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美貌少妇身亡,黄狗拦官,揭开一桩荒唐母子情

2021-11-28 17:36:45 素锦流光

明朝成化年间,襄陵县一年轻妇人方氏病亡,方氏所养黄狗三番五次拦官。李知县疑惑私下调查,竟揭开一起命案,案情背后则隐藏着一桩荒诞的母子私情。

话说襄陵县城内有家陈姓富户,开着一家布庄,家主陈定三早亡,留下偌大家业。因其子陈庸年仅十二,暂由其妻文氏掌家。文氏刚满三十,姿色貌美,能言善辩又心思缜密,极善理家,陈家生意、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陈庸十八岁这年,娶了北城方秀才的女儿方琼为妻,方琼秀外慧中、知书达理,过门后孝敬婆婆、伺候丈夫,十分贤惠。小夫妻初尝人事,按理说应该十分恩爱才对,可令方氏不解的是,丈夫对她不冷不热,总是借口读书,夜宿书房内。

起初方氏并没在意,一次,方氏在书房打扫,发现书籍很新,不像经常翻读的样子,心中有了疑惑。更令方氏不解的是,丈夫有事没事就泡在婆婆房中,女人的第六感很灵敏,她隐隐觉得丈夫和婆婆之间,似乎有不可描述的暧昧。

方氏的感觉一点儿不假。公公去世时,婆婆才三十岁,青年寡居,正是饥渴年纪,春闺寂寞的滋味实在难熬。

陈庸年幼丧父,对母亲依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耳鬓厮磨之际有了异样的感觉,继而抛却人伦,一发不可收拾。方氏过门后,母子依然不知收敛。

一日晚间,方氏见丈夫不在书房,就去后院婆婆窗下偷听,屋内的动静令她脸热心跳。气愤之下扭身就走,不慎发出声响惊扰了屋内二人。方氏出身书香之家,不好意思明说,自此之后,就常拿道理明里暗里警示丈夫和婆婆。

谁知丈夫和婆婆不知悔改,对方氏的警示装傻充愣,婆婆文氏还经常刁难方氏。方氏不耻这种行径,又难以启齿,一来二去,忧郁成疾。

方氏生病后,丈夫一改往日的冷漠,竟天天守在方氏身旁,嘘寒问暖,请医抓药。方氏以为丈夫悔过,顿感欣慰,可她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慢慢逼近。

原来私情被发现后,母子怕方氏将家丑宣扬出去,让陈家成为全城笑柄,商量后生了歹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两个月后,方氏暴病而亡。文氏和陈庸假装悲痛,哭得死去活来,惹得邻居们都唏嘘不已,可怜方氏命薄。

方氏的父亲方秀才知道女儿生病,期间还探视过几次,见女儿的的遗容安详,对病亡未加怀疑,只是哭叹女儿命苦。左右相邻帮着陈家料理了后事,随着方氏下葬,此事也就过去了,文氏和儿子又成天腻在一起,毫不知羞。

自从方氏去世那天开始,襄陵县差役发现一件怪事儿,一条大黄狗经常在衙门前徘徊,一连三日都是这样,第四日,李知县外出巡查,那条黄狗拦在马前,低声哀叫,差役驱赶也不肯离去。

此时差役禀报:“大人,这条狗已经在衙门前徘徊三日了,不知何故。”李知县疑惑,下马走上前,见黄狗竟眼中含泪。黄狗上前轻咬了一下李知县的袍袖,转身向前跑。李知县好像想到了什么,带人跟上去。

黄狗带众人来到一处坟地,趴在一座新坟旁低声哀嚎。李知县看了看几座坟的墓碑,转身问张彪:“这新坟方氏是陈家何人?”捕头张彪回禀:“是陈家少夫人,年方二十,刚刚病亡下葬。”李知县心有所想,但急于办事,带着众人离开了,那条黄狗依旧趴在坟前。

当晚回衙后,李知县命张彪侧面打听陈家之事。两日后张彪回报:陈家在城内有家布庄,现家主陈庸幼年丧父,亏得寡母文氏精明,将其拉扯大,陈家布庄也是文氏打理。方氏嫁入陈家刚满两年,据邻居说夫妻感情。两月前方氏染病,据当时的郎中说,方氏乃忧郁成疾,并无大碍。那条黄狗是方氏在娘家时所养,出嫁以后,那狗隔上几天就会去陈家看望方氏。

