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被调查,或涉MPS收购事件

2021-11-29 10:24:20 第一财经资讯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核心事由可能涉及此前沸沸扬扬的明星跨国并购案——暴风集团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 MP&Silva Holding S.A.)事件。

MPS项目在2019年2月爆出风险,两个月后,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此后有关薛峰的最新情况未见诸报端。知情人士透露,薛峰辞职后一直抱病协助调查MPS事件。

MPS收购事件另一关键主角,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两年半前即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最近更新消息还在一年前——冯鑫因涉嫌与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案件被公诉至法院。目前其案件仍未公开审理。

冯鑫系被光大证券总部所在地的上海市静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案件亦由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审理。当时记者了解到,冯鑫案发与光大证券报案可能有关。

冯鑫主导的MPS收购案,让仅为配角的光大证券承受了近50亿元的风险敞口,截至目前,光大证券为MPS收购案合计计提的预计负债已达45.52亿元。

由于案件涉及向国外机构调查取证,薛峰案和冯鑫案进展缓慢。

为MPS项目承担损失近50亿元

薛峰主政光大证券,始于光大证券2013年8月发生的“816乌龙指”事件发生后4个月。至其2019年辞去董事长一职,作为光大证券实质的“一把手”,任职时长只有五年。

据履历,薛峰自2014年1月起任光大证券总裁,于2016年11月起兼任光大证券董事长,董事长、总裁“一肩挑”。

2017年10月,薛峰辞去总裁一职,保留董事长职位。2019年4月MPS事件风险爆出后,薛峰辞去光大证券董事长。

成为一名‘“素人“后的薛峰,被要求配合MPS事件的调查 。

令体育界和资本界震惊的MPS收购案件,肇始于2016年5月。彼时,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与暴风集团共同设立SPV(特殊目的载体)——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光大浸鑫),以2.6亿元撬动52亿元资金,收购了境外体育传媒公司MPS 65%的股权。

这52亿元收购总金额,是一个结构化的资金组合。根据光大证券此前披露的信息,光大浸鑫共募集资金52亿元,其中优先级出资人民币32亿元、中间级出资(即夹层资金)人民币10亿元、劣后级出资人民币10亿元。

此前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中间级出资10亿元,主要由冯鑫负责募集。冯鑫出事,可能事关向光大证券相关人士行贿,以及在这10亿劣后资金募集过程中的行贿行为。

此前媒体曝出,2019年MPS案牵出光大资本一位负责MPS并购项目的关键人物——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通,因涉嫌收受贿赂被批捕。

2016年项通新增成为冯鑫个人控制的暴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暴风体育)董事,目前仍未退出。

光大浸鑫作为劣后方,在整个盘子里仅出资6000万元,但光大浸鑫与优先级合伙人签定了《差额补足函》,向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兜底,全额补足后者不能实现退出的差额部分。

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分别为招商银行和华瑞银行,作为优先级合伙人分别出资28亿元和4亿元。

因未在收购时设置竞业协议,MPS三大创始人套现后堂而皇之另立门户。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MPS接连丢掉意甲、法甲版权,并因无法支付保全费被告上法庭;2018年10月,MPS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被判破产清算。

此后两名优先级合伙人依据《差额补足函》起诉光大证券。2020年8月,光大证券发布公告,其子公司光大资本被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6亿元。

从2018年至2020年,光大证券连续三年年报为MPS项目计提预计负债,三年分别计提金额为14亿元、16.11亿元、15.50亿元,合计为MPS项目承担实现损失45.52亿元。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薛峰本科系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硕士和博士为东北财经大学毕业,系时任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东北财大校友及手下爱将。薛峰自央行和银监会就跟随唐双宁。据媒体报道,其在任期间,工作敬业,时常早出晚归,甚至多次在办公室晕倒。

但薛峰在光大证券的“一言堂”行事风格,在公司内部颇为诟病。

MPS案件,存在两项违反收购案的常规操作。光大浸鑫以6000万超额收益机会和52亿盘子的管理费,仅有冯鑫个人的一纸兜底协议(冯鑫持有的上市公司暴风集团股权,甚至未质押给光大资本,主要质权方只有招商银行),却需要面对近50亿元风险敞口,风险和收益明显不匹配;其次,被业界广为诟病的是,光大浸鑫也没有与对手方签订收购的标配文件——“禁止竞业协定”。以致MPS三名创始人另起炉灶后,中方尤为被动。

据记者此前了解到,MPS项目中,光大资本虽然只出资6000,但承担的风险高达50亿,如此重大的项目,并没有拿到光大证券的总裁办、党委会、董事会审议。“程序被绕开了”,有知情人士透露。

在光大资本内部,MPS也曾被多名投票成员投出“弃权”票。记者了解到,一些对此案表达异议的人士,因此事先后离开光大证券。

但光大资本由薛峰爱嫡系人马主政,薛峰对光大资本的偏爱,令MPS最终强行通过。

事实上,不仅是对光大资本的偏爱,薛峰对MPS项目的偏爱,也是“溢于言表”。以致于有“喧宾夺主”之谦——收购者冯鑫退为配角,而光大浸鑫在MPS收购的风头,甚至盖过了冯鑫。

另外,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近日通报接受调查的光大证券债务融资总部总经理、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杜雄飞,系薛峰“铁杆”。

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11月17日消息,杜雄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光大集团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大庆市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履历显示,杜雄飞于2013年6月至2014年9月,担任光大证券固定收益总部董事总经理,随后即升为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 。

据了解,在光大证券的职级体系中,董事总经理相当于业务岗序列,但总经理则是行政管理岗序列,是某一业务板块的“一把手”。杜雄飞跳过了副总这一级别,直接升为总经理。“这在光大证券的人事历史上,还是很少见的。”一位光大证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据记者掌握的信息,薛峰被调查与杜雄飞被调查,这两桩事件存在先后和因果关联,但杜雄飞所涉案情或与MPS事件无关。

两年多来,光大证券人事持续动荡。据记者了解,随着MPS事件的爆发和调查深入,后续人事动荡可能还在发酵。

光大证券没有坐以待毙,海外诉讼已经开展。2021年6月,近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浸鑫基金的境外项目交易主体JINXIN INC.(开曼浸鑫),已经在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向MPS公司原卖方股东卡多·席尔瓦(Riccardo Silva)、安德烈·拉德里扎尼(Andrea Radrizzani)等个人和机构提出欺诈性虚假陈述以及税务承诺违约的诉讼主张,涉案金额约为6.6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逾42亿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