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萨沙,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福建省某市,在2002年发生一起非常恶劣的凶案,震惊了全省甚至全国。

这里是本省一个著名的山区景点,山清水秀,树木密布,距离市区大约1个小时车程,有公交车可以直达。

景区位置比较偏僻,加上本市旅游名胜众多,所以游客较少,景区收入很一般。

3月的一天下午,清洁工张大妈拿着扫帚和竹筐,开始清扫山间的一条小路。

上山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石板大路,比较平坦,爬行较为容易,景色也比较美。

普通游客都会走这条大路,很少去走另一个小山路。

小山路比较狭窄崎岖,几乎没有景点,比较原生态,受到徒步者的喜爱。

所以,偶尔也有徒步的游客,专门走这条小路爬山,但每天最多几个人而已。

这条山路垃圾很少,每两天只需要清扫一次。

张大妈一边走,一边清扫落叶和树枝,大概半个多小时就爬到了半山腰。

这里有个不大的山洞,里面有古代的一些铭文,可惜并不是什么名人写的,不算是景点。

张大妈到了这里,一般会坐在山洞内的石椅子上休息一会,然后继续爬到山顶。

常年在这里工作,张大妈对这里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张大妈感觉山洞似乎有些异样,洞口有一些脚印。

这就奇怪了,山洞里面是很干燥的,这几天又没有下雨,怎么会留下脚印呢?

张大妈疑惑地走到洞口,刚看了一眼,啊的一声尖叫,仰天摔倒。

受惊过度,张大妈一时间竟然站不起来,连滚带爬地滚出了10多米。

不知道危险是不是还在身边,张大妈用尽全力站起来,不顾一切向下狂冲,扫帚和筐子也都顾不上捡了。

本来下山最少需要20分钟,这次张大妈也就用了10分钟。

到了山下售票处,看到很多工作人员,张大妈的心情才平静了一些。

售票员小王问:大妈,怎么回事?你怎么吓成这样?

张大妈:不得了啦,死人了,出人命了,有人被杀了!

小王:什么?有人被杀了?什么人被杀了?

张大妈:有三四个呢,都横七竖八地躺在洞里,我也没看清!

小王:什么?死了三四个?我赶快报警,赶快报警。

听说出现多人死亡的重大案件, 刑警 们迅速赶到现场。

负责的刑警队长,已经有了20多年处理刑事案件的经验,亲手侦破的杀人案就有几十起。

然而,在队长进入山洞以后,仍然忍不住“哎呀”了一声。

现场惨不忍睹,简直像是一个屠宰场!

只有七八个平方米的山洞里,到处都是血液,地下的山石全部被染成红色,四周石壁上也有飞溅的血液,让人触目惊心。

山洞内,共有4名年轻女孩躺在血泊中,四肢扭曲,早已死去多时。

她们脸上都露出极度惊恐的神情,其中有三人死不瞑目,估计是到死都极度震惊。

让刑警们吃惊的是,这4名女孩被歹徒用刀捅成了马蜂窝,平均每人都被捅了十几刀,几乎刀刀致命。

法医后来验尸时,计算了以后,歹徒一共捅了65刀,平均每人16刀!!!

其中45刀捅入心脏、肝脏、肺部、动脉等致命部位,也就是平均每人11刀。

正常来说,匕首捅要害,一刀就可以致命。歹徒作案手段熟练,显然是知道人体要害在哪里。歹徒却仍然捅了65刀,可见凶残狠毒到了极点。

现场的4个女孩看起来都是20岁左右,相当年轻,是女人一生最美的年龄。

衣着档次不是很高,4个女孩都精心化过妆,头发梳得很整齐,看来都是爱美的人,对外表很重视。

看来,她们虽不像是有钱人,至少也是小康阶层。

法医尸检时,发现有两处刀伤比较奇怪,

其中一个女孩,年龄大概二十一二岁。她的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伤,几乎将脸蛋划开。脸上中刀不会致命,显然是歹徒为了恐吓她,才下此毒手。

