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仅5天公司5.73亿“捡漏”乐视大厦,贾跃亭还能翻身吗?

2021-11-30 23:37:27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文|张凯旌 编|深海

11月30日,阿里拍卖平台信息显示,贾跃亭旗下乐融大厦被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衡盈物业”)以5.73亿元的价格竞得。

据天眼查,衡盈物业成立于11月25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北京泽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法定代表人为张弘明,穿透股权后的实控人为温彩云。而北京泽瀚物业,也是在11月18日刚成立的公司。

目前从公开信息中,只能查到温彩云还与青岛星悦卉泰投资有限公司有关,这是一家以自有资金从事投资活动的公司,暂无法看出竞得乐融大厦资方背后的其他背景。

不过有北京写字楼市场人士猜测,乐视大厦的接盘方或许依旧是不良资产处置方中植系。毕竟7月时,中植系刚刚以16.45亿元接盘了贾跃亭的另一个项目世茂工三。而上述青岛星悦卉泰,就成立于世茂工三被拍卖前一周。

而无论是乐融大厦,还是世茂工三,都无法免于多次拍卖后折价出售的命运。

对于乐融大厦来说,此次是其第三次被拍卖,拍卖价格也较初次拍卖时低了超过1亿元;世茂工三则是在第五次拍卖时才顺利卖出,拍卖价格较当初乐视购买时几乎打了五折。

此前在2014年,正处于高速扩张状态的乐视连续在年内推出手机、体育等业务,还启动了超级汽车的“SEE计划”,迅速增长的员工数量亟需公司寻找到新的办公地点。于是贾跃亭便买下了北京宏诚鑫泰大厦,后更名为乐视大厦。

后来,乐视爆发资金链危机,乐视大厦也沦为了换取资金的筹码。2016年底,乐视大厦持有者宏城鑫泰置业与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抵押协议,由此获得14亿元贷款资金,贷款期限两年。但由于债务到期后未能如约清偿,中泰创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拍卖乐视大厦项目。

在此期间,白衣骑士孙宏斌执掌的融创中国曾以150亿元战投尝试挽救乐视,乐视大厦也由此再次更名为乐融大厦。但在贾跃亭挖下的大坑面前,孙宏斌也无力回天。

值得一提的是,贾跃亭在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股票仍在被拍卖;而根据乐视网3财报,公司负债总额已从2020年底的213.71亿元升至2021年三季度的214.86亿元。

原本,相比国内的水深火热,贾跃亭的FF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后屡获融资,情况看起来还要稍好一些,但近期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的一份的沽空报告却让FF卷入争议之中。

该机构通过现场走访,以及结合财务数据和高管管理能力等的分析,对FF的车辆订单、建厂承诺、财务数据、管理团队进行了全面质疑。

而在被质疑“卖不出哪怕一辆汽车”后,FF近期已经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警示函,称由于FF没有在规定期限内提交Q3财报,被列为不符合规定的上市公司,极可能面临退市。

尽管FF表示,纳斯达克警示函仅仅与公司推迟提交Q3财报相关,退市是错误解读,但上市至今股价跌超55%的市场表现,以及FF 91能否在明年7月如期量产的质疑,仍然为FF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雪上加霜的是,FF称,预计截至今年9月末累计产生的经营亏损和经营活动产生的负现金流赤字约28亿美元。其还表示,根据公司自成立以来的经常性经营亏损、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经营亏损等情况,管理层得出结论认为,公司是否有能力继续经营业务存在重大疑虑。

有分析人士认为,国内资产被拍卖,FF卷入风波,贾跃亭翻身概率不大。

延伸阅读:

贾跃亭有没有未来?

斑马消费 范建

正当外界以为,借着法拉第未来的上市,贾跃亭即将焕发第二春时,公司连续遭遇机构做空,季报无法按期提交,被交易所警示,存在退市风险。

FF 91能否按期交付、贾跃亭何时回国?又变成了难以回答的问题。

退市传言

上周,上市还不满4个月的法拉第未来(FFIE),收到纳斯达克信函,公司被指不符合交易所的上市规则,要求在60天内提交截至9月30日的季报,否则可能被要求退市。

一时间,针对FFIE的传言四起。最后的消息演变成,因为无法按期提交季报,FFIE被交易所要求退市。联想到贾跃亭在国内资本市场财务造假的过往,网友评论说,“美国的财务报表不好瞎编,得多花点时间。”

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原来,在此之前,法拉第未来就已通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因公司董事会受到不当披露的指控,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提交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业绩的10-Q表格。于是,纳斯达克方面,要求公司在60天内提交合规计划。

