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年皮定均去兰州军区,有人作梗,周恩来:这是定了好久的事情

2021-11-28 14:39:31 兴衰五千年

皮定均中将

前言

1955年,解放军实行军衔制,皮定均被定为少将。文件到了毛主席的桌案上,毛主席仔细地查阅后,在上面批示:“皮有功,少晋中”。

1969年,皮定均被任命为兰州军区司令员,临走之前,身边的人没有感觉到任何征兆,就连他的夫人张烽,都很诧异:“你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吗?”

听到夫人的问话,皮定均只是笑了笑,没有作答。显然,他是知道一些的……

张烽:这事你事先不知道吗

1969年10月28日,在福州的皮定均正准备睡觉,突然接到周恩来总理打来的电话。

皮定均与夫人张烽

在电话的那头,周恩来总理的声音有些奇怪,在宣布了皮定均到兰州军区担任司令员的命令后,挂断电话前,他说了一句:“这是定了好久的事情了!”

第二天清晨,皮定均把还在福建省革委会上班的夫人张烽接了回来,向她讲了到兰州工作的事情。张烽听后,十分诧异,便问:“怎么搞的?这件事情,你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吗?”

对于夫人张烽的问话,皮定均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了笑,便没有再说话。

接到命令后,皮定均没有耽搁,立即登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通过飞机的窗户,皮定均看到了一排排熟悉的房舍,以及一望无际的东海。这是他在福建的第17个年头了,对于福建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皮定均都生出了很深的感情。

这次离开,皮定均感觉自己肩上的责任更重了。想到毛主席、周总理对他的信任,皮定均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西北做好防务,让毛主席放心,让周总理放心,让全国人民放心!

皮定均与毛主席在交谈

从简报上,皮定均已经知道,在珍宝岛战役后,中苏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变化。

中苏关系的变化,导致了新中国北部边境的防务,需要有所加强。这就在客观上需要一位有战略眼光、堪当大任的大将,镇守祖国的大西北。为此,刘伯承元帅向毛主席建议,由皮定均担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比较合适。对于刘伯承元帅的建议,毛主席也很认可,只是当时的情况比较复杂,命令没有及时下达。

当然,这件事情并不怎么顺利,有些人的态度并不明确,还有一些人表示反对。最终,在国家利益面前,毛主席、周恩来总理决定,还是让皮定均出任兰州军区司令员。

对于这件事情,皮定均也多少知道一些,之所以出现了变数,还是有人从中作梗,对那些人的做法,皮定均没当回事,只以一笑置之。

他所在乎的,是毛主席的信任,周总理的信任,和全国人民的信任。既然毛主席、周总理信任他,选择了他,那他就一定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为人民守好祖国大西北的门户。

皮定均将军

在皮定均离开福州的第二天,命令才下来。办公室的同志把任命命令,交到皮定均夫人张烽的手上,让她代为转达。

据张烽回忆说:“先走人后下命令,这种事情十分少见。这也是皮定均生平第一次遇到。”

存在即合理。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在当时,大西北防务非常重要,按照毛主席早些时候的决定,皮定均早就应该上任了。要不是事态紧急,总是替他人着想的周恩来总理也不会连夜给皮定均打电话,并要求他第二天就离开福州。

到达北京后,皮定均在参谋总长黄永胜的要求下,前往东北参观人防设施和人防工事。在见过了珍宝岛的硝烟后,皮定均返回北京。

回到北京后,皮定均立即接到通知:周恩来总理要见他。

在谈话中,周恩来总理对皮定均讲述了大西北对祖国的重要性,并叮嘱他一定要把那里的防务搞好。

周恩来总理

从周恩来总理那里出来后,皮定均回想了这次的谈话内容,他能够深深地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国家是把陕甘宁青四省的安全交到了自己的手里,这副担子绝对不轻。

11月23日,在周恩来总理谈话后的第二天,皮定均便乘飞机向大西北飞去。

冬日的西北,寒风呼啸。在西安,皮定均刚从舱门上探出头,便感觉到了西北高原上特有的气候。他没有来得及欣赏一下西安古都的靓丽风光,便首先检查了西安的防空设施。

半天后,皮定均便转道兰州,开始为祖国镇守大西北的大门。在兰州军区的日子里,皮定均牢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重托,把西北防务建成了一面铜墙铁壁。

