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年王光美去世,李讷李敏第一天赶到吊唁,李讷儿子守灵堂5天半

2021-11-26 16:45:12 红色天空录

王光美

前言

2006年10月13日凌晨3点,王光美在北京,因肺部感染,引发心脏衰竭去世,走完了她跌宕起伏、充满大爱的一生。哥哥王光英,在妹妹的灵前失声痛哭。

毛主席的后人李敏、李讷以及儿子、邵华、毛新宇等人,都来送别这位可亲可敬,给予了他们无限关爱的长者。就在两年前,两家人还坐在一起有说有笑,那一幕,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两家人温馨聚会

2004年,王光美想要召集毛刘两家人,举行一场聚会。她将这件事情,交给自己的儿子刘源去处理。当时,她还特别叮嘱刘源:“源儿,这是两家人的聚会,不要麻烦秘书和别人,你早点准备。”

于是,刘源作为联络人,亲自操办一切。在一个夏天,让大家在北京京都信苑相聚。

其实,此次聚会前,李敏、李讷两姐妹,刚刚看望过王光美。考虑到自己年纪大了,行动不便,不能一一去看望这些后辈,但心里又很惦记他们和孩子,所以便让刘源准备了这次聚会。

毛刘两家三代欢聚时,李敏,李讷坐在王光美两侧

那一天,聚会时间定在晚上七点。李敏和女儿孔冬梅,在不到六点半的时候,就提前到达。已经等候多时的刘源,出来热情迎接,亲切地对李敏一声声地喊着“姐姐”,将她们母女迎入大厅,并伺候李敏坐下。

很快,李讷和丈夫王景清也如约而至,刘源赶快上前招呼。刘源比李讷小差不多一轮,李讷高兴的摸着刘源的头,叫他“小源源”,刘源叫她“李讷姐姐”。如此亲密的称呼,让他们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大家的经历各不相同,外貌也有了不小的变化,都已不是天真烂漫的少年。但曾经那份真挚的感情,依旧没变。这让他们感慨万千,瞬间眼眶发红。

安排李讷与王景清坐下后,大家开始亲切的拉家常。不久,大家又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原来,是李讷的儿子王效芝来了。

李讷夫妇

刚进门,王效芝就给各位长辈赔礼道歉:“今天车太堵了,我来迟了,该打……”众人哈哈大笑。刘源嗔怪道:“平时连你们人影都看不到。”

他们之间的聊天轻松、随便,犹如亲人一般,让人感慨,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在房间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后,83岁的王光美,在女儿刘亭亭的搀扶下,与和她亲如姐妹的老保姆,一起走入房间。看到王光美后,大家赶紧站起来迎接。

李敏、李讷两姐妹,快步走上前去,紧紧握住王光美的左右手。这番场景,就像是自家女儿,拉着母亲的手一样,非常温馨。

此次聚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大家频频举杯,祝王光美健康长寿,同时也向老保姆表示感谢,感谢她对年轻一辈的贴心照顾。

期间,刘源还把王效芝拉到王光美身边,说道:“您看,芝是不是越长越像毛伯伯戴着八角帽那张照片?”

王效芝和刘源

听到这话,王效芝慌了,赶忙摆摆手说道:“不像,不像……”

刘亭亭接话调侃道:“不是不像,是你想说不敢像吧?”大家全部哈哈大笑。

不过,这次聚会上,王光美很少说话,也很少吃东西。注意到这个情况后,李敏、李讷两姐妹,关切询问王光美的身体与起居。李敏不安的对刘源说:“老人不吃东西怎么行?”

刘源安慰道:“回去后,我会让妈妈吃一些她喜欢的麦片粥,不用担心。”

王光美则一如往日的优雅,她微笑着说道:

“你们俩身子都弱,年纪也不小了,当然,与我相比还是很年轻的。所以,你们才更应该注意身体!”

