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窜8省,杀死25人的狂魔:“我拿生命赌明天…”

2021-11-05 22:43:24 匿神器

【本文节选自《疑犯追踪:扰动中国的流窜悍匪大追捕》,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993 年 2 月至 8 月间,云南大理、保山、楚雄一带出现多宗离奇死亡事件。

受害者一共 4 人,全部为男性,死亡地点都在旅馆。他们中有云南本地人,也有湖南、江苏来的外地人。死者年龄跨度也大,最年轻的 27 岁,最大的 52 岁。

法医检查尸体后发现并无明显他杀痕迹,遂得出如下结论:

2 月 8 日的死者马某年龄较大,法医认定他是突发疾病致死;

4 月 12 日的死者姚某是个瘾君子,死因是注射过量毒品;

4 月 22 日的死者翟某身体并无伤痕,也可能是因病而亡;

8 月 29 日的死者胡某最年轻,才 27 岁,在其枕头下发现一包春药,应该是服用过量春药致死。

警方根据法医勘验结果,再结合现场其他情况,决定作自然死亡案件处理,不予立案……

1

1993 年 9 月 3 日,距离 8 月 29 日的死亡事件仅仅 5 天,云南大理警方再次接警。在大理大众旅社北楼 103 房间发生一起命案。

死者名叫王钦良,老家在浙江诸暨县牌头镇,是个正经的生意人。来大理是为了做买卖,身上带着 1000 元现金及不少货品。

经过仔细尸检,警方发现死者右手腕有明显电击痕迹,且随身物品丢失,遂认定这是一起杀人抢劫案

大理警方将案情上报后,云南省公安厅感觉事态严重。根据各地汇报来的信息,他们做出判断:云南境内出现了一名连环杀手。

尽管大理、保山等地法医出现误判,将辖区内的旅馆死亡住客定性为自然死亡,但 5 月间,省府昆明也发生过两起旅馆杀人案,再加上 9 月 3 日大理警方通报的这起案件,连环杀手的存在已经不容置疑。

由此,之前发生在大理、保山、楚雄一带的「自然死亡事件」也被推翻——这些死者可能都是连环凶杀案的受害者。

云南省公安厅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凶手初步特征和作案手法也慢慢浮出水面:

这是一个穷凶极恶且冷静至极的杀人惯犯,他以劫财为目的,通常选择住双人间,与陌生人合住,这是打着省钱的幌子创造作案机会,他往往会趁同住旅客熟睡时动手杀人,劫财后便逃之夭夭。

嫌疑人采用的杀人方法也非常特殊。他没有选用刀斧锤榔等锐器或钝器,而是用电击的方式,杀人于无声。一根电线、一个插头、一只灯泡、一副绝缘手套,再利用旅馆现成的电源,就能制作成一套高效的杀人武器。受害者往往都是在熟睡中被接通电线,凶手只要拉下开关就能迅速将其杀死。

这种特殊的作案手法不但能给自己留下充裕的时间掩盖证据,还可以迷惑粗心的基层法官,令他们作出误判。

除此之外,警方认定此人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且有意误导警方的调查。

嫌疑人用得最多的一招便是「移花接木」。

2 月 8 日,第一位受害者马某在保山被杀。嫌疑人登记入住时用的身份证名为霍庆贵,警方赶到霍庆贵老家,发现他根本没出过门,而且身份证早就被人偷了。

4 月 12 日,同样是在保山,嫌疑人又用一张新的身份证登记入住。警方调取其登记的身份信息后立刻行动,毫不意外,又是个幌子。

更让办案人员愤怒的是,嫌疑人似乎在有意地挑衅警方。

4 月 22 日嫌疑人流窜至大理作案,登记入住的身份信息竟然属于 4 月 12 日死在保山的那名受害者。

靠嫌犯主动留下的登记信息破案似乎是一条死路。警方尝试从嫌疑人体态特征等方面入手突破。

经过摸排走访,调查员初步刻画出嫌疑人的体态特征:凶嫌为中年男子,身高 1.7 米左右,作案时常穿穿黑色西装,脚蹬黑色皮鞋,手提黑色皮包,讲不标准普通话。

在刑侦技术并不发达的 20 世纪 90 年代,依靠这点儿零碎的信息根本无法破案。因为不知道对手姓甚名谁,调查员只能用黑衣人代指嫌疑人。

毫无疑问,他们需要更多的侦查时间。

但在省公安厅高层看来,形势已是迫在眉睫。因为所有参与或者了解案情的人都知道,此人隐蔽性极强,且四处流窜,一旦得知罪行败露,一定会选择外逃。

根据其作案路径,警方判断,下一步黑衣人可能会在保山出现,然后从滇西方向潜逃出境,也许还会返回昆明,然后向内地逃窜。

根据这一判断,云南省公安厅迅速制定了一套围堵方案:一,由最近发案地的大理州公安机关在全州范围内进行搜捕;二,德宏、保山两地公安边防在边境加强防范,防止黑衣人潜逃出境;三,昆明公安机关加强对旅馆车站的控制,防止黑衣人流窜内地。

