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杀24人抢劫300万,东北悍匪被捕,妻女为何称他是好人?

2021-11-01 10:56:42 幽默眼泪
0人跟贴

【本文节选自《简史微鉴》,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999年10月30日,几辆警车驶入沈阳公安局,车门打开后,两名身穿囚服的男子被押解下来,其中一名便是东北几乎人尽皆知的悍匪孙德林,另一个则是他的弟弟孙德松。

为什么说他是人尽皆知的悍匪?因为他12年来犯下数宗大案,抢劫过程中残忍杀害24人,涉案金额达300多万,300多万在当时已经不是个小数目,更何况他身上背了24条人命,如此罪大恶极的歹徒也难怪会人尽皆知。

在得知孙德林落网后,他的妻女曾申请探视,面对自己的家人孙德林流下了悔恨的眼泪,孙德林的妻女对于亲人是抢劫杀人犯的事实难以相信,在家人眼中孙德林一直是一个十分老实的人,他的妻子甚至决定要变卖家产上诉,十分确切的告诉警察同志说:“老孙不可能做这些事情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警察同志在抓人之前肯定会掌握充足的证据,绝不可能诬陷一个好人,但是孙德林的妻女一口咬定孙德林不是警察要抓的悍匪,难道警察同志真的抓错人了吗?

抓错人是肯定不可能的,那么,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他的家人为什么会坚信他是好人?他又是怎么走上罪恶道路的?为什么长达12年才将他缉拿归案?

这一切还要从孙德林小时候开始说起。

叛逆少年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孙德林从小就是学校里有名的“差生”,这并不是说他学习成绩差,而是他不仅不学习,还各种寻衅滋事,上到老师,下到同学,就没有他不敢惹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调皮捣蛋的坏学生,心里却有一个从军梦,可惜只有梦想却不为之努力,孙德林从一个差生进一步堕落成一个逃课辍学混街头的混混,凭着人高马大在街上也混出了些名堂,命运仿佛还不愿放弃他,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下乡插队当知青。

孙德林的家人也以为,或许让他下乡吃点苦,换个环境就能改掉那些恶劣习性,可孙德林天生就是不服管教,不论到了哪里都是一样,在插队的9年时间里表现十分差,以至于成为最后一批回城的知青。

孙德林回到城里后之前在一起混街头的朋友们有的改过自新有的已经参加工作,大部分都已经体会到了生活的不容易,孙德林也被分配到了父亲的单位,但却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孙德林的父亲对他说道:“本以为你去乡下磨练几年能改头换面,没想到9年了你还是玩心不改,以后如果在一个单位工作,指不定会捅出什么篓子,万一影响到了我,丢了工作这一大家子人谁来养活?”

孙德林拍着胸脯跟父亲保证道:“我进了单位一定会踏踏实实干活,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再相信我一次!”

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孙德林的父亲还是心软,其实他也并不是不想让儿子去自己单位,相反,在一个单位还能对孙德林严加看管,之所以跟孙德林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想让孙德林意识到自己要努力工作。

孙德林也确实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进入沈铁分局铁路大修段工作后,他一直勤勤恳恳的工作,从一名普通工人一步一步爬到队长的位置,孙德林做出的努力领导们也都看在眼里,因此决定对他重点培养,想培养他入党,孙德林的父亲知道了以后可算是能够在单位里挺直了腰板。

但孙德林此时却是十分害怕,想要入党肯定要查个人档案,孙德林的档案里除了打架斗殴还是打架斗殴,如果被领导知道了不仅入党的事情会泡汤,自己现在的职位能不能保住都成为一个问题,不过很快孙德林就想到了解决办法。

当时各单位的制度还不是特别健全,知青的档案是自己去取的,孙德林便拜托自己的爷爷去乡下把自己的档案取了回来,然后一把火将档案给烧掉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万事大吉,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单位在调查时直接去了乡下外调。

乡下还有留存的副本,孙德林的档案足足有三大本,比起其他人的要厚很多,领导翻开一看脸都绿了,自己如此看好的一个人,竟然18岁就被劳教,整个档案里基本全是打架斗殴的记录,入党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孙德林迫于压力也只得办理了停薪留职。

1986年,孙德林开始在沈阳火车站干起了拉脚,用自己之前的工资买了个4马力“空空空”,相比于其他骑“倒骑驴”拉脚的人来说条件好太多了,可也正是在这段时期,孙德林的内心开始发生倾斜,靠拉脚赚钱自己一辈子赚的钱也屈指可数,必须要想一个来钱快的办法。

