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民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众所周知的 滕县 保卫战,不仅仅局限于保卫滕县县城的作战,也包括滕县周围北沙河、南沙河的等地的周边作战,甚至开始于滕县攻城之前和滕县失陷之后的整个过程。川军第22集团军第45军第125师、第127师也作出了巨大的牺牲,甚至第45军副军长兼第127师师长陈离中将也在南沙河作战中负了重伤。在陈离将军负伤的同时,第127师师部还有四位军官阵亡,其中一位就是师部的一位无线电信排排长 张鹏云 烈士。朋友周彦均收藏了张鹏云烈士的阵亡通知书,在台北园山忠烈祠也找到了张鹏云烈士灵位,在国民政府公报也找到了张鹏云烈士等四人的抚恤令。由此可见,滕县外围的作战也是很激烈的,也付出了很大的牺牲。

(民国军邮一份)←8

陆军第一百二十七师无线电信排用笺

(成都某某会登记讫印章)

迳启者:前本排排长张鹏云,于滕县南沙河失踪,久无消息,倘未回家,定已阵亡。现为安慰幽魂,造表请䘏,特附上乙种调查表一份,希即将籍贯、年龄、家族、名号、出身及相貌、遗族、领䘏人,并名号、住址各栏一一详细填就后,迅速寄转本排,以凭造报请䘏为荷。

此致

张先生 启 十月十三日

(陆军第一百二十七师印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台北圆山忠烈祠信息

烈士姓名:张鹏云

殉难日期:民国027年04月01日

入祀年月:民国060年09月

牌位号码:K8-13

奉祀地点:武烈士祠

英烈事迹:作战阵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民政府公报 渝字第191号 第13页

国民政府指令 渝字第1862号

二十八年九月二十三日

令行政院

二十八年九月十八日,吕字第10777号呈一件,为准军事委员会函送故员兵张鹏云等四员名请䘏调查表,检同原件,转请鉴核给䘏由。

呈表均悉,准如所拟分别给䘏。仰即转行知照。表存。此令。

主 席 林 森

行政院院长 孔祥熙

1937年底,第五战区总预备队第22集团军奉命即交由陆续到达之汤恩伯军团接替。第22集团军受领任务后,以第45军陈鼎勋师长率第125师及第127师之一部为先头部队,沿津浦路向滕县及邹县附近推进。

1938年1月9日,第125师到达临城,第127师到达韩庄。1月11日,第125师进驻滕县,到春节时又向界河推进,并部署阵地,构筑工事,阻击日军南下。第45军军部驻滕县以北刘家庄附近。第127师除派一部向微山湖搜索警戒外,其主力为军预备队。同时第41军派第122师师长 王铭章 率所部及第124师之一部进驻滕县作为集团军之第二线配备。集团军总部及第41军军部率直属部队及第124师之一部驻临城。第45军编制序列如下:

第45军:军长陈鼎勋

第125师:师长王士俊(驻香城)

第373旅: 旅长 卢济清(驻普阳山)

第745团:团长姚超伦

第746团:团长谭尚修(驻界河)

第375旅:旅长林翼如(驻普阳山)

第749团:团长瞿联丞(驻界河)

第750团:团长张元雅(驻界河)

第127师:师长陈离(驻滕县)

第379旅:旅长陶凯(驻大石墙)

第757团:团长王永棫

第758团:团长王澂熙

第381旅:旅长杨宗礼(驻龙山)

第761团:团长陈麟

第762团:团长邹迪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8年1月20日,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四川绥靖公署主任刘湘在汉口病故,邓锡侯继任四川绥靖公署主任,孙震升任第22集团军总司令,陈离任前敌总指挥,指挥第45军两个师及第41军吕康的第370旅,担任前线防守任务。

1938年3月初,占据邹县、两下店之日军增加兵力,从9日起向我滕县前方的界河防线发动攻击。担任界河防线方面的兵力是第127师和第125师的第375旅。第127师师长陈离任前线总指挥。第745团(团长姚超伦)在香城占据普阳山为右前方支撑点,受第375旅旅长林翼如指挥,左侧方是第124师吕康的第370旅。日军先向阵地正面和左侧佯攻了三天.

