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三李杀人案:嚣张跋扈,一夜4次枪战杀死8名警察后,疯狂逃窜

2021-11-18 20:17:02 不语却知心意
0人跟贴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萨沙,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1989年10月,辽宁省鞍山市发生了特大持枪杀害军警案件。李世海、李世勇、李世博3兄弟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不惜持枪劫狱,疯狂潜逃。在鞍山、台安等地,3兄弟和警察多次激烈枪战,最终1人被击毙,2人自杀。不过,我方军警仅仅1日内,就付出8人牺牲的重大代价。听萨沙说一说吧。

1989年10月19日,鞍山市和以往一样平静。

80年代,东北还没有以后的下岗潮,人民生活也算过得去,市面上很平静。

凌晨2点,3名民警正在所辖区域巡逻。

突然,民警们发现迎面走来的3个男青年,有些奇怪。

已经这么晚了,这3人却提着大包小包,急匆匆的在街上行走。

看到民警以后,3人明显有些发慌,试图绕路。

民警见状立即高喊:站住,接受检查!

听到这声命令后,3个小子立即干脆扔下东西,撒腿就跑。

民警追上去一看,地上散落着十几条香烟、七八瓶值钱的白酒、多块手表、1台收音机,还有大约3000多元人民币的现金。除此以外,还有1根自制的撬棍、锤子、扳子等工具。

显然,这是3个肯定是小偷!

民警们立即追赶。

能够做贼,自然跑的不慢,3个小子脚不沾地的飞奔。追了一阵,民警见追不上,只得拔出64式手枪,鸣枪示警。

呯!

深夜中,这声枪响格外清楚。3个贼中的2人,立即跪倒不敢跑了。

剩下的那个大个子,却仍然不顾一切狂奔。

奇怪?

偷东西又不是杀人放火,干嘛冒着吃枪子的危险逃走呢?

难不成,这人身上还有大罪?

民警又对天开了1枪!呯!

高个小伙就像没听到一样,依旧低头猛跑。

眼见他就要逃入1个小区,追逐的民警没有办法,只得瞄准他的腿部开了1枪。

呯,子弹准确击中小伙的脚掌。

小伙子惊叫了1声,躺倒在地。

民警们追上去一看,只见小伙子抱着脚掌嗷嗷叫,地上流了一摊血。

民警仔细看了这人,惊讶的说:这不是李世海吗!

李世海是鞍山公安局挂了号的惯偷,很多民警都认识他。

这小子从小就不学好,七八岁就开始小偷小摸。

父母都是工人,没什么文化,他们只顾小孩吃饭不管小孩教育。李世海兄弟几个都是放养状态,没事就在社会上乱窜。他们的儿童和少年,又赶上了奇乱无比的文革时代。公检法都被砸烂,大批民警被下放,社会上几乎成为无政府状态。

鞍山当年武斗相当激烈,武斗组织众多。

当事人回忆:文革刚开始,鞍山就武斗。到1967年打得更厉害,整个城市的青年学生和青年工人,几乎都卷了进去。那场武斗,曾使鞍钢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十座高炉只有一座还在炼铁。很多事情,在鞍山文革档案记载里还能查到,有的事情就查不到了。比如我在1967年时听说,有的女造反派,被对方抓去后遭到痛打和强奸。在当年,这并不算新奇事。还有1个造反派的战士被对方抓了,是个男的,也被看押他的几个女造反派强奸了(我靠,东北女人真猛)。这样的事情,当然是不会在正式档案里记载的,也不会有人记得清楚并出面证实,于是,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世海几兄弟也参加了打架、斗殴、抢劫、盗窃等流氓活动。

相比几个爱打架的哥哥,李世海胆子较小,只对偷窃有兴趣。

未成年之前,他平均每年都因盗窃被拘留多次。每次都因年龄不够,最终没有被判刑。

这家伙死性不改,变本加厉,越偷越厉害。

在18岁时,他又因为盗窃大笔财物被捕。

这次就躲不过了,直接判刑入狱。

接着就是,坐牢、出狱、再偷窃、被捕、坐牢,如此重复。

由此,李世海成为公安局的常客。

他今年才30岁,却坐牢长达近10年,真是把监狱当作家了。

这次,李世海更是厉害。

半年前,他刚刚被释放,就又伙同2个同伙四处作案十几起。

今天,他们3个家伙去撬了家国营小商店的门,将所有值钱物品洗劫一空,价值数千元人民币(当时1个鞍山工人月薪不过几十元)。

见李世海中枪受伤,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民警拦住1辆路过的卡车,将他送到鞍钢铁西医院。

