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5到1653,人间地狱

2021-12-01 11:19:39 汉周读书

这是一本令人痛心的见闻录,

文字异常朴素。

00

1950年,四川简阳县。

土改工作队在清算地主家产过程中,发现一本很老的书。

纸张泛着深黄,书页已残缺不全。

从字体来看,显然是手写的。

作者叫傅迪吉。

是明末清初,四川简阳乡下一位读书人。

1644年,张献忠大西军进入四川。

傅迪吉清贫质朴安宁的少年岁月瞬间结束。

开始了一段动荡不安、苦难煎熬的逃命生涯。

乱世走到尾声的时候,傅迪吉也已步入老年。

他将自己所亲身经历的明末清初的四川乱世写成一本书,取名《五马先生纪年》,留给后世子孙作为家族纪念。

这本书始终没有面世,直到被土改队员发现,才重见了天日。

一段尘封了三百年的乱世回忆,也就此被揭开……

01

1644年六月,十八岁的傅迪吉正在家中读书。

突然传来张献忠的大西军逼近重庆的消息,简州城中的妇女全都逃光了。

七月间,重庆被攻破。

很快,大西军来到了傅迪吉的家乡。

此时的张献忠,梦想着以四川为根据地称帝建国,所以入川之初,军纪还算可以,并未胡乱杀人。

但被俘之人一律被剁掉右手,惨叫之声老远都能听到。

这给了单纯的乡村青年傅迪吉第一个恐怖的记忆。

02

1645年,形势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

大西军四处掠夺,各地士绅百姓纷纷起来反抗。

张献忠十分恼火,下令进行屠杀,以震慑反抗者。

十一月,傅迪吉听说,简州城里生丝(桑蚕茧缫丝后所得的产品)价高,于是拿着一点生丝,跑到简州城里,打算卖个好价钱。

谁知,刚进城,大西军就封了城门,开始挨家挨户抓人。

傅迪吉躲到一堆茅草下面,侥幸躲过了数队士兵的搜查。

正当他以为幸免于难时,突然一个相貌极其凶恶的大西军士兵一脚踢开茅草,拿刀对着他:“起来!”

傅迪吉就这样被押到了城外。

城外的河边已经聚集了很多百姓。

此时天色已晚,大西军生火取暖,百姓们则饥寒交迫,被恐惧笼罩。

一位老者对傅迪吉说:“你们年轻,或许他们会把你们拉去当兵,还有条活路。我们老了,怕是活不成喽!”

第二天一早,果然,年轻男子都拉去补充队伍。

接着一声令下,开始屠杀剩下的老弱妇孺。

屠杀过后,河边堆满了尸体。

大西军便将这些尸体拖到河里,随水冲走。

傅迪吉看得心惊肉跳......

最后跟着大西军离开。

03

傅迪吉跟着大西军走了四天,来到一个叫魏家垠的地方。

此处山高林密,易于藏人。

正好傅迪吉所在的小队抓到一头猪,准备下锅炖肉。

傅迪吉说要去搞点盐来,这样肉味更好。

小队长让他去找盐。

他知道,这是逃走的最好机会了。

拔脚就跑,翻过一道山梁,躲到了一个山沟里。

大西军发现他逃走,前来追捕。

然而山高林密,终究没有发现他,搜了一阵,就骂骂咧咧回去了。

傅迪吉一直在山沟里躲到天黑,才出来,摸黑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天一夜,走到岳父母家。

可岳父母家也不安全,于是上山躲避。

当时,山中有许多躲避大西军屠杀的百姓,都不敢回家。

在山里,一直过了农历新年。

到了正月十六这天,大西军又来了。

大家纷纷起身往山下看,到处都是着火的房屋,到处都是哀嚎。

傅迪吉的岳母和小姨子因为住在山下,都被大西军杀死。

山上的人们顾不得家破人亡,大家纷纷逃命去了。

04

傅迪吉跑到了任家沟的一个远房亲戚家中,住了二十多天。

听说大西军走了,回去一看,一片废墟,遍地死尸......

只碰到一个双手被剁掉的人,还活着。

当时的大西军是以砍下的手来记功,他已无手可砍,所以没有被杀。

房子全被烧了,乡亲们无家可归。

幸好山脚下有一座寺庙,庙里的和尚全被杀光了,大家就住在了破庙里。

时节已近清明,傅迪吉千方百计找来了一些农作物种子,大家一起耕作。

这之后,张献忠大败于江口,再没有派兵到简州一带杀掠。

大家总算过了一段相对安宁的日子。

05

转眼到了1647年。

傅迪吉听到一个消息,说,肃亲王豪格已经率军入川,打死了张献忠,恢复了成都府和简州府。

乡亲们都很欣喜,噩梦终于结束了,可以过太平日子了。

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年开春,大家刚准备春耕,一个叫“陈铁鞭”的土匪头子突然带人杀来。

乡亲们只好连夜逃走。

有一对夫妻因病没来得及逃,被土匪们抓住。

土匪们把他们绑起来用火烧,逼他们说出藏粮食的地窖所在。

最后九个地窖全被土匪们挖出,粮食全部抢走。

那一对可怜的夫妻,被活活烧死。

粮食全被抢光,傅迪吉和乡亲们不得不又踏上了逃荒之路。

明末成都府附近地图

一路上,傅迪吉看到不少人“饿得将死,睡在板上”。

还撞见一个少妇,带着一个包裹,包裹里全是人肉。

大家把她抓住,问她人肉从哪儿来的,她说自己是从两个杀人为食的土匪那儿买来的。

价钱是“一两银五斤”。

这就是乱世人的价钱!