对于皮定均,毛主席是器重的,周总理也是器重的。当年的中原突围战,皮定均所取得的战果,给毛主席留下了深刻印象,也给周恩来留下了深刻印象。

周恩来:中原突围打得很好

中原突围战,要从1944年讲起。那时候,中央决定,在太行军区第七军分区第3团和第六军分区第35团的基础上,组建豫西抗日先遣支队,由皮定均任司令员,徐子荣任政委,集中力量开辟豫西根据地。

皮定均在豫西留影,中间圈住者为皮定均

刚组建时,这支13个连的部队,大约有1500余人,由各部队抽调出最好的人员和武器组成,部队营以上干部和部分连级干部,都是经历过长征的红军老战士,就连战士,都要求思想觉悟高、身体强健。

同时,这支部队也配备了良好的武器装备。可以说,这支部队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仅仅到诞生的当月月底,这支部队便发展到了5000多人,可谓是兵强马壮。

抗日战争胜利后,部队南下,经过一个多月后,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合于桐柏山区。不久后,这支部队便被改编为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1旅,总兵力为7000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皮旅”。

1946年6月,蒋介石不顾国共双方签订的《汉口协定》,命令部队蚕食中原解放区,将中原军区的6万余人的部队,包围在宣化店附近不足百里的狭长地带,企图一举消灭。

为此,中共中央多次派人与国民党谈判,提出让出中原解放区,将部队转移至其他解放区的建议,但是蒋介石却一意孤行,将包围中原军区的兵力,增加到10个整编师,共30多万人。

6月底,蒋介石认为,被包围的中原军区的6万人已是插翅难逃,就制定了一个计划,从7月1日起,用两天的时间,把这6万人全部歼灭。

蒋介石

对于蒋介石的计划,中原军区决定突围,并将突围计划向中央做了汇报。具体部署是:

“先由皮定均率一纵一旅向东行动,造成主力东进的态势,以迷惑敌人,转移敌人的视线。中原解放军的主力则分为南北两路向西突围。其中,李先念、郑位三、王震等率中原局、中原军区直属队和二纵队主力为北路,王树声率一纵队(缺第一旅)为南路。张体学率鄂东军区部队,挺进大别山腹地,牵制敌人兵力。黄林率河南军区部队,在平汉路西侧掩护北路主力突围作战。王海山率二纵队十五旅大部随一纵队行动。罗厚福所率江汉军区部队留少数武装坚持原地斗争,其余部队进入襄河以西地区。”

对此,中央复电:

“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接到任务后,皮定均连夜布置了任务,要求第一、第二两个团向东、东南、东北方向转移,摆出与敌人决战的姿态,以吸引敌人的兵力。

两天后,在西余集、泼阪河、白雀园等地,皮旅与国民党军展开激战。在10个小时后,皮定均将大部分部队转移到白雀园以南集结,只留下小股部队,在前沿阵地顽强阻击。

皮定均在战场上

经过三天的阻击后,皮定均将前沿部队全部撤回,然后插到敌人背后,让敌人误以为部队向南突围。然后,部队突然向东,通过国民党潢川、麻城的公路封锁线。随后,敌人追来,皮旅发扬了“不怕苦,不畏死”的精神,与敌人周旋。

7月1日,皮旅攻占了松子关,10日抢夺了青风岭。不久后,皮旅又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15日,皮旅攻占了官亭镇。18日,通过定远,后抵达国民党重兵据守的池河镇。19日,在击溃了敌人的五路大军后,全旅5000人在盱眙附近的三界与淮南大队会师。

至此,历时24天、行程2000里,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后,皮旅胜利进入苏皖解放区。这就是著名的中原突围战,

后来,皮定均回忆起突围后的场景时,说:

“我站在路旁,望着一行行队伍鱼贯而进,望着同志们的形象,心头涌起说不出的疼爱。他们的军帽大多破烂,露出蓬草似的长发,有的搞片大树叶戴在头上,遮遮强烈的阳光;他们的身上不只是衣衫褴褛、简直是衣不蔽体,有的没有袖子、有的缺了下摆,长裤变成短裤;他们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片,都一层又一层地裹在脚上,一双脚就像两个巨大的布锤子,上面凝满了血渍和污泥;他们眼窝深陷,眼珠布满了血丝,面孔又黑又瘦。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创造了惊人的奇迹!他们是真正经过千锤百炼的钢铁战士。”

