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的黄轩突然悟了:我不再发朋友圈,开始接纳孤独

2021-11-17 23:06:37 一条

阔别大银幕2年后,

2021年,黄轩带着5部作品回到大众视野,

密集的时候,他两天官宣了3部。

黄轩在《乌海》和《1921》

年初,他在《山海情》里

演淳朴的村干部马得福,

年中,他在主旋律大片《1921》里

演知识分子李达,

国庆,他同时出现在

《我和我的父辈》和《长津湖》里,

年末,他在《乌海》里演走投无路的小人物。

还有跟王一博合作的《风起洛阳》

和曹保平的《她杀》,

尚未播出。

有人说,很久没见到这样的黄轩,

他又回到巅峰状态,

在最近上映的《乌海》里,

贡献出职业生涯最好的表演。

在影片上映之前,

我们在北京见到了黄轩,

聊了聊他跟不同导演合作的感受,

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穷途末路的角色,

以及这两年的变化。

撰文 | 洪冰蟾 责编 | 倪楚娇

黄轩接受“一条”采访

36岁的黄轩有一双成年人脸上罕见的、异常明亮的眼睛,说话不快也不慢,嗓音自带着某种故事感。

曾导出《老兽》的青年导演周子陽说,他一早就认定《乌海》的男主角非黄轩莫属。

黄轩被周子陽带去了严冬的内蒙古,演一个陷入经济和婚姻危机的中年男人。

为了赢得家庭地位,他辞去稳定的工作,转而创业,不惜抵押了车子和房子。同时他怀疑妻子出轨,虽然努力挽救这一切,但事态急转直下。仿佛整个外部世界,都将他抛弃。

《乌海》中,

杨华(黄轩饰)大部分时间在车里,无处可去

为了演活杨华,黄轩把一身衣服从开拍穿到杀青,头发油得结成了一绺一绺,多数时候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他理解角色的每一分焦灼、癫狂和无处容身的绝望,“我也有自尊心,也有自卑感,和所有人一样,有过渴望证明自己,却又被欺骗和陷入无助的时刻,不一定我当下在其中,但这些情绪是共通的。”

他和杨子姗的夫妻吵架戏码,演哭了周子陽,也因为太过真实,让观众直呼“窒息”。

还有人说:“黄轩把憋闷到戾气横生的中年男演得入木三分。一改文艺形象,可恨可怜可怕。”

《我和我的父辈》

黄轩回来了

从文艺片、流量剧,正剧、再到主旋律大片,黄轩具有一种令人艳羡的体质。

很少有人像他一样,被第五、第六代导演喜欢的同时,流量剧的邀约还不间断。他似乎能融入任何题材和年代里。

《黄金时代》

黄轩出道14年了,要认真算的话,2014、2017和2021年,是他职业生涯非常重要的三个节点。

2014年,许鞍华的《黄金时代》里,黄轩真正意义上,被大众注意到。

他饰演的骆宾基虽然戏份很少,但给了观众惊鸿一瞥。得知萧红死后,他嚼着一颗糖,眼泪流下来,然后是越来越大力的恸哭与咀嚼,整张脸都变了形。

令人难忘的小马的笑容

紧接着是娄烨的《推拿》,黄轩饰演的盲人小马是影片的核心人物。结尾的那场戏,他模糊地看到眼前的女孩,然后镜头长久地停留在他的脸上:紧紧闭着眼,露出一记灿烂的笑容。

大家被少年的干净与纯真击中,惊呼:“这人哪儿冒出来的?”