另外一个年龄最大,大概二十四五岁,她的一侧乳房被割了一刀,血迹染红了胸罩。这一刀也不致命,明显是歹徒故意割伤,似乎也是在吓唬女孩。

65处刀伤并不是一把刀捅出来的,最初是一支匕首,后来换成了一支杀猪刀。前后两把刀,似乎不是同一个人下的手,目的都是要将女孩们置于死地。

洞内,有两行明显的男人血脚印。

根据脚印分析,一个歹徒个子较高,但体重较轻;另一个歹徒是个矮胖子。

女孩携带的背包和挎包都被翻乱,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知去向,只留下了廉价的化妆品、食品和记事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4个女孩被残杀,衣服裤子都完好无损,尸检表明她们没有遭到性侵。

除了留下血迹以外,作案的歹徒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根据现场分析,4个女孩遇害是在前一天的下午。

这条小路很少有人走,山洞更是没人会去,直到差不多24小时后才被清洁工发现尸体。

不过,刑警也有发现一些相对庆幸的事情:4个女孩遇害那天的游客很少,尤其是下午游客更少,相对容易排查。

这个景点远离市区,坐公交车要1个小时以上,在工作日很少有人来。

而女孩遇害的日子,就是一个工作日。

刑警首先向售票员小王了解情况。

因为是1天前的事情,小王的记忆还是比较深刻。

小王:您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昨天下午,我记得有十几个年龄比较轻的男人买票进入。不过,应该只有4个人可能走小山路,其他都是走大山路。您看,走大山路和小山路,要在前面路口分开,去不同的方向。

我这售票处就对着路口,一目了然。我记得4个男人是走上小山路的。这4个男人分两组,其中一组有个男人我认识,他经常来爬山,还办了年卡。他好像就是附近的人,皮肤黑黑的。他说一口本地话,很正宗。另外两个人我不认识,以前没见过。其中一个男人高瘦,长脸,像竹竿一样。

根据小王提供的线索,警方请他帮忙,将数百张年卡的存根,一一排查。

万幸的是,年卡存根都有照片。

小王花费几个小时,就找到了那个公园的常客。

他姓陈,是附近镇上诊所的医生。老陈四十多岁,酷爱爬山。他们诊所一般是上午生意多,下午就很清淡,几乎没人来看病治疗。

所以,他经常邀约另一个医生,两人在下午去爬山锻炼。

那么,杀人歹徒,是不是老陈和他的同事呢?

经过足迹比对,老陈他们并不是凶手。老陈他们都是小个子,阿宾只有1米58,同事才1米62,体重都很轻。

而脚印的所有者,至少都在1米7以上,其中最高个子超过1米8。

排除嫌疑后,刑警们询问老陈和同事,有没有看到异常情况。

进入小山路以后,只穿着短裤和背心的老陈专注爬山,什么人都没看到。

不过,老陈他们离开公园时,倒是在门口停车场上,看到两个男青年在一辆摩托车边抽烟。

这里很荒凉,周围根本没有人家或者工厂,在停车场的肯定是游客了。

他们的摩托车是蓝色,比较特殊,老陈的同事就盯着看了几眼。

他记得两个男人都穿着黑色衣服,一个特别高瘦,一个矮胖,长什么样子则记不清了。

根据老陈同事的介绍,刑警们又询问了停车场的管理员。

管理员冯老汉回忆:确实有两个小伙子,骑着一辆蓝色摩托车到停车场。他们进没进公园就不知道了,几个小时后就骑走了。我们这里停车超过2小时要收费。他们走之前,我向他们收了5元钱。他们全程没说话,只是给钱。给钱的那个高瘦小伙子,我印象比较深刻。他的脖子比较长,脸型也是长脸,类似于以前说的马脸。我们这里很少有这种相貌,应该是外省人。

根据冯老汉的回忆,小卖部的女售货员张阿姨,也想起了这两个男人。

其实,由于景点在工作日的游客太少,员工们对每个游客都有一定印象。

一个高个子的瘦子,曾经买过1瓶水,张阿姨用本地话问他,他听不懂。

张阿姨知道他是外地人,又用普通话问他,他才听懂了,但并不说话,只是点头和摇头。

张阿姨觉得奇怪,这个人既然不聋,应该不是哑巴,怎么会装聋作哑呢?

