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退伍后档案丢失,20多年后因一句话,查到堂弟偷他档案入国企

2021-11-22 11:41:52 软妹的小情书

“真巧,你也叫王天平啊?濮阳石化公司也有个‘王天平’。”

几年前的某一天,别人偶然向王天平说起这事。

但没想到看似小小的一个姓名巧合,翻出了一桩陈年的“冤案”。

1986年参军服役的老兵王天平,在1990年复员还乡之时,

“复员军人档案民政局离奇消失二十八年”的事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在王天平快要满二十岁的时候,那时刚在部队服完兵役的他,正摩拳擦掌准备开启自己的新人生。

王天平出生于农村,十六岁应征入伍。

在当时,当兵这件事对身在农村的人来说,不仅是改变人生最好的一次机会,也是一件能让全家人面上都有光的事情。

王天平通过各项考核,最终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士兵。

在退伍以后,按政策,王天平虽然没有参与分配工作的机会,但只要有参过军的档案,还是能够应聘很多职位,进入单位工作的。

王天平

王天平来到当地管理档案的地方,满怀信心和希望地说道:

“您好,我是王天平!我来取一下我的档案!”

没想到当地的工作人员查找一番后,告知他:

“你档案转回原户籍了,你去樊相乡民政所看看。”

听从工作人员的指示,王天平找到自己户籍地的樊相乡民政所,结果在这里,不仅工作人员没有找出自己档案,他自己也把档案库翻了个底朝天,仍然是没找到写有自己名字的档案袋。

“档案袋这么重要的一份文件,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

王天平

这对王天平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的消息,要是没有退役档案,那自己还怎么找工作?他苦苦对工作人员哀求道:

“您帮我再找找,再找找!”

但乡民政所的工作人员一口咬定就是没有他的档案,并表示不再帮他继续寻找。无奈之下,王天平只能离开乡民政所,去了其他几个可能找到档案的地方询问了一番,结果都是没有。

“我的档案究竟去哪了?”

王天平冥思苦想,找遍了所有地方,问尽了所有的相关人员,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当时有退伍军人这一项履历,在找工作的时候还是能多出许多优势的,

但因为档案的丢失,他曾应聘过的单位,都因为他没有档案证明参军经历而拒绝了他的求职。

退伍军人档案

没办法,王天平只能去建筑工地找了一份工人的活计先做着。工地的工作很辛苦,除了基础的体力活外,王天平每天要踩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做搭板等工作。

他虽然当过兵,这些基本的工地活儿他干起来也得心应手,但王天平心里始终还是想着,如果档案能找到的话,自己就能找到一份单位里的工作了,尽管可能也不一定轻松,但至少不用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心惊胆战地过日子。

于是他一边在建筑工地干活,一边还是在找人打听自己档案的下落。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找,竟然就找了二十八年。

王天平

在这二十八年中,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为了生存,王天平想尽办法养家糊口,他做过客车司机、卖过服装,甚至还是菜市场摆摊卖过菜,困难的时候一天只能挣到五元钱。

但这么些年过去,王天平也结了婚生了孩子,他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始终在坚持努力工作,四处奔波。

但无奈王天平夫妇二人还是因为工作的问题,发生了一次又一次激烈的矛盾,他和妻子维持了将近十余年的婚姻也最终走到了尽头。

这个原本只是想当个兵回来就能过上好日子的老实人,竟然因为档案遗失落了个妻离子散的下场!本来一直咬牙硬撑的王天平,终于在此刻被击垮了。

王天平与家人

因为婚姻的不幸与人生的挫败,王天平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头痛哭,再加上自己作为一个父亲,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没法陪伴,多重的打击让他一度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档案的遗失!他时常在心里悔恨地想道,如果自己的档案还在,自己会不会过的就是另外一种生活了呢?

