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噩耗传来!新冠还未结束,他却去世了,全中国欠他一句谢谢

2021-11-27 01:30:34 感觉会火

作者 | 脆皮先生

来源 | 脆皮先生(ID:cpxs2009)

这两天,有条消息上了热搜,却又转瞬被淹没。

它就是:浦其斌医生因病逝世。

离开时,他年仅47岁。

他曾奋战在抗击新冠的最前线。

也许,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也没有多少媒体报道他离世的消息。

但请你耐心读完这篇文章。

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浦其斌不为人知的故事,让所有人泪目。

他的事迹,不应该被忘记。

浦其斌,生于1974年,逝世于2021年11月20日。

11月23日,浦其斌的追悼会在杭州举行。

浦其斌是浙大附一医院呼吸治疗科的创始人。

而浙大一院,正是国内最早独立设置呼吸治疗建制的医院。

浦其斌是浙江,乃至全国呼吸治疗的领军人物。

业内人士公认,浦其斌是中国最优秀的呼吸治疗师,是呼吸治疗领域最闪亮的星。

但除了这些,浦其斌还有另一重身份:抗疫先锋。

杭州,中国新一线城市排行榜中常居榜首的城市,常住人口1200万。

2020年年初,武汉出现疫情。

1月23日,武汉封城。

浙江迅速启动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是全国首个启动的省份。

随后,浙大一院成为浙江省重型危重型患者的集中救治医院。

1月28日,浙大一院之江院区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浦其斌率先提出要进入隔离病房。

现在看起来,这个决定风波不惊,但在两年前,却需要莫大的勇敢。

要知道,在当时,整个社会谈疫色变。

要知道,在当时,就算是医疗工作者,对新冠肺炎也是“一知半解”,很可能被感染。

但浦其斌义无反顾。

从浙大一院之江院区ICU收治第一例新冠危重型患者开始,浦其斌就参加每日多学科会诊。

几天后,浦其斌和同事一起入驻之江院区ICU。

浦其斌和队员们不分昼夜,随叫随到,为救治患者竭尽全力。

左为浦其斌

就算是凌晨两点,新冠肺炎危重型患者呼吸衰竭,需要他马上到场。

十几分钟后,浦其斌也会出现在病床旁。

不仅随时在场,而且浦其斌坚持,用创伤最小的方式来进行治疗。

浦其斌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39岁的新冠危重型患者。

其他医院很可能采取气管插管,这会给患者带来不小的后遗症。

但浦其斌综合考虑后,最后放弃了这一方案,采取了温和的治疗方式。

很快,患者情况好转,转入普通病房,不久就出院了。

在疫情治疗中,浦其斌还提出了影响全国的浙大一院方案。

浦其斌团队根据以往工作经验结合新冠患者的特点,提出呼吸支持策略的浙大一院方案。

随后,这一方案被国内同行纷纷借鉴。

从2月开始,浦其斌在之江院区住了两个多月,没有回家。

那时,正是抗击疫情最艰苦的阶段,浦其斌在朋友圈里写道:

我们为此自豪,我们一定会不辱使命!

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随后,全国各地疫情逐渐向好。

湖北市民,纷纷涌上街头,欢送全国各地前来支援的医疗队。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

在浙大一院之江院区,一个叫浦其斌的行业顶级医生,和他的同事。

用两个多月的昼夜,和病人零距离。

一次次击退疫情的来袭。

让杭州乃至浙江,成为当时全国疫情风险最低的地方之一。

浦其斌最常说的一句话是:

总需要有人去靠近病人、帮助病人、救治病人。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因为他一直站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SARS、禽流感、新冠,每一次疫情来袭,他都迎头而上。

