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作案25起,19人惨遭杀害,其中11人被他们切片煮熟喂了动物

2021-11-18 02:48:36 漫城小说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萨沙,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从1997年开始,以昆明为中心的地区,发生了一系列恶性案件。

1997年4月,昆明1名叫做杨卫东的,突然遇害。

某体育场下属停车场的管理老汉,发现一辆吉普车胡乱停放,就走近看看车内是否有人。

没想到,管理老汉一眼就看到,吉普车后座上有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老汉吓得半死,立即报警。

警方赶来时,发现杨卫东早已气绝多时,车内全是鲜血。

根据现场分析和家人介绍,司机杨卫东是自家小区内遇害的。

杨卫东当时正在整理物品,将装有2万元现金的旅行袋,放入后座。

他做梦也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的小区里面,会有什么危险。结果,他被歹徒猛砸后脑,导致晕倒在地。

随后他又被用匕首连刺数下后死亡,尸体被胡乱丢入吉普车后开走,开入停车场后丢弃。

歹徒拿走了2万元现金,逃之夭夭。

是报复杀人吗?

排查司机杨卫东的社会关系,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仇人,不可能被人报复杀死。

抢劫杀人吗?诚然,当年2万元也不少。要知道,当时普通职工月收入也就几百元,不足千元。2万元要普通民众,不吃不喝干上二三年。

但是,抢匪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毒手。将杨卫东砸晕以后,歹徒抢走车子和钱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要杀人不可?

这说不通。

而更关键的是,法医反复检测尸体脑袋上的伤口,认为颇为古怪,不像是铁棍或者木棍。

经过反复分析,法医认为很可能是用解放军的67式木柄手榴弹砸的。

也就是说,歹徒携带军用武器,这就非同小可。

这个案件没头没脑,毫无线索,久久不能侦破。

杨卫东被杀后仅仅2个多月,1997年7月云南楚雄的一个保卫干部突然失踪。

那个时代,在云南这种边疆省份,县农具厂保卫干部周某仍然可以配枪外出。

而周某在昆明到楚雄的公路上,莫名其妙地就不见了。

他的同事也没想到会有什么凶杀案,毕竟周某携带手枪,谁敢去动他。

大家推测,认为可能是出现了什么车祸,随即联络了沿途各交警大队,奇怪的是一无所获。

几天后,一个卡车司机在路边小便时,突然发现公路下方排水沟内,似乎有人躺着。他大着胆子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具尸体。

大惊之下,司机急忙报警。

警察赶到以后,发现遇害者就是失踪的保卫干部周某。

他被人用利器偷袭,要害被连刺数刀,因失血过多而惨死。

行凶的匕首,就扔在尸体旁边。

保卫干部携带的1支枪号为29062326的 54式手枪和13发子弹失踪。

法医经过鉴定,杀人歹徒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匕首作案前被仔细擦拭过,歹徒行凶时还戴着手套。

这里不是第一现场,而是抛尸现场。

歹徒在某个地方,用匕首将保卫干部杀害,推测可能有2到3人。

其中一二个人突然拉住保卫干部双臂,让他没有机会拔枪,另一人用匕首猛刺数刀,将其刺死。

随后,歹徒们用车辆将尸体转移,丢在公路边。

法医认为,这是一伙惯犯或者对警方侦查手段非常了解的家伙,有丰富反侦察经验。

这个案件毫无头绪,也没有目击者,不能确定究竟是抢劫杀人、抢枪杀人还是报复杀人。

歹徒出手凶残,一定要将保卫干部置于死地,刑警们认为比较可能是报复杀人。

于是,刑警们开始排查遇害保卫干部的社会关系,尤其是曾经打击过的犯罪分子。

前后排查了多人,却一无所获。

县农具厂保卫干部不是刑警,充其量也就是抓过几个小贼。这些小贼不是没有作案时间,就是案发时并不在现场附近。

于是,案件成为悬案,久久不能侦破。

又是2个月后1997年9月,又有一起大案发生。

昆明附近某县政府的一辆三菱吉普车失踪,政府司机刀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根据调查,刀某工作认真踏实,又是有编制的铁饭碗,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随便盗车潜逃。