终于,在2018年10月,王天平将在心中埋藏了近三十年的这份痛楚告诉了自己的姐姐。

他的姐姐和姐夫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惊讶好好的档案怎么会突然不见,后是感到不可名状的愤怒,认为当地的民政所不作为,这么大的一件事,竟然说丢了就丢了!

王天平

于是王天平姐姐拉着王天平,再次到樊相乡民政所准备讨个说法,乡民政所没说出个原因结果,只是让他们三人前去县民政局查看。

但当三人到达民政局之时,又被那里的工作人员告知需要到乡民政所查看档案。

几次推诿,这种“踢皮球”的做法让王天平的姐姐实在是忍无可忍,她随即表明态度:

“要是你们再不让我们查档案,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不走了!”

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只得查找当时的资料帮王天平寻找线索。

结果让人目瞪口呆!在县民政局的档案资料中显示,王天平是在1990年3月退役复员,他的档案送到当地民政局后,仅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便被人以“王天平”本人的身份给领走了!

王天平

而这个“王天平”,显然不是自己。王天平立即想起曾经有个人无心的一句话:

“濮阳石化公司也有个‘王天平’。”

王天平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档案会被盗,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档案是丢失,还从来没想过会被人冒名领走。

他又同时想到自己平日里在手机新闻里了解到的,一些高考成绩被顶替、工作机会被冒名的报道。

“我的档案会不会是被盗用了?”

王天平问姐姐。姐姐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就是:

自己的弟弟肯定是被人冒名顶替了。

王天平

那么,到底是谁冒名顶替了王天平?不知道为什么,三人都觉得濮阳石化公司这个“王天平”极有可能就是“罪魁祸首”。

于是,2018年11月,三人立马赶往了濮阳,经过一番寻找,最终是在中石化濮阳中原油田地下96储气库找到了这位“王天平”。

得知这个情况,王天平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自己这么多年来辛苦工作,受尽嘲讽,不仅家也散了,整个人的性格也变得消沉,他常常忍不住想:“

如果档案没有丢失,那该多好啊!”

退伍军人档案

而身在中石化油田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拿着自己丢失的这份档案,做着如此体面的一份工作。

在濮阳油田的单位门口,王天平拜托保安帮他找这位“王天平”出来,

没想到的是,随即走出来的这个人,竟然正是自己的堂弟,王遂平。

王天平想起,自己曾经打电话给在濮阳油田上班的堂兄王遂平询问过,他们单位上是不是有一个叫“王天平”的人,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

但有一次在给王遂平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一听是王天平的声音就挂断了电话,这个电话后来也再也没有打通过。

王天平与堂弟王遂平(左)

“你不是王遂平吗?你怎么叫王天平了?”

王天平上前一把拉住王遂平,有些激动地问道。

王遂平一把甩开他的手,神色慌乱地说:

“你胡说什么?我就是王天平!”

王天平怔怔地看着他,这个曾经亲切叫着他“二哥”的人,竟然瞒着自己拿走了档案,还窃取了自己二十八年的人生!

不仅如此,在自己每次焦急寻找档案之时,王遂平不但袖手旁观,甚至还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刻,王天平除了心寒,还有后怕。

王天平

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自己能被手足坑害至此,这二十几年自己怎么过的,别的人可能不明白,但作为亲戚兄弟之间的王遂平绝对是看在眼里,他竟然能这般心安?

王天平姐姐实在看不过去,气得跳脚,她和王天平姐夫一再逼问王遂平:

“那你到底是谁?是王天平还是王遂平?你连自己是谁都不晓得了吗?”

王遂平本来就做贼心虚,在这样的一番质问下,终于禁受不住压力,把冒名顶替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我确实没当过兵。我拿了二哥的档案去上班……

”随后他便说出了当时假借王天平身份去民政局领取档案的经过。

王天平(左)与自己的堂弟

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信息完善本就不完全,王遂平扯了些谎,动用了些关系,轻易地就把本该属于王天平的档案领走了。

王天平听到这些话,不由得痛苦呐喊起来:

“你就别叫我二哥了!”