经过医生检查,李世海的伤势并不算重。

他的运气很好,子弹穿过脚掌飞出,伤到些皮毛,却没有伤到骨头。

看起来,李世海再养上一二个月就能彻底恢复。

于是,根据公安的规定,李世海暂时留在医院外科3号病房治疗。

他的1只手拷在病床上,由4名民警(其中2人持枪)24小时轮流监视,还通知了李世海家人。

其实,对公安工作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这种监视是很轻松的。

所谓劫狱,都是电影电视剧里面才有的东西。

即便是横行全国的持枪杀人团伙,一旦有人被捕,其余同伙早就跑的没影子,谁敢来救人?

负责监视的民警根本不会想到有什么劫狱,全国历史上也基本没有先例。

民警主要盯着犯罪嫌疑人,怕他寻机开溜。

除了大小便和接受医学治疗,原则上嫌疑人都必须拷在什么固定家具上。

一晃,时间过去了一周,

到了26日,李世海伤情大有好转,可以自己一瘸一拐的蹒跚行走了。

看起来,再住上二三周,他就可以出院,转到看守所去了。

26日白天,轮到肖太宗和1个民警监视。

当时规定是4人分为2班,每班是24个小时。到今天晚上8点,会有另外2个民警来换班,肖太宗他们就可以休息24个小时。

根据规定,肖太宗佩戴者1支54式手枪。

此时是17点55分,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肖太宗让同事下楼去医院食堂买3个盒饭,病房里只剩下肖和李世海2个人。

肖太宗只有25岁,是辽宁省营口县人,目前担任鞍山市公安局铁西分局侦查员。

他是个强壮开朗的东北小伙子,年龄虽不大,已经是5年警龄的老警察了。

去年,24岁的肖太宗刚刚结婚,妻子张素华是他的同学。

2人认识多年,感情很深厚。

结婚后没有多久,张素华就怀孕了。肖太宗知道自己要做爸爸了,极为欣喜,对妻子更是体贴有加。

妻子张素华多年后回忆:他的工作能力很强,工作不久就连破大案,还受到了嘉奖。当时得知我怀孕的消息,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蹦多高!

可惜,身为警察,工作繁忙,还要经常出差、值班,没有什么时间在家。

此时张素华已经怀孕快8个月了,没多久就要生产。

领导考虑到肖太宗家的情况,让他不要出差了,转而去监视李世海。

正常来说,这个工作毫无风险,又是在鞍山市内。不值班的时候,肖太宗就可以在家照顾妻子。

万一妻子突然要生产,肖太宗也可以和别的民警换个班。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个特殊照顾,却有着可怕的结局。

同事下去买盒饭后不过10分钟,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肖太宗本能的握住枪套,抬眼一看,是2个满脸凶相的男人,1高1低。

肖太宗认识这2个人,他们是李世海的三哥李世永和四哥李世博。

身高1米8几的大个子是李世永,矮一点但虎背熊腰的壮汉是李世博。

19日,李世海被打伤住院后,警方出于人道主义,随即通知他的家属,让送一些必需品来。

之后一周,李世永和李世博几次来到医院,要求见弟弟。

根据规定,未经审判的嫌疑人不能见亲属,以防止串供和掩盖罪证。

民警将2人挡在病房外,只收下了李世海的日用品。

肖太宗见过这2人,还说过几句话,也算是认识。

肖太宗曾经听同事说:李世永和李世博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前是鞍山有名的流氓,经常打架闹事。

不过,小错不断,大事不犯,这2人倒也没有入狱的前科。

此时,2个家伙都是30多岁的人,早就成了家。

也许是年龄大了,这几年他们倒是安稳了一些,没再四处惹事生非。

出于民警的职业性,肖太宗对2人本能的反感。

他立即站起来,拦住他们:你们又来干嘛?

口齿伶俐的李世博:我们想见见李世海,看看他伤的怎么样!

肖太宗:上次不是说过了,现在谁都不能见。

李世博:民警同志,你通融通融。我们就说几句,看看他的伤势就走!

肖太宗:几句也不行。他的伤势,上次也跟你们说了,没什么事。这两天,他都能穿鞋下床走了。快出去!

李世博:算了,老五(李世海),你自己保重。哥,我们走吧!

旁边阴沉着脸的李世永,一直在仔细打量着病房和肖太宗。

听到弟弟李世博的话,李世永点了点头。

随后,2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病房。

刚刚走出房间,李世博就问:哥,只有1个警察在,好机会。听说他有枪的,你看见枪在哪里吗?