得知这些情况后,李知县陷入沉思,许久后对张彪说:“不瞒你说,老爷我当年也养过一条狗,乡试那年,准备坐船去南京,那狗叼着我的裤腿死活不让上船,老爷我无奈,只得在渡口逗留了一天,次日收到消息,当时出发的那条船沉入河中,可怜船上二十几人,只有艄公幸免,我觉得方氏的死可能有蹊跷,这事私下查一查。”

次日上午,李知县让张彪带自己来到陈记布庄门口,悄悄指认陈庸和文氏。当天下午,李知县带夫人柳氏来到“陈记”布庄,让夫人挑选布料。

文氏看到柳氏的气质,就知道这妇人出身大家,赶紧上前招呼,介绍布料,李知县在一旁自己观察。一个时辰后,李知县买了几款上等布料带夫人回衙。

晚上,李知县问柳氏:“夫人,你觉得今日布庄的那个妇人如何?”柳氏笑着说:“老爷何意,难道有心思?”“夫人哪里话,这妇人三十岁守寡,独自养大孩子,前几日她的儿媳病亡,我感觉有蹊跷,特意去观察一下。”

柳氏假装生气,说道:“怪不得呢,你一向忙于政务,今天竟有时间陪我买布,原来是这个打算。”“夫人请罪,怪我不该隐瞒,恕罪,恕罪。”李知县陪笑道。

柳氏正脸说道:“你若不说,我绝想不到那妇人守寡多年,一般女子年轻守寡,难免心中忧虑,面色不佳,但那妇人面色红润,似带桃花,一看便是夫妻生活和睦的气色,我还发现,那妇人和店中那个年轻人说话时,眼神暧昧。”

李知县听到这心里一怔,脱口说道:“那年轻人就是她的儿子。”“什么?”柳氏惊讶,而后接着说道:“可我见那妇人对年轻人的眼神可不是母亲对儿子的关爱,更多的是对情郎的关切。”

夫人柳氏的话让李知县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他连夜叫来师爷,商量以什么借口调查方氏病亡之案,毕竟人已经下葬,陈家未报案,方家也未上告。师爷说,县主簿刘桐是方秀才当年的同窗,不如由刘桐去说,让方秀才以女儿病亡有疑为由上告,那样就可以顺理成章调查此案了。

次日,刘主簿将黄狗之事和李知县的疑虑告知了方秀才。方秀才虽然迂腐,但得知知县所虑后,也感觉事有蹊跷,于是就写了状纸上告到县衙。

李知县收下状纸,展开调查。平阳府推官手下有个仵作叫田荣,验尸无数,经验丰富,李知县将其请来为方氏验尸。娘家人上告,文氏和陈庸无权阻拦。

田荣果然厉害,开棺验尸后得出结论,方氏是慢性中毒而亡。李知县即刻下令对陈家详细搜查,差役找出药罐,并在陈家废物堆找到少量药渣,经田荣甄别,发现药渣中含有甘遂。

李知县调查城内所有药铺,最后“元盛堂”掌柜交代,一个多月前,陈庸曾在他药铺中买过甘遂,账簿上有记录。

掌握这些证据后,李知县将陈家母子抓捕审问。文氏虽然能言善辩,百般辩解抵赖,但陈庸自小在母亲呵护下长大,心理承受能力差,稍一用刑就交代了所有罪状。

儿子都招供了,文氏也失去了撑下去的勇气,随之也认了罪,陈庸和母亲方氏按律被问了死罪。至此,这桩荒诞母子情引发的杀人案大白天下,方氏在天之灵应该瞑目了。

方秀才将女儿葬入自家祖坟,那只大黄狗,就像方氏当年出嫁后一般,每隔几日就会去方氏坟前徘徊一番。

编后语:人之所以称为人,是因为人懂天理,有人性。但此案中的文氏陈庸母子,竟然做出有悖人伦的丑事,已属失了人性;事情败露后,狠心毒杀方氏,更是灭了天良。此母子二人真罪大恶极,到头来送了性命也是咎由自取。

相比于这对狠心母子,方氏所养的黄狗则更像个人,懂得知恩图报,忠心为主,如果当初方氏出嫁时,能将此狗带在身边,或许能化险为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