黄轩就这样冒出来了。

《红高粱》里和周迅演对手戏

接下来的几年,他转移重心到热播电视剧,主动地拍让更多人知道的作品:《红高粱》、《芈月传》、《女医明妃传》。

在戏里,他对着周迅孙俪刘诗诗深情款款地笑,青涩又痴情,他那几年被称为“国民初恋”。私底下,他又因为种菜、打坐、写毛笔字,被冠以“老干部”的标签。

《妖猫传》

《芳华》

2017年,属于黄轩的时代来了。

主演陈凯歌的《妖猫传》,冯小刚的《芳华》,曹盾的《海上牧云记》。同一时间,大银幕和小屏幕上,都是黄轩不同扮相的脸。

声名显赫的大导演们对他不吝赞美之词。那些喊着“黄轩怎么还没红”的人改了口,这下真的红了,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众明星”。

为《1921》剃头,被认为是最适合寸头的男演员之一

但是,那之后的四年里,他似乎陷入了瓶颈,只有2部电影问世,主演的电视剧颇有话题度,口碑却遭遇两极化。

《创业时代》和《完美关系》,豆瓣3.9和3.7,跌破黄轩职业生涯低分。

很少见到一个演员,收到负面评论后,一五一十地跟大家剖析自己哪里出了问题,甚至坦率地说,近期不再接职场剧。

观众说他有小肚子,他反思当时自己有一点浮肿,现在每天健身。

观众说他表演过火,他反思自己的工作节奏,刚拍完曹保平的《她杀》,拍摄超期,导致原定的调整休息时间突然没了,进《完美关系》的组后,还没完全从上一部戏压抑的状态里出来。

不拍戏的时候喜欢弹吉他

他放缓了节奏,2019年底拍完《乌海》,他休了一个长假,4、5年里,他第一次有那么长久的属于自己的时间。

沉寂了2年后,今年他交出一个又一个精细打磨的角色,像是把珍藏很久的礼物箱打开了。

《山海情》

人的本质是孤独

“以前比较多愁善感,”他笑着说,“现在变了,不再发朋友圈了,但人本质还是孤独的。”在采访室里,即使对着一屋子面孔,黄轩仍然不避讳把内心的情感袒露出来。

黄轩出生在兰州,从小父母离异,跟着母亲去了遥远的广州,考上广州舞蹈学校,跳了几年古典舞。

那段时间,黄轩最好的朋友是宿舍门前的三棵大树。“我习惯性地对着三棵树悄声讲话,借此释放内心压抑的情绪。我为这三棵树分配了角色——一棵讲学习,一棵讲情感,一棵讲朋友。”

20岁出头,他的父亲过世。他在博客上贴出一篇《给爸爸的信》:“你知道吗,你离开了,我觉得好孤独,好孤独……”文章结尾是10个“我想你”。

黄轩展出的书法作品

他靠写书法,一个下午一个下午地练横竖撇捺,熬过了那段时间。后来笔墨纸砚,成了他进剧组的随身行李。

黄轩出道初期的坏运气,很多人都知道,接连遭遇换角,好不容易演了《春风沉醉的夜晚》,还被剪到只剩一个背影。

综艺《夏日冲浪店》

有一段时间,他喜欢在微博上写当下的感受,文字干净、率真,忧愁比喜悦多。他喜欢喝酒,酒后情绪更浓烈,有一次甚至要把微博改名“酒后妄语录”。

他在海边看星星,兴之所至就写:“星星告诉我,你认为的一切都太短暂并且不确定,试着像我们一样吧,不去分别,不去比较。”姚晨和粉丝们都在下面留言:是不是今晚又喝大了。黄轩回复了好多条:没喝大。爱你们。

他的评论区里,有如今互联网上少见的包容和默契。他发一些没头没尾的情绪,比如,“我今晚特别感性,一直在被感动一直在流泪”,粉丝也不追问怎么回事,只是说:“一定是个你喜欢的故事吧,真替你开心。”

白居易和“妖猫”

可能也因为这股向内生长的情绪,面对每一个角色,他都有融入骨血的塑造能力。

盲人、诗人、文艺兵、乡村青年、翻译官……他说他们都不是他,又好像每一个都是他。

黄轩曾对《南方周末》,回忆了他演《妖猫传》的细节。白天拍戏,晚上喝酒、不停地读诗。

每晚临睡前,他都会打坐,自我催眠,心里不停默念“我是白居易”。

《推拿》快要拍完的时候,他觉得像是“抛弃了一部分自己的感觉”。《只有芸知道》杀青,他说“又一次人生”。《山海情》播完,他说“像是在告别一段人生”。

2014年《推拿》,2021年《乌海》,

眼里的故事不太一样了

“这两年我越来越熟练地,把戏和生活区分来,但是自己的感受是抹不掉的。”