李世永:枪就在他腰上的枪套里面,不会错的。

李世博:怎么办?下不下手?

李世永:当然下手了!就他1个人,我们又在暗处,他对付不了的!

说吧,李世永赫然从腰间拔出了1支54式手枪,李世博则拔出1把雪亮的匕首。

一秒钟后,两人踢门冲入了病房。

见着2人走了,肖太宗也没有多想,随手将门关上。

正好是吃饭时间,来医院送饭的人很多,整个医院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哪里会出什么事呢?

突然之间,一声巨响,病房的门被人一脚踢开。

肖太宗年轻有经验,反应还是很迅速的。

一惊之下,他迅速打开枪套,拔出了54式手枪。

可是,肖太宗再怎么快,还是慢了1步。

有备而来的李世永,早已提前开枪了。

距离肖太宗不过3米,李世永抬手就是1枪。

呯!子弹射入了肖太宗的腹部!

肖太宗中弹以后,身体摇晃,但还是坚持不倒,奋力举枪试图还击。

李世永见状,立即又开了1枪。

呯!子弹又射入了肖太宗的胸部。

后来尸检表明,这2枪均射中致命的要害。

腹部1枪射中了肝脏,胸部1枪射中了心脏,导致部分心肌缺失。

肖太宗再也坚持不住,俯身倒了下去。

即便如此,他仍然用力打开保险,对准李世永的影子(肖已经看不清人)连开了4枪,射光了所有子弹。

萨沙:当年警用手枪都很烂。为了保护弹簧,没特殊情况时,手枪不会装满弹匣,通常只装三四发子弹。

这边,李世永反应也很迅速。

他迅速闪到病房外,躲过了这轮射击。

此时的肖太宗已经昏迷过去,枪也丢在一边。

李世永和李世博不敢进去,在病房门口伸头张望。

等了几分钟,病房里没声音,两人才躲躲闪闪的摸进去。

李世永:这小子死了没?

李世博摸了摸肖太宗的口鼻:好像还有点气!

李世永:快把他干掉!再找找手铐的钥匙。

于是,残忍的李世博用尖刀,对准肖太宗背后和颈部猛刺7刀。

后来尸检表明,这7刀几乎刀刀致命,有1刀刺穿了心脏,还有1刀竟然深入颅脑。

肖太宗惨死,手枪和手铐钥匙都被抢走。

这边,李世海被枪战吓得半死,良久才说:哥,你们来救我了!

李世永不答话,上来就重重打了他两个耳朵:你他妈拉个巴子的。从小到大,就是你连累我们。有你这种弟弟,算我们倒了八辈子霉。

李世博在傍边劝:算了,哥,快走吧,警察随时可能来!

于是,李世博架起李世海,李世永则持枪掩护,3人就这样杀出了医院。

医院人虽多,枪战却是发生在单人隔离病房内。

一时间,大家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然也没人阻拦李家兄弟。

直到买盒饭的民警回到病房,才发现倒在血泊里的肖太宗。

肖太宗的战友、现在已经是铁西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的金振凯回忆:全队的人,是从当时的刑警大队队长王为民的哭声中得知噩耗的。当时王队长从现场回来,还没进到分局的大门就开始嚎啕大哭,一路从大门口哭到办公室,边哭边喊:‘小肖没了!’那声音听了,让人心里都发颤,很多年以后都忘不了。我们随后去勘查现场的时候,全队的人都哭了。小肖全身是血,他枪梭子里面的子弹全部都射出去了,这说明他在临死前最后一分钟,还坚持着阻挡歹徒的抢人行为,他尽力了! 那之前,鞍山也有民警殉职,但从来没有如此惨烈地牺牲。我们这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们发誓,要为自己的战友报仇!

1989年11月11日,公安部追授肖太宗为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11月16日,辽宁省人民政府批准肖太宗为革命烈士。

肖太宗是保护人民的英雄,伟大!

那天晚上,25岁的张素华也没有入睡。

丈夫肖太宗从昨天去医院看护犯人后,一直没有回来。怀孕8个月了,自己和丈夫都期待着这个孩子的降生。这天晚上,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不禁念叨着:“儿子啊,爸爸可别出什么事啊。”谁能想到,就在张素华辗转难眠的时候,肖太宗与她已是天人相隔了!