王遂平那张脸再配上他那声虚情假意的“二哥”,实在是让人听着直犯恶心。王遂平补充道:

“今天我还没下班,下回,下回我再把事情详细地说给你听行吗?该补偿的,我一分不少都赔给你。”

那可是二十八年啊!怎么赔?自己的妻子、儿子,怎么赔?王天平想到这些,又是一阵悲从中来。

王天平当兵时的照片

他一直以来都想着,只要档案回来了,自己也能找到好工作,给家人过上好的生活,但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晚了。

但王天平本来就是个善良的老实人,他和王遂平不管怎么说都是亲戚,事情已经发生,他也并不想当众让王遂平难堪,于是两人便约定在老家见面,顺便也好让亲戚朋友们都来评评理。

王遂平为了尽早脱身,连忙答应了:

“好好好,就下次见,下次我赔偿、我都告诉你!”

没想到的是,再次见面时,王遂平一口否认了冒名顶替的事情。

他改口声称重名只是巧合,还一口咬死自己也叫王天平。王遂平1972年4月出生,比王天平小两岁,这在整个村里人尽皆知,现在他回到老家,村里的人也还是叫他王遂平。

王天平

为什么王天平档案消失的同时,王遂平就改名叫王天平了呢?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

王天平和姐姐觉得王遂平简直不可理喻,王天平姐姐说:

“既然你说已经叫王天平,那么就把你的身份证明拿出来,也当着全村亲戚的面说你就是王天平。”

王遂平既不回应,也不反驳,企图靠沉默掩盖一切真相。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两家人回到老家李大庙之时,即使在面对老祖宗,王遂平依然以沉默应对。

王天平姐姐对王遂平说:

“既然你没有诚意谈,那咱们就法庭见吧。”

王遂平一听他们要告上法庭,便心虚得不得了,提出用三万块钱赔偿王天平。

王天平听后怒不可遏:

“你偷了我的档案,害得我失去了工作机会,现在我妻离子散,你不仅没有诚意向我道歉,还想用几万块钱打发我!法庭见吧!”

王天平

2019年,王天平聘请律师,并把此事反映给长垣市公安局和退役军人事务管理局。针对这起性质恶劣的案件,相关部门也成立了调查组专门调查此事。

但无奈事发太久,证据不足,再加上王遂平的胡言乱语混淆视听,一会儿说自己就叫“王天平”,一会儿又说自己有神经病,王天平始终没能成功起诉王遂平。

王天平只想要个说法,面对着有亲戚关系的王遂平,

他还是保有一颗善良的心,认为只要他能真诚地向自己道个歉,他还是可以原谅他的。

毕竟已经过去这么久,自己受到的伤害也不能够再挽回了。再加上,所有的亲戚都劝王天平不要把这件事闹大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让同村的人都看了笑话,如果能自己内部解决就自己解决。