3月14日拂晓,濑谷支队从两下店发起进攻,出动步、骑兵3600余人,在飞机和装甲车掩护下,分四路进犯普阳山、黄山、界河、石墙等阵地,以重点指向黄山,并进行两翼包围。

15时,黄山阵地被日军突破,守军一个连官兵全部牺牲。本来前进阵地是能支撑,不行则可退守本阵地的,然而自周营长至每一个小兵,都愿意与阵地共存亡,有一个士兵曾冲敌阵前八次,抛掷了八次手榴弹,最后终于阵亡。在敌人猛烈的炮火和炸弹下,一直支撑到下午2时,周营全营官兵全部壮烈牺牲,敌兵才进入了我们的前进阵地,复以大炮 20余门,坦克20余辆,飞机30余架,进攻我九山庄、王府庄、张庄、后屹村、金山等我军第127师主阵地。幸赖我将士用命,激战至17时许,阵地岿然不动。敌人猛攻不下,乃改变战略,分兵千余,自龙山、普阳山间从我127师右翼偷进我阵地后方。陈离师长闻讯,立即亲率一个营前往堵截。随后敌人又增援千余,并有大批迁回部队,自龙山、前后枣庄 进占我后方柳泉,截断了滕县到界河的公路。

因部队多半作了壮烈的牺性,而且将受包围,陈离师长乃和第二线指挥官王铭章师长商议,请他派部队,夹攻柳泉的敌人,以肃清后路。可是到晚间十时,刚拟出动,王团来报告,敌人已占领柳泉、界河,敌人自前方、右侧、后方包围了我阵地,预备队都已牺性,不得已乃改变计划,派王团协同王师长一团两营坚守北沙河、龙山、普阳山等阵地。一面乞援,一面加强各项防御工事。

另外,从当天上午7时起,防守石墙的第124师370旅(旅长吕康)也受到日军猛攻,伤亡甚重。不得不于11时退守季寨、大山、小山、深井一线,其中扼守季寨的两个营损失极大,19时,370旅利用暗夜,向滕县撤退。

同时,日军以坦克、骑兵和步兵由公路向我香城进攻,经过三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我香城杨宜营因伤亡重大,众寡悬殊。因香城突出界河本阵地的右前方约10公里,遵照上级指示,即移向普阳山阵地附近村落防御。在香城左侧普阳山构筑坚固工事。除重机枪、迫击炮筑有工事外,士兵一般都挖有掩蔽部,并在便于瞭望的地方筑有团指挥所,阵地上和后方也架起了电话线。

当敌人骑兵进攻时,我普阳山迫击炮向敌骑兵轰击,只见敌骑纷纷向我炮火火力不能达到的地方奔跑,他们的密集队伍也用低姿势在公路旁停止。约有两个连的日军随即向我普阳山阵地进攻,我先以迫击炮火阻止,待敌人接近阵地时,用重机枪和手榴弹反击,把敌人打退了。敌人几次冲锋,均被我击退,即以一部向我阵地监视,大部队向我阵地右后方前进。我迫击炮火力,在离两干公尺以外,就不能打伤敌人。所有步枪,枪膛内的来复线都磨平了,子弹出膛的枪声:“通!通!通!”和土枪一样,实在难听,我们的士兵都不愿意用枪射击,只准备在肉搏时使用。为了便于观察全部敌情,团长姚超伦离开指挥所掩蔽部,刚走出十余步,被敌炮兵发现,打来的炮弹在他附近爆炸,破片打伤距他身后几步的传令兵两名,一个手臂上受轻伤,一个姓唐的腿上受重伤,以后成残废。团长姚超伦身上也受到土块和石子的崩伤。约10分钟左右,他看到敌人分两路绕过香城,向我阵地后方和滕县方向攻进。由于我们没有飞机和大炮,敌人象演习的样子,先头以坦克、骑兵搜索,随即用行军纵深跟进。有飞机低空侦察,有军官坐的吉普车,约有一个旅团的敌人。团长姚超伦用电话向上级报告,但不久电话线就被敌人破坏了。约半夜时刻,派到指挥部和界河友军阵地上的联络人员回团来说,敌人向龙山脚下迁回,把指挥部的预备队打垮了,师、旅部指挥官均向滕县方向退去,没有给我们指示,界河阵地仍固守未退。后由邻接阵地友军传来通知,准于拂晓前全线撤退。