张素华回忆:他们(局里领导)说“小肖受了点伤,没事。你快去吧”其实,我从大家奇怪的表情中,已经知道丈夫出大事了。只是,他们不忍心说,我也不愿面对。当时,我还在幻想丈夫躺在病床上的样子。结果,我去的却是太平间。当在太平间看到丈夫血肉模糊的遗体后,我哭成了泪人。但此后,我再也没有哭过。他牺牲后1个月零九天,我生下他的孩子,男孩,长得像他。为了孩子,这么多年,我强忍着没有再哭过。之前是为了让孩子能够平安出生,不能哭坏了身子;之后是为了让孩子学会坚强,像他父亲那样。

失去了丈夫和父亲以后,这一家的生活却很难。

虽然有组织上的照顾,毕竟家里少了顶梁柱。

张素华回忆:生活中缺少了男人,我也就缺少了精神支柱。记得孩子小的时候,一回家就捧着他爸爸的照片发呆,然后自言自语:‘爸爸,我想你啊!’。其实,他从没见过自己的爸爸。这孩子懂事也知道要强,学习一直名列前茅。孩子还有一个理想,就是以后要成为一名警察。可我打心眼里害怕,不想让儿子当警察,想让他考上一所普通大学。 可执拗的儿子却在志愿表,填上了1所警察学校。儿子告诉我,自己喜欢当警察,不怕危险。最终孩子如愿以偿,现在已经进入了警察队伍。

写到这里,有人会问萨沙:李世永和李世博是不是疯了!明明李世海只是盗窃,为什么要冒着杀死警察的风险去劫狱?

他们当然没疯!

李世海是惯犯,年仅30岁已经入狱接近10年。其中最后一次坐牢刑期很长,就是因为他屡教不改,刚出狱就犯罪。

这次,李世海才出狱半年就疯狂作案十几起,涉案数额惊人。

关键在于,这半年的李世海并不仅仅是盗窃,还进行了入室持械抢劫,多次打伤户主。

80年代,民间有个顺口溜:拦路抢劫,抓住就毙。

而持械入室抢劫的性质,比拦路抢劫还恶劣,是严打的主要对象。

当时法律相当严厉,李世海被捕后十有八九会被枪毙。

作为兄长,李世永和李世博自然不愿意看到弟弟死,更别说他们也犯有销赃罪和窝赃罪。

这2个凶悍无比的家伙,本来就准备负案跑路。

后来一想,反正也是跑路,干脆将弟弟救出来一起逃。

万一逃不了,死在一起就是了。

写到这里,有人又要问了,李世永手上的54式手枪,从哪里来的?

不要急,我们接着往下看。

李家兄弟杀警逃走后,整个鞍山警方立即行动起来。

警方还没来得及部署抓人,这边李家人却主动跑到公安局报案。

1989年10月26日18时50分,也就是案发后不到1小时,李世博的妻子突然跑到铁东分局报案,说丈夫被人杀死在家里。

警方极为错愕!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是杀警以后,李世博自知罪行严重,畏罪自杀?

一组民警立即赶到李世博家,推开门一看,果然发现1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躺在地上。

民警仔细一看,这哪里是李世博,而是穿便衣的和平派出所民警李福林!

