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夫妻卖房搬去郊区,彻底放养三胎:节约了不少钱

2021-11-22 17:22:36 一条

在北京六环外的小村子里,

有一栋外方内圆的房子,

显得格外特别。

房子从外观看不到窗户,

蛋圆形的内院和玻璃幕墙,

带来了奇妙的光影变化。

建筑面积有300平米,两层楼高,

还有一座空中菜园,

可以供屋主一家每季吃到新鲜的蔬菜。

屋主任泉灏(右一)一家六口

屋主任泉灏曾是外商公司高管,

在小女儿出生后,

决定辞掉工作专心陪伴家人,

带着太太、3个孩子、岳母,

一家六口过着极简的乡村生活:

不买奢侈品;

自己种菜、循环利用资源;

给孩子的玩具都是自己做的。

任泉灏说:“很多人以为我们财富自由了,

但我们还是在创业,

努力寻找经济来源,选择乡村生活

并不意味着与世隔绝。”

撰文 白汶平 责编 邓凯蕾

北京六环外昌平的小村子

北京五环边上往昌平方向开,经过两排高大杨树夹道的小路,我们来到任泉灏一家人住的村子。

狭窄的巷弄里有着大大小小的院子和红砖房,任泉灏的家从外观上看起来和村里多数房子没有太大不同:灰色水泥墙上爬满了爬藤虎,木门上贴着手写春联......

刚忙完家务事的任泉灏,穿着宽松的布衣缓缓走出来,带着我们参观了这处他理想中的家。

推开大门,弧形庭院里的银杏树长得又高又密,顺着弧度环绕内院,形成外方内圆的设计,对内的玻璃幕墙模糊了内外边界。

这栋房子的层次很丰富。任泉灏先在大门口种了一排竹子作为屏风,还设计了一个仿造溪流的水系造景,红枫树和草坪上有个户外茶桌,那是任泉灏用老树根和强化玻璃自己做的。

任泉灏家的顶楼菜园

他在内院的木板上种了各式植物和多肉,顺时针走到底,上旋转楼梯可以到顶层,这里的空中菜园一年能够产三季,冬天的时候还能冬储萝卜、白菜、南瓜,一家人基本上不用买菜。

设计师林巧琴为任泉灏一家人打造理想的家

任泉灏和老婆、3个孩子、姥姥一起住在这里。2015年,他请来设计师好友林巧琴帮忙设计一个可以满足六口人居住的房子。他希望每个家庭成员都有独立空间——孩子有地方玩、姥姥有地方种菜,还要能拉近一家人距离,可以互相照看。

林巧琴最后设计出一个外方内圆的建筑,面积300多平米,两层楼还带顶层菜园,这让任泉灏一家都非常满意。

室内有14个空间,圆形的玻璃幕墙带来丰富的光线变化之外,还能让家庭成员在每个角落都能看见对方。

入户的第一个空间是门厅,有衣帽间和鞋柜,往内走是客厅,座椅正对内院,可以看着季节不同的变化。

旁边的塌塌米空间,原本作为茶室,现在是女儿们过家家的游戏区,高低落差的座椅,有时候女儿还会在这里玩捉迷藏,突然冒出来和爸爸妈妈撒娇。

餐厅是一家人最常待的地方,墙边有个壁炉冬天很暖和,由于一层的公共室内空间都是打通的,所以厨房做成封闭式,避免油烟散到室内。

从餐厅的玻璃门推出去,可以通往隔壁的小茶室和姥姥房,这两个都是独立的房间。

钢缆线沿着旋转楼梯往下延伸,我们上到二楼,这里摆了4张高低不同的桌子,可以同时满足家里每个成员不同身高。

任泉灏在这里陪着孩子们写字,大儿子喜欢写书法、画画,两个小女儿可以在小桌子上一起学习。

卧房分成3个房间,最里面的是禅修间,任泉灏有冥想的习惯,每天都会静坐,中间是相对私密的主卧房,最旁边用月亮门连接女儿房,两个女儿平时就睡在旁边,方便照看。

楼梯的另一端是给孩子们用的小书房,大人看的书、小孩看的书都在这里,两个小女儿还有自己的“百宝箱”,会拿出各色蜡笔、小剪刀在这里做手工。

紧连着的是游戏间,搭起的小帐篷就像孩子们的小小天地,整个墙上刷满黑板漆,让孩子可以随手就往墙上涂鸦。

参观完整个建筑后,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任泉灏的孩子们陆续回家了,家里收养的狗狗小六,兴奋地在门口迎接。

大儿子是射箭好手,草地上摆着几颗气球他三两下就能射中。两个女儿很崇拜哥哥,会在旁边为他加油打气,兄弟姐妹互相关照。

自从2016年4月搬进来,任泉灏一家过着自然的乡下生活,感情越来越紧密却又能独立成长:“虽然经济必须要有基础,但我们物欲很低,追求心灵安稳,才会想要远离都市。”

