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被“封杀”是偶然?美国衰落不无道理,中国必须引以为戒

2021-11-16 17:31:47 票姚校尉

美国历史上,特朗普也许会是美国历史上最幽默,最受全球“关注”的总统。要知道,特朗普本人非常喜欢“推特治国”,而且在对国民的演讲中也经常用夸张的方式来讨好中下层百姓,乃至在其总统任期内,他都通过政治行动,兑现了其在竞选总统演讲中提到的绝大多数执政承诺(包括但不限于修筑美墨边境墙,抵制非法移民,促进实业回流,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发起对华贸易战等)。

对于美国人民来说,他们很久没有遇到像特朗普这样能够兑现大量政治承诺的总统了,更何况,他还常年混迹于美国互联网平台,深入美国群众之中,其观念也符合美国白人保守派(例如红脖子群体)的认知。可想而知,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对于特朗普及其政治团队来说,2021年的今天,他们仍将稳坐白宫总统府。

然而,在新冠疫情席卷美国后,特朗普虽然优先保持了新冠疫苗的研究与量产工作,但是从美国作为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情况来看,美国就算集中了大量科研人员加速研发新冠疫苗,促成了第一代疫苗的顺利问世,也很难在美国各州政府尔虞我诈,相互猜忌的情况下将医疗资源“按需分配”,做到像中国防控疫情那样“全面协同”。

而在新冠疫情发生前,有美国专家在理论上表示美国政府只要采取强力措施,美国疫情就能得到很好的控制。而事实上,美国确实也有极为完善的医疗系统与社区服务,在各州政策中,理论上也能对各大城市的疫情做好封控。然而,在新冠疫情发生后,作为总统的特朗普根本无法对美国各州的疫情管控进行有效管控。

除了在州政府上根本无法有效合作外,美国社区服务也不能对居民进行有效的隔离,缺乏有效的防护设备,而在此基础上造成严重感染同时,美国完善的医疗资源又出现了医疗挤兑的情况,能够获得医院医疗床的患者,大多都是重症病例,而还未恶化的轻症病例们居住在家中,因美国民众中流行的“反智主义”思想,而进一步导致了美国疫情的迅速展开。

在这样的反智思潮的流行下,纵使特朗普是否呼吁戴口罩,美国民众也不可能全部都选择戴口罩,毕竟,对他们而言,政府无权决定美国人民是否选择戴口罩的决定,美国人民享有“自由选择的权利”。更何况,美国政府及其部分美国私人医疗公司对美国公民做过“人体试验”,对于美国官方的邪恶行径,美国民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可能无条件的对美国政府在医学上的要求实现“服从”。

也就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要将中国式思维套在美国式思维上,唯有深入了解美国人的想法,才能清楚美国社会运转的现实状态(而非理论设想)。而在美国疫情无法管控,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大选失利后,拜登幸运地成为了美国现任总统。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是,在特朗普卸任的十几天以前,他的互联网个人社交账号却被绝大多数美国公司“全面封杀”了(直到现在,特朗普的封号状态仍未被解除)。

了解美国历史的人都应该清楚,美国总统在受到一定程度制衡的同时,其权力也是相对较大的。诸如互联网、新媒体、传统媒体公司等,特朗普处于美国总统任期时,想必是没有权力对美国总统的个人账号进行全面限制的。由此可见,美国一天到晚对全世界宣扬,对中国抹黑污蔑的所谓“美式言论自由”,其实就是空话,而美国所谓的先进民主制度,也只不过是掩盖美国“寡头共和制度”的本质罢了。

曾经有一个特别讽刺的笑话,就是专门拿来嘲讽美国“言论自由”实际运用的:冷战中的某一天,一个苏联人和一个美国人喝酒吹牛,忽然苏联人说:我们的领袖每天都会给他的家人和邻居宣传一遍言论自由的意义。苏联人说完,美国人嘲笑说:这算什么,言论自由的意义每天都在随我们“伟大的总统”而变化(由此可见,美国的言论自由,是“看领导人而变化”的)。

在特朗普被封号后,有一些支持特朗普的视频博主们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禁言管制,甚至在极端情况下,有一些身在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遭到了美国主流媒体的口诛笔伐,以及民主党政客对他们的人身攻击与舆论污蔑。可以说,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其实对掌权派开放的,而对于没有真正掌握国家权力的美国人民来说,他们只是被利用的工具与肆意玩弄的玩具(必要时,资本家会通过政治手段无形收割他们的财富)。