看来,这两个男人的嫌疑比较大,目前却也不能说就是他们作的案。

这边,另一组刑警根据受害者的通讯录,找到了她们工作的地方。

这是一家台商独资的大型工厂,本来在福建省的另一个城市。

大概1年前,台商董事内讧,总经理兼任董事愤然带着一批心腹干将,来到本市成立了新的工厂。这个工厂的销售业绩相当出色,是本市的新兴企业。

而这4个女孩,全部是这个台商带来的骨干,2人是22岁,是流水线的拉长,其中1人脸蛋被划破;1人岁数较大,是25岁,就是胸部被割伤的女孩,是代理的管理经理,负责管理几个拉长;剩下1人只有19岁,是技术很高超的骨干女工,也是流水线必不可少的人。

这4个人都没有结婚,只有25岁的女孩在老家有男朋友,其余3人连男朋友都没有。

根据女同事介绍,警方发现4人有1部手机、2条项链、2个戒指以及一些现金丢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25岁女孩钱包里面,应该还有一张厦门银行的银行卡,也不见了。

警方立即调查银行卡的情况,发现当天就有个男人戴着墨镜和口罩,在本市某区的一个提款机,取走了2万元。

第二天上午,这个男人又在距离100多公里外的本省另一个城市,取走了剩下的2万元。

随后,卡就没有再使用了。因为余额只剩下几百元,歹徒似乎认为没必要冒险去取。

当时城市监控摄像头还不多,不能锁定歹徒的身份。

线索就这么一点,一时间侦查工作走入死胡同。

警方先后排查了三四千辆摩托车,又走访了周边数千名市民,一无所获。

这样案件发生了1个多月,警方连作案者是谁都搞不清楚。

市民们议论纷纷,一时间很多公园门可罗雀,严重影响了本市的旅游收入,刑警们的压力很大。

此时,唯一的希望,就是看看是否歹徒会使用抢来的手机。

根据分析这4个女孩的社会关系,警方很快排除了仇杀。

这4个女孩都没有怎么接触社会。

她们都是高中毕业以后,就直接离开农村老家,去台商工厂工作。由于表现出色,才逐步升职,成为骨干。

台商的工厂是电子加工厂,清一色都是女工,男人只是保安、搬运工之类,数量非常少。

而且,平时工作繁忙,她们又是骨干,加班很多,很少离开工厂。

另外,新工厂搬迁到本市建立才1年,绝大部分工人都是新招的。

这几个女孩在这里连熟人都不多,压根就没有什么仇人。

会不会是劫色呢?

上面也说了,几个女孩都有一些姿色,但歹徒并没有劫色。一个女孩虽乳房被割了一刀,推测是歹徒借此吓唬她,让她不要抵抗,而不是性侵犯的表现。

那么,目前看来,最有可能是谋财害命了。

虽然 抢劫 也没必要杀死4个人这么夸张,终究也是有可能的。

况且,歹徒既然是杀人抢劫,恐怕不会随便放弃值钱的东西。

在2002年,女孩被抢的那个摩托罗拉高档手机,还是颇为值钱的,最少也可以卖到二三千元。

正常来说,歹徒杀人无非是为了钱,变卖手机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一些刑警却不抱希望。

很简单,歹徒作案手段老练,几乎没有留下线索。2个歹徒能够轻易杀死4个人,即便对方是女人,这也不太容易。

可见,歹徒绝对是惯犯,不可能不知道使用手机的危险,不可能随便去打。

所以,刑警派出一组人,24小时不间断地跟踪这个手机,却不抱太大希望。

果然,在长达2个月的时间内,手机根本没有打过。

就在刑警们几乎放弃这条线索的时候,这个手机突然开始使用了。

刑警们激动万分,立即追踪定位,竟然就在本市某区一个出租屋,打给一个固定电话。

固定电话是一个工地的值班电话,刑警们迅速追到工地。

经过盘问,他们得知打手机是一个叫做小谢的瓦工。他生病卧床在家,打手机来请假。工地考核严格,要求请假必须本人打电话,不得代理,所以小谢被迫躺在床上打手机。

刑警立即出动,迅速包围小谢和老婆暂住的出租屋,破门而入将她们生擒。

小谢的老婆毫不知情,开始还以为是白日抢劫,大呼“救命啊!抢劫了!”

后来知道是警察,小谢老婆破口大骂“你们有病啊,抓我们干嘛?抓错人了!我们都是良民啊!”

重感冒的小谢却瑟瑟发抖,非常心虚。

身体本来就不适,小谢也没敢抵抗太久,很快说出真相。

刑警:手机是怎么来的?

小谢:是从我老婆的堂弟孔辉淳那里,搞来的。

刑警:你买的?

小谢:是搞来的。

刑警:搞来的是什么意思?