某种意义上,他的反思,他的孤独,都让他得以在纷乱的现实里,保护自己最真实的情感,在演戏这件事上,他不动荡、不急躁也不迷失。

以下是黄轩的自述,从《乌海》谈到这两年的状态:

一冲动,我就演了

一开始我是拒绝出演的。

2019年,我刚在新西兰拍完《只有芸知道》,想休息一段时间。这时周子陽导演给我发来《乌海》的剧本,看完我觉得好重。我刚从一个悲情的角色里出来,不想这么快再接一个沉重的作品。

工作人员告诉子陽导演后,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信里讲他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为什么想找我来演。

我并不认识他,但我想他是一个非常有诚意,处于很纯粹的创作状态的人。我就说,那我请导演吃个饭,还是当面跟他说一下,为什么不能去出演。

周子陽给黄轩讲戏

子陽导演有内蒙人的豪爽,见了面,说咱俩喝点。喝着酒,就跟我聊起他的过往,关于婚姻中的问题,拍电影遇到的困难,对社会现象的思考。他说话的时候很赤诚,让我一下想起了自己的过往,现实里遭遇的无奈,自己原生家庭带来的感受。

我们越聊越近,就在饭桌上,我说:“咱俩就拍这部电影吧。”

当时我的工作人员就在旁边,他说:“咱们说好的,过来是跟导演好好说一下,怎么你就决定要去了?”

就那一刻,接这个作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有时候我有一种冲动,没有那么理性,那么严丝合缝。

在乌海“放羊”

我问子陽导演,为什么叫《乌海》?他说你不知道,乌海是个城市。我说这城市,名字还挺酷。他说这座城市,非常特别。我说咱俩去一趟?他说你有时间吗?我说我在休息。

第二天我们俩就跑去乌海,拿着剧本,从第一场戏到最后一场戏,所有的地方我们俩走了一遍。这个人物在这里生活,他每天会去哪里吃饭?他开的什么车?他小时候是在哪里长大的?上哪个小学?他的爸爸妈妈是一个什么状态?剧本里没有写的,我们把它联想出来。

