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王”来了?新毒株引发全球地震,也许没你想得那么糟糕

2021-11-29 08:36:25 八点健闻

一个新毒株,让11月26日成了名副其实的“黑色星期五”。

WHO(世界卫生组织)紧急召开会议,并于当天宣布在南非、博茨瓦纳等国发现的新冠变异毒株B.1.1.529,含有大量突变,可能具有引发二次疫情的潜质,并很可能更具传染性。之后,全球股市、债券、黄金、原油整体经历了一次巨大的震荡。其中美国基准WTI原油跌幅达到13%。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英国、以色列、意大利、荷兰、捷克、日本等多国相继发布禁令,禁止来自南非、博茨瓦纳等多个非洲南部国家的人入境、限制其旅行,或采取检测、筛查和隔离政策。

海外网消息称,因为疫情发展及对新变种的担忧,当地时间26日,美国纽约州州长凯西·霍赫尔就宣布该州进入“灾难紧急状态”。

中国香港11月25日也报告了两例B.1.1.529确诊病例,都接种过辉瑞的疫苗,其中一个人是从南非来的旅行者,之后,香港被一些国家禁飞。

这种号称比德尔塔更厉害的新变体,被WHO命名为Omicron(奥米克戎)。这已经是第十三个获得了正式命名的新冠毒株,11月9日在南非首次确认发现,24日报告,26日就确认为VOC(最值得担忧的变种),这也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头一次。

一切都指向,这是一次不寻常的突变。

南非发生了什么?

根据国内多家媒体报道,在过去一周内,南非新增了2万7千多个病例,其中27日一天就新增了3220例,而在此前,因为接种新冠疫苗的缘故,进入10月以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南非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已经从上万例降到了1000例以下。

在欧洲疾控中心26日发布的文件中提到,新突变株在南非面积最大,人口最为稠密的豪登省的增加最为明显。过去几天中,超过 50% 的所有测试样本都检出了奥米克戎,成为了当地的优势毒株。

当然,奥米克戎引发恐慌,除了忽然增加的病例,还有突变点位多。仅在其刺突蛋白上就有30多个突变,且都在与人体ACE2受体结合的区域(RBD),而过去一年时间里搅乱全球的德尔塔毒株,在刺突蛋白上的突变也只有10个,RBD上有2个。

一石激起千层浪。如此多的突变会不会使奥米克戎比德尔塔更易传播?会不会造成免疫逃逸,增加二次感染和疫苗有效性降低风险?

基于这些猜测,已经有媒体言之凿凿地宣称,新变异株比德尔塔更“毒”,取代德尔塔成为主流,甚至mRNA疫苗已经失效……

这无疑让刚在与德尔塔毒株对抗中看到希望的人们,倍感疲惫和无望。这样的情绪也投射到了投资市场。

一系列连锁反应,把报告毒株的南非都看呆了。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南非医学协会主席安吉丽克·库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多夸张的报道,一切仍在调查中。”

新加坡分子病毒学博士陈广分析了南非过去两年的数据发现,2021年11月份,感染人数确实略有升高,但是幅度很小。

八点健闻查询Worldometer数据发现,从11月16日开始,南非每日新增病例开始持续增长,仅10天时间,新增确诊病例从最初的每天100-200例,跃升到了千人以上。从数据看,南非向WHO报告新变种这一天(11月24日),病例数已达到1275人,第二天,这个数字翻倍达到2465人。

但是,如果把时间轴拉长,就可以看到,就在9月份之前,人口5900万的南非,日新增病例还在以万计,巅峰的一天,新增确诊病例数超过了2.6万例。

陈广援引南非发布会内容指出,在南非各省,新变种引发的新增确诊病例所占比例,仅在部分省份有明显升高,他总结认为,奥米克戎在南非的传播速度可能超过了德尔塔,但是确诊病例增幅不大,仍处低位。

刚刚与奥米克戎完成首次交锋的香港病毒学专家金冬雁也向八点健闻表示:“不至于这么紧张!”香港在WHO公布列入之前就完成了测序,传播链搞清楚了,并且第一时间控制住了两个感染者。对于禁飞香港,金冬雁认为可以理解,但是“完全没道理”。