小谢:就是捡来的。

刑警: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么贵的手机,还能捡到吗?

小谢:我们从头说吧。之前,我和孔辉淳只是见过一次,我老婆和他关系也不怎么样。今年1月份,他带着一个朋友找到我们,说来本市做点生意,住两个月就走,希望能够借住一下,房钱照给。我想,大家好歹也是亲戚,况且又给钱,住就住吧。很快,我发现孔辉淳和那个叫做小先生的小伙子,都不是什么好人。

刑警:你怎么觉得他们不是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谢:他们每天睡觉睡到中午,下午出门,搞到凌晨二三点才回来。他们这行我也懂一些,肯定就是偷。我之前看小先生这小子,买了一份本市地图,在一些地方画上圈。我猜想,这是他们准备去盗窃的地方。但这事和我没关系,我最多就是一个房东,不管他们的事情。

结果3月一天下午,他们慌慌张张地回来,孔辉淳开始收拾行李,先去买火车票。到了晚上,两人买到了票,孔辉淳就问我“堂姐夫,附近哪里有厦门银行的提款机”我很奇怪,他们才来2个月,怎么就有本地银行的卡了。我告诉他们“过两条街,一个商场门口就有”。孔辉淳取到钱后,就说今天要离开本市了,同我把房钱结清。

我看大家都是亲戚,就将他们送到大街上。看他们打上了车,我就转身回家。当时已经是深夜了,我看到孔辉淳上出租车前,将手机一样的东西,直接丢到路边垃圾桶了。

刑警:你就捡回来了?

小谢:是啊。我想,这肯定是他们偷来的,卖不掉又不敢用,干脆丢了。他们不敢用,我敢。我是捡来的,又没犯罪,用了也没事。等他们的车走了,我就去垃圾桶一掏,就发现这个摩托罗马手机,还很值钱,里面有卡。不过,我知道这是贼赃,也不敢马上就用,等了2个月。

今天我重感冒发烧,不能下地,家里没电话,工地又要亲自打电话请假,就只好用这个手机试试看了。谁知道,才打了电话几个小时后,就被你们抓了。我这不算犯法吧?

由此,案件有重大突破,抢劫杀人歹徒很可能就是孔辉淳和那个小先。

根据技术分析,孔辉淳询问小谢的那个取款机,就是受害者银行卡被使用的取款机,时间也一致。

这边,警方紧急找到孔辉淳的档案照片,给公园职工们辨认。

他们一致认为,孔辉淳就是当天出现的高瘦的马脸男人。

于是,警方立即将孔辉淳列为头号嫌疑人,开始追捕。

同时,他们调查了孔辉淳的案底。这一查不知道,孔辉淳是个劣迹斑斑的家伙。

孔辉淳是重庆人,此时30岁。他从少年开始就不断犯罪,最早是盗窃,后来是打架闹事,再后来是混社会和拉皮条,最终干脆转为抢劫。

在19岁时,孔辉淳就因武装抢劫打伤了人而入狱,被判刑多年。

出狱后,这家伙不思悔改,又曾伙同他人持刀抢劫。

一次抢劫期间,警方包围他们实施抓捕。

孔辉淳侥幸逃脱,同伙则被抓,交代了他们多起抢劫伤人的案件。

由此,孔辉淳被全国通缉,目前正在到处流窜。

那么,怎么抓住孔辉淳呢?

亲戚小谢介绍,孔辉淳有2个手机,其中一个手机,每到一地就换不记名的手机卡,以隐藏自己身份。但另一个手机,他用了假身份证登记,平时偶尔用来联络妻子和儿子,几乎没人知道,就不需要换卡。