可惜的是,在恢恢天网架起之前,黑衣人就已逃出云南。在随后一个多月时间内,半壁中国都感受到了旅馆杀手的可怕。

2

1993 年 9 月 9 日,黑衣人在四川省西昌市突然现身,此时距离他在云南犯下最后一桩血案不过 6 天。当晚,他在西昌交通公寓旅馆杀害了 44 岁的四川人邓修良。

也是从这天开始,黑衣人开始了他近乎疯狂的流窜谋杀,每次犯案都会带走一条人命。

9 月 11 日,他出现在四川成都火车站招待所,杀死 1 人。

9 月 14 日,黑衣人又在 700 多公里外的西安火车站招待所现身,杀害 1 人。

9 月 16 日,黑衣鬼影侵袭河南。当天,洛阳汽车站旅社发生 1 起电击杀人案。三天后,他又在郑州火车站旅社杀死 1 人。

在河南短暂停留后,黑衣人又来到湖南。

9 月 26 日,他在长沙某招待所杀死一位本地村民。

9 月 28 日,黑衣人落脚衡阳,并魔怔一般地连续作案。当晚,他先是在衡阳铁路金龙招待所杀死一名铁路运输职工,随后又在衡阳某公司服务大楼客房内杀害一名物资站员工。

9 月 30 日,黑衣人出现在湖南怀化火车站招待所,在杀死 1 人后,他迅速往西南方向流窜。

10 月 1 日,黑衣人乘火车到达贵州省,并在贵阳火车站杀死 1 人。贵州短暂逗留后,他又流窜至两广地区。

10 月 3 日,广西柳州火车站旅馆发生电击命案,1 人死亡。

10 月 5 日,黑衣人在广西荔浦县汽车站招待所作案,杀死 1 人。

10 月 14 日,他又在广西梧州地区粮食局招待所杀死 1 人。

就在同一天,他进入广东省西南门户肇庆市,并在那里杀死 1 人。

10 月 16 日,广东东莞汽车客运站招待所一位旅客遭黑衣人毒手,不幸身亡。

10 月 20 日,黑衣人又返回广西,分别在南宁市两家旅馆作案,2 人遇害。

短短 40 天,黑衣人杀害 17 人,算上之前在云南的血债,他已戕害 20 多条人命,涉案省份多达 8 个,分别是云南、四川、陕西、河南、湖南、贵州、广西、广东。

从 8 月到 10 月,有整整 2 个月时间,为什么警方迟迟未能将其抓获归案?

放在当时来看,警方也有难言的苦衷。

1993 年前后,我国社会治安呈恶化态势,各地刑案发生率居高不下,但治安力量却未见多大增长,基层民警本就高负荷办案,突发案件只会令他们分身乏术。

当时的刑侦技术也限制了警方的办案能力。

现在满大街都是监控,住酒店得刷身份证,信息录入电脑。但 90 年代初还没有天眼,计算机没多少人懂,许多旅馆的入住登记也是敷衍了事。所以黑衣人不但可以用他人身份证登记入住,还不会留下任何影像信息。更遗憾的是,此时我国还没有建立完整的指纹库,尽管案发后云南警方曾获取黑衣人的两枚指纹,却无法用来破案,只能待抓捕后进行指纹比对,被动验证。

这是社会大环境方面的客观因素,具体到本案案情,也有让警方极度头疼的难点。

比如说,因为黑衣人系流窜作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当时各省公安部门之间并无高效的联动机制,缺乏统一指挥和调度,只能各自为战,往往这边刚反应过来,黑衣人就已窜至邻省。

压力之下,地方公安不得不向上级求助。

1993 年 10 月 25 日,基于此案杀人之多,涉案地区之广,破案难度之大,广西公安厅紧急电告公安部,建议由公安部牵头统一指挥协调全国公安机关侦破此案。

1993 年 11 月 2 日,公安部第五局在广西南宁召开系列电击抢劫杀人并案侦破会议。在对 8 省 20 余起旅馆系列杀人案的案情进行全面分析后,公安部将此案定性为全国旅馆特大系列杀人抢劫案,认为此案系新中国建国以来,个人在旅馆作案手段最为残忍,方法最为隐蔽,时间最为长久,跨越地域最广,杀人最多以及防范和侦破难度最大的特大系列命案,其危害性远远超过 1983 年轰动全国的「东北二王持枪杀人案」。