由此推测刀某可能遇害,车辆被歹徒开走变卖,这是杀人劫车案件。

由此,开始了昆明系列车辆失踪案的序幕,随后还有8起类似案件。

正在警方全力侦破这起人车失踪案时,突然发生了一起更为恶劣的案件。

1997年11月14日深夜,昆明3名联防队员,在例行夜间巡逻。

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件怪事,一辆吉普车顶着另一辆车,在街上前进。

如果是车子有故障,为什么不叫拖车来拖,而是这么乱搞呢?

联防队员有经验,怀疑是盗车集团,前面那辆车可能是偷来的。

3人手持警棍,拦住吉普车盘问。

谁知道,吉普车刚刚停下,车窗里突然伸出1支手枪。

双方距离很近,联防队员根本来不及反应。

呯呯呯,3名联防队员全部被打倒在地,2人当场死亡,1人受重伤昏迷。

枪响以后,附近正在赶路的一名军人,误以为是民警执行任务,正在鸣枪示警。

军人见义勇为,赶来查看警方是否需要帮助。

持枪歹徒发现有一个军人靠近,二话不说又是两枪“呯呯”。

军人胸部腹部中弹,当场被打死。

连续打倒4个人以后,车上几个歹徒不敢久留,一面打电话让同伙来处理尸体,一面将尸体丢到路边草丛后,快速驾车逃走。

在歹徒打电话期间,昏迷的消防队员醒来,听到了对话内容。

显然,只要这个同伙来了,他肯定必死无疑。

看到吉普车离开后,这名联防队员以强大的毅力,用双手艰难爬行100多米,躲入一片灌木中。

10多分钟后,那个同伙果然来了。

他下车后发现少了一具尸体,知道有消防队员重伤没死,还逃走了。显然,逃走的联防队员很可能已经报警,警察随时可能赶到。

这个歹徒不敢在现场继续停留,立即开车离开。

由此,联防队员捡了一条命。

这个枪案非常严重,导致3死1伤,伤者都是军警。

而开枪的那支54式手枪,就是遇害保卫干部周某的配枪。

通过歹徒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之前杀死周某,就是为了抢夺手枪做大案。

遗憾的是,由于歹徒一开始就开枪,幸存的联防队员没有看清他们的相貌,只听出他们的口音很杂,不都是云南人。除此以外,联防队员没有提供其他线索。

这起案件在昆明引起轩然大波,全市公安开始四处搜查、走访,歹徒们也由此蛰伏了一段时间。

杀死联防队员的差不多半年后,1998年4月昆明市民发现一辆丢弃在某小区外的面包车,上面躺着两个人,身上有血迹,好像已经死了。

民警赶到现场,发现死者是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男人是某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女人是他的婚外恋情人,市局的女警王晓湘。

两人都是近距离中枪而死,死者脸部还被枪托砸得血肉横飞。

根据弹道检测,歹徒使用的武器,就是副局长王俊波的配枪,一支枪号为1605 825的七七式手枪。

然而,副局长王俊波可不简单,他曾是警校的尖子,以拔枪速度奇快而闻名,创造过警校纪录。

正常来说,即便歹徒偷袭,也是不可能夺取他的手枪。

而王俊波是被拷在车辆内部后,才被子弹打死的。也就是说,歹徒是拿到七七式手枪以后,将王俊波制服后才开枪杀人。

那么歹徒是怎么制服拔枪神速的王俊波?

