者而言,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加入到‘挖矿’的行列中。”

“‘矿机’的算力越强,‘挖矿’的速度越快,生成比特币的概率自然就越高。”国网区块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栋告诉记者,为此,“挖矿”者往往会购买很多“矿机”,长时间不间断地计算,这一过程中就会消耗大量电力。

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当前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约为1348.9亿度。吕天文表示,如果按照全世界70%的比特币产自中国来计算,每年国内消耗在比特币“挖矿”上的电力就接近1000亿度,“这已经和国内的一线大城市一年的用电量不相上下了”。按照南方电网深圳供电局统计数据,2020年,深圳市全社会用电量为983.34亿度。换言之,当前我国用于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几乎相当于深圳市全年的用电量。

能耗持续高企导致多种危害激增

今年5月以来,内蒙古、青海、云南、四川等地相继叫停虚拟货币“挖矿”。9月,国家发改委会同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等有关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明确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增补列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淘汰类”目录。针对虚拟货币“挖矿”的高压整治持续加码。

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的专家团队研究指出,若不进行任何干预,国内比特币“挖矿”年能源消耗预计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2965.9亿度,并相应产生1.3亿吨碳排放。

“比特币的供应总量是不变的,那么自然就越‘挖’越少,对‘矿机’算力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相应‘挖’出一个比特币的能耗就越来越高。”在王栋看来,这也是当前必须对虚拟货币“挖矿”进行大力整治的关键原因之一。

“现在‘挖矿’的能耗投入已经远远高于2009年比特币刚刚诞生的时候。最初的‘挖矿’者,往往是几个人投资,在西南地区买一个小水电站,直接拉一条线,这样用电成本最低。随着整治力度加强,投资小水电站的路被堵死以后,陆续出现了一些使用西北地区光伏电、风电的‘挖矿’行为,但现在也已经走不通了。”王栋认为,在上述低电价方案无路可走的情况下,便有人铤而走险瞄准了国有单位和执行民用电价的区域,甚至将虚拟货币“挖矿”伪装成数据中心、云计算等高技术含量的产业。“这一方面骗取了各地主管部门对高科技产业给予的税收、土地和电价优惠,另一方面,由于虚拟货币‘挖矿’需要日夜不停地运转,这也严重危害了电网的安全稳定运行,扰乱了正常的供用电秩序。”

电网监测数据可有效助力整治行动

孟玮强调,对执行居民电价的单位,若发现参与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将研究对其加征惩罚性电价。

对此,吕天文指出:“对于民用电区域,特别是典型的居民用户,如果从事‘挖矿’活动,其实通过电网数据的监测应该是很容易发现的。因为普通的居民用电量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数值,如果某个用户在某一段时间内用电量显著的高于其他用户,这样反常的情况大概率是有问题的。”

吕天文表示,在针对该类“挖矿”行为的整治过程中,要注重多部门的协同,让有效的数据监测为整治活动提供更为精准的切入点。

而针对伪装成数据中心等产业的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王栋指出,通过电网的数据监测往往也能够发现端倪。“数据中心虽然也是日夜不间断的用电大户,但往往白天才是访问最多的时候,也是用电高峰,而虚拟货币‘挖矿’的耗电往往不分昼夜,特别在一些峰谷电价比较明显的地区,为了节省电费,深夜和凌晨的用电量反而会增加。这些通过电网数据是可以发现的。下一步我们需要的是强化这方面的监管意识。”

原标题:虚拟货币“挖矿”高压整治常态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北极星售电网,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010-65367702,邮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