前所未有的重视也注定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动作。

经过四天的会议,案件侦破工作终于有了方向性突破。

会议决定,本案由公安部牵头统一指挥,发案地区有关省区市公安厅(局)均应成立专案组,坚持专案专力。为了防止案情遗漏,公安部还要求这些省份,对 1992 年以来发生于旅馆的旅客非正常死亡情况,进行一次认真全面的复查。

由于云南最早上报案情,且发案最多。公安部以云南作为主战区,保山、大理一带更是成为侦破工作的重点地区。

随后,公安部发布的紧急通报传遍全国。各省市、自治区警方迅速行动,在汽车站、火车站、码头和旅馆布下天罗地网,只等黑衣人上钩。

作为主战区的云南省公安机关更铆足了劲。公安厅专案组之下,保山、大理、楚雄、昆明多地也都成立了各自的专案组,均由刑侦部门一二把手任专案组长。

不久后,公安部第五局派出两位处长亲自飞抵云南督战,广西公安厅也主动派出刑侦专家赴云南助战。

一场警匪之间的猫鼠游戏似乎已进入尾声。

3

就在警方以高压姿态进行搜捕之际,黑衣人却突然消失了,在近半年时间里,各地专案组一筹莫展。

对警方来说,守株待兔是为数不多的方法之一。

1994 年 4 月 4 日,云南楚雄公安接到报警。当天凌晨,辖区内某茶叶市场停车场旅馆发生一起未遂的抢劫杀人案。一位烟草公司司机报案称自己遭抢劫,因及时醒来对方未能得逞,搏斗过程中歹人翻墙逃走,还将一个黑色提包和一件黑色西装遗留在现场。包内有大理祥云县禾甸乡瓦窑村李雨福的身份证。

云南省公安厅专案组接到楚雄警方的报告后,没有丝毫犹豫,直奔距离昆明 300 公里外的祥云县城。4 月 5 日晚 9 点半,李雨福被抓获。

经受害人辨认,此人正是作案者,对此李雨福也是供认不讳。

难道他就是黑衣人?

警方深入调查后却大失所望。李雨福作案手段与黑衣人不同,旧案的目击证人也认定他并非黑衣人。

1994 年 6 月 2 日,云南瑞丽市公安局向省厅专案组报告,6 月 1 日,该市一宾馆发生一起冒充现役军人杀人抢劫案,案犯已被抓获。专案组又立刻赶赴瑞丽查证,结果此人也与公安部串并案无关。

此后又有多起类似案件发生,但都不是黑衣人所为。

难道他真的收手了?

不再犯案意味着不再有受害者,这当然是好事。但对警方来说,如果此人真的就此消失,这个案件只能就此搁置,抓不到黑衣人,会让所有办案民警心有不甘。

经过漫长的追查,专案组也开始怀疑起来,黑衣人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时间来到 1996 年,距离黑衣人最后一次犯案已过去 2 年多,其间他消失无踪,如无意外,这又会是一桩悬案。

1996 年初,首都北京连续发生恶性打劫银行案件,这是继 83 年之后的第二次严打。

就在云南省公安厅积极部署严打的同时,一份紧急报告传到了昆明。

报告来自瑞丽市公安局。其称,1996 年 4 月 17 日下午 2 点,瑞丽市客运站招待所电话报警称,该所 5 楼 3 号房旅客何建新死在自己的床位上。警方接警后迅速赶赴现场勘察,经尸检,确认死者系被人电击致死,身上的钱及身份证被劫走。

黑衣人回来了!

对省厅专案组来说,这是一次不容错失的抓捕机会,也是一种目中无人的挑衅——黑衣人竟然敢在全国严打时突然犯案,简直不把警方放在眼里。

专案组成员立刻赶赴瑞丽,查阅当时的住宿登记,发现与死者同住者所持身份证姓名为高盛龙,家住广西合浦县廉州镇。

云南警方致电广西合浦,却被告知合浦县查无高盛龙此人,也无廉州镇这个地方。鉴于黑衣人的作案习惯,警方对这一结果毫不意外。

当务之急仍是围捕。

警方迅速部署警力对瑞丽全市的旅店、招待所进行清查,并督促大小旅店,严密注意持高盛龙、何建新身份证投宿的旅客。

4 月 21 日晚,瑞丽市的德宏州热带作物研究所招待所服务员胡云莲接待了一位客人。

这是一名 40 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与胡云莲沟通,让她帮忙安排个双人间,最好是与人合住。

胡云莲接过身份证一看,赫然发现「高盛龙」这几个字。她当即心惊:两天前,派出所民警打过招呼,凡是持有高盛龙身份证住宿的人,要马上报告。

胡云莲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她没有露出一点异样,仍然热情地与对方沟通,办妥手续后,还亲自把客人送到 204 房间。