于是,刑警们怀疑这是熟人作案,首先骗取了王俊波的配枪,随后突然开枪杀人。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女警王晓湘的绿帽丈夫成为嫌疑人,被残酷刑讯逼供。没多久,身为缉毒警、有着丰富反侦察经验的绿帽丈夫,“交代”了因仇恨而杀死出轨老婆和情人的作案经过。

因此,他差点被判处死刑。

奇怪的是,这支七七式手枪一直没有找到,绿帽丈夫解释为“将枪支拆卸成零件扔到滇池里”。

这起案件轰动全省,几乎每一个公安人员都知道了这件事。因被害的副局长王俊波,同绿帽丈夫还是好哥们,舆论上都比较同情倒霉的丈夫。

系列案件却并没有结束。

差不多1年后,1999年3月6日,昆明一辆尼桑公爵王轿车失踪,车上一男一女不见踪影。

1999年3月19日,昆明一辆三菱越连同司机失踪。

1999年4月18日,昆明一辆三菱车连同司机失踪。

1999年6月7日,昆明一辆三菱车连同司机失踪。

1999年6月15日,昆明一辆桑塔纳2000连同司机失踪。

1999年12月24日,昆明一辆三菱车连同一名司机和一名乘客失踪。

2000年4月23日,昆明一辆三菱车连同一名司机和一名乘客失踪。

2000年5月31日,民警朱某和他刚从军队复员的好友双双失踪,他们驾驶的奔驰车不知去向。

至此,昆明在短短2年多内,已经有9辆车子连同车主甚至乘客,一同失踪。

尤其在1999年,已经连续发生6起类似案件,平均2个月1起,作案频率非常之高。

显然,稍微有常识的人都该知道,这些车主凶多吉少。

这很可能是,恶性系列杀人劫车案件。

这种案件并不孤例,在全国也有类似的作案团伙,比如深圳六魔女系列案件。

歹徒目的就是劫车,事后将车主甚至乘客杀死,不留活口,不让警方有侦破的线索。

昆明系列案件,迟迟无法侦破,直到2000年6月14日。

当天,案件突然有了重大的转机,一度让专案组不敢相信。

警方技术人员意外地发现,4月失踪三菱车主王春所的手机,被人拨打了。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伙歹徒极为狡诈,有着丰富反侦察经验,将所有赃物都处理得很好,让警方无法追踪。他们绝对不会使用抢到的手机,更不会用它拨打电话。

系列案件线索全无,警方被迫长期追踪这些手机,死马当作活马医。

于是,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一家典当行,将使用王春所手机的一男一女当场生擒。

根据典当行员工介绍,这2个人来典当一个手机,却拒绝开机。

员工认为手机是坏的,不愿意接受。

情急之下,这个男人就打开手机,随意拨打了一个号码,以显示手机没有什么问题。

打完手机后,男人就慌慌张张要求走。员工表示要等会计正在吃午饭,很快会回来,到时候才能付款。

男人无奈,只能等了一会,结果10分钟后就被警察堵在店内。

被捕后,这家伙交代自己叫做柴国利,随后开始胡言乱语。

他先说手机是捡来的,后来又说手机是从街头小贼手中买的。

当然,昆明警方早已成立专案组,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忽悠。

没多久,坚持不住的柴国利交代了所有罪行,这反而将专案组吓了一大跳。

柴国利本人是佳木斯人,今年26岁,他是杨天勇犯罪团伙的喽啰之一。

这个8人团伙从1997年开始到2000年,前后作案高达25起,盗窃抢劫机动车25辆,共杀死19人,重伤1人。

被杀的19人中,有警察3人,联防队员3人,保卫干部1人,现役军人1人,退伍军人1人,一共9人。

也就是说,他们杀死的人中接近一半是军警。

而且,这不是杀人这么简单,手段还极为凶残,死者中有11人被他们毁尸灭迹,切成碎片煮熟了喂了动物,连完整尸首都找不到。

该团伙有2支手枪和12枚手榴弹、炸药等武器,是武装犯罪团伙。

根据柴国利的供述,专案组立即部署,首先将团伙主犯杨天勇在家中抓获,后者没有抵抗。

让众人吃惊的是,杨天勇竟然是昆明铁路公安处的一个民警。

随后的几天后,团伙其他6人纷纷被捕,被一网打尽。

这伙人不是流窜犯,平时都有自己的职业和固定住所。

一旦案发,他们根本就逃不掉。

据说杨天勇知道是柴国利偷偷卖掉手机时拨打了电话,才导致他们被捕,一时间竟然语塞。

稍后,他破口大骂柴国利,说他“比猪都蠢,害惨了大家”。

这时候骂人也迟了,被猪队员坑的人多了去,杨天勇并不是第一个。

自然,让专案组震惊的是,他们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仅仅手榴弹就有12枚,手枪子弹400多发,自动步枪弹400多发,还有约1公斤火药和雷管。

这里就是怪事了。这么多武器弹药,从哪里来的?