几乎没有演员在开拍之前,会跟着导演去看景。但这次,连合同都没签,什么都没有,我就整个已经投入到故事里了。

黄轩和周子陽在看监视器

后来我去学了乌海话,直到现在,我们都喜欢给对方发微信语音,只说内蒙话,问候起来特亲切:干甚呢?我搁北京拍戏呢。

以前跟年长的导演拍戏,他们算是我的长辈,有时候,我要想一想这话该怎么说。但子陽导演是我合作过年纪最轻的。我们都是80后,成长在同一个年代,有好多可聊的东西。

年纪相仿的人之间,不会有那么多拘谨,亲密的时候像哥们,不爽了我俩就开骂:你这不行,这什么玩意儿,你会不会弄啊。肆无忌惮地沟通,让我感觉到一种创作上的自在自由。

挨了打、撞了妻子、烧了帐篷后,不同的情绪表达

两场戏

2019年底,我一进组,就想在戏内戏外都还原角色的真实情绪。

他一直在路上,不断被突发事件牵着走,焦灼、压抑。戏里的那身衣服,我穿了一个多月,直到杀青都没换过,也不怎么洗头,头发油得一绺绺结在一起。

有一场是,我和杨子姗在家里吵架。这段争吵非常重要,它彻底点燃夫妻之间的导火索,然后发展出后面的剧情,杨华变得无家可归。

拍之前,子姗、子陽导演和我,三个人关在屋子里,聊了6个小时。哪一句话要不要说?为什么要说这句话?要不要这么激烈?我们把各自的想法说出来,让剧本更合理和落地。

我们没有把台词规定得特别死,吵架是一个冲动的、不理智的行为,爆发的当下,不会特别去背下一句是什么,情绪到了,话自然就说出来了。

令人窒息的争吵桥段

天已经黑了,剧组的人都忙着做开拍前的最后准备。屋子里只有监视器亮着,外面的住宅楼,家家户户亮着灯。

我和子姗默默地坐在监视器前,我突然跟她说,咱们即将要拍的这场戏,我相信这万家灯火里,有将近一半的家庭可能正在面临这种争吵、误会、不解、委屈、抱怨。不知道这场戏最终会成什么样子,如果我们演得好,可能很多人看到会有共鸣。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一刻会说这句话,然后我俩再也没说话。她在她的世界里,我在我的世界里。

我们只拍了两条,拍完子姗一直在抖,我也是激动得要命,心一直揪着,子陽导演在抹眼泪。

因为电影的焦点一直跟随着我,所以我的每一个表情细节,每一场戏的情绪变化,都影响着叙事的准确性,以及观众能否被角色的命运所牵动。

杨华在沙漠点火烧帐篷

到了影片的高潮戏,这个男人要去烧沙漠里的帐篷。

我想他已经被逼到走投无路,钱要不回来,债还不上,房子车子要被收走,还误会老婆有外遇,他自己的内心世界已经坍塌,而外面的世界上,也已经不接纳他了。

拍这场戏之前,我培养了半天情绪,一直在想,点燃帐篷后,我该怎么演,是要表现气愤,还是要流泪。

真躺到沙漠里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笑。内蒙古的冬天好冷,身处一望无际的沙漠,这个笑像他是对自己的嘲笑,也是对命运捉弄的回应,特别苦涩。

演技“高光时刻”

这两年,忧愁越来越少

今年我有几部戏陆续上映,实际上不是按次序拍的,但当它们在一段时间里出现,好像过去的岁月,不断地,又刹那地闪现。

创作这些人物的时候,他们的气质和境遇如此不同,虽然只是演戏,但好像我曾点点滴滴过他们的人生,而这些印记,从此便长在自己的生命里。

我回想起跟凯歌导演一起工作,到长安演一个诗人白居易。又想到跟小刚导演,在那样一个特殊时代,演《芳华》里那样一个人。

紧接着我跟着子陽导演,跑到从没去过的乌海,不洗澡不洗头,满城追债,家也不回。想来真是如梦如幻,是吧?

《山海情》期间黄轩晒自拍

这两年我越来越熟练地,把戏和生活区分开来,但是自己的感受是抹不掉的。

我有自尊心,也有自卑感,和所有人一样,有过渴望证明自己,渴望承担起更多责任的时刻,遭遇过事情发展得不如意,被欺骗和陷入无助。

这些情绪是共通的,不一定我当下在其中,但我可以调动记忆,联想一下,去靠近这个人物。

不同片场的工作状态

比如演感情破裂的夫妇,我没结婚,没过过夫妻生活,但我谈过恋爱嘛。

还有隐隐的,有一股力量,我猜是原生家庭带来的经历。我经历过父母离异,目睹他们的争吵,切身地知道人与人的不理解是什么样的。

以前多愁善感的时候挺多的,很容易陷在过去里,老扒着记忆不放,所以动不动就发一大串文字,现在想起来有点矫揉造作。

这两年,好像我训练了自己接纳孤独的能力,不大觉得一个人和很多人,有什么分别。

我不再发朋友圈了,我开始练书法,喝茶,种菜,很享受独处的时间。好像我更从容,更洒脱,也可能是变得麻木了,我不大知道。

读书、喝酒的夜晚

我现在惴惴不安的,主要是时间。今年我36岁,总觉得现在的日子比以前过得快了,以前好像一天可以做好几件事,现在一晃就过,晃得我心都慌了。

早上起来,我会给自己安排很多事,生怕错过什么。突然有一天收工早了,回到家,我不知道该干嘛了。

一直以来,属于自己的时间非常有限,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候,一下子不会安排了,又想看电影,又想看会书,又想见个朋友。所以我想把自己的精力和感受,都放在当下这个时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张淇宣_NBJS1627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