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岭英雄许长友:为国捐躯,5年后成粮仓警卫员,首长见后流泪

2021-11-30 09:07:59 江山此夜寂寥
0人跟贴

1958年春节期间,几位首长路过了辽宁省东沟县,当地部门热情招待了他们,整个县城因为他们的到来到处都是欢呼声,场面热闹极了。产生鲜明对比的是看守粮仓的警卫员,他极其平静,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态度,不说你能知道他曾经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首长们在和当地干部闲聊时,一时兴起,提起了在朝鲜战场上的那段峥嵘岁月,现在回想起来仍旧热血沸腾。就在这时,当地干部突然说道:“那真是巧了,我们粮仓有一个叫做老许的警卫,当年也参加过抗美援朝,后来负了伤便离开了部队,要不要去探望他一下?

首长听闻后立即表示可以,对退伍老兵的生活他们十分关心。在负责人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粮仓,看见正在忙碌的警卫员,原本有说有笑的首长皆红了眼,情绪非常激动,他们无一不被眼前一幕惊呆,这人真的是他吗?

这时,警卫刚好抬起了头,双方相互对视,在那一瞬间,空气就像凝固了似的,谁也没有先说话。下一瞬,首长们纷纷冲上前,紧紧抱住了这名警卫,嘴里还不停地说:“老许啊,真的是你?你还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们?”他们边说,边用力拍打着警卫的背。

在场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们之间有何渊源。原来,这名警卫可不是普通人,他不仅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还在战场上立下过一等功,是部队里的爆破英雄。可为什么已经“为国捐躯”的人,会出现在这小小的城镇?又为何甘于做一名粮仓警卫员?

粮仓老许是战斗英雄的事情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整个县城里传开了,不少人都找到了老许,想要知道他曾经在战场上的往事。迫于无奈,他讲起了那段战火纷飞、难以忘怀的日子……

许长友:“受点轻伤就下战场,那还叫解放军战士吗?”

老许名为许长友,辽宁东沟人。1947年,他背井离乡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初入部队他就参加了解放义县、锦州的战斗,这对于一个新兵蛋子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特别是在锦州战役中,许长友的表现让许多人大为震惊,他不仅对上战场毫无惧色、担忧,反而比一些老兵更为出色。他不顾危险,冲锋陷阵,干掉了不少敌人,战友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好样儿的。就这样,一直到战斗后期,他都坚持在第一线。

战斗进入尾声,双方干脆也不打了,直接开启了近身肉搏模式,战士们都拿出刺刀,冲向了不远处的敌人。期间,许长友的左腿不小心被敌人刺了,顿时鲜血直流,身旁的战友见状有些担忧,便叫他去后方包扎一下伤口,这里他们顶着就行。

许长友不以为然,严肃地说:“受点轻伤就下战场,那还叫解放军战士吗?”说完,他又一瘸一拐继续进入了战斗,不断厮杀,那股血性可不就是当兵的料嘛!等到战争结束,许长友已经疼得昏过去了,被战友发现送去了医疗队治疗。

在这之后,许长友跟随部队一路南下,大大小小参加了几十次战役,每次他都不畏牺牲、不惧危险,勇敢奔赴在战场一线,与敌人殊死搏斗。正是因为如此,使得他多次立下了汗马功劳,先后获得了5枚军功章,随着新中国成立,许长友才进入了休整状态。

1950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不顾我国多次警告,跨过鸭绿江对边境地区频繁造成影响。最终,中共中央经过商议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集结号角吹响后,许长友再次身穿戎装远赴朝鲜战场,并顺利到达了抗美援朝一线。

现在的许长友已经磨炼成一位百战老兵,担任志愿军第四十军第一一九师第三五七团第一连副班长,在战场上“轻伤不下火线”是他的原则。云山战斗中,许长友冲在部队最前面,为身后的战友打头阵,就在他已经杀红了眼时,敌军一颗炮弹击中了他的头部,血流如注。

看这情况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有性命危险,战友们见状立即朝他这边围成圈,保护他的安全,都劝他赶紧去包扎伤口,他却大吼一声,冲出了战友的保护圈,拿起地上的武器又冲到了最前沿。朝鲜战争是他人生最后一场战役,但云山战役却不是终点。