李敏当年搬出中南海以后,一切从头开始学起,与丈夫孔令华渡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

母亲贺子珍病重时,李敏也正生病卧床。但听到母亲病重的消息,她立即从病床上下来,奔赴到母亲身边。贺子珍去世后,李敏的身体也一直不好。有一段时间,她连门都很少出。

李敏

李讷的生活则更加曲折。与小徐离婚后,她带着孩子独自生活。有一段时间,她没有工资,每个月只有微薄的补贴,和儿子只有两条被子,半铺半盖,每天只能买一毛钱的肉,少到没法切。

家里的活,无论是拉煤球,还是买大白菜,都是她一个人做。当时,李讷经常生病,住院也没人照顾。后来还是李银桥夫妇调到北京工作,能够经常去看望她。与王景清结婚后,李讷的生活才有所好转,但身体依旧不好。

王光美的关心,让大家非常感动。随后,王光美又向李敏、李讷姐妹举杯:“你们多保重!”接着,她又对着孔冬梅和王效芝两个小辈说道:“祝愿孩子们都有出息!”

但其实,那一天王光美是抱病出席聚会的。她已经患病几年了,这些年一直在勇敢的与病魔作斗争。这件事情,孔冬梅后来才知道。

聚会合影

毛刘两家的深厚友谊

从初识到现在,毛刘两家人一直都相互关心。

1946年,国共和谈成立军调部。王光美因为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被地下党推荐出任翻译一职。王光美当时是妥妥的学霸,理科成绩尤为突出。早在高中时,就有“数学之王”的称号。

从辅仁大学数理系研究生毕业后,她本来准备去美国留学,学习原子物理,学成归来建设祖国。她的理想是,成为居里夫人那样的人。

但是,加入地下党后,她放弃了已经收到的,两大名校录取通知书,一个是美国的斯坦福大学,一个是芝加哥大学,而且还是全额奖学金。这也让她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当年8月,王光美坐上飞机来到延安。在这里,她遇上了自己的人生伴侣,刘少奇。

王光美与刘少奇

第一次见面,还是因为毛主席当时的警卫参谋龙飞虎。当时,王光美与龙飞虎一起在食堂吃饭,龙飞虎告诉她,晚上有舞会,可以参加。那一天,刘少奇正好也在,在龙飞虎的介绍下,他们认识了。

谈话间,刘少奇对这个聪明干练的女孩子,留下深刻印象,便询问她:“你是不是党员?”

当时,王光美还没有入党。来到延安后,她曾提出入党申请,但一直没等到回音。所以,她问刘少奇,中央领导同志,能不能对他们这些刚到解放区的年轻人,给予一定帮助。

刘少奇记住了王光美的这个提议。一段时间后,他们有了第二次谈话。这次谈话,王光美将自己入党的事情,告诉了刘少奇,并寻求帮助。刘少奇告诉王光美,她还缺乏很多知识,需要多向群众学习。

王光美年轻时候

聊天间,正好到了午饭时间。刘少奇留王光美吃饭。王光美告诉他,自己已经吃过了。就这样,刘少奇端着碗吃饭,王光美在一旁悄悄观察。

看到刘少奇的米饭上,放着一颗大蒜,王光美当时觉得非常奇怪,她无法理解,怎么会把大蒜与米饭配在一起吃。

刚吃了几口饭的刘少奇,突然站起身来,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几个梨子给王光美,又给了她一把小刀。看着那个黑溜溜的梨,王光美觉得很难受,中央领导怎么吃这样的东西呢?

没多久,王光美被分配到晋绥参加土改工作,期间有一年的时间,她和刘少奇没有联系。1948年,晋绥土改工作结束后,两人才又见面,并开始频繁交流。

经过了解,王光美越发敬佩刘少奇,并对他产生好感。当年6月份,刘少奇正式对王光美表达自己的心意。与其他人的告白不同,刘少奇没有说自己的优点,反而把自己的缺点罗列了一大堆。

王光美一家

他告诉王光美,自己年纪大,工作忙,还有孩子,让她好好考虑一下。这让王光美觉得他很有特点。对于结婚,王光美也很谨慎,她问刘少奇:“你有没有其他婚姻关系?”