这12枚手榴弹,据说是杨天勇参军时候私藏的。

萨沙记得当年二王案件的弟弟,也曾从部队私下带回来手榴弹。可见,军队对于武器弹药的管理,算得上松懈。

至于,接近900发的子弹,来源不明,恐怕未必是买来的。

另外,刑警发现了被杀保卫干部的五四式手枪。杨天勇的保险柜中,赫然还发现了遇害王副局长的七七式手枪。

直到此时,那个被关在监狱中的绿帽丈夫,才被释放出来,只是留下了不少后遗症。这是萨沙另一篇文章的内容,不多说了。

在杨天勇的供述下,我们可以梳理一下这个团伙的罪行。

团伙有8个成员,主犯为杨天勇和肖林

这两人是小时候的好朋友,长大以后肖林跟随父母去了东北佳木斯。这混蛋参过军,却不是什么好人,退伍后在1994年诈骗了接近百万元。

1995年全国年平均工资是5500元,100万等于普通职业接近200年的收入。佳木斯警方发布通缉令,全国追捕肖林。

肖林带着赃款跑路到云南,在昆明隐居起来。

在1994年,肖林诈骗这么巨大的金额,一旦被捕肯定死刑。而100万虽多,也架不住肖林吃喝嫖赌的挥霍。他到了昆明,买了一处豪宅就花费了接近20万。

肖林此次目的很明确,找到老友杨天勇合作,未来继续做大案,不能坐吃山空。

他反正已经背负了可以杀头的大案,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自然,肖林知道杨天勇从军退伍后,成为了一名警察。

作为一个犯有死罪的逃犯,去主动接触警察,岂不是找死?

当然不是了。

肖林对杨天勇非常了解,知道他也不是好东西“别看他穿这身皮,我能干的坏事,他有哪一件干不出?”

