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中国崛起,美国犯了一个战略性的错误,到头来终将是一场梦

2021-11-29 11:02:33 罗马观察员

原本还有专家认为美国可能在经过稍后的经济对话之后放宽对中国部分企业的制裁,但很可惜这种猜想完全是一厢情愿,甚至连中国电信在美国的业务都被勒令停止;

早些时候美国政府有关部门吊销了中国电信在北美的营业执照,但这其实是毫无必要的。

因为在美国的经营操作上,中国电信本质上其实是一家挂牌运营商,不掌握任何通信设施,仅仅是作为一个办手机号码的中介,并且服务的客户也主要是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

实在很难想象这能对美国构成什么威胁?这部分业务对于中国电信来说也不算什么,他们的大头一直都在国内市场,只是苦了那些留学生需要去其他运营商重新办卡而且得多花不少钱。

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但要我说是美国政府实际上犯下的严重错误。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国家,所谓“华盛顿共识”本质上也是新自由主义的基石,主张对私有制的保护、对个人财产的保护,在此基础之上组成了一套有利于资产阶级的国家法律与规则。

这种规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美国繁荣昌盛的基石,来自全世界的资本蜂拥而至争相涌入美国市场,因为在这里有优质的投资机会,以及完善的联邦法律保护他们对自己财产的所有权;

而反过来,资本的不断涌入又加速了美国的经济发展,这种现象在冷战初期以及冷战结束后的20世纪90年代,以及之后千禧年初的时代体现地极其明显。

这种对私有制的拥护发展到较高层次并延展开来的也就是所谓的“新自由主义”,一个在冷战时期在意识形态上与苏联对抗的东西,但今天美国政府却在用行动否定自己的新自由主义,否定“美国是种族大熔炉”这种说法,而这是非常危险的。

我们知道特朗普在这方面开了先河,他在上任之后真的如同他所承诺的那样修建了一堵边境墙,他给出的理由是“来自墨西哥的低素质移民空吃美国的社会福利却做不出什么贡献所以要排斥这些低素质移民”。

但问题在于,美国政府真的就一直乐于接受低素质移民吗?

此前一段时间曾闹出过一个新闻,就是美国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对被拘押的女性非法移民强制做绝育手术,以及许多非法移民在拘留中心里遭受非人待遇。

而这件事情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拜登任内了,虽然特朗普花了大力气修好的边境墙被拆了,但对非法移民的虐待行为始终存在。

这不禁让很多美国人质疑拜登的施政纲领:为什么一个民主党总统会放任这种行为?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这样做呢?实际上我想说,在非法移民的问题上,拜登和特朗普并没有本质性的意见分歧,他们都排斥非法移民。

这一点也适用于其他国家,或者说: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都不会乐于接受非法移民,特别还是墨西哥偷渡来的,身上银子没几个,倒是可能有毒品。

拜登的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点在于,特朗普将排斥非法移民当成了一种争取支持的噱头,而拜登没有这样做,拜登只是选择了大多数美国总统那种务实的选择:嘴上不排斥,用行动排斥;

反正墨西哥偷渡来的非法移民就被关在拘留中心里做完绝育手术放出来,又能给美国提供廉价的低端劳动力,又不会增加低素质人口。

但这种对低端移民、非法移民的排斥绝对不能说出来。

这将威胁到美国霸权的根基,因为谁都知道今天的这个美国的强盛依靠的已经远不只是当年英裔、德裔移民的后代,华裔、亚裔、印度裔、俄裔。

在冷战结束后,拥有天朝上国地位的美国从全世界吸纳优质人才,今天的硅谷精英们,主力已经不是英德裔白人,而在半导体领域,有超过一半的行业精英是华裔。

美国市值最高的半导体设计企业英伟达的创始人黄仁勋就是华裔,而同样知名的超微半导体公司CEO苏姿丰博士同样是华裔,这些都是美国半导体领域的头面人物。

在许多其他行业也同样如此,美国的英、德裔移民后代仍然掌控着这个国家的政治权利。

但他们很清楚:如果真的如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所言,要排斥移民,建立纯正的白人美国,那么美国很快就会衰落成一个很普通的发达国家,顶多在北美当个“小霸王”,和全球性霸权根本不搭边。

而非常不幸的是,最近二十多年来,这种思潮正在那些穷苦白人群体中成为一种主流,甚至还被一个叫做特朗普的人煽动、组织了起来。

但如果说排斥移民仅仅是特朗普政府的罪过,那么对不同资本的差别待遇就是一种被继承的原罪了。

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打压暂且可以与意识形态挂上钩,但美国对法国企业阿尔斯通的打压呢?对欧洲的钢铝税要作何解释呢?被美国打压的不仅仅是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只是被重点关注的对象;

那么问题来了:在以确保资本统治为目标的华盛顿共识之下,对不同国家资本的区别待遇到底意味着什么?

资本,特别是走向国际的中国资本,他们对美国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威胁,恰恰相反,这些走向国际的中国资本的发展也为美国国家的发展做出了一份贡献。

联想这个披着国企皮的美国企业就不说了,前些年国内不少企业主也想转移资产去美国投资,结果是遭到了中美两国的联合打压,中国方面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防止资产外流,而特朗普政府呢?很简单,就是排斥中国资本。

可问题在于,走向国际的中国资本虽然来源于中国,但真的和中国有很大关系吗?

