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引、王社莲联合发文章:十年间围产儿死亡144例,原因五花八门

2021-11-30 13:48:38 李昕言温度空间

错换人生二十八年事件仍在进一步地推进之中,此事已经发酵了一年多的时间,但仍没有一个最终的结果。

许多关心此事的人都在对结果翘首以盼,希望能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真正的结果。

错换事件由于存在偷换的可能性,热度一直居高不下,持续得到了热心网友的支持和关注。1992年,姚策郭威两个孩子在出生后发生了人生的互换。

当年两人为何发生的互换成为了此事的焦点。

当年给许敏接生以及给杜新枝做手术的相关医生王社莲郑引因此事备受大家的争议,但两人从未出面对此事做过回应。

目前,互联网发达,讯息传播十分之快,两人也从未在网络上进行过任何公开的回应。

然而,我们从两人联合在1993年写的文章,发表于1994年开封医专学报第13卷第1期的文章也许能得到更多关于两人的信息。

1994年,王社莲和郑引以及吴桂梅发表了一篇名为《91例围产儿死亡原因的临床病理分析》的文章,其中写道:“从1982年8月到1992年12月我院共有5635名“围产儿”,其中死亡144例,围产期死亡率为25.6‰。”

很多人大概不理解何为“围产儿”,所谓“围产儿”指的是“孕妇从怀孕28周至产后七天内的这段时间的婴儿或胎儿”。

从王社莲等人的发文可以看出,在1982年8月到1992年12月,共10年的时间中,5000多名围产儿在“争议医院”进行生产,但其中144例死亡。

看到这个数据,我本人大为震惊。我不是医学专业,但作为一个普通人,看到这个数据后,还是颇感意外和不可接受。

5000多名孩子,竟能有100多例“死亡”?

关于死亡的原因,论文中详细列举了出来,原因可谓是五花八门。比如,先天性畸形、颅内出血等。

姚策的亲生母亲是杜新枝,杜新枝本身患有乙肝,且怀姚策时宫脐带绕颈,杜新枝属于高危产妇,姚策也是高危婴儿。

宫脐带绕颈的孕妇所生的孩子极有可能发生窒息。

王社莲和郑引曾发表过另一篇文章,其中写道“1988年至1993年,脐带绕颈者519例,519例中的新生儿窒息52例,所占比例为10·02%。”

可见,宫脐带绕颈的母亲所生的孩子窒息的可能性不小。

然而,姚策评分中却有9分,郭威是正常生下的孩子,评分却只有6分,且二度窒息。因此,姚策和郭威的评价是否搞错了?否则和文章中的科学知识相违背。

郑引和王社莲是错换事件的突破口之一,但两人一直不现身,不配合,想从她们的口中得到有价值的信息,难如登天。

他们可能也没想到,多年前发表的文章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被放在了网络上,能被任何人进行查看和阅读。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一个方案无论设计得多么天衣无缝,终究会留下漏洞和把柄。

万事万物,只要做过了,没有不透风的墙,终究遮盖不住。

即使逃过了相关方面的责罚,也势必要受到良心的折磨和谴责。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