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中将骂电话兵,小兵掏出驳壳枪,打一梭子问:还耍威风吗?

2021-11-30 16:31:50 小蚂蚁观天下

1948年3月,国民党整90师中将师长正在怒骂小电话兵,甚至开了两枪恫吓。小电话兵看性命难保,把驳壳枪对准了师长,连开20枪。师长被打成了“筛子”,小兵怕师长没死,又塞了一颗手榴弹,把师长炸了个粉身碎骨。

1948年2月,西北野战军将宜川团团包围,围而不歼,准备围点打援。到27日,在胡宗南的多次命令下,整29军军长刘戡带着整1军90师往宜川赶来。刘戡熟知兵法,走到瓦子街,就命令部队原地待命,不再往前动弹了。

整90师中将师长名为严明,湖南祁阳人,毕业于黄埔四期,是蒋氏的心腹,胡宗南的师弟。因为是“天子门生”,严明迅速飞黄腾达,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已经成为了国民党精锐整90师的师长,官衔中将。

在抵达瓦子街后,90师师部设在了任家湾南边山头平地上,工兵迅速建起来指挥所。在指挥所东面20米远处,工兵又挖了一个半米的坑,放置了一台电话分机。严明所有的电话接通和打出,全部要经过这台电话机,师部派了小电话兵孙玉彬负责。

西北野战军看敌人不动,当即调整战略,29日凌晨包围了瓦子街。西北野战军各部迅速发起猛攻,刘戡惊慌失措间,瓦子街外围阵地就丢了,90师一部覆灭。3月1日,西北野战军枪炮齐响,发起了总攻。

国民党整90师师部通信排长,专门来找孙玉彬,给了他一支德国造驳壳枪,还有26发子弹。通信排长的意思是,如果解放军打进来,让孙玉彬誓死保护电话机。孙玉彬接过驳壳枪,就背到后背上,把腰间的手榴弹放到一边,窝到坑里接听电话去了。

战局呈一边倒的局势,到了下午3时许,在解放军的猛攻下,整90师53旅被全歼。解放军朝着任家湾一带挺进,即将逼近整90师师部。除了军事攻势,解放军还发动了政治攻势,到处都是“缴枪不杀”的喊声。

孙玉彬听到一声声喊声越来越近,明白国民党军败局已定,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打电话的正是师长严明,严明声嘶力竭地喊:“快,快,给我接通61旅的电话。”孙玉彬一拨,发现电话线断了,回复道:“师长,电话线断了,61旅接不通了。”

严明遭到接连打击,听到61旅电话又接不通了,变得疯狂起来。在电话中,他命令孙玉彬:“狗东西,给你十分钟,接不通电话,老子毙了你。”五分钟过后,电话还是没能接通,严明一瘸一拐地拿着枪,从指挥所里走出来。

他二话不说,就拿枪朝着孙玉彬开了两枪,孙玉彬一躲开,两发子弹打在土坑上,弥漫起一阵土气。孙玉彬这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全自己的性命,目光移到排长给的驳壳枪上。他下意识拿起驳壳枪,扣动扳机,驳壳枪朝着严明喷射出火舌来。

“哒哒哒”一阵射击,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严明,胸部开了20个弹孔,倒在血泊中。整个90师指挥部的人听到了枪声,一方面以为是解放军的枪声,另一方面只是认为师长杀了一个小兵泄愤。孙玉彬没有感到恐惧,他怕没有杀死严明,把手榴弹放在严明尸体上,远远拉爆。

严明的尸体在轰鸣声中,被炸得血肉横飞,粉身碎骨了。孙玉彬完成一系列举动后,就开始没命地跑,朝着解放军的喊声处跑,直到被解放军解救出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