王天平

但王遂平从始至终都没有诚心地忏悔过,仗着这件事过去已久,存心想拖延时间来让这件事糊弄过去。这才让王天平真正生出了要上法庭的想法。

王天平想起在部队里的那段日子,自己怀揣着参军改变人生的想法刻苦训练,现在看来,却多么像是一个笑话。

在律师的帮助下,王天平在网上发布了《王天平战友联署请愿书》,这桩阴暗的往事终于曝露在大众的眼前。

而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关注此事,连北京青年报的记者也去采访了王天平。

王天平

在记者的采访之下,王天平回忆了在军中的往事,并拿出了照片证明自己曾经参军的经历。

而这张照片,正是1987年的

5·6

大兴安岭火灾救援现场后拍摄的一张照片。

大兴安岭特大森林火灾这一事件在全国可以说是骇人听闻,当时大火蔓延了整整二十八天,其中造成了二百余人死亡,二百六十余人严重烧伤。

照片中的王天平和五六个战友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馒头开心地笑着。

虽然他们脸上、身上,都是灰尘和泥浆,但是看照片的人都能感受到,他们救下火后的那份发自内心的喜悦。

王天平(前排中)1987年在部队时参加大兴安岭火灾扑救

参与救火的军人、消防员等约有五万余人,每个人都是不顾生命危险前去救援,为的就是不让大火破坏更多人的家庭。

尽管王天平只是救火成员中的其中一个,但他确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英雄。

而这样的英雄,不仅没有受到应有的嘉奖,反而遭人蒙骗、凌辱,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这实在是让人扼腕痛惜。

这个新闻采访一出,更多的人站出来支持王天平,他的战友孙琦和退役军人赵玉堂等人纷纷参与了此次联署的签名活动,想要为王天平出一口气。

新乡战友联谊会

许多新闻记者也找上王遂平,想要进一步了解此事,但电话始终没有被接通。

他所在单位也表示:

“这不关我们的事,不接受采访。”

而王天平户籍地所在的长垣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由于现在他们已经不再负责退役军人的工作事宜,所以对所有的细节都毫不知情。

但随着事件的进一步深化,各大媒体、新闻都开始播报王遂平“偷盗档案”的故事。

长垣市政府发通告表示,已经开始了严密的调查,并且将彻查此事到底,不姑息任何的违法乱纪现象。

王天平

功夫不负有心人,王遂平终于因涉嫌造假身份,顶替退伍军人工作二十九年一事,开始接受了相关单位的调查。

王天平的律师也在之后的一天告诉他:

“这起案件已经变更为起诉了!你被认定为‘受害人’了!”

二十八年过去,王天平自档案丢失的那一天起就饱受生活的摧残与精神的煎熬,公平终于在那一刻在他的身上显现出了细小的光芒。

回想起在和王遂平的最后一次见面,他大言不惭地对王天平说道:

“你说我对你造成了极大伤害,伤害在哪里,拿出来看看!”

如今王天平已经五十一岁,说起往事,虽然已经十分平静和坦然,但他同时表示:

“如果冒领档案一事没解决,我坚决不剃胡子。”

王天平

心中的伤害既然已经无法抹平,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给这件事画上最后的句号。

王天平在八一建军节的那天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那时,每到这个日子,无论有多少苦痛,此刻都会化为无上的荣光;都会因不辜负自己的青春而感到骄傲,且无怨无悔。”

他从没有后悔过自己参军入伍的决定,也从来没有辜负过一个作为军人的荣光。

即使命运给他了这么一份曲折的考验,他依然在心里坚信着,只要有党的地方就会有光。

在如今这个互联网发达的年代,也许已经不会再出现过去的高考成绩、档案被顶替的这类事件,但人性的劣根性依然是我们需要反思的一个重大问题。

王天平

就王天平和王遂平这两兄弟的故事而言,本来应该是手足,却因为现实工作利益的问题,而出现“弟弟”冒充“哥哥”这样的滑稽场面。

不过同样在这个故事中,我们也看到了社会公平和公正的一面。

王天平的姐姐不顾亲戚地劝阻反对,毅然帮助弟弟寻找正义。社会大众在知晓王天平的故事之后,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热心的律师、媒体,发挥了舆论的正面引导,帮助王天平在追求公平的道路上勇敢前行。

要是没有这些正义的举动,谁知道王天平还会再经历几个二十八年?

王天平

对王天平来说,二十八年的岁月实在太漫长了。他本来以为退伍是美好人生的开端,却没料想变成了噩梦的开始。

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挺过来了,这也激励了所有遭遇不公平待遇的人,要学会动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相信正义最终是会降临的。

我们不知道像王天平这样的人还有多少,被别人偷窃的人生到底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得到正确的偿还,

但至少我们要始终明白和坚守一点,那就是人要有良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