刘少奇并没有直接告诉她答案,而是让她去问邓颖超这方面的事情。另外,刘少奇还告诉她,如果想了解相关注意问题,就去问安子文;如果想了解他过去的历史,就去找李克农。于是,王光美分别找了这三个人聊天。

深入了解过后,王光美决定和刘少奇结婚。8月末,刘少奇派他的卫士长李长有去接王光美。临走前,外事组的同事们,到集市上买了鸡蛋、牛奶、糖等东西,给王光美和刘少奇做了一个蛋糕,让王光美带走。

结婚当天,他们没有婚礼仪式,甚至没有当众宣布结婚消息。周恩来与毛主席,为了祝贺他们,专门到他们家坐了坐。据孔冬梅回忆,毛主席参加婚礼没几次,这是其中一次。

毛主席、周恩来在延安

期间,王光美拿出蛋糕,给他们三人各切了一份。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说说笑笑,场面非常欢乐。

临走前,毛主席还专门向王光美要了一份蛋糕,想要带回去,给自己的女儿李讷吃。这样看来,李讷也算是当时少有的,分享了王光美结婚喜悦的孩子。

新中国成立后,王光美一家搬进中南海,开始了与毛主席比邻而居的生活。当时,毛主席去战友家轻松谈笑的次数并不多,但却去了王光美家至少两次。足以见得两家人的深厚感情。

另外,他们还经常在春藕斋会面。也是在这里,毛主席将李敏介绍给了王光美一家。王光美亲切拉着李敏的手,问她多大了,学习如何等等。

刘源回忆称,毛主席非常喜欢他们兄妹几个,叫他们名字的方式,也很特别。

1966年,刘少奇和女儿小小在中南海

毛主席喜欢一边打着手势,一边叫他们。如果是手掌放平,来回动,叫的就是老大平平;两个大拇指与食指围成一个圈,叫的就是源源;两个手掌斜合成屋顶状,叫的就是亭亭。

而对于最小的孩子小小,他们之间则有一段有意思的对话。小小见到毛主席时,只有一岁。年幼的她,好奇的盯着毛主席,直盯盯的看,两只眼睛圆溜溜的,非常可爱。

和哥哥姐姐们不同,她叫毛主席“毛大大”。毛主席听后高兴的说:“噢,我是大大,你是小小。”这温馨的一幕,让人不禁想起,毛主席与自己的女儿李讷。毛主席称李讷为“大娃娃”,李讷则叫毛主席为“小爸爸”。

经历过大风大浪后,大家更加珍惜这份感情,相互关心,相互帮助。毛主席去世,李讷身患重病,生活困难。王光美得知后,带着老保姆,亲自前去看望李讷,帮助她安家、打扫家里。

王光美和孩子们在北戴河游泳

另外,王光美还亲自教李讷的儿子王效芝游泳。当时,王效芝只有八九岁。值得注意的是,王光美的游泳技术,是在1954年,向毛主席学习的。

王光美和毛主席一样,一直热爱游泳。直到晚年,她依旧坚持每周游泳锻炼。而游泳这件事,也成为了两家间,传递三代的共同语言。

后来,得知李讷重组家庭后,王光美开心向她祝贺。那个时候,刘源在河南工作,不论多忙,他总会抽出时间,去看看他的李讷姐姐,并给她带去当地的土特产,或者是工艺品。

作为回礼,李讷将毛主席送给她的一件精美玉莲蓬,送给刘源。这件礼物,刘源一直小心收藏,视为最珍贵的纪念。

而李讷也很牵挂刘源。一次,她去三峡参观。听说转业到军队的刘源,此时正带领武警水电部队在工地上。她便托人给刘源捎信,想要见见弟弟。

得到消息后,刘源马上赶来相见。一见面,两人热情握手、拥抱,宛如一对亲姐弟。李讷依旧亲热的喊着他“小源源”,刘源还叫她“李讷姐姐”。

刘源、李讷合影

李讷调侃到:“我以前最喜欢小源源了,长得可好看了。现在都是将军了……”刘源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姐才是真漂亮,现在也和以前一样漂亮……”