第125师死守普阳山,虽牺牲惨重,仍未能阻止日军的进攻,界河正面阵地被日军包围。因此孙震总司令亲临前线视察,在北沙河召开军事会议,部署防御作战。急调第122师364旅727团2营,及收容第127师757团残部数百人,在北沙河配备第二线阵地,左翼以第124师372旅于大、小坞村建立阵地。此时,日军6架轰炸机飞临北沙河上空投弹、扫射,727团2营伤亡六七十人。

由于滕县城防部队兵力过于薄弱,第41军代理军长王铭章于16时急调驻太平邑的第366旅(旅长童澄),星夜驰回滕县增防。

3月15日,第22集团军接到军事委员会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电令:滕县为津浦北段要点,关系全局,务应竭力死守,支持时间,以待增援。集团军奉令后,乃电饬各部,整顿部署,务予来犯之敌以至大之打击,必要时,即以全力死守滕城,流最后一滴血,争取时间,以待友军之到达。

拂晓,日军机械化部队二千余众,攻北沙河阵地。第122师364旅727团2营顽强抗击,并组织敢死队,潜伏在铁道两侧,用手榴弹炸毁日军装甲车五六辆,破坏道路,阻敌前进。

正午,日军后续部队陆续到达,由龙山以东向南移动。13时,界河正面阵地被日军突破,随即龙山第45军127师379旅及125师373旅745团遭到包围,14时30分龙山阵地失陷。第45军125师、127师被迫撤至城头及其以南高地。

入夜,日军第10联队由龙山东侧向滕县迂回,撇开45军正面阵地直接攻击滕县,迫使第45军因后方被日军截断,不得不向临城突围。日军步兵第63联队、骑兵第10联队追击45军,45军边打边撤,直到临城附近,才得到第20军团(军团长汤恩伯)第85军(军长王仲廉)一个团的接应,随后日军在临城与45军形成对峙,另外日军以步兵第10联队和配属部队对滕县形成包围。

此时津浦路南北段形势都紧张,战区正在调运增援部队,乃严令第22集团军必须坚守滕县,不得擅自撤退。总司令孙震令第122师师长王铭章负责统一指挥滕县城防,非奉命不准任何一人擅自离城,违者军法论处。

命令下达以后,第127师师长陈离与王铭章商议,由于该师只有一个师部特务连、手枪连和无线电信排在城内,部队全部在前线不便指挥,请求出城。王铭章电报请示,孙震复令,只准陈离一人率特务连和无线电信排等出城,其余任何人不准擅自离城。

陈离带领着仅存的特务连、手枪连和和无线电信排出西门,预备出其不意地袭击敌人。可是刚出西门四里许,即遇到了大队的敌兵,然而他们当时抱了必死的决心,就向着敌人直冲,几百个敌人看见他们就狼狈窜逃。他们一直追到铁路边,埋伏在铁路上的敌军铁甲车中的钢炮、机关枪猛烈向我发射,子弹爆裂在他们左右前后,陈离的好几个卫兵当时就中弹阵亡了。他们于是只能退到东面的一个村庄里。刚进村,敌人已自东面山上攻击了,他们一面抵御,一面退出村子。可是刚出村50米,敌人已经进入村庄,而一颗机关枪的子弹射入了陈离的右腿。