警方认为,想要抓住孔辉淳,这个手机非常很重要。

孔辉淳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完全有机会抓住他。

于是,警方立即追踪这个手机,发现孔辉淳已经流窜到云南某市。根据行走路线来看,他们很可能是想到边境某市,然而设法越过国境,逃到缅甸去。

刑警们分成若干个抓捕组,分别前往孔辉淳可能到达的城市,在火车站部署了大量警力。

孔辉淳的照片被发给每一个警察,务必要将她抓住。。

于是,在案发2个多月后,云南边境某小城火车站,巡逻民警发现1个酷似孔辉淳的旅客。

民警立即联络驻扎在火车站的抓捕组,一二十名警察从四面八方包围过去。

此时,孔辉淳和身边一个小伙发现情况不对,站起来就要快速离开。

此时,荷枪实弹的警察,纷纷用枪口对准他们。

这两人没有枪支,无法抵抗,只能乖乖地举起双手,被轻松生擒。

根据辨认,孔辉淳的同伴就是小先,真名先小海,年仅26岁。

先小海这家伙年龄不大,却是负案在逃的重大案犯。

在2001年,先小海曾和其他同伙,在广东、浙江流窜抢劫,作案多达6起,杀死3人之多,是两省通缉的要犯。

这边,自知必死无疑,孔辉淳也没有拼死抵赖:不错,那4个女孩是我们杀的。

刑警:你们为什么杀人?

孔辉淳:就是为了抢劫啊。我们本来就是逃犯,两个人都够枪毙的,反正横竖是死,多杀几个少杀几个,对我们也没什么不同。我从小父母双亡,养父抱我回去是为了帮他干活,对我非打即骂,饭也不给吃饱。我13岁的时候,将他痛打了一顿,随后离家出走。我文化程度低,又不愿意吃苦,这么多年就是靠犯罪过日子。之前,我因抢劫罪坐了6年牢,却在牢里认识了一伙歹徒。释放以后,我和这群狱友继续犯罪,小先就是我坐牢时候认识的。这小子比我小4岁吗,手比我黑多了。

他遇到我之前就在全国流窜抢劫,已经杀死3个人了。这3个人都是试图抵抗,或者拒绝给钱的,小先就用刀将他们捅死了。

刑警: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一起作案的?

孔辉淳:大概是去年,就是2001年下半年。我在全国流窜抢劫,但现在警察效率比原来高,这事难办多了。我是一个人抢劫,很容易失手,一直想找个帮手。一天,我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叫做小先的人要找我。我很高兴,坐牢时候我们关系不错,臭味相投。我们两人见了面,小先告诉我,他之前和2个同伙抢劫了好几起,还杀了3个人。但同伙们都是软蛋,见到血就害怕。小先觉得他们不可靠,就想甩了2个草包和我一起干。我立即就同意了。

随后我们在全国流窜,做了七八个案子,都是持刀抢劫。

刑警:你们什么时候来到本市的?

孔辉淳:今年2月,我们流窜到本市。我们都是逃犯,住在亲戚家比较安全,就去投靠了我堂姐。我堂姐夫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明知道我们不是好人,还是让我们出钱借住。我们就开始在本市抢劫。到本市10天后,我们在一个公园抢劫了2个女人,除了现金和首饰,还搜出1张银行卡。小先逼问密码,这个女的开始不肯说,小先就用匕首在她手上划了一刀,当时就见了血。女人胆小,吓得赶快说出了密码。

这次抢劫是在晚上,我们都是戴着墨镜和口罩,也就没必要杀人灭口,就是将她们绑住丢在原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们这里人真有钱,她的卡里面有差不多10万。我们取了好几天,直到卡被冻结了为止,取出来好几万。我们抢出了甜头,决定继续在本市作案。不过,这次抢劫以后,我们发现晚上的街头多了很多警察,还有警车开来开去巡逻。我们不敢夜晚上街抢了,决定白天去公园作案。

刑警:为什么白天去公园?

孔辉淳:一般市民认为,没有人会在白天抢劫,警惕性比较差。而且,很多公园比较偏僻,没有警察,比在大路上抢劫安全得多。不过,小先说“这就没办法戴墨镜和口罩了。大白天的,这样打扮太扎眼,很容易被公安怀疑盘问。我们干脆就露脸去抢,事后把人杀了灭口。我反正身上好几条人命,我是不怕,你怎么样?”

此时,我也抢劫伤人作案七八起了,抓住十有八九也是死刑,就说“你当我是孬种?灭口就灭口,有什么大不了的!”

3月,我们踩了几次点,选定了这个偏僻的公园,骑着一辆偷来的蓝色摩托车过去。公园的大路上人比较多,我们只得从去小路下手。结果,这4个女孩就上来了。我们看这几个女孩打扮挺时髦,应该是有钱人。小先生和我远远跟着她们。她们年轻,社会经验不足,一路只是叽叽喳喳地看风景,根本没想到会有危险。等到她们进入山洞,坐在凳子上喝水,我们就持刀冲了进去。

刑警:你们进去就杀人?