以下为任泉灏的自述。

我叫任泉灏,1979年出生,老家是在北京房山区的霞云岭,从小就很喜欢在山里亲近大自然的生活。

民航大学毕业以后,我在加拿大航空公司做物流高管,一直没换工作,在机场做了17年,直到第3个孩子出生,才让我决定辞职,陪伴他们长大。

任泉灏租下破败的小院

2015年,我们开始在昌平找地方住,最后看到了这个村子,当时这座小院已经是危房了,大概建国时期建的房子。我很喜欢小院的环境,还有一棵杏树,正好房东也有意愿翻新,同意让我们按照自己的意思建一个理想中的家,费用可以折算成房租,一共花了有150万。

门厅、客厅、榻榻米区、餐厅、厨房、小茶室、姥姥的房间,上二楼有多功能书房、禅修房、主卧、女儿房、儿童书房、儿子房、洗衣房,光是室内就有14个空间。

内院的一整面是玻璃幕墙,模糊室内室外的界限,把自然引到室内来。阳光从早到晚像日晷在这个屋里边环射,每个时间点落在家里的光线都不同,让人可以很好地感知时间和天气的变化,有种很恍惚的感觉。

因为是环形的,所以孩子在任意角度都能看到父母,我们也能很方便地照看到孩子,既独立交流起来又顺畅。

这个家有个别名叫“满弓小院”,我们觉得父母对待孩子就像是拉满的弓弦一样,至于射出去的箭就像孩子,希望他们都能自由自在地发展,所以在餐厅弧度最深的地方,我们才用钢缆线做护栏。

每当下午阳光照射到这里时,就会特别美,光线从二楼延伸到一楼,加上缆线的光影,让空间通透有趣。

我在外企做高管的收入挺好的,我们搬过几次家,四环朝阳公园附近也住过,然后搬到了顺义,又搬到了昌平,来到六环外,越来越远离市中心,也是出于我们从内心的对自然的这一份向往。

其实很多人会觉得我们到乡下自己造房的生活是提前退休了,好像我们财富自由或很有钱,当然这肯定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我们也是把市里的房子给卖了才搬过来。

我们从不买奢侈品,也不给孩子们买塑料玩具、电子玩具,过生日的时候也没有生日礼物,就是全家每个人一个抱抱一个亲亲。孩子回家的路上看到漂亮的小树枝、小石头会捡回来,当成玩具里边的素材,变着花样玩各种过家家,完全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玩。

家里能自己动手就自己做,还有循环生态的菜园,我们的菜基本自己种的都吃不完,还会和邻居分享,其实在家庭开支就节约挺多钱的。

任泉灏夫妻自创品牌

我们不鼓励躺平,包括我们现在也是在创业,我之前在航空公司的物流做,所以和生鲜供应商的关系也不错,进口自己吃的食材之外,我们也会通过微信拉群和朋友分享,后来喜欢的人越来越多,也就渐渐发展成收入。

现在我们也在做一些织品设计,分享我们自己吃的、穿的、用的,在主流社会里面找到经济来源,不是说我住在乡下我就不工作或是脱离社会、与世隔绝了。

我有个弟弟、我老婆有姐姐,我们小时候都是有兄弟姐妹陪伴长大的,所以在我们的意识里会认为有兄弟姐妹,孩子的人际关系会更多元。比如说两个孩子,他们之间的关系;3个孩子,就有跟哥哥的关系,跟姐姐的关系,跟妹妹的关系等等。

任泉灏的大儿子喜爱运动和书画

我大儿子今年10岁、二女儿7岁、小女儿4岁。

没生老三之前,老大跟老二特别好。老二出生的时候,老大3岁跟着一起进产房,把妹妹抱在怀里的画面,到现在我们都印象特别深,很感动。

到老三出生的时候,哥哥对小妹就有一种当爹的感觉,他也会觉得二妹现在也是姐姐了,得照顾小妹了,所以哥哥就对老三就特亲,百依百顺怎么都行。

然后两个妹妹都特别听哥哥的,“你虐我千百遍,我还待你如初恋”那种感情,前脚刚被哥哥欺负哭了,后边拿了一个好吃的,又给哥哥送过去。

孩子们有冲突的时候,我们也不怎么干预,其实吵架、打架有情绪,他们也是在磨练自己的心性,是在处理人际关系,所以他们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也会越来越有办法,因为孩子对事的理解和大人完全不是一回事,身为父母我们更多的是共情。

孩子伤心难过了,爸爸妈妈抱抱拍拍,但我没帮你解决那个事儿,我只是安慰他,等他的心养好了以后,他再去解决他自己的问题。

任泉灏独自骑车旅行

在我成长的时代,更多的是被要求好好学习、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日子能过就可以了,至于那是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好像不重要,所以孩子出生后,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审视自己真正渴望的是什么。

我曾经迷惘过,也想寻找精神寄托,自己骑行去西藏、去非洲追寻原始部落,把精力释放出去,最后再回到自己的内心,回到安稳日常生活,这几年向往外求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我们希望孩子能真正对自己有个认识,比如他们成年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知道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他可以更好、更早把握他的人生。

不需要有太高的收入,可以不挣那么多钱,也不会因为物质迷失自己的内心,可以游刃有余地实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可以很幸福的生活,我们就觉得就很满足了。

部分图片由嘉宾和WDD维度点设计提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