果然,杨天勇颇有怀才不遇的心态,对现在工作颇为不满,认为一无权二无钱,没前途。

两人见面后,肖林毫不犹豫地将诈骗经过,全部告诉杨天勇。

如果杨天勇真的是合格人民警察,就应该将肖林这种人渣抓捕归案。

结果,杨天勇不抓人,反而对肖林的“胆大又聪明”“有钱挥霍的潇洒生活”颇为羡慕。

此时,杨天勇已经犯有包庇罪,铁了心和肖林一起干了。

这两个王八都是心狠手辣的人,还颇为狡诈。

他们认为,只要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招兵买马,就能组成优秀的犯罪团伙。

肖林认为杨天勇要狡诈得多,胆子也大,但组织能力较差。

所以,除了慷慨的“借钱”给杨天勇以外,肖林还四处物色团伙成员,很快找到一批狐朋狗友。比如,他将自己花费20万元购买的豪宅,以10万元低价卖给邹洪斌。

于是,邹洪斌成为团伙最后1个成员。

这家伙有销赃的渠道,可以帮忙处理赃车,这一点至关重要。邹洪斌也是团伙里面唯一没有参与杀人劫车的人,最终没有被判处死刑。

随后他们又招募了5个人,一共是8个人。

除了邹洪斌以外,这7个人的素质较高,有4个人受过军事或者警方的训练,懂得使用武器。

不过,在1995年,他们还没有开枪。

杨天勇虽是民警,不可能用自己的配枪作案,只能设法搞黑枪。

而90年代初期,云南属于全国重点涉枪省份,开始反复扫荡黑枪基地。

到了1995年,杨天勇他们也许还可以搞到自制黑枪或者猎枪,却无法搞到军用警用枪支。

他们已经决定伪装成警察作案,必须装备军用枪支,不能使用猎枪。

当时整个云南都知道回民盘踞的平远街,是中国四大黑枪基地。于是,杨天勇和肖林商量以后,带着一个朋友驾车去平远街,试图购买军用枪支。

此时平远街,已不是大妈在街头推销黑枪的时代了。自从1992年国家派数千武警重点清剿了平远街后,回民已不敢公然贩卖黑枪和毒品。

而杨天勇在平远街活动了几天,四处打听哪里可以买到黑枪。

此举很快惊动了平远街的公安,将他当场抓获。

杨天勇开始胡言乱语,自称是枪械发烧友,买枪是为了收藏。

在当地公安指出这是严重犯罪后,杨天勇才表明身份,说自己是警察。杨谎称因所在单位管理枪支严格,阻碍他正常的工作,所以才想买支枪自己使用,便于办案。

这种言论虽形同疯言疯语,但毕竟杨天勇是警察,又没有什么前科,当地公安决定放他一马。

最终,他们决定杨天勇必须找昆明公安系统的朋友来保释他,再罚一大笔钱,才能释放。

无奈之下,杨天勇托一起来的朋友回到昆明,请来一个警察同事和一个在法院工作的朋友。

这两人明知道杨天勇是购买黑枪被抓,仍然跑到平远街,出面保释他。

这边,肖林拿出3万元作为罚款,将杨天勇赎出来。

要知道,在1995年,3万元可不是小数字。由此可见,肖林认为杨天勇对团伙至关重要。

这事看起来不可思议。

杨天勇去平远街购买黑枪之前,曾对肖林说过“想干点恐怖的事报复社会和政府”。

由此可见,此时杨天勇的情绪已经很可怕,周边的人不可能察觉不到。

当时依法处理杨天勇的行为,让他留下前科,恐怕他未必敢做以后的那么多案子。

杨天勇被捕后,这个同事才被赶出警察队伍。

此次失手后,杨天勇不敢再去买枪,转而去抢枪。

此时枪支管理还比较松懈,很多军警甚至保卫干部,都携带枪支回家或者旅行。杨天勇他们有很多机会。

杨天勇知道抢枪可是非同小可,一旦案发恐怕都是重判。

所以,杨天勇认为抢枪时就必须杀人,不留活口,不留下线索。

此时包括杨天勇在内,团伙中没有人杀过人。

杨天勇认为第一次杀人就找军警动手,未必会成功,还是要练习一下。

于是,他们四处寻找路人,准备杀人练胆,顺便搞点活动经费。

1995年4月,杨天勇让肖林等3人,再次出去寻找目标练胆。

这3个人带着手榴弹、匕首等凶器,在昆明市四处游荡。