孔辉淳:不是,我们先是堵住洞口,大吼“抢劫!不许叫!”没想到,这几个女孩也不是胆小如鼠,其中一个女孩立即大喊“救命啊!抢劫啊!”我们连续怒喝了好几声,她还是大喊。小先生一把就抓住喊叫的女孩头发,在她脸蛋上重重割了一刀,血就出来了。这个女的疼的尖叫,吼道“谁敢再叫,就毁谁的容!我们就是要钱,不要命的”。

小先

这下,她们都吓得不敢叫了,乖乖地将几个包交出来。

我们搜了一通,拿走了现金和1张银行卡,小先生还抢走了首饰和一部手机。

随后,我对年龄最大的那个女孩问“这卡的密码是多少”女孩说“是78621”我大怒“你他妈敢骗我,密码不是6位数吗?”女孩说“是786210”。我一把勒住她的脖子,对她的胸部狠狠割了一刀,她痛得大声哭喊起来。我说“你不说实话,把你两个奶都割掉!说不说?”她没办法,只好说出了正确的密码。

刑警:你们就杀人灭口了?

孔辉淳:对啊,我们一旦被抓肯定枪毙,这次又露了脸,肯定要杀她们。

我和小先生开始对靠外面的两个女孩下手,几刀就把她们捅的倒在地上,接着我们再杀另外两个。我们站在洞口,山洞很小,她们没处逃跑。其中一个女孩吓得跪地求饶磕头,我们也没理她。

我是第一次杀人,捅了二十多刀,匕首就弯了。看到地上都是血,我心跳得厉害,有些害怕。小先生比我还狠,他推开我,用杀猪刀捅了大概40刀,把几个女孩胸腹都捅烂了,像马蜂窝一样。我们杀了4个女孩以后,就急忙下山。期间小先生发现双手和裤子上有血,公园也没处洗,就让我去小卖部买瓶水。后来,我们就骑摩托车逃走了。就这么回事。

刑警:赃物是怎么处理的?

孔辉淳:手机会暴露我们,离开之前扔到垃圾桶了。其他首饰就卖给黑店了,这种东西他们拿到就熔掉,警方不容易追查出来。

刑警:你们还做了什么其他案子吗?

孔辉淳:还多着呢。杀了这4个女孩以后,我们四处流窜,在5个省抢劫了6起,抢了十多个人,砍伤了好几个,最后死了几个就不知道了。

期间,小先生在浙江杀了2个人,丢到了江里。到被你们抓住,小先杀了6个人,我杀了4个,一共做了几十起案子。我们知道迟早会被抓住,决定去缅甸买枪,到时候还可以和你们拼一拼。没想到,刚到边境就被你们抓住了。

刑警:你们2个大男人,为什么对4个小女孩下这么毒的手?你们也是道上混的,一点规矩也不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孔辉淳:我们自己都烂命一条,还管她们呢。她们如果下山就去报警,你们全城大搜捕,我们都是有前科的人,未必能够跑掉。我那个什么亲戚小谢,说不定也会为了悬赏去举报我。到时候,我就死定了。杀了她们,我们就比较安全。就算你们几天后,发现是我们做的,我们两人早就跑得没影子了,这辈子也不会回来。

刑警:那4个女孩子,抵抗了没有?

孔辉淳:没有,她们都吓傻了,也没有抵抗的武器和本事。其实,遇到我们这样大白天持刀抢劫的歹徒,钱可以给,但一定要拿出武器对峙,让我们有点顾虑,不敢随便下手。像她们这样束手就擒的,十有八九会被我们杀掉。其实我们也只有匕首,又不是霍元甲,心里也是发虚的,不会随便去拼命。

有一次,我和小先生在浙江乡下,抢劫一户杀猪的人家。这家当时只有老头老太,还有几个妇女和孩子在家,年轻男人都不在。我们以为进去吼几声,他们就能乖乖地交出钱了。没想到,他们一家厉害得很。我们刚进去抢,他们就操起杀猪刀、菜刀、砍柴刀,上来和我们拼命。他们虽都是老幼妇孺,但有五六个人,还都凶得很。我和小先生吓得屁滚流尿,直接跑了,一分钱都没抢到。

被捕后2个月,这2个家伙被执行死刑。

这两个人渣死有余辜,早就该被杀了。

而这4个遇害女孩,却颇为让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