事实上,根据《科学》杂志近日报道,基因组分析发现,奥米克戎可能在9月底、10月初就出现了,这表明其传播速度可能比看起来要慢。

在《自然》杂志的报道中,南非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的病毒学家Penny Moore 也表示,目前新变体逃逸疫苗和既往感染免疫的潜力仍在评估中。

究竟是”比德尔塔更德尔塔“,还是虚惊一场,我们都反应过度了?得到报告的第一周,奥米克戎就向人类提出了这个难以抉择的难题。

恐慌来自理论预测,尚无真实世界数据

担心奥米克戎会成为新毒王,是因为目前得到的新变异序列的预测结果说,这可能会是个可怕的病毒。

与新冠野生毒株相比,奥米克戎毒株全基因组有约50个变异位点。报告了这株病毒的实验室负责人,南非基因组学监测网络(NGS-SA)的研究负责人、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病毒学家Tulio de Oliveira提到,这样迅速的反应是因为“我们被突变的数量所震惊。”

除了突出的变异数目,在奥米克戎毒株中,位于刺突蛋白(S蛋白)的突变达到32处,是德尔塔毒株的两倍。

刺突蛋白能够识别宿主细胞,是人体免疫反应的主要目标。在奥米克戎毒株的32个刺突蛋白变异位点中,多处与Delta和Alpha突变株有重合,据猜测,这些突变种的一部分可能会具有复制能力增强的特征;而另一些,则可能与增加免疫逃逸的能力相关。

在周五的记者会上,世卫组织新冠疫情技术部主管范科霍夫(Maria Van Kerkhove)表示,大量的变异位点可能导致病毒的习性发生改变,这是他们最担心的。

在社交媒体上,这些突变的数目被转化成各种倍数,“突变数目有德尔塔的两倍”,“传染性或增强500%”,这些弹眼落睛的数字吸引了眼球,也激发了人们对于重回疫情暴发期的焦虑和恐慌。

然而,突变的数目与病毒的严重程度能直接划等号吗?

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对八点健闻分析,突变数量与对病毒功能的影响,二者并非呈简单的正比关系。而整个刺突蛋白上有1200多个氨基酸,32个变异位点只占约40分之一,对绝对数量的忽视,容易让人对新毒株变异情况的理解出现偏差。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也指出,目前的分析只是根据新毒株基因序列和构型得出的,而理论推断的准确率通常较低。要得到新毒株更确切的生物学信息,还需要去实验室中验证;而新毒株的传播速度、对现有免疫保护的影响则需要后续流行病学研究。

因为疫情尚在早期,且有南非的流调和检测能力的限制,对于这种新毒株的真实世界数据,目前仍严重缺乏。

比如,常被提到的一个数据是,在率先报告相关病例并分享基因组信息的南非豪登省(Gauteng),感染奥米克戎毒株的病例数迅速超过了德尔塔毒株。

陆蒙吉提到,考虑到目前的南非正是夏季,是疫情相对平稳地时期,感染人数较少,很难根据一个相对小的样本推知新毒株在其他地区也具有同样的竞争优势。

社交媒体上,也有人提到,奥米克戎病例比例的上升也有可能是超级传播事件引起的。美国Scripps研究中心的传染病研究者Kristian Anderson就指出,今年初,在美国圣地亚哥,一系列超级传播事件曾导致成千上万个病例感染同一个新冠毒株。

奥米克戎能否成为新“毒王”,另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它的重症率。

“从病毒发展的机制来看,病毒变异通常是为了增加传染性,而不是致病性。但如果感染人数大量增加,可能出现德尔塔毒株流行导致的局面,最终死亡的人数还是增加了。所以传染性本身也是一个需要重视的挑战”,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放射外科中心主任张玉蛟分析道。

《自然》杂志的报道中,夸祖鲁-纳塔尔大学传染科医生Richard Lessells提到,我们还将研究新毒株引发的疾病会更严重还是更轻微,因为,“真正关键的问题在于疾病的严重程度”。

我们前文提到的南非医学协会主席安吉丽克·库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目前新变异株引发都是轻症,没有增加医院负担,暂时也没有接种新冠疫苗的人被感染。

像德尔塔一样成为毒王,还是像莱姆达一样销声匿迹?