而在有关中国的内容上,这些在美国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掌权派们也是如此污蔑中国。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交媒体平台上客观宣传中国的内容,被美国互联网企业刻意限制流量,故意让中国的正面宣传内容在全世界用户的首页中抹去。而美国、澳大利亚通常邀请一些反华分子污蔑中国的政论节目与娱乐节目,刻意宣传“中国威胁论”,叫嚣对抗中国的视频,却常常被美国互联网企业暗中推上世界各地用户的首页。

他们对特朗普是这样干的,对中国,他们也是这样干的(所以我们也能理解为何一些外国网民对中国有偏见,是被美国互联网巨头欺骗了)。可以说,美国提倡的公平、自由、民主等思想其实根本没有适用于全球范围,也更没有适用于全体美国公民。美国政府常常提到的“公平”,其实也只不过是“掌权派内部的公平”,在这些政客们出现专断擅权、内部斗争、党争对抗的情况下,确立一定程度的妥协机制(参考封建王朝时期的家族内斗)。

而值得中国引以为戒的是,在美国享有巨大政治权力的掌权派们,除了政客、官僚集团外,财阀集团在美国的经济垄断,而导致其空前绝后的影响力,是值得我们警惕和注意的。毕竟,在全球化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总会看到一批又一批通过巧取豪夺,号称“实干”的富商们逐渐从中等收入群体转变为金融资本寡头,而这群人的存在,不仅造成了美国经济出现衰退,也在全球范围内,有着极为相似的危害性。

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就是最值得我们了解的例子。在普京之前的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官僚集团曾出现过极为严重的经济、政治腐败。除了我们常见的诸如“俄官僚走私军事装备,赚取高额利润”外,部分苏联时期担任国企的领导人在苏联解体后迅速腐化,利用自身原有的“裙带关系”以及和欧美亲密的合作,出卖了大量苏联的技术与设备,导致俄罗斯在20世纪90年代一度陷入极为困难的环境中。

而除了腐化的官僚外,连黑帮分子都在苏联身上寄生赚钱过。比如著名的“乌拉尔重机厂帮”(Уралмашевская группировка),就打着私企为国企做外包服务的名义,接管了苏联国企的俱乐部、食堂等,甚至还组建了工人足球队。最后,他们还“顺手”将国企工厂的生产线也承包了。

而在积累了原始资本后,这些人中的精英们就开始从实业转型到金融业,妄图以金融手段更好地对俄罗斯敲骨吸髓,丰厚自身羽翼。当然,就算俄罗斯最终被他们糟蹋到“破产”了都无所谓,我们必须清楚一个事实: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他们拿到卢布就兑换成美金,等情况转变就跑到欧洲的别墅里享受后半生。更何况,这群人还是擅长寄生的金融资本家?

而美国现在的情况,有一部分其实和俄罗斯是相似的。只不过仰赖于美国200多年来对外殖民与经济扩张等原因,建立了美元金融霸权,从而让美国这个巨大的金库能够在众多寄生虫的吸血下,继续保持“大而不倒”的局面。不过,在小布什总统之后,我们明显看到美国正在走向衰落,无论他们负债率多高,还是国内矛盾多么尖锐,这些平时看起来不经意间的裂痕,都很可能在未来的金融危机中再次重创美国。

那么,试想一下,当美国再次遭遇金融危机后,那些在美国实现了金融垄断,手握巨量财富的金融资本家们,会自愿帮助美国政府渡过难关吗?我们再次重申,资本家是没有祖国的,尤其是金融资本家。当美国元气大伤的时候,除非美国政府强制要求他们支援国家,否则他们也将携带巨款逃往它国,继续在其他国家寄生吸血。

而美国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属性,注定了他们不太可能得罪这群贪婪的金融资本家。那么,为了维护美国发展,他们也只有吸血日本、韩国等国家的人民,继续维持“新殖民主义”,同时又将国内矛盾转移到中国身上,威逼中国为美国的损失“负责”,从而进一步加剧中美关系的恶化。

认真想想,美国在新冠疫情的时候就要中国赔钱,甚至造谣污蔑是中国政府故意泄露的病毒。那么美国如果未来再遭遇一次金融危机,那中国是不是又该充当美国眼中的“罪孽深重之国”?所以,我们要对美国政府的邪恶本质提高警惕,杜绝任何向美国让步的想法(向美国让步只会助长其嚣张气焰)。

而除了警惕美国外,最值得我们引以为戒的,则是“金融垄断”的出现。毕竟,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进行市场经济发展的同时,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并行。而随着时间发展,我们很有可能会面临类似于美国、俄罗斯同质问题的苗头。如何处理、防范,通过参考美国的案例,我们将更加警醒。

随着时代发展,我们相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政府必定能防范这类问题的出现,打击任何妄图实现金融垄断的个人或团体。而在人民群众坚持不懈的高速发展下,我们必将见证中国人民实现全民富裕,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未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