毛主席

对于中原突围战,在后来谈话中,毛主席提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时,对皮定均说:“如果怕苦怕死,革命是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的,就要有像你们中原突围那样冲锋陷阵的拼命精神。”可见,对皮旅的精神,毛主席是肯定的。

毛主席:皮有功,少晋中

在到达华中地区后,皮旅参加了保卫华中根据地首府淮阴的战斗。对手是蒋介石的王牌,国民党整编74师,师长为张灵甫。

在皮旅的先头团到达淮阴外围时,张灵甫的先头团已经渡过了运河,夺取了渡口,占领了桥头堡,情况万分危急。

后来,张灵甫展开硬攻,皮旅便坚决死守,双方谁也不服输,均出现了较大的伤亡。然而,不久后张灵甫便改变了策略,从皮旅和其他部队的结合部楔入,占领了淮阴东关。

9月19日,皮旅只得从淮阴撤出。在后来的涟水保卫战中,皮定均发现在涟水附近有一座古塔,便想到了在塔上,架一挺重机枪,来压制敌人。

涟水保卫战

果然在塔上重机枪的配合下,把进了城的国民党74师,赶到了城外。从而取得了第一次涟水保卫战的胜利。

不久后,张灵甫重新调整了部署,最终占领了涟水。占领涟水后,张灵甫特意来到古塔下面,在古塔前留影,记住让他吃了大亏的那挺重机枪,包括他的主人皮定均。

然而,张灵甫不知道的是,在皮定均的心里,74师已经上了他的必杀名单。

1947年1月,皮定均被调往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担任了副司令兼参谋长,司令员是外号为“王老虎”的王必成

这个“王老虎”,在战场上与张灵甫几经交手,各有胜负。他也憋了一股气,想要找机会收拾张灵甫,以及他麾下的74师。

4月,华野与国民党的重兵集团,在蒙阴一带角逐。王必成与皮定均率领部队,在40万敌军的缝隙中隐藏起来,等待机会。至5月12日,在敌后240多里的六纵,接到华野司令部的命令,要求六纵在14日夜间占领垛庄,断敌退路,完成战役合围,掩护主力消灭贪功冒进的74师。

皮定均旧照

接到命令后,皮定均非常兴奋,立即率领六纵先头师开始急行军,在14日凌晨便占领了位于孟良崮附近的垛庄,切断了国民党74师的后路。

占领垛庄后,国民党74师派了一个团,下山与六纵激战,企图夺取垛庄。六纵在皮定均的指挥下,与敌人激战,让敌人夺取垛庄的企图破产,导致张灵甫的74师军心大乱,不得已只好直接向南京大本营用明语求援。

想到昔日誓言,皮定均和王必成一致要求,参加对孟良崮的围攻,消灭国民党74师,活捉敌酋张灵甫。

16日下午,皮定均经过分析,挑选了一条最佳的进攻路线,并派出纵队的特务团,直扑到孟良崮74师的老巢,将74师逼上绝路。这一仗不仅攻破了国民党74师的指挥所,更击毙了张灵甫,完成了当初立下的誓言。

新中国成立后,皮定均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4军军长兼政治委员。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为了保家卫国,中央决定由彭德怀担任志愿军司令员,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这一时期,皮定均多次代表第24军,向中央军委请求入朝参战。

1952年2月,为了让部队熟悉朝鲜战争的情况,以便轮换前期入朝参战的部队,中央军委指示华东军区组织军、师一级的领导干部,到朝鲜参观战场,皮定均便是其中一员。

皮定均与战友在一起

皮定均充分利用这次机会,在笔记本上详细地记述了朝鲜战场上的各种情况。为以后24军入朝参战,提供了宝贵的学习资料。

8月,第24军在上海松江地区集结,待命入朝。9月,第24军奉命北上入朝,到达朝鲜战略要地元山一带,负责海岸线的防御。

上甘岭战役结束后,为了配合“停战谈判”,志司命令皮定均率领第24军,冲破敌机敌炮的封锁,向上甘岭地区进军,接替第15军担负一线阵地铁原、金化和平康之间“铁三角”地区的防御任务。

在防守过程中,美军认为自己拥有强大的空中优势和炮火优势,在阵地上大摇大摆,甚至是三五成群地唱歌跳舞,简直是对中国人民志愿军赤裸裸的挑衅。

对此,皮定均视察前沿阵地后,对负责防守的部队说:“决不能让敌人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要打掉他们的气焰!”