38岁的李福林,是被人用钝器砸碎头部而死,脑浆四溢,面目扭曲,死状很惨。

经过简单搜查,发现李福林随身携带的54式手枪失踪。

根据弹道检验,李世永用来杀害民警肖太宗的手枪,就是李福林的配枪

李福林的同事介绍:李福林是李家3兄弟所在居民区的片警。他从警10多年,兢兢业业,工作勤奋,能力出色。

即便是李世海是个惯偷,也不在李福林的辖区作案(兔子不吃窝边草嘛!)。

李福林的辖区,3年多时间没有1起刑事案。

10月26日,就是李家兄弟决定下手杀警抢人那天下午2点,李世博突然打电话给李福林。

李世博花言巧语的说:我知道弟弟李世海的一些罪证和赃物,希望主动检举揭发。

民警李福林让他来派出所。

李世博借口卧病在床,让李福林来家里谈话。李福林工作特别认真,也就答应了,迅速赶来。

根据现场分析,李世博确认李福林带着手枪后,将他带到一间房屋内,伪装赃物。

李福林刚进屋,就被躲在门后的李世永,用锤子重重砸中后脑,打了个跟头。

重伤下,李福林挣扎着想要抵抗。但李世永和李世永,都是凶残之极的家伙。他们抄起锤子和板凳疯狂攻击,将李福林活活砸死,抢走了54式手枪。

1989年11月16日,辽宁省人民政府批准李福林为革命烈士,18日,辽宁省公安厅为其追记一等功。

那么,李家3兄弟在一天内杀死2名警察,抢走2支手枪,抢走1名嫌疑人。

小小的鞍山,历史上还从没有过这么大的案子。

鞍山市立即上报辽宁省公安厅。

19点28分,省公安厅郭大维厅长和祝春林、白云涛、赵士君副厅长等几位领导,都赶到厅里。

经过研究,立即向全省各级公安机关下达了紧急命令:一定要尽快将3名歹徒消灭在辽宁境内,防止外窜、造成更大的伤亡。

于是,辽宁省以鞍山为中心开始了四面围堵,大量军警设置了无数检查点。

韭菜台派出所,在鞍山市台安县韭菜台镇,地处鞍山通往盘山主要通路的道边上,是这次堵卡的重要阵地。所里的工作,当时暂由副所长殷振元主持。

案发当晚26日20点,殷振元接到县公安局的命令,立即组织警力设置卡点。

根据情报,歹徒驾驶的车是李世博的金杯132汽车,盘查重点就是这种型号的车辆。

韭菜台镇是个巴掌大的小镇,镇上只有1条街。

小镇派出所一共只有5个人,平时以调集民事纠纷为主,多年没遇到过严重刑事案件。

此次案情重大,镇派出所除留民警王振永值守外,其余4个民警全部上街。

镇派出所条件奇差无比,所里只有2支枪。

1支性能比较好的54式,由设卡的殷振元副所长拿着,另外3名民警没有武器。

另外1支国民时期的勃朗宁手枪(花口撸子),则留给坐镇派出所的民警王振永。这把枪,只有3发子弹!

在猪嘴河渡桥设置路障期间,1个民警不慎扭伤了脚,不能行走,被送到镇卫生院治疗。

卡上,只剩下3个民警。

设卡后没有多久,迎面开来1辆乳白色的天津大发面包车。

3名警察一看,并不是通报里面的金杯汽车。

为了防止万一,还是需要检查一下,民警们将车拦住。

殷副所长走到汽车左侧的司机座位旁边,要司机出示证件接受检查。

司机毫不紧张,一面说客气话,一面拿出证件递给殷副所长。

突然之间,汽车右侧的被猛地拉开,跳下来1个大个子男人。

殷副所长赫然发现,那人手里有个黑色的铁器,好像是手枪。

仓促之下来不及掏枪,殷副所长冲上前,用胳膊向那个高个儿楼去,试图夺枪。

没想到,大个子块头不小,反应却快。

他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迅速开枪。

呯,子弹从殷副所长腰部穿过,并没有打中要害。殷副所长身体晃了晃,没有倒下。

凶残的大个子,随即又开了1枪!

呯,这次子弹穿透了颈部,殷副所长瞬间失去了知觉。

打倒殷副所长,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糟糕的是,卡上的3个民警,只有殷副所长有枪,其余2人赤手空拳。

枪响后,几米外的民警訾有山,立即奋不顾身的向持枪歹徒扑过去。

大个子歹徒,并没有看到身后的訾有山。

眼见訾有山就要勒住他的脖子,突然之间,车上的另1名歹徒隔窗对他开了枪!

2人相距只有1米,訾有山没有躲藏的余地。

呯,訾有山胸部中弹,仰天倒在地上。

此时,大个子歹徒才发现身后有人,惊慌的转身,对准躺下的訾有山又开了1枪。

呯!訾有山当场牺牲。

剩下的民警王海涛,距离车辆大概有七八米。

这个21岁的小伙子赤手空拳,无法和2名持枪歹徒对抗。

无奈之下,他只得转身就跑(萨沙认为完全应该跑,又不是义和团能刀枪不入)。

这边,大个子(李世永)发现王海涛在跑,不慌不忙的岔开腿瞄准,随后开了2枪。

呯呯,2发子弹穿透了王海涛的腹部,他也倒了下去。

不错,他们就是李家三兄弟。

李家3人都是混社会的,有比较丰富的作案经验。

逃亡路上,在李世海的建议下,他们将金杯132汽车丢在路边。随后,他们搭乘1辆路过的天津大发面包车逃走,以摆脱警方追击。

打倒3名警察后,李世博跳下车,从殷副所长身上捡起来那支54式手枪和子弹。

此时,李家兄弟2支手枪里面,只剩下1发子弹。

发现殷副所长还在微微喘息,李世博又凶残的对他连刺4刀。

听到几声枪响后,留在派出所值班的民警王振永,不顾巨大危险,拿着垃圾手枪冲了过来。

此时,歹徒都已经逃走,现场只有3个民警倒在血泊中。

訾有山、殷副所长已经牺牲,王海涛还有非常微弱的呼吸。

看到王振永后,王海涛勉强睁开眼睛:我不行了,你快去报警,快救老訾。记住,歹徒坐的是天津大发!