2003年,非典爆发。

当时,浦其斌工作才9年。

但他没有跟家里人商量,怀揣一腔热血写下请战书。

他是第一批进入杭州隔离病房的医生。

2003年SARS时的照片,右三为浦其斌

2009年,“甲流”出现。

浦其斌临危受命,赶赴外地参与浙江省第一例危重患者的救治,并成功。

2013年、2014年,他一直坚持带领呼吸治疗科全体人员积极参与救治H7N9危重症患者。

直至去年的新冠肺炎疫情。

浦其斌在离世之前,一直没有离开抗击疫情的最前线。

有疫情处,必有浦其斌的身影;

有患者需要时,总有浦其斌的满腔孤勇,一往直前。

很多人不知道,浦其斌虽然在行业内声名赫赫,但他的工作却分外危险。

他要做的工作是呼吸管理。

其中又包括呼吸机管理、人工气道管理、氧疗的实施与评估,气管插管、气管切开等。

每个环节,都需要与患者面对面才能完成操作。

随时可能产生的飞沫,过程中可能携带的凶险的致病病毒。

危机四伏。

但浦其斌从未犹豫退缩。

从1994年参加工作,他已经这样坚持了27年。

浦其斌医生离世的消息传出后,网友的留言,看哭了无数人。

一位患者的家属写到:

之前,自己儿子的检查报告单,只有给浦其斌看了才放心。

另一位患者写到:

自己在等红绿灯时,突然遇到了浦其斌,他还不忘记鼓励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

浦其斌的学生,还记得去年他给自己授课的场景。

科室里的年轻同事,现在还能想起。

10年前,自己刚入职时,是浦其斌一路带着他从面试到体检到入科。

当年一起抗击禽流感的战友,还记得并肩作战的日子。

那时,浦其斌始终和蔼可亲,始终不嫌麻烦。

浙大一院里,浦其斌的办公桌还在。

简朴的桌子上,是两台电脑,还有一个笔记本。

本子破旧,没有封皮,密密麻麻记录了患者的诊疗情况,还有呼吸治疗的满满干货。

最开始的一页,写于2012年。

遇到危急情况的时候,同事们总是习惯性的呼叫“老浦”。

因为浦其斌好像从来不会下班,他永远能够第一时间赶来。

但这一次,再叫一声“老浦”,已经无人回应。


浦其斌,这次真的走了。

网络上有个问题:何谓大医?

有个答案我很喜欢:

无论水平高低,不歧视或中伤同行;

无论财富多寡,不看轻或优待患者;

无论名声是否广大,他始终以报国报民为己任。

常常去治愈,时时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先有大医之心,然后再有大医之体。

曾经,我们不再相信,医生骨子里的南丁格尔一直都在。

曾经,我们一度以为,市场化中,不少医生已经迷失了自我,对生命早就失去敬畏。

但疫情发生至今,我们发现,很多时候,这不过是一场误解。

穿上白衣他们救死扶伤,披上防护服他们也有情有义。

在这个世界最危险的时候,他们仍然是最让我们心安的人。

2020年初,滚滚春运潮中,84岁的钟南山逆流而上,直至武汉,为全国人拉响第一声警报。

身患渐冻症的张定宇,坚守在金银潭医院,无数个日夜。

支援外地的女护士,突然得知母亲在家中去世的消息。

尽管领导批她请假回家奔丧,但她知道,这个时候,这里离不开人。

母亲出殡了,她跪在地上朝着家的方向深深跪拜。

直至此次的浦其斌医生。

他们本不应该这么辛苦;

他们本不应该经受这突如其来的离别;

他们也本应该有和普通人一样正常的生活。

但在2020年这场暴风雨中,他们都选择了共同面对。

他们医术精湛、把患者放在心头;他们不避辛苦,更无惧风险重重。

这样的人,太多太多。

而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在离世,或被报道之前,和浦其斌一样,不为行业之外的人知晓。

可是,因为他们,中国被保护得很好。

所以,我愿意写下这篇文章。

我们无能为力,唯有铭记,并深谢。

浦医生,一路走好,谢谢你保护了我们。

这个世界一定会越来越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