上甘岭战役一战成名,阴差阳错“为国捐躯”

说起他最后一战,也是最光辉的一战,那就是整个朝鲜战争最为激烈的战役——上甘岭战役。其中的凶险、艰苦程度不用多说,他之所以被误认为牺牲,也和这场战役有直接关系:

那是在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正式打响,敌我双方陷入了紧张的对峙中。敌军调集了6万余人的兵力、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此外还有3000多架战斗机,对上甘岭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我方顽强抵抗,击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阵地也多次失而复得。

虽然我军暂时守住了阵地,却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就在这时,许长友所在的连队接到了一个紧急命令:强攻上甘岭南部的161高地。当时高地由美军占领着,许长友他们负责打头阵,去刺探敌方军情,然而这一次的任务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许长友接到的部署是:组建爆破小队,做好十足准备,向敌人纵深处突进,端掉敌人修筑的各种地堡工事,利于大部队继续推进。美军阵地前方有着极其棘手的铁丝网,一共有八道,在这些铁丝网下面还埋着不可计数的地雷,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当晚,许长友就带着爆破小队出发了,首先是工兵小心翼翼地扫雷,接着由许长友和剩余战士砍铁丝网,寂静的夜里,只能听到“沙沙沙沙”的声响,那是铁丝和刀摩擦发出的声音,众人专心致志地忙着手头上的事情,谁也不敢有一刻分心。

正当来到第三道铁丝网的时候,堡垒上的探照灯发现了他们,当即无数炮弹朝他们飞来,来不及躲闪的许长友被炮弹击中,爆炸声还在他耳边不断回响。他的腰部被炸伤了,背部脊椎里也还有一块炮弹片,顿时鲜血直流,浑身都挂满了彩。

“砰”的一声响,许长友的手臂又被敌人一枪打中,众人都露出担忧的神色,却也无暇分心。剧烈的疼痛让许长友直冒冷汗,扛枪也变得十分费力,曾经轻轻松松就能拿起的枪,现在犹如千斤重,费力极了。顾不上包扎伤口,他咬紧牙关,面目狰狞地拿起了枪,冲在最前面阻击敌人,伤口正在往外面淌着鲜血,他也浑然不在乎。

在美军密集的炮火下,浑身挂彩的他带着部队匍匐前进,终于爬上了100米多高的山头。一个战士忍不住对他说:“班副,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许长友疼得不行,却还是笑着回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挂了点彩,打敌人更要紧。”

与此同时,上级又下达了继续前进的命令,敌人的炮火如同倾盆大雨一样丝毫没有停的意思。终于,在许长友和战士们的不懈努力下,靠近了敌人的第一个地堡,因地理位置特殊,敌军并没有发现许长友,他迅速把爆破筒插了进去,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到了。

见情况紧急,便合力将爆破筒推了出来,就是防止他们会有这一招,许长友早在碉堡外面等着。看见爆破筒被推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用身体堵了进去,敌人看着好不容易推出去的爆破筒又进来了,气得直跺脚,等他们再次拿起爆破筒想往外推时,却猝不及防爆炸了。

顷刻间,碉堡外层被炸毁,燃起了熊熊大火,里面也传来了敌军的尖叫声。说时迟那时快,许长友借势端起转盘机枪,冲进了敌堡之中,猛地就是一顿扫射。随后,他又用蹩脚的英文喊道:“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难道全部被自己杀光了?

只见地上躺着许多横七竖八的尸体,乍一看好似没人了,但细心的许长友发现有一个楼梯口,是通往下一层的,里面还散发出微弱的光,心想:这里面肯定有人。于是,他又端着那把转盘机枪,对着楼梯间又是一顿疯狂扫射,继续喊话。

躲在里面的敌人知道没有机会了,陆续从里面走了出来,个个双手抱头,不敢直视许长友,算下来总共8人,7男1女。将战俘控制好后,许长友又跟着战士们来到了第二个地堡,此时他的伤口血还在源源不断往外冒,失血过多的他浑身无力,但这并不是撤出前线的理由。