针对不断演化的舆论,法拉第未来通过官方公众号澄清:公司推迟提交季报,纳斯达克发出警示函,是正常程序。一旦公司在规定时间内提交合规计划,将恢复常规状态,就不会有退市风险。

4个月前,法拉第未来纳斯达克借壳SPAC成功上市,一举募得10亿美元资金,扫清了量产前的最大障碍。

据公司披露,自成立以来,运营持续亏损,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截至今年9月30日,累计亏损约为28亿美元。今年第三季度,公司预计净亏损2.8亿美元。

即便如此,公司管理层仍信心满满地表示,预计手头净现金足以完成首款FF 91的生产和开发。在2022年7月,FF 91推出之后,公司则需要为持续运营筹集额外资金。

FFIE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正在全力以赴实现FF 91量产,明年7月第一批车将按时交付。

遭遇做空

法拉第未来无法按期提交季报,与公司遭遇做空有关,董事会要求对做空事件进行自查。

今年10月,华尔街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针对法拉第未来,做出了一份长达28页的调查报告,对公司的财务状况、汽车预订数量、量产能力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质疑。甚至明确表示,不认为FFIE能够卖出一辆汽车,公司已沦为贾跃亭的“捞钱工具”。

J Capital Research在报告中称,FFIE经营8年,持续跳票,没有交付一辆汽车。此前承诺在美国以及中国5个地方建厂的承诺均没有兑现。

因为没有按期付款,FFIE已被大量供应商起诉,其中国资产已被法院冻结。

借壳上市募得资金后,FFIE重新启动在加州汉福德的废弃工厂,并表示要在7个月内启动大规模生产,做空机构认为这个时间表不能持续。该机构曾3次走访汉福德工厂,发现工厂人员动稀少,没有时间紧迫、热火朝天的迹象。

在今年1月,FFIE曾声称,已收到1.4万个汽车订单。然而,有机构调查后认为,所谓的订单系伪造,这些订单中,有78%来自一家私人公司。对此,FFIE并未作出明确解释。

做空报告认为,FFIE的成立,是恒大和贾跃亭之间畸形合作的产物。以恒大目前的境况,预计在锁定期结束(2022年1月)后,就会大量抛售所持股份,以尽可能挽回损失。

7月22日,FFIE上市首日,上演过山车行情,开盘上涨超过20%,高开低走一度跌破发行价。当日最终微涨1.45%,以13.98美元/股报收。

几个月来,FFIE股价持续跌宕下行,11月29日收盘价为6.12美元,总市值不足20亿美元,蒸发超过5成。

对于J Capital Research的做空报告,贾跃亭通过自己的朋友圈回应称:冷饭热炒,无稽之谈。还不忘顺便预告:2022年7月,加州汉福德,新物种诞生日见。

贾跃亭何日归?

FFIE敲钟当日,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贾跃亭和全球CEO毕福康,共同驾驶着FF 91驶上纳斯达克广场。

贾跃亭一脸笑容,面向媒体介绍这一新物种。在他的眼中,FF的竞争对手不是特斯拉,而是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奢华品牌。“成为全球塔尖用户市场行业第一”是他的目标。

即便到现在,贾跃亭的商业眼光仍不能被全盘否定。

早在2014年,贾跃亭就宣布乐视的造车计划。当时,特斯拉还处在困境之中,可能马斯克自己都无法想象,特斯拉会成为如今的巨头。而国内的互联网造车新势力,都还没有踏入这一条河。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贾跃亭造车,只有他自己,用PPT一直延续着让人窒息的梦想。

直到乐视系崩塌,他个人债务缠身,遁走美国数年不归。

贾跃亭的个人债务和信用问题,一度是法拉第未来商业推进中的最大障碍。2020年,贾跃亭在美国个人破产方案生效。他以FF股权为信托资产,让债权人以“债转股”成为了法拉第未来的股东。他,则沦为了一个打工人。

有媒体统计,在贾跃亭过去的商业生涯中,一共忽悠了2个“超级大佬”、19位明星、17家金融机构和26万股民。

正当他在美国埋头“做梦”时,乐视旗下重要资产世茂工三终于被中植系以16.45亿元拍得。几年前,贾跃亭曾欲以40亿元,将该资产卖给万科,双方没有最终谈拢。2019年之后,多次上架拍卖,均告流拍。

深受乐视牵连的酷派,在新机发布会之前,还不忘自揭伤疤,专门制作海报内涵贾跃亭,“这几年,我们不仅填平了你留下的坑,还盖起了新的酷派大厦。等你下周回国,欢迎来看看。”

几个月前,贾跃亭在被媒体问及回国的问题时,他斩钉截铁“必须的!”

至于何时回,大概是在下周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