王海涛被紧急送到鞍山市大医院抢救,已经无力回天。

当时报道这么写:无影灯下,医护人员在全力抢救。医护人员在手术时发现,王海涛的肠道被子弹穿透,留下42个洞痕。医生的视线模糊了,护士的嘴角颤动了,守在门外的市长、公安局长及战友们哽咽了。好不容易把王海涛盼醒,他微睁失神的双眼,吃力地张开嘴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所长啥样?有山呢?唉,可惜我没有枪,不然,我绝不会便宜这帮坏蛋……”经过48小时抢救,因为伤势过重,王海涛也不幸牺牲,年仅21岁。他刚从警校毕业几个月!

萨沙:这3个民警去世后,也发生了很多悲哀的事情。

訾友山的妻子,本来就有轻微精神问题。得知丈夫遇难后,她的病情突然加重,连人都认不清,后来一直没有治愈。

21岁王海涛的父母,已经年过6旬。他们是老来得子,对独生子非常宠爱。失去爱子后,王海涛的父亲精神垮了。本来工作认真的老头子,终日饮酒度日,很快得了脑血栓。王海涛的母亲精神恍惚,一见到穿警服的小伙子就拉着说话,眼泪汪汪,怎么也不放手。

36岁殷振元副所长也留下了娇妻幼子。本来天天睡不醒的妻子,此刻整日失眠,经常独自坐到天亮!

万幸的是,他们的妻儿、父母和王海涛的2个妹妹(王海涛没有结婚),都受到政府的特殊待遇,家庭的生活都没有问题,家属的工作问题也都给以解决。

殷振元和訾友山的儿子、王海涛的小妹妹,后来也当上了警察!

辽宁省人民政府追认殷振元、訾友山、王海涛为革命烈士;国家公安部追授殷振元为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辽宁省公安厅为訾友山、王海涛追记一等功。

短短5个小时内,李家3兄弟已经杀了5名警察,抢走了3支手枪!

26日20时40分,3个狡猾歹徒在中途下车,又劫持1辆解放牌大卡车。

在北镇县的公安局堵卡力量进入阵地之前,这辆卡车窜进了沟帮子火车站。

此时,情况就万分危急。

沟帮子火车站虽不大,却是一个重要的车站,是沈山铁路和沟海铁路的交汇处。

从沟帮子出发,不但可以去东北的沈阳、长春、大连、哈尔滨等十几个较大的城市,一旦入关更是南到广州、西到新疆、成都,东到上海、杭州,去哪里都行。

一旦3个歹徒上了火车,就可能流窜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再想拦截就难了。

而这几个持枪杀人狂,已经背负多条人命在身,横竖是一个死。

流窜期间,他们肯定还会继续杀人。

如果不能迅速歼灭他们,后果不堪设想:不知道有多少无辜平民和军警,会死于他们的枪口下!

这边,3名歹徒还算讲义气,没有将2名卡车司机打死,而是劫持他们一起上路。

当年购买火车票不需要证件,李家兄弟威逼1名司机去买了5张票。

最近的1班车,是从长春开往石家庄方面的214次列车,还有1个多小时才到站。

无奈之下,5人分散坐在候车室等候。

知道警方一定在四处寻找他们,3名歹徒高度紧张,紧握着口袋里面的54式手枪(都上了膛)。

目前,他们每人都有1支枪,每支枪还有二三发子弹。

这边,沟帮子警方也接到了协查通报,要求在火车站排查一切可疑人员。

接近23点,沟帮子镇治安联防队队长刘玉成,奉命正在沟帮子火车站前巡逻。

突然间,刘玉成发现有个大个子很鬼祟。

此人在火车站前小卖部买了条香烟,期间不断向四周张望,神色很不自然。

同时,他的右手始终放在口袋中,付钱和拿香烟都是用左手。

刘玉成觉得他形迹可疑,却也没想到他是持枪歹徒。

他上前一步盘问大个子:同志,你是哪儿人,要去哪儿啊?

大个子支支吾吾:我是鞍山人,要去北京!

刘玉成:那你的身份证呢?出示一下给我看看。

大个子用左手,在衣服口袋里面慢慢摸,似乎是在找身份证,右手仍然牢牢的插在裤袋里。

就在此时,旁边走来1个中等个子的壮汉:同志,你好,你是火车站派出所的吧?

刘玉成:我是沟帮子镇治安联防队的。

壮汉:大家都是自己人,我是鞍山刑警队的,这位是我的同事。我们一起来办案的。

刘玉成有些不信:你们是公安?怎么没穿警服?

