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垄断的芯片领域,美韩巨头瓜分94%全球市场,国产加速突围

2021-11-29 18:00:02 靠谱科技社

文/谛林 审核/张子扬 校正/知秋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普通消费者开始意识到现阶段中国集成电路领域仍旧处于受制于人的窘状。

虽然受到禁令的刺激,中国半导体产业各端纷纷加大了研发投入力度,也有不少企业取得了阶段性成绩,但在一个细分领域,国内市场依然是国际大厂的天下。

被垄断的芯片领域

这个细分市场正是存储芯片领域,这类芯片被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电脑、摄像机等常用的电子设备中,可以说是整个集成电路行业规模最大的细分市场。

从存储芯片细分产品来看,有两类芯片霸占了95%以上的存储芯片市场份额,这两类芯片当属现阶段主流的DRAM和NAND Flash。

受起步晚、基础薄弱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我国在存储芯片这一细分市场的话语权很少,长期以来高度依赖海外进口,是全球最大的存储芯片市场。

美韩巨头瓜分94%全球市场

据公开数据显示,我国用于进口芯片的金额在3000亿美元左右,其中有800亿美元以上的金额被用来进口存储芯片。

而采购源主要是韩国、日本以及美国的存储芯片制造商。例如在DRAM领域,三星电子、SK海力士这两家韩国巨头,外加美国的美光科技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

据集邦咨询公布的报告内容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全球DRAM市场中,仍然是由上述三大巨头把控全局,市场占有率总计94%以上。

除了DRAM之外,在NAND Flash市场,同样是由外资企业占据垄断地位。

例如三星电子、铠侠、西部数据,还有美光、英特尔等都是行业头部企业,这些企业不仅霸占着全球市场,还掌控着中国NAND Flash市场。

民生证券7月份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NAND Flash市占率超过31%,是全球第二大市场,但本土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连1%都不到。

由此可见,在整个存储芯片领域,中国企业的话语权少得可怜,外企一旦因为某些原因断供,那么整个中国电子产业或许就要陷入极为艰难的困境。

国产加速突围

不过,为了防止这种局面的产生,国内各方一直在努力夺回存储芯片市场的主导权。

在政府、政策的支持和推动下,国内已经涌现出不少专攻存储芯片领域的半导体企业。例如长江存储、长鑫存储、兆易创新等,都已经开始强势崛起。

尤其是长江存储,虽然是行业新秀,且国内相关领域空白较多,但该公司仍然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实现了从32层到64层再到128层的跨越。

2020年下半年突然爆发的一场全球缺芯潮,又为上述中国芯片企业带来了弥补与海外差距的机会,长江存储等加速前进。

一,产能扩充

据中信证券在研报中透露的消息可知,长江存储一期项目在2020年的产能达到5万片/每月,未来预计会扩充至10万片/

二期项目在2020年6月就已经开工动土,两期总产能将达到30万片/月。

在长江存储加速扩产的同时,长鑫存储等也没有闲着。作为DRAM龙头企业,长鑫存储的三期总产能规划达到37.5万片/月。

据中信证券预计,该公司的单期产能有望在2022-2023年扩充到12.5万片/月。

二,向高端进阶

截止目前,国产中低端DRAM和NAND Flash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进口替代,但在高端存储芯片产品上,国内仍旧高度依赖进口。

一方面在于,国内基础薄弱,高端存储芯片技术门槛又相对较高,所以短时间内中国企业很难实现较大突破。

另一方面在于,中国存储芯片企业还需要面对英特尔、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国际大厂的压制与围攻。

不过,国产存储芯片从低端向高端进阶势在必行,在新兴市场和产业迅速壮大之际,存储芯片的需求只会越来越旺盛。

本土存储厂商只有奋起直追,共同构建起本土产业链,才能够彻底摆脱对海外的依赖。

不过,存储器芯片市场一直存在较强的周期性,供需平衡稍稍出现倾斜,价格就会轻易随之波动。

快科技11月27日消息,集邦咨询预估2022年内存销售单价将年减15%。

写在最后

价格下滑虽然不利于上游产业链,但集邦咨询分析师乔安也曾指出:“5G带动半导体需求增加,加上地缘政治和疫情驱动恐慌性备货,晶圆代工产能供不应求的情况依然存在。”

所以,市场仍然为中国存储芯片企业留有机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