他虚弱地趴在交通壕里,一步步缓慢地向敌堡靠近,目前我军已经死伤过半,战斗力也急剧骤降。突然,一个猝不及防,敌人的子弹贯穿了他的右臂,当时许长友两眼一抹黑,痛楚增加,疼得他差点就昏厥了过去,但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坚持住!现在还不能倒下。

许长友忍着剧痛回头看了看,加上自己仅剩下几人,其余兄弟都在敌人的炮火下阵亡了。他拖着伤残之躯一点点前进,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印子,好不容易来到了地堡前,却怎么也找不到具体位置投放手雷,这让他心急如焚,不知该如何是好。

敌人机枪射出无情的火舌,又将几名战士击倒了,许长友知道不能再拖了,心中抱着必死的决心,决定用自己的身躯堵住敌人的枪眼。或许是命不该绝,阵地上的敌军为了能看清楚我方的进攻情况,打起了一颗照明弹,这恰好帮了许长友的大忙。

照明弹的灯光让他看清楚了敌人地堡的具体位置,他立即摸出一枚手雷,瞄准地堡就投了出去。一声巨响过后,地堡里的敌军都被炸翻在地,动弹不得,许长友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身上伤口疼得他直咧嘴,意识也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为了使自己保持清醒,他用力拍自己的脸颊、掐大腿上的肉,身旁战友看到他这种行为,心中十分忧虑,又开始劝许长友撤离战场。不说还好,一说他就难受,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们只剩下几个战士了,如果现在我离开去疗伤,这仗还要不要打了?我是班长,就应该带好头,再艰难也要坚持到最后一刻,我就是死,也得死在前线。

话音刚落,许长友便艰难地带着几名战士继续推进,不像前两次那么顺利,这次他们遇到敌军的碉堡久攻不下。这是美军的指挥所,大概有一个班驻守,受美国军官直接指挥,可以说是敌人比较看重的碉堡之一,防御系统非常坚固,还装备了许多重机枪,火力极其强势。

我军的攻击顿时就被压了一头,接连对这个碉堡发起了多次进攻,爆破任务依旧没机会实施,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接下来,手榴弹、手雷、火箭炮等,只要能用的武器都使了,敌军碉堡连个口子都没有炸开,一轮轮攻势下来,我军士气大跌。

许长友意识到单靠常规的方法是不行了,必须想个办法出奇制胜。他打算以身犯险,一不做二不休,怀里抱着一根爆破筒向敌人碉堡前进,战士们见状立即用火力掩护他,许长友拼尽全力将爆破筒朝碉堡丢去,结果碉堡还是完好无损地在那,连爆破筒都拿它没办法。

许长友继续挣扎着爬到交通壕里,对着战士说:“快!给我来一包炸药,这个碉堡不同寻常那些,比之前那些都坚固太多了……”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因失血过多扛不住,晕死过去了。现在战斗已经进行到最惨烈的阶段了,我军几乎步入弹尽粮绝的绝境之中,因为这个碉堡的存在,我军仍无法前进半步,假若敌军的空中支援来了,那就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战士们越想心越惊,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若继续和敌人硬碰硬,所付出的代价肯定是极其沉重的,这个风险我们不能冒,正当准备带着昏迷的许长友撤离时,他意识模糊地醒了过来,身边响起的炮火声提醒着他大敌当前,攻占161高地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即使他现在头晕目眩、浑身无力,站起来都困难无比,还是抱着两包炸药吃力地向敌堡爬去,可来到敌堡前却找不到投放炸药包的位置,就在此刻,敌人又放了一颗照明弹,许长友看到了地堡有一个小门,瞅准时机,迅速瞄准,点燃导火索,将炸药包准确丢了进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敌人的碉堡被炸得稀烂,敌人全部都被掩埋,前进的道路没有了火力阻击,我军战士们立即发起了猛攻,攻克并迅速占领了161高地,大家都欢呼起来。此时,躺在交通壕里的许长友意识恍惚起来,慢慢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欣喜之余,战士们立即开始寻找许长友,最终在敌军的交通壕里发现了他,大家看后无一不流泪,许长友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口吐白沫、耳朵出血,身受重伤。刚刚那场爆炸也殃及到了他,目前他的气息极其微弱,性命垂危,必须赶紧送去医院进行治疗。