当时他们只剩下几十个士兵了,陈离便命令10个士兵,散伏在几个坟丘上,其余的都卧倒在身旁的一道河沟里,尽可能地杀死敌人,然后留下最后一颗子弹,自尽以报国人。可是一直到下午三、四时,他们看见大队的敌人远远的在移动,而敌人始终没有发现他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待到夕阳西下时,陈离就吩咐士兵们赶快化装逃走:“我已是受伤的人了,死在此地也没关系。然而没有一个士兵愿意离开他,他们说要死就死在一起,我们一条命换敌人一条命,我们就不赔本了,我当时感动得不由不掉下了眼泪来。很幸运地,在暮蔼里,几个老百姓走近了我们的身边,我当时怕是汉奸。但他们看见我受了伤,好几个弟兄都挂了彩,他们非常同情我们。他们说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是有良心的,并告诉我们如果遇到敌人时,用什么方法就可以对付过去,最后还指示了我们向那一条路走就可以逃出敌人的阵地。由于他们的热情诚恳,使我们一点也不再怀疑他们,随即遵从了他们的指点走去,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敌兵,终于平安地到达了我们的阵地。当我被抬到临城的时候,刚好是王师长悲壮地殉国的噩耗传来的时候,我感到了无限地悲痛和无限地惭愧!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离师长在汉口协和医院治疗期间,朱德总司令来电慰问。党在汉口工作的南方局周恩来、董必武、彭雪枫和李涛、曹狄秋等领导同志亦亲自前往医院慰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离,字显焯,号静珊,四川安岳人,1893年6月6日(民国前十九年农历四月二十二日)生。四川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炮兵科毕业。1907年,入安岳高等小学学习。1912年,考入重庆蜀军将校学堂学习。不久重庆蜀军政府与成都大汉军政府合并为中华民国蜀军政府。转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学习。1915年1月,军校毕业后,派任四川陆军第2师(师长刘存厚)炮兵团(团长赖心辉)少尉排长。1918年1月,所部改称中央陆军第21师(师长刘存厚)炮兵团(团长舒荣衢),升任中尉排长。1919年2月,所部扩编为四川陆军第3师(师长向传义)炮兵连,升任上尉连长。1920年8月,所部改称第1混成旅(旅长邓锡侯)炮兵连,仍任上尉连长,旋扩编为靖川军第6师(师长邓锡侯)特科第1营,升任中校营长。9月,所部编并,升任第3师(师长邓锡侯)炮兵团(团长吴金相)中校团附。1922年8月,升任第5旅(旅长陈鼎勋)第9团上校团长。1923年9月,调升中央陆军第30师(师长邓锡侯)第60旅(辖两团)少将旅长。驻防广汉、新都两县。1924年5月2日,北京政府授任陆军炮兵上校。1927年3月,第60旅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28军(军长邓锡侯)第2混成旅(辖两团),仍任少将旅长。开始接纳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改造旧部,建设防区。1930年10月,部队发生兵变,受到处分。但仍然营救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1931年5月,混2旅扩编为第28军第4师(辖两旅),升任中将师长。1933年,任第28军独立师(辖两旅)中将师长。1934年,与中共恢复关系,协助建立川东地区情报网。红军长征时,帮助萧克率领的红军顺利通过川境。1935年8月,入峨眉军官训练团第一期受训。10月,第4师改编为第131师(辖两旅),仍任中将师长。1936年2月26日,铨叙任官陆军少将。10月28日,晋任陆军中将。11月12日,获颁四等云麾勋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7年8月,调任第127师(辖两旅)中将师长。出川抗日。到达太原后,与八路军太原办事处长彭雪枫接上关系,密切合作。1938年4月26日,升任第45军(军长陈鼎勋)中将副军长兼第127师师长。在滕县与日军作战中右腿负重伤。1940年,以武器、弹药支援新四军部队,事泄。1942年4月,调回重庆中央训练团受训,并免去军职。1943年9月,调任四川全省防空司令部(兼司令邓锡侯)中将副司令。1944年10月,兼任成都市市长。获颁干城甲种一等奖章,陆海空军甲种一等奖章。1946年8月,因拒绝执行省主席张群查封《华西晚报》命令,被免职赋闲。1948年7月28日,派任四川省(泸州)第7行政区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1949年6月6日,因掩护中共地下党工作被免去四川省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兼区保安司令职务。回到川西农村,做川军策反工作。1950年6月,出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委员兼西南水利部(部长邓锡侯)副部长。1953年3月,改任西南行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委员兼长江水利委员会上游工程局局长。1954年5月,当选民革重庆市(主委夏仲实)副主任委员。1955年2月,当选政协重庆市(主席曹荻秋)副主席。4月,调任长江水利委员会副主任兼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副主任。6月,当选政协武汉市(主席张平化)副主席。1956年2月,当选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候补委员。4月,当选民革武汉市(主委晏勋甫)副主任委员。1958年9月,当选民革武汉市主任委员。11月,当选民革中央委员、湖北省主任委员。12月,调任湖北省政府(省长张体学)副省长。1959年9月,调任国务院林业部副部长。1961年9月,离职休养。1977年5月3日,在北京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