大概下午2点,他们看到司机杨卫东,独自在小区中整理车子的后备箱。

在杨卫东打开旅行包时,肖林发现里面约有一二万元现钞。

肖林立即决定动手,冲上去用手榴弹连续砸打杨卫东后脑,当场将他砸晕。

随后,三人又先后用匕首乱刺,将杨卫东杀死。这里是小区,尸体丢在原地很快会被人发现,影响他们逃窜。

他们将杨卫东尸体丢入车里,将车子开到某体育场停车场丢弃。

这伙人拿着抢到的2万元现金,逃之夭夭。

杀死杨卫东后,包括肖林在内的几个人,颇为紧张,连续几天精神恍惚。

杨天勇让他们带着赃款去大理旅游散心,同时认为这几个人心理素质不好,还需要锻炼。

等他们回来后,杨天勇安排他们去昆明火葬场,观看遗体火化过程,锻炼他们的胆量。

在目睹一具具遗体被烧成灰烬,这些家伙的心理承受力有所增强。

练了几个月后,杨天勇觉得差不多了,让他们继续寻找机会抢枪。

于是,曾经当过兵的肖林,购买了假的军官证和军服,同2个手下一起伪装成军人。

他们盗窃了一辆军牌的吉普车,开始在昆明附近乱窜,寻找配枪的军警下手。

没过多久,他们看到了携带五四式手枪的保卫干部周某,正在公路上行走。

肖林假装让他搭车,周某看他们是军人,也就没有怀疑。

上车以后,两个手下迅速抓住保卫干部手脚,肖林对他连刺数刀,将他杀死,将尸体丢在路边。

由此,他们搞到了1支五四式手枪和13发子弹,有了自己的枪支。

杨天勇觉得万事俱备,可以开始作案了。

杨天勇自己是警察,对于国内各种犯罪团伙的作案模式,都比较了解。

他认为,伪装成警察作案,是最容易得手的。

一般群众遇到警察查车,根本不会有怀疑。尤其是云南这种贩毒走私比较猖獗的地方,即便警察给对方要戴手铐,群众也多会配合。

由此,杨天勇一伙就可以将司机制服后杀死,将车子抢走后卖掉,将赃款分掉。

自然,伪装警察也不是这么容易的,还是需要训练。

杨天勇这家伙是个非常细致的人,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是不会放手作案的。

于是,他将自己的两套警服,交给团伙成员,让他们轮流穿着,在昆明市郊临检来往车辆。

这几个人伪装成警察,佩戴着那支抢来的手枪,连续多日拦车检查。

不得不说,这几个小子的胆量很大,万一李鬼遇到李逵,他们就完蛋了。

由于杨天勇之前特别训练过他们的姿势、动作甚至对话,他们没有穿帮过。

期间有多名警察被他们检查,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双方甚至攀谈。

这些只是作案前的训练,他们并没有动手,这种车来车往的地方也不能随便作案。

在认为一切准备好了以后,1997年9月,他们做了第一个案子。

肖林等5人,拦截了某县政府的一辆三菱公务车,对司机刀某谎称车辆涉嫌赃车,要回队里配合调查。

刀某哪里想到,这伙警察竟然是假的,没有抵抗就被戴上了手铐。

换句话说,司机也没有能力抵抗,对方不但人数众多,还配有手枪。

他们将司机押解到杨天勇私下开的养殖场,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杨天勇赶到后,很奇怪地对司机做了审讯。

后来在杨天勇的保险柜中,发现了这份笔录,做得非常专业,还有司机的签名。

随后杨天勇每次杀人之前,都对受害者做审讯,整理出笔录。

很多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杨天勇说是为了逃避打击,肖林则说,杨天勇做笔录是为了搞当官的材料,掌握社会情况。

然而,县政府一个普通司机,又能知道什么?

一般认为,杨天勇在单位不被重视,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他对此颇为不满,试图能够独当一面,掌握生杀大权。

