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富家少爷娶哑妻,别有动机,牵出一桩荒唐母子情

2021-11-28 17:31:43 素锦流光

宋咸平元年(公元998年),武德县发生了一桩离奇的谋杀案。时任县令吴致远接到报案,连日仔细查访,调查的结果出人意料,令人瞠目结舌。

武德县城住着一户胡姓人家,家主胡老爷是一个富商,因病去世的早,给妻儿留下了偌大的家业。儿子胡炳义长相俊朗,一表人才,只因年纪尚轻,暂由其母掌管家事。母亲刘氏,刚刚三十有七,风韵犹存,巧舌如簧,极具持家之道。

儿子胡炳义年满十八,该到了成家的年龄,媒婆们都争相前来提亲。刘氏却对儿子的婚事一点都不上心,对上门提亲者异常冷漠,总是借故推脱。胡炳义的叔父对嫂子刘氏的这种做法十分不解,大哥已亡故,还得靠着侄子开枝散叶,不给侄子娶亲,万万不可。刘氏迫于大家的压力,勉为其难给儿子订了一门亲。

女子名叫翠莲,年方十七,长得眉清目秀,楚楚动人。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不会说话。胡家有钱有势,千挑万选,娶了个哑巴。大家都琢磨不透刘氏母子的心思。娶妻要娶贤,刘氏一句话,打消了人们心中的疑虑。话虽如此,但才貌双全,贤惠善良的女子比比皆是,人们还是理解不了刘氏母子的做法。

翠莲进得门来,谨遵母亲教诲,孝敬婆婆,勤俭持家。本以为胡家看中的是自己的贤良淑德,没想到婚后备受冷落。丈夫胡炳义白天忙着店里的生意,晚上回来直奔书房,和她没有任何交流。翠莲感到十分委屈,但又想不通。既然不是真心相爱,何必娶来为妻?

时间一长,翠莲发现了问题。丈夫胡炳义晚上总是偷偷地跑进母亲的房间。翠莲猜测丈夫和婆婆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一天晚上,翠莲看到丈夫又进了婆婆的房间,为打消心中的疑虑,她来到婆婆的窗前。翠莲侧耳倾听,只听得面红耳赤,气愤不已。

一个家丁看到夫人的窗前一个人影,以为家里进了贼,他大喊一声,把翠莲吓了一跳。只听得“扑通”一声,翠莲摔倒在地上。婆婆听闻走了出来,看到刘氏,心中明白了一切。她佯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让翠莲早点回屋休息。

母亲刘氏进得屋来,跟儿子小声嘀咕,看来翠莲已经知晓了此事。儿子微微一笑,说道:“一个哑巴,知道了又有何妨?心里有事,只能烂在肚子里”,母亲想想也是,当初之所以选个哑巴做儿媳,目的也正是如此。

为了以防万一,刘氏尽量让翠莲少出门。如若不让儿媳妇回娘家,实在又说不过去。翠莲见到亲生母亲,泪眼婆娑,母女连心,母亲领会到了女儿的意思。这种事情实在无法直言,母亲只能唉声叹气,却爱莫能助。

后来,翠莲见到他们母子二人心生反感,总是找借口回娘家。婆婆本是一个心思缜密,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她担心翠莲早晚有一天会泄露此事,和儿子一商量,两人计上心来。

有一天,丈夫亲手给翠莲端来一碗银耳莲子汤。翠莲以为丈夫已回心转意,端起小碗儿,一饮而尽。后来,翠莲发现每隔几天,丈夫都会给他端来不同的汤饮,除此之外,夫妻间没有更多的交流。她渐渐起了疑心,趁丈夫不备偷偷地将汤藏好,带上它回了娘家。

母亲找来郎中查验,发现汤中居然含有少量的五毒粉。顿时气得母亲大发雷霆,没想到有人要谋害自己的女儿。随即,一家三口去到县衙报官,状告胡炳义与其母违背伦理,做出苟且之事,为杀人灭口毒害结发之妻。

县令命捕头去捉拿刘氏母子,衙役们在胡炳义的房间里搜出了一包未用完的五毒散。原来,刘氏母子听闻五毒散每次少量服用可让人慢性中毒,一旦毒发身亡,很难被人查出死因。胡炳义这才经常给妻子送去各种滋补汤品,每次他都会偷偷地加入一些五毒粉,就盼着翠珠慢性中毒而亡。

刘氏母子见计划已落空,面对罪证,只好招供了一切。县令听闻,气得咬牙切齿,刘氏母子不顾人伦道德,做出如此不耻之事,实在令人发指。二人被杖责三十,发配边疆服苦役,此生不得再回武德。翠珠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胡府的主人,后来又嫁给了柳生为妻。两人恩爱有加,生得一儿一女,全家和和美美,平安共度一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