目前,南非、博茨瓦纳、澳大利亚、意大利、以色列、比利时和中国香港等地都已发现了奥米克戎的身影。

在南非,几乎所有省份都已发现奥米克戎变异株,并且病例数量在快速增加。

也就是说,初步证据表明,与其他变异株相比,在南非的环境下,奥米克戎毒株传播能力增加,相对现在主流的德尔塔毒株,奥米克戎变异株可能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新毒株可能比德尔塔毒株有优势,传播速度可能加快,也有可能全面取代德尔塔毒株。”陈广预测。

真实世界的传播情况到底如何,多位受访专家告诉“八点健闻”,还有待更多的的实验室研究和真实世界数据验证。该突变株的一些重要的流行病学参数(比如R0值),需要在今后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明确。

而且,目前还没有数据证明,该毒株能够较大程度影响南非当地疫情的走势,特别是致病力是否有所增加,并且对医疗系统形成挤兑。

“从目前南非的初步数据看,新毒株没有带来太大的冲击。感染人数略微升高,住院人数平稳中略升高,死亡人数稳中下降。医疗系统压力也没有明显增加。”陈广梳理了南非卫生部等官方机构发布的疫情数据后发现。

总而言之,新的变异株有引起大流行的潜力,但还需更多实验室数据和真实世界的数据,来评估这一潜力,以及它可能构成的威胁有多大。

陆蒙吉提到:“病毒突变是一直是存在的,它们一直会变,不变是不可能的。人类报告过很多突变,大部分的突变,并没有真正造成什么更多的危险,比如:谁还记得莱姆达?”

德尔塔毒株之后,奥米克戎并不是第一个引发恐慌情绪的新毒株。

今年8月,当全世界还笼罩在新冠病毒突变株德尔塔的阴影下时,变异毒株莱姆达就曾引发了一波公众对于新冠变异株的恐慌。当时的初步实验室研究数据认为,莱姆达可能具有更高传染性,和更强的抵御中和抗体能力,有很强的潜力引发大规模流行,甚至有可能取代德尔塔,成为新的“毒王”。

4月,在莱姆达毒株的发现地秘鲁,有大约80%的病例是莱姆达感染者。在秘鲁外,莱姆达变异株还席卷了南美、北美、欧洲等数十个国家。亚洲也在日本发现了首例莱姆达变异毒株感染病例。

6月14日,WHO将莱姆达变异株列入“待观察变种”(VOI),但与德尔塔毒株迅速升级,并成为“毒王”不同,莱姆达最终“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升级,神秘地销声匿迹了。

而这位一出场就引发了全球骚动的奥米克戎的将来会如何?

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八点健闻:也许在南非的环境下,奥米克戎变异株可能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但那只是在南非这样的疫苗接种率低的国家。在接种率高的国家和地区,它是否能够竞争过德尔塔变异株,还有待时间去验证。”

27日,南非官方机构发文指责了一些媒体的不实报道引发恐慌,并强调,对于新毒株的实验室研究和真实世界调查,正在进行当中,现在的数据还不足以下任何定论。

目前科学界对新毒株的认识还完全不够。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新毒株会导致一些突破性感染,疫苗也仍然有用,靠高接种率来建立免疫屏障依然重要。

常荣山预判,未来在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和地区,德尔塔变异株仍然会是主要流行毒株;奥米克戎变异株则可能在低接种率国家和地区流行。

“传播力更强的新的毒株出现,对中国零感染的防疫策略,是一大挑战。”常荣山因此建议,中国提早限制南非航班和相关人员的入境。

陈广晶、朱雪琦、张宇琦丨撰稿

李珊珊|责编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

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责任自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