随后胡云莲跑下楼,一边叮嘱保安看好 204 房间的客人,一边打电话报警。

十分钟后,勐卯派出所和市局刑侦大队的民警蜂拥而至,将「高盛龙」抓获。

在审讯室里,此人坚称自己名叫高盛龙,是从广西来的生意人,也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仔细搜查后警方发现此人身上还有两张身份证。一张身份证名叫李枝永,另一张的身份证是 4.17 旅馆杀人抢劫案的死者何建新。

只此一样,「高盛龙」再也无法抵赖。

他承认自己名叫李枝永,也承认何建新是自己杀的,但他倒打一耙,说何建新想要谋财害命,自己不过是出于自卫反杀了对方。

见李枝永不承认罪行,专案组成员又翻出了 1993 年发生在云南境内的多起旅馆杀人抢劫案。在那些案件中,李枝永留下了不少破绽,包括住宿登记上的笔迹和指纹。

铁证如山,李枝永放弃顽抗,承认自己就是黑衣人,并竹筒倒豆子一般供述了自己的罪行。至此,这个流窜 8 省,杀死 25 人的狂魔总算认罪伏法。

4

李枝永,1956 年出生,家住云南省腾冲市小西区盈河乡下河村。

李并非地道农民,他学历虽然不高,初中只读了一年,但此人非常好学。在我国大力推进农村通电工程的同时,李枝永意识到自己应该了解和掌握一些电工常识。1983 年,李枝永开始自学电气知识,并专门购买相关书籍。

此后 10 年,李枝永外出打拼,给人维修电器,偶尔也会做点生意。但这些小打小闹没能让李枝永走上发财路,几经周折,李枝永感觉不到挣大钱的希望,逐渐萌生出用电击杀人抢劫钱财的恶念。

1993 年 2 月 1 日,李枝永在家乡腾冲第一次作案。他用买来的身份证入住旅馆,并尝试杀害同住一间的客人雷孟广。由于是第一次作案,李枝永忙中出乱惊醒了雷孟广,后者拼死反抗,李枝永吓得赶紧逃走。

值得一提的是,雷孟广也是李枝永系列杀入案中唯一的幸存者,也是指证李枝永的重要人证。

第一次失败的杀人尝试并没有让李枝永就此罢手。几天后,李枝永再度犯案。这一次他没有失手。此后 24 起案件中,也没有一人能侥幸逃生。

整个案件中的受害者都是男性,他们多是家中顶梁柱,外出务工或经商只为养家糊口,与人同住也是想省点房费,谁曾想会遭遇李枝永这样一个杀人恶魔。

李枝永落网后,另一个谜底也揭开了。

1993 年 10 月 20 日,李枝永在广西犯下血案后一度消失近两年半,这两年半时间里,他去哪儿了?

根据李枝永供述,10 月 20 日当天,他感觉到公安机关可能在抓他,决定停止作案,并处理了作案工具以及抢来的身份证。

毁灭证据后,李枝永拿着大半年的抢劫收入到合肥、南京旅游了一趟,并在年底返回老家腾冲。

1994 年,李枝永在云南省陇川县开了个电器维修店,生意清凉,门可罗雀。这一年,李枝永没有犯案。

1995 年,李枝永决定出国闯荡。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李枝永从陇川县章风镇偷越国境,来到了缅甸。李枝永在缅甸一家采石场做了一阵,由于工作偷懒很快被老板开除,报复性极强的李枝永一怒之下烧掉了采石场的工棚。

随后,李枝永前往勐古。这里是金三角鸦片产业的核心区,李枝永早有耳闻,特地来试试运气。他的想法大胆又愚蠢:潜入金三角地区的毒品仓库,偷些毒品回去贩卖。

但金三角军阀林立,毒品仓库又都有重兵把守,李枝永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随后他又做过别的尝试,但无一例外都是以失败告终。

1996 年 2 月,李枝永返回云南。他没有回老家,也不去之前犯案的昆明、保山、大理一带,而是直接去了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瑞丽。当时的瑞丽是中国面向东南亚的窗口,遍地都是机会。

初到瑞丽的两个月,李枝永找不到像样的工作,只能在工地上做点小工。生性懒惰的他根本吃不了工地上的苦,同时他又发现瑞丽商贾众多,个个腰包厚实,于是邪念再起……

李枝永曾对办案民警说起自己的一段经历,正是这段经历改变了他。

那是 1985 年,29 岁的李枝永流浪到瑞丽,落魄到饭都吃不起。走投无路之时,一个名叫王小华的惯偷救了他,并教给他溜门撬锁、偷拐抢骗的功夫。从那时起,李枝永就告诉自己,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为了更好的生活,就应该赌一把。

第一次小赌并不顺利。因为盗窃被抓,李枝永被判劳教三年。

1993 年 2 月 1 日那天,李枝永终于下定决心,用这条命来豪赌一场。

这一次,李枝永输了个精光!

(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