此次杨天勇对这些人做笔录,期间嬉笑怒骂,出言调侃,乐于看到对方瑟瑟发抖。

后来,杨天勇故意当着某些受害司机的面,杀死他的同伴甚至肢解,也是借机吓破他们的胆,从中享受掌握这些人命运的感觉。

这次笔录做完后,杨天勇让他们杀死司机刀某灭口。

随后,杨天勇和2个手下一起动手,将倒霉的刀某活活掐死,抛尸到一口荒井内。

这辆赃车被他们长途开到东北,在1997年以18万高价出售。

随后,他们又多次作案。

同年7月深夜,团伙成员杨明才等3人,盗窃了1辆微型车,准备做新的案件。

回来的时候,他们发现偷来的车没油了。

这是盗抢车辆,他们无法叫拖车,只能用自己的车,顶着它开,引起了3名联防队员的注意。

联防队员将车拦下后,已经杀过人的杨明才,当然不可能束手就擒。他直接掏枪射击,将3人全部射倒,又打死了1名赶来的现役军人。

杨天勇随后亲自赶来处理现场,发现其中1具尸体没了,知道有人没死,已经挣扎着逃走。他不敢久留,迅速驾车逃走。

由于这个案件闹得很大,昆明一度全城大追捕,杨天勇让团伙成员暂时避避风头。

到了1998年4月,杨天勇一伙已经将赃款挥霍一空,考虑继续作案。

他们寻找目标期间,发现了正在车内约会的,某县公安局王副局长和市局的女警。

杨天勇此人并不完全是为了钱而抢劫杀人,也有明显报复社会,尤其是报复军警目的。

其实,杨天勇一伙如果只是为了钱,他们完全可以去偷盗车辆变卖,根本没有必要杀人抢车。

他们杀人抢到9辆车,而先后盗窃车子则有10多辆,明显盗窃更容易得手,就算被抓也不是太重的罪行。

杨天勇却坚持杀人抢车,尤其对军警毫不留情地下毒手,感觉他们一伙似乎和军警有什么仇恨,借机报复。

在看到有两名警察后,换成别的团伙,应该随便找个借口就离开了。

然而,杨天勇却借口两人涉嫌卖淫嫖娼,要将她们带回队里再说。

杨天勇先将副局长拷在车上,询问“有没有携带武器?有的话先交给我保管”。

所谓做贼心虚,副局长本来是快速拔枪射击的高手,却根本没有想到抵抗,乖乖的将七七式配枪,交给穿着警服的杨天勇。

不过,那个女警却不好对付,根本不同意跟杨天勇走,也拒绝戴上手铐,一直要求查看杨的证件。

杨天勇无奈,只能决定就地杀人。

他将自己的证件给女警,以分散他们注意,同时将抢来的七七式手枪上膛。

为什么不用自己的五四式手枪?主要是该枪已经杀过几个联防队员。杨天勇认为非到万不得已,不能再用这把枪,不然很容易被警方借此锁定他们。

果然,女警很快发现了异常:你不是铁路公安吗?怎么跑到这里来执勤?

杨天勇不再费口舌,近距离连续开枪,一枪一个,将两人全部射死,拿着手枪和传呼机等物,扬长而去。

在这次杀人以后,杨天勇团伙已经肆无忌惮,陷入疯狂。

显然,他们的罪行太严重,一旦被捕肯定死刑。

既然都是死刑,再杀100个人也还是死刑。

杀死2个警察后的1998年6月,团伙两个家伙杨明才、滕典东带着七七式手枪,开着警牌的面包车伺机作案。

期间,他们在路上看到一个贵州籍站街女王某。好色的滕典东让站街女上车,后者立即上来。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站街女应该看到了面包车是警牌,这两人又是配枪,又是带着手铐,明显是警察。她却毫不犹豫上车。这很奇怪吗?

和站街女完成性交易以后,滕典东却不愿意付钱。

王某不服,拒绝下车,让滕典东一定给钱。

恼怒之下,滕典东双手掐住站街女的脖子,一下就将她弄死了,随后将尸体丢在路边的小河里。贪财的滕典东还拿走了站街女的包,结果只发现了人民币一角钱。

后来我们才知道,站街女王某并没有被掐死,而是晕了过去。她被丢入河中以后很快醒来,因不会游泳被活活淹死。

这起案件也是无头案。如果不是后来滕典东主动交代,至今站街女死得还不明不白。

随后,他们又伪装警察连续抢车杀人,将尸体丢在野外。

不久,杨天勇认为这样抛尸有一定危险,万一被人看到就难以脱身。

同时,尸体可能会留下一些线索,警方会借此锁定他们。

他思考再三,决定干脆在自己的养殖场里,将尸体肢解后处理掉,尽量不留下痕迹。

1999年3月,杨天勇带着2个手下发现了一辆崭新的尼桑公爵王轿车,决定下手。

他们冒充缉毒警敲开车窗,发现里面有一男一女,似乎是情人。

他们强行给两人戴上手铐,说他们涉嫌贩毒。面对持枪的警察,2人虽发觉情况不对,也无法抵抗。

这对情人被强行带到杨天勇的养殖场,车子则被另外2个手下开到东北卖掉。

讽刺的是,他们进入陕西境内遇到临检,因车辆手续不全被扣。

2个手下被吓得屁滚尿流,谎称回去拿手续,火速逃离,返回昆明。

这次白抢了,这对情人却也必死无疑。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动手杀他们之前,好色的杨明才发现这个姓耿的年轻女人,有几分姿色。于是,杨明才竟然当着她的情人面,将女人强奸。