看着壮观的三峡,他们心中充满无限憧憬。刘源对李讷说:“以后我们建成世界第一大坝,就把毛伯伯的诗‘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写在上面”。

毛主席还在的时候,就非常关注三峡大坝的建设。他曾多次询问,三峡工程,在技术上的可行性等问题。如今,这一愿望终于实现了。

大爱无疆

王光美的包容与爱,不仅是对于毛家人,还包括身边的每一个人。对于刘少奇的其他孩子,王光美一直都视如己出,对他们照顾有加,尤其是刘涛。小时候,将她打扮的像公主一样漂亮。

有时候,刘涛与王光美的亲生女儿平平、亭亭吵架,不小心说出气话:“你们不是我的亲妹妹……”听到这话,平平与亭亭竟然去问妈妈:“为什么姐姐是你亲生的,而我们却不是?”可以看出,王光美对刘涛的偏爱。

亭亭,刘爱琴,王光美,刘涛

除此以外,在历经波折后,王光美还积极寻找,刘少奇失联多年的长孙——刘维宁。在刘少奇长女刘爱琴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取得联系。为了回到中国,刘维宁还放弃了在苏联的工作。

因为王光美无私的爱,所有的孩子都非常敬重她。仅仅比她小5岁的刘爱琴,也亲热的叫她“光美妈妈”。

另外,王光美还亲自四处奔走,帮助了数以万计的妇女。

1995年,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计划生育协会等联合发起“幸福工程”,帮助贫困母亲治穷、治病,治愚。74岁的王光美,被选为组委会主任。

尽管她当时已经患癌五六年,但工作热情非常高涨。北京、陕西、福建、河北等地,都有过她的身影。

刘维宁

她不畏严寒,不畏酷暑,亲自来到偏远山区,拜访贫困母亲,了解她们的生活,向社会发出呼吁:“救助贫困母亲!”

看到她们没有冬衣穿,她心疼不已;看到她们在寒冬中,住着茅草屋,她担忧不已;看到她们生病没钱治病,她心酸又担忧。

为了想办法帮助她们,王光美常常在睡梦中,都想着这些事,早上起来,还要跟家里人唠叨几句。

为了给“幸福工程”筹款,她捐了政府给她2000元的生活补助款,甚至拍卖了母亲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留给她的六件古物,将拍卖所得的56.6万元,全部捐出。

对此,有人曾问王光美:不觉得心疼吗?她淡然的表示:“这些古物拍卖所得的钱,帮助了更多的贫困母亲,发挥了它们最大的价值,是值得的。”

王光美探访贫困母亲

在王光美的努力下,“幸福工程”在11年之间,累计投入资金3.1亿元,救助贫困母亲及家庭15.4万户。受惠人口达69.5万人!

不仅给“幸福工程”捐款,王光美几乎是事事捐。无论是报纸上,还是电视上,只要她听到哪里受灾了,她都会马上捐钱捐物。就连家里刚买的被子,她都要捐。孙子五岁起,她就带着孩子,拿着新年红包,跑去捐款。

2006年,王光美几度病危。听到女儿说她写的“布德行善,奉献爱心”的字画,拍卖了20万元。王光美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嘴里喃喃的说着“拿笔,拿笔。”儿女们知道,母亲又要捐款了。

为了让母亲放心,刘亭在王光美临终前表示:“妈妈,您放心,‘幸福工程’我会代替您,继续做下去……”

王光美去世

听到刘亭的话,王光美眼神充满欣慰。虽然此时的她已经无法说话,但却费力地举起枯瘦的双手,郑重向女儿作揖。刘亭瞬间泪流满面地说道:“妈妈,您别这样,我受不起……”

10月13日,王光美去世。得知消息后,李敏与李讷第一天就来到灵堂吊唁。李讷特地嘱咐儿子王效芝,要给王光美守灵,帮助刘源处理后事。就这样,在吊唁的五天半时间里,王效芝每天都守在王光美的灵堂,忙前忙后。

就在王光美去世后的第四天,她获得了“中国消除贫困奖”成就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