孙德林开始迷恋上了赌博,这种以小博大的诱惑促使他不断将钱投进这个无底深坑,刚开始孙德林还能小赢几把,到后面越输越多,最后开始背上债务,也是在这期间,孙德林遇到了汪家礼,这两人认识后发现彼此臭味相投,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

在此之前孙德林在妻女眼中一直是好老公、好父亲,对妻子体贴包容,对女儿疼爱有加,可是自从离开了铁路局后,他开始酗酒赌博,整日整夜的回家,夫妻二人也开始经常闹矛盾,妻子一气之下就跟孙德林办了离婚。

等气消了以后妻子又开始后悔,但是又抹不开面子找孙德林复合,女儿也整天嚷嚷着要找爸爸,离婚对于孙德林的打击是巨大的,工作上失意感情上又出了岔子,人生坠入低谷的孙德林逐渐产生了极端的想法。

孙德林拿定主意后找到汪家礼说道:“没钱迟早也会被饿死,身上还欠了一笔巨债,横竖都是死,不如去抢劫搏一把,干!”

两人的计划是先劫持一辆出租车,然后撞死一个民警后获得枪支,最后利用枪支实施抢劫,除此之外他们还找来了两个帮手,一个是汪家礼的哥哥汪家仁,另一个是汪家仁的师兄弟王文绪。

四个人中主要实施犯罪的是孙德林和王文绪,两人都属于心狠手辣的人,带着一股狠劲,而年龄最大的汪家仁虽然身手不好,但是看上去十分普通,便于伪装,因此负责踩点的任务,汪家礼曾经做过货运司机,因此由他负责在抢劫成功后驾车逃脱。

可惜在真正实施计划时出了岔子,劫持了一辆出租车后发现车抛锚了,导致接下来的行动不得不取消,这次失败也使得几人更加谨慎,每次行动前都要进行细致的计划,以确保万无一失。

孙德林等人犯下的第一宗大案则是1994年6月28日的劫钞案,这天,几人拿着三支猎枪对皇姑区华山信用社的运钞车实施了抢劫,这次作案让几人大有收获,共抢劫赃款29.8万元。

都说有难同当容易有福共享难,这次得手后几人在分赃时产生了分歧,王文绪一直看不惯孙德林以老大自居,认为自己比行孙德林更有能力,孙德林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于是私底下找到汪氏兄弟,商议如何把王文绪给踢出团伙。

汪氏兄弟认为孙德林比王文绪要精明得多,二选一的情况下肯定是选择跟孙德林为伍,于是三人联合起来演了一出戏,谎称打算金盆洗手,并且把三支猎枪砸毁后丢进了河里,王文绪信以为真,于是便自谋出路。

眼下“团队”里空出了一个位置,孙德林立刻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孙德松,这几年孙德林虽然在外面为非作歹,但是在家人眼中他一直是勤恳踏实的普通百姓,孙德林自从混街头开始就将家人保护起来,从不允许“朋友”跟自己的家人接触,如今干了好几票后自己安然无恙,孙德林觉得警察是不可能抓到自己的,于是打算拉弟弟入伙。

孙德松表面看上去像是个本分人,经营着一家小饭店,但街坊邻里不知道的事,他也曾做过小偷小摸的事情,也是有过前科的,孙德林跟弟弟讲了入伙的事情后,孙德松便欣然答应,甚至还埋怨孙德林为什么不早点拉他入伙,不过孙德松只是贪财,并不主张杀人,除非是让人看到了自己的样貌非杀不可。

这下这个小团伙一分为二,孙氏兄弟和汪氏兄弟也开始产生间隙,猎枪被砸毁了以后汪氏兄弟就偷偷地跑到越南去买两把手枪,用起来也比猎枪顺手的多,而且比较方便隐藏。

“三八”串案

1996年3月8日,孙德林已经踩好了点,今天是沈阳第一饲料厂发工资的日子,厂里会派人去银行提款,看厂子规模工资款应该不是个小数目。

这天早上7点多,跑完夜班的出租车司机王建刚正准备交车回家休息一会,突然看到前边有四个人站在路边招手,王建刚想着拉完最后一单就回家休息,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单成了他这一生的最后一单。

拦车的四人正是孙德林一伙人,上车以后孙德林就拿出枪顶在司机的头上,王建刚就是个本分的打工人,哪里见过这场面,心里暗自懊悔为什么要贪这一单的钱,早回家不就没这档子事了。

王建刚在害怕与后悔的情绪下被后座突然伸出来的红色尼龙绳勒紧脖子,仅十多秒王建刚就窒息失去挣扎的力气,随即被抬下车塞进后备箱里,四人上车后由汪家礼驾车开往沈阳第一饲料厂门口。

8点30分,沈阳第一饲料厂一辆轿车驶出,由司机王峻驾车带着女出纳员王璐、冯皎和保卫干部刘明忠去银行提款,几人并没有察觉到从出厂以后,一直有一辆红色的出租车悄悄地尾随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提款车返回饲料厂,出租车也跟着开了进去,并且将车头调转过来,孙德林和孙德松蒙着面提枪走下车,两人目的十分明确,孙德林抢钱孙德松控制司机。

刘明忠提着钱正打算跟保卫干事交接时发现了身后的孙德林,赶忙对两名出纳员大喊道:“快进楼!有人抢劫!”