所谓盗亦有道,混江湖的黑社会分子和流窜团伙,一般也不会随便做强奸案。在看守所中,杀人放火甚至黑社会的罪犯都有一定地位,但盗窃和强奸犯都被当作下三滥,受到其他犯人鄙视和欺负。

杨天勇团伙杀人还强奸,比普通的犯罪分子还要下流的多,就是一群人渣。

随后,杨明才按着手,杨天勇亲自掐脖子,将这个女人掐死。

此时一旁的被拷着的男人看到了整个过程,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动弹不得。

接着,杨天勇又用一根木棍,将这个男人活活砸死。

昆明气温很高,第二天尸体就开始发臭。

杨天勇让手下杨明才将尸体肢解,后者却不敢“我没搞过,不敢下手”。杨天勇大怒“你他妈的窝囊废”,亲自下手,用斧头和砍刀,将两具尸体切碎。

杨明才则负责将尸块放入大锅内煮熟,丢到养殖场内喂几十头猪和狼狗。一些大块骨头不好处理,就集中起来埋在养殖场一角。

期间,杨明才多次剧烈呕吐,被杨天勇大声怒斥。

随后,还有9个人以同样方式被碎尸,煮熟,喂了猪狗或者鱼,至今只能找到零星的骨头。

有的遇害者,甚至只能找到几片指甲。

可怜,这些死者家属连将遗体入土都办不到。

类似的案件还做了很多起,最后一起就是2000年5月。

他们看到一辆很新的军牌奔驰车,决定下手。

杨天勇带着2个手下,将奔驰车拦住,意外地发现里面坐着一个警察和一个军人。

这是昆明本地的民警朱某和他的好朋友,后者刚刚从军队复员几天,两人正准备一起去吃饭。

杨天勇谎称是缉毒警,让他们配合搜查。随后,杨天勇拔出七式手枪,要求去队里处理。朱某立即知道不对头,但对方有枪,自己无法抵抗。

这两个小伙子被押到养殖场,拷在卫生间的铁窗上。

这辆奔驰车则被开到贵阳,以12万的价格卖掉。

期间,杨天勇来给他们做笔录。复原军人年轻气盛,怒骂了杨天勇几句,说他是“只敢暗算的婆娘”“有本事你放开铐子,我们两人单挑”。

这些话得罪了杨天勇,他找来一个绳子,将这个军人小伙活活勒死,又肢解、煮熟、喂了狗和猪。

在杨天勇杀死和肢解军人小伙的过程中,那个年轻民警目睹了一切,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他被迫交代出自己银行卡的密码,同样被勒死和肢解,喂了猪和狗。

在杨天勇多次煮尸体的时候,附近一些住户也闻到这股气味,当时就觉得味道很怪,心里很不舒服。

但他们经常看到杨天勇穿着警服,带着狼狗在附近散步,做梦也没想到他会做杀人分尸的事情。

杨天勇一伙残忍狠毒,最终主犯7人都被枪决,只有负责销赃的家伙留了一条命。

那么问题来了, 杨天勇此人如此凶残,不可能平时毫无征兆。况且,杨天勇此人可以说是五毒俱全,被捕时已经包养了一个情妇。

他早在1995年就有买枪的事情,期间同很多歹徒混在一起,为什么到了2000年被抓住,才知道他有这么多问题?

另外,杨天勇团伙作案的根基,在于有渠道处理赃车。而这些杀人抢来的赃车,并不都是卖到外地,有一辆就被卖给本地一个外县政府驻省会的主任。

如果严打赃车的处理渠道,杨天勇也不可能去做这些案子,因为根本无利可图。

杨天勇团伙的行为并不像是单纯的谋财害命,像他们这样乱来,基本迟早会被抓到。

要分析杨天勇的人生,也许才能真正知道他犯罪的原因。

遗憾的是,普通人是无法搞到这些资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