于是,皮定均亲自组织了冷枪冷炮行动。期间,神枪手张桃芳在32天内,用436发子弹,击毙了214名敌人,创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冷枪杀敌的最高纪录。 荣获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并被授予“二级狙击英雄”荣誉称号。同时,获得了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的“一级国旗勋章”。

张桃芳在瞄准射击

后来,部队在志愿军中选拔战斗机飞行员,通过初选的第24军的战士有198名。但是,在最后只有张桃芳一人入选,成为了新中国第一代歼击战斗机飞行员。

在冷枪冷炮战的阵地防御战的5个月里,第24军冷枪击毙了敌人1万余人,冷炮击毙敌人4000余人,战果颇丰。

在攻占上甘岭597.9高地前沿的马鞍山时,由于敌人封锁很严,部队久攻不下。皮定均前往前沿,仔细研究了战地情况,决定采用挖坑道偷袭的办法,拔掉敌人据点。

在夜幕的掩护下,战士们把坑道秘密地挖到敌阵地前沿,突然发起攻击,将据点里的敌人歼灭,夺取了马鞍山阵地。敌人不甘心失败,先后发起了13次攻击。但是,在我志愿军的坚守下,敌人的攻击未能奏效,在损失了140多人后,被迫撤退。这也让上甘岭成为了他们永远的“伤心岭”。

对于在上甘岭阵地上的争夺,皮定均说过:

“我军占领的阵地,是中朝人民用鲜血换来的光荣阵地,是兄弟部队浴血奋战的英雄阵地,现在交给了我们。守住它,就是守住了祖国的大门。我们的阵地,是敌人永远也突不破的钢铁阵地,是埋葬敌人的坟墓!”

皮定均旧照

1953年夏,为了粉碎美军和南韩李承晚集团破坏谈判的阴谋,彭德怀命令发起以打击李承晚伪军为主的夏季反击战。

正当夏季反攻作战进行的时候,彭德怀突然召见了皮定均,向他宣布了军委决定,任命他为福建军区副司令员,协助司令员叶飞粉碎蒋介石策划的偷袭福建沿海地区的阴谋。第24军的指挥权,由张震将军接替。

接到命令后,皮定均觉得张震刚来,还不熟悉朝鲜战场和24军的情况,便主动请求协助张震指挥作战。在金城战役展开后,皮定均才回国,前往福建军区。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评授军衔时,皮定均在华东地区初评为少将。名单报到军委后,毛主席亲自在皮定均的名字下面批示:“皮有功,少晋中”。皮定均也因此被授予中将军衔。

皮定均将军

1969年,皮定均被任命为兰州军区司令员,前往兰州任职。1973年12月,毛主席作出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决定。皮定均与韩先楚对调,再一次回到东南沿海前线,担任福州军区的司令员。

1976年7月,在闽南一带,福州军区组织进行一次海、陆、空三军联合抗登陆作战演习。此时,在医院治疗的皮定均,病情刚刚好转一些,便在长子皮国宏的陪伴下,亲自到演习现场视察。

7月7日中午,福州的天气云层很厚。但是,皮定均心里惦记着演习,不顾天气险恶,登上了一架米-8飞机,前往东山岛三军演习现场视察演习。飞机起飞后不久,直升机便在漳浦的灶山被撞毁,皮定均和机上人员全部遇难。这一年,皮定均62岁。

皮定均将军的去世,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7月13日,在福州为皮定均将军举行了追悼会。在皮定均的追悼会上,毛主席失去爱将,心中十分悲痛,送来了他老人家在世时候的最后一个花圈

皮定均一家

2006年,在福州三山陵园为皮定均将军修建了纪念园。

在巨石上的皮定均将军像的侧面,分别刻着李先念“智勇兼优、光明磊落”的题词和徐向前元帅“多谋善断、英勇虎将”的题词,以及张爱萍上将缅怀皮定均的题词,显示了皮定均中将一生的不朽功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