联想在这方面就是很典型的例子,早期是国企,然后出国了,接下来变成美国企业了,在中国市场赚钱给海外市场补贴,在2013年的时候联想还给美国军队捐电脑;

就这么一家企业,虽然来源于中国但和中国已经没关系了,他们的立场只取决于秩序主导者地位到底掌握在谁手中,实际上如果美国政府愿意接受联想,联想可以迅速地变成一家美国企业!

只是美国政府不接受罢了。

这种对不同资本的区别对待,乃至于歧视性地对待,已经是违背了美国自己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原本应该对所有资本平等地看待的美国政府,现在却变成了美国资本的保护者,站在新自由主义的角度讲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腐败。

而与此同时,受到美国政府与国家机器保护的美国资本,却并不愿意为了国家的发展与安全做出什么贡献,甚至逼得现在拜登政府要搞富人税,搞集权。

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种族主义作祟。但美国什么时候承认过自己是一个种族主义国家?他们不是一直以平等、自由的普世价值观自我标榜的吗?

这种自我打脸的行为,最终只会带来一个结果:就是美国自己的官方意识形态将变得不再合法,至少美国人民不会认为官方的意识形态与宣传的价值观是正确的。

这甚至不需要等到未来,现在很多美国人就是这样想的,在极端的基督徒眼中拜登当局的许多政策已经是一种“亵渎”。

而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很多民主党支持者眼中当局也就是一个“法西斯政权”,只不过这个法西斯政权很有钱,美国国内生活水平很好没必要计较罢了。

官方的主流思潮与意识形态价值观遭到质疑这并不是什么很新鲜的事情,中国也经历过,然后上世纪末中国社会的混乱程度至今让人记忆犹新,而现在美国经历两任总统一下子把这个倒车开了回去,行了,该美国乱了。

所以为什么拜登当局一直要将与中国的矛盾关系称为“意识形态的敌对、竞争关系”的原因,就在于通过这种话术,他们能为自己的一切行为找到合法性,因为只有面对敌人,才能动用在本国道德框架内不被允许的手段。

对任意一个国家的企业进行制裁是有违自由贸易精神的,但只要将中国打为“敌对国家”,那这种制裁就是顺理成章的且不会违背自由贸易精神。

这也是为什么拜登作为建制派总统上台以后没有很迅速地谋求修复与中国的关系,因为他们以后这种手段还需要经常用,现在要是宣告中美关系正常非敌对岂不是自己打脸自己?

并且在渲染对华敌对情绪并以此为基础为敌对政策寻求合法性这方面白宫现在已经是多次运用且驾轻就熟,但长此以往下去这仍然是对他们有害的。

这就涉及到最后一层矛盾:所有人都知道对华敌对政策与脱钩,以及拜登提出的制造业回流、“大基建”等政策的目的服务于对抗中国这个敌人。

但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政府将不断地侵蚀私有财产的权力,从而伤及美国国本;因为私有制,财产所有者对自己拥有财产的绝对支配权,被夺走了!

产业外流,就业岗位流失,在美国发生的这一切都是正常市场经济规律下的必然结果,没有什么其他原因看,就是因为美国人力成本太高了。

所以很多产业会搬出去,现在美国政府却要介入这个市场经济的选择过程,这直接违背了“自由市场”的原则。

并且原本美国企业主、美国人想怎么花自己的钱就怎么花,但现在美国政府却要他们以“对抗中国”这个名义,把投资留在国内,以国家的名义去剥夺企业主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力,以人民的名义去剥夺个人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力。

这种行为同样是伤害私有制的,既然伤害私有制,那就等同于伤害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与美国政府的合法性。

类似的事情同样在西方发生过,两次世界大战前后的德国就是这样做的,然后我们现在都管那个时候的德国叫“法西斯政权”,现在美国做同样的事情,他们是不是法西斯呢?

要求政府以排斥他国劳动力进入的行政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就业岗位,这种光明正大地将行政权凌驾于自由市场之上的主张,就是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们的主张,与新自由主义相矛盾,倒是更贴合早期美国的社会逻辑。

实际上,中国对美国的所有对抗性举措,全部是基于美国自己提出的那套规则,我们没有任何行为损害自己的合法性与违背规则,反倒是美国玩不起了,要掀桌子了,因为规则与“桌子”是美国人制定的。

现在美国掀桌子这一行为就算能够对中国造成伤害,但对自己的伤害恐怕也更大,因为他们原本就在依靠这一套规则牟利。

现在不能这样做了,就好比当特朗普喊出“拒绝低素质移民”之后,很多外国人想要移民美国的时候就要多掂量掂量深思熟虑了。

最近几年中国人才流失与资产流失的情况有所好转,一方面是中国自己变得强大的结果,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两届美国政府在无意中帮助我们遏制人才、资产外流的结果。

用这种方式哪怕是能恶心到中国,最后美国自己也完了,正确的玩法其实就是抱着新自由主义那一套东西并且贯彻到底,吸引中国的人才,吸引中国的资产,而不是搞对抗搞封锁,任何移民国家都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否则就是个愚蠢的错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