壮汉:你看,你还不信。我们穿便衣,才好办案。

刘玉成:你拿证件给我看看!

壮汉扫视一下四周,发现广场上的人很多。此时广播在通知,214次列车马上就要进站。

于是,壮汉短暂思考了几秒,突然掏出1支54式手枪:同志,你看,这是我的配枪。枪都给你看了,还看什么证件。我们的车到了,下次再聊!

说着,壮汉(李世博)拉着大个子(李世永)就走。

这边,刘玉成也只好走了!

走了几十步,刘玉成还是觉得不对。

这2人都是一脸凶相,大个子额头上还有个刀疤,哪有这样的警察?

况且,这2人长得还很像,都是大脑门、尖下巴、招风耳,很像亲戚甚至兄弟。

想到这里,刘玉成急忙跑到沟帮子车站公安值班室报告。

值班室里当时只有2名值勤民警,一名叫高树理,37岁;一名叫王锦彪,26岁。

听到刘玉成的报道,他们立即觉得有问题。

2个人中,高树理从警较长,已经有9年时间,是个老警察。

同事回忆:高树理是个认真负责的好警察,因工作而患有严重的胃溃疡。他经常一个衣兜里装点药,一个衣兜里装点饼干,骑着自行车逐村逐户进行爱路护路宣传。他管辖的区段从没发生刑事案件和三类治安案件,为保卫铁路运输生产安全做出了贡献。1989年春运期间,他患重感冒高烧40度,老胃病又一次发作。为了不影响工作,他硬咬着牙,只是简单地打了一针,又继续坚持工作。病痛的汗水浸透了棉衣,曾几次昏倒在岗位上,可他却一个班也没耽误。

高树理和王锦彪带上手枪,装满子弹,在刘玉成带领下,进车站找人。

3人来到候车室一看,214次列车正在检票,乘客排着长队。

刘玉成仔细一看,大个子和那个壮汉也在队伍中,马上就要登车了。

如果他们是罪犯,一旦等车后果就不得了。

3人简单商量,高树理说:我来对付大个子,你们2人收拾那个壮汉。

高树理悄悄的靠近大个子,一手拿着枪,一手拽了一下他的肩膀:同志,你到哪儿去呀?

让高树理万万没想到的是,话音未落,大个子身子一斜,向后一跳,对准他开了1枪。

砰!子弹是从大个子衣服里面打出来的。

高树理左肩中弹,鲜血立即涌出。

他晃了一晃,稳住身子,奋力举起手枪。

大个子毫不留情,又向他开了1枪。

呯,子弹穿透胸部,身负重伤的高树理倒在了地上。

第1声枪响过后,候车室里大乱,候车旅客四散奔跑。

此时,刘玉成和王锦彪就在壮汉李世博身边,相距不过1米。

刘玉成一个搂脖子,将壮汉从后面放倒。

李世博猝不及防,尖叫起来。

这边,见歹徒将高树理打倒,王锦彪急忙操枪瞄准大个子李世永。

李世永虽看到有人瞄准他,但手枪的子弹已经打光,根本无法反抗,只能闭目等死。

就在王锦彪要开枪的时候,突然人群中间冲出来1个瘸子,对准王锦彪就是1枪。

一开始认为只有2名歹徒,王锦彪完全没有防备。他急忙向后翻滚,躲在了1条长凳子后。

瘸子李世海这1枪,并没有打中。

王锦彪立即还击,呯,子弹准确击中瘸子的肩部。

瘸子大叫1声,手枪甩出几米远。

此时,旁边的大个子李世永,已经捡起来高树理的手枪,对准王锦彪连开了2枪。

呯呯!

王锦彪背部连续中弹。他奋力对着李世永还击了1枪(没有击中),随后倒下昏迷过去。

这一切仅仅发生在3分钟内,2名警察先后中弹倒地。

此时,刘玉成还不顾一切的抱着李世博,后者拼命挣扎,始终无法挣脱。

李世永和李世海都持枪跑过来。

刘玉成见状,更是紧紧搂着李世博,拼了。

李世永和李世海怕子弹会伤到兄弟,瞄准了半天,迟迟不敢开枪。

最终,还是凶残的李世永将枪竖起来,开了枪。

呯,子弹从刘玉成的肩膀斜穿过去,直入左肺,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刘玉成牺牲后,这3名歹徒还极为恼怒。

瘸子李世海指着刘玉成遗体骂道:就是这小子坏了事!不然,我们就只能逃到关内了!