06

一路艰难走到省城成都。

成都去年经过张献忠的破坏,如今也是市面萧条,百物腾贵。

住了几天,花销太大,傅迪吉的堂叔傅春宇决定自己留在成都听消息,其他人还是回简州老家去吧。

傅迪吉他们刚离开成都没多久,就听说清军在嘉定(今乐山)被南明将领杨展打得大败,又缺乏军粮,不得不向北撤兵。

豪格率领的八旗军“由正路径走,并不入人家”,军纪比较严明,但豪格收降的原大西军刘进忠部军纪就很差了——

“步兵皆川北人,将我地方不分昼夜搜寻要粮,将人吊烧,有粮即放,无粮烧死”。

紧接着,杨展大军进攻成都。

守成都的清军将领是原大西军将领梁有训,抵挡不住,于是决定撤走。

撤走时,梁有训将城内残存的几千居民——也包括留在成都的傅春宇——全都驱赶着一起北撤。

后来因为杨展大军追得急,梁有训就把这几千居民全都杀了,以便轻装逃走。

傅春宇,就这样丢了性命。

傅迪吉他们一路辗转,终又回到简州老家。

存粮都被陈铁鞭那群匪帮抢的颗粒无存。

大家只好找一切可以吃的东西充饥。

最后,把仅有的一头耕牛都杀掉吃了。

转眼又到了1648年,日子依然非常难过。

好不容易栽完了秧,又一股比大西军还凶恶的匪帮——盘踞在川东北一带的“摇黄贼”,又跑到了简州一带。

他们“因无粮,全以杀人为食”,甚至吃饱了之后,还要继续杀人取乐。

傅迪吉说“此番之惨百倍于前矣!”

没过多久,山上的虎狼又猖獗起来,大白天跑到山下来抓人吃。

人类作为万物的灵长,却成为了野兽和同类的食物!

07

日子又过不下去了,傅迪吉一家决定迁居杨展控制下的蒲江县。

杨展在其占领区内,招抚流民、发展生产、缉捕匪盗,因此人民安居乐业,百业兴旺。

傅迪吉进入蒲江县,看到如此情景,不禁感叹“吾地与此相隔不过数日之程,俨然天堂地狱之别。”

傅迪吉一家终于有一个可以安心生活的地儿。

他们在蒲江开荒种地,妻子在家中织布,兼养鸡鸭和猪,日子总算安稳了下来。

然而,好景不长。

08

第二年,1649年。

杨展就被手下的袁韬、武大定杀死。

听到这个消息,蒲江的百姓都“人人如丧考妣”。

曾经的乱世乐土,开始陷入混乱之中。

武大定的部下横征暴敛,鱼肉百姓。

苦不堪言,傅迪吉一家不得不抛下刚置办的一点家业,于1650年再次向眉州(今眉山)逃亡。

在眉州生活了一年多,战乱又来了。

1651年,占据云南的孙可望派出大将刘文秀率军出征四川。

袁韬、武大定被刘文秀打得大败,率部逃走,川南地区遂被刘文秀占领。

转过年来,1652年,清朝又派平西王吴三桂入川,同刘文秀连场大战。

眉州一带沦为战场。

傅迪吉一家不得不在1653年又从眉州逃回老家简州......

09

从1645年在简州城遇到大西军屠城,到1653年辗转又回到简州,短短八年时间,傅迪吉一家经历了大西军的屠杀、土匪的抢掠、清军的杀戮、摇黄贼的屠戮,以及饥荒、虎狼、暴政、战乱......

八年中,不断的颠沛流离,家业败光,亲人一个个死去......

一直到1660年,清朝消灭云南永历政权,恢复了四川的秩序,这种地狱般的生活才宣告结束了。

这就是乱世中的老百姓。

《五马先生纪年》手抄本的影印本

PS:五马先生纪年这本书,是傅迪吉写给子孙看的一部家史,有清一代从未公开过,民国修简阳县志才引用了一部分,但全书并未公开。一直到土改时才被发现,所以基本不存在被清朝篡改的可能。同时此书记述的很多内容,可以和其他很多史料互相印证,比如蜀警,圣教入川记等等。

简阳《傅氏族谱》中,也有傅迪吉的名字及其生平简述。

因而此书的可信度应该还是较高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