但是,许长友受的伤太重了,身上多处中弹、失血过多,送到战地医院治疗,医生们也直摇头。战地医疗队的技术、设施都有限,许长友身上的伤太严重了,急需做输血手术,可这里的环境条件都不允许,只能立即将人送回国内治疗。

回国后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伤情过于严重,有些医院都束手无策,直到辗转了好几个大医院才把人救回来。可气息依旧十分微弱,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加上当时交通闭塞,两国之间的消息传递缓慢,许长友所在的部队迟迟没有收到医院的消息。

1953年在统计伤亡人数时,阴差阳错将他列入了牺牲名单。志愿军司令部为了表彰许长友作出的突出贡献,授予他“一等功臣”、“二级爆破英雄”称号,而朝鲜方面听闻这一号人物后,也授予了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一枚。

许长友的照片和黄继光的照片并列在一起,在中央军事博物馆一同展出,而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的英雄碑上,同样也刻着他的名字。昔日并肩作战的战友,也接受了他“牺牲”的事实,大家都为之感到惋惜,将他记在心里永志不忘。

许长友在161高地抗击敌人的事迹,被志愿军战地记者写成了《“爆破英雄”许长友》的通讯。殊不知,这位“为国捐躯”的爆破英雄活了下来,许长友在医院的悉心照顾下,休养了近一年多才恢复健康,正常的生活是没有问题了,这个时候朝鲜战争也接近了尾声。

虽然他心中十分想念战友们,但还是放弃了回到部队。毕竟现在前线战事将尽,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了,便转身回到了辽宁老家,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娶妻生子,安了家,彻底和部队断了联系,在家中他对朝鲜战场上的事迹只字不提。

乡亲们问他:“你身上这么多伤口咋来的啊?”许长友回答:“年轻时候当过兵,战场上得来的。”来来回回,不管别人问什么问题,他只会说这么一句,时间长了,人们便也不再关心他的事情了,只把他当做是一个普通的老兵。

事隔5年再相聚,许长友在粮仓当警卫员

后来,通过医院开的负伤证明以及相关人员的帮助,他得到了在县里粮仓当警卫员的工作,相对而言是比较轻松的,他本人也比较满意。在这期间,许长友勤勤恳恳、本本分分地工作,从来没有出过一点错误,日子一过就是5年,5年时间早已物是人非。

许长友曾经的战友也当上了某军区的首长,1958年刚好因为公事路过辽宁东沟,才有了开头老战友相认的那一幕。几人相拥而泣,滚烫的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流,都在向许长友诉说着对他的思念,许长友无疑是最惊讶的,从没有想过还有和战友再次相见的这天。

一番寒暄后,几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首长们看着许长友目前的工作有些不满,便提出要帮他换一份更好的工作,别干这活了,却遭到了许长友的强烈拒绝,他认真地对众人说:“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再说了我打仗就是为了人民不再受苦,如今我已经很知足了。

话虽如此,国家不会忘记这些英雄,在几位首长的证明下,政府恢复了许长友退伍军人的身份,得到了退伍老兵应有的优待。比如说,许长友这种一等功臣,就可以享受到细粮、副食,还有报销医药费等待遇。

可许长友却认为自己不需要那些,应该将这些给予更加需要的人。就这样,他将这些“福利”分发给了没有经济来源、儿女不在身边的老人,还有一些留守儿童。自己生病也不肯去医院,除非是非去不可,小病是不会去的。

当时,有人就看中了他的医药费可以报销,便起了歪心思,想借着许长友的名义买药报销,他得知后,立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谁也不能借我的名义占国家便宜!

在粮仓警卫员的岗位上,许长友一直工作到退休。退休后,他依旧热心于党的工作,能帮忙的事情总会出自己的一份力。中小学以及单位请他去讲讲革命传统、传递红色思想时,他总会回忆起曾经在朝鲜战场上上甘岭那一战,当时的场景依旧记忆犹新,此生难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