随后,李世海对着刘玉成的遗体,又打了1枪!

看到血泊中的高树理似乎动了一下,李世博又凶残的补了2枪!呯呯!

枪战后,李世博惊恐的问:怎么办?还上不上车?

李世永:你疯了?现在还怎么上车?快跑吧!

让人无语的是,被他们劫持的2名司机吓破了胆,竟然没有跟随其他乘客一起逃走。

于是,3名歹徒仍然乘坐那辆卡车,劫持着2名司机,向其他地方逃窜。

3名警察,全部牺牲!

歹徒取走了他们遗留的子弹,枪支则没有拿走。

当时的报道写道:王锦彪这位在民警岗位上,只工作一年零八个月的新干警,时间虽不长,但工作成绩很突出。他曾协助地方公安机关破案29起。为打击刑事犯罪,保卫人民生命财产,他抓获各类刑事犯罪分子23名,其中重大案犯3名。

高树理的档案上清楚地记载着,他为人民立下的汗马功劳。1980 年以来,高树理先后堵截犯罪分子134名,协助地方公安破获70 多起案件。他平时工作积极热忱,经常帮助来往旅客,为其提供服务,做好事1000多件。在报界、电台及群众表彰中留下美名。

从沟帮子车站逃出后,3个歹徒逼着司机驾车向北,窜到北镇县(今天叫北镇市)鲍家乡桃园村。

这里现在叫做大芦花风景区,以山势险峻石耸峰峭,芦苇丛生到秋季芦花飘扬而闻名。这里是复杂的山地,便于隐藏。

发现路上车越来越少,狡猾的李世博判断前面一定有大量警察设卡,不能再跑了。

他们押着司机下了车,试图大芦花风景区寻找个地方躲藏。

正巧,当地村民韩久贵挑着担子进城赶集,被3人持枪拦住。

枪口下的韩久贵无奈,只得带着歹徒和2名人质向大芦花风景区的沟里走去。

没多久,就有村民发现了丢弃的卡车,立即报警。

1989年10月27日凌晨,接到报案后,北镇县公安局调遣所有参战警力,向鲍家乡集结。

怕警力不够,警方又向当地驻军要求支援。

军队很支持,出动了几个连的兵力参战。

县公安局政委罗长海等带人赶到现场,并带领队伍开始了搜山。

大芦花风景区地形复杂,但并不大,宽度只有几公里,长度不过20多公里。

7时40分,李家3兄弟藏身的位置被找到。数百军警立即将这里层层包围,对他们喊话!

逃不掉了!

抵抗的话,3把手枪还只有十几发子弹,平均每人只有三四发。

面对至少300支冲锋枪,李家兄弟当然必死无疑。

刚开始,李家兄弟还想凭借人质顽抗,让军警撤走!

李世永用枪指着人质的头大喊:你们快让我们走,不然打死他们3个!

这里又不是美国,你绑架几个农民人质有什么用?

萨沙就问一句:改革开放以后,有哪个大陆歹徒,凭借劫持人质突围成功的?

走投无路之下,3名歹徒决定拼了。

到了最后关头,这3人倒还有些人性。

李世永对2名司机和那个村民等说:我们不是好人,但杀得都是警察。咱们无冤无仇,不会让你们陪葬。你们快滚吧!

3个人质被释放,飞速逃出包围圈。

见歹徒释放人质,警方立即加紧宣传,希望他们缴械投降!

谁知道,李世博大喊:咱哥几个从娘胎出来,就没服软过,不知道什么是投降!有本事就打死我们!投降?办不到!

既然你们想死,那自然就应该成全你们。

于是,数百军警发动了强攻。

眼见包围圈越来越小,突然有人从隐匿处冲出来,对准军警连续开枪。

呯呯呯,1名民警肩部被子弹打伤,负轻伤。

一瞬间,几十支冲锋枪对准这家伙扫射,将他打的凌空飞起,当场毙命。

军警们走进尸体,发现被打成筛子的家伙,是瘸子李世海。

那么,李世永和李世博在哪里呢?

就在军警反复搜索的时候,1个大石缝里传来了2声枪响。

军警杀进去一看,发现了李世博和李世永的尸体。

尸检表明,这两个悍匪,是用手枪互相指着头,喊着一二三,一同开枪自杀的。

此时是1989年10月27日早晨7点50分。

最终击毙了李家三兄弟,我们也付出了牺牲8人的巨大代价。

事实证明,面对这种持枪歹徒,东北小地方的军警还是很难应付的。

这也是几年后,东北开始大禁枪的原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