出纳员王璐和冯皎听到后立刻跑进大楼里,孙德林一看要坏事,抬手就朝刘明忠打了一枪,幸运的是打在了软肋上,保住了性命,孙德林赶忙上前把刘明忠旁边的钱袋子提走。

正在这时,负责交接的保卫科干事韩国喜从楼里出来,孙德林抬手又是一枪,韩国喜应声倒地,他就没那么幸运了,子弹从鼻子直接穿破了头颅当场死亡,被孙德松控制的司机同样也遭到了射杀。

拿到钱后,孙德林又朝司机王峻的头部补了一枪,随即两人上车,汪家礼一脚油门冲出了饲料厂,这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门卫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歹徒的车已经走远,饲料厂20多万元的工资款被劫走,两名职工当场死亡,一名职工身受重伤。

公安干警赶到现场时,现场一片狼藉,一名职工倒在大楼门口,司机倒在提款车里,地上和车里全都是喷溅的鲜血,干警从地上散落的弹壳开始入手,查到枪支的型号分别是“五四式”和“五九式”手枪,这一案件与之前发生的多起持枪抢劫杀人案有太多的关联,警方决定并案侦查,并命名为“3·8串案”。

案发后一个小时左右,公安局接到群众举报,在沈阳铁西区应昌街附近发现了劫匪乘坐的出租车,并在后备箱里发现了司机王建刚的尸体,如此大案串案很快就引起了市里领导的重视,公安干警也感到压力倍增。

偏偏这时,几个匪徒像是销声匿迹一般,长达一年的时间没有再次作案,孙德林等人察觉到继续作案危险性十分大,现在沈阳全部的警力都用在侦破“3·8串案”上面,继续作案等于自投罗网,于是决定蛰伏一段时间。

有了钱以后孙德林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去看望妻子女儿,看到女儿孙德林又产生了复合的念头,但是现实不允许他再跟妻子复婚,身上背了命案跟妻子复婚就等于毁了妻女的人生和前程,冷静下来后孙德林给了妻子一笔钱就离开了。

1997年10月16日,两把手枪再一次响彻沈阳地区,一时间人心惶惶,这样一个连续多次作案的犯罪团伙,一天不落网老百姓就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这天早上8点,铁西家具城的老板和妻子正准备开门上班时,孙德林和孙德松持枪闯了进去,妻子反应十分迅速,赶忙跑到阳台上想要呼救,孙德林一个箭步冲上去用枪把将她砸晕,她也因此躲过了一劫,而老板就没这么幸运了,孙德林直接一枪将其射杀,随后两人将家里洗劫一空。

半个多月后,又一桩命案发生,沈阳阀门厂销售部经理王雪璐想着家庭条件好了,跟丈夫商量着想买辆车开,选好车谈好价格后,王雪璐和丈夫便去附近的银行取钱,王雪璐带着13万元人民币赶回汽车销售厂时,孙德林和孙德松两人持枪尾随进入。

王雪璐手中提着巨款十分机警,看到两人带着摩托车头盔的男子立刻起了疑心,机警的她认为保命更重要,于是将袋子里的钱哗啦一下全倒在地上,他想要趁着劫匪捡钱的空隙仓皇逃命。

哪知道孙德林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直接一枪击中王雪璐的胸口,随后逼迫卖车的工作人员将钱全部捡起来装进兜里,得手后迅速驾车逃离了现场。

这两起案件的现场都没有给警方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可以说凶手的作案手法升级了,更加的成熟迅速,公安人员从上到下全都心急如焚,凶手如此猖狂的作案,却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可以侦破案件。

偏偏在这时,孙德林等人又蛰伏了起来,这次比上次的时间更久,警方的侦破工作一直在紧密地进行,关于这宗串案的材料差不多能装一卡车,可惜的是材料虽然多,但是并没有为警方侦破案件提供多少帮助。

孙德林异乡落网

随着这几次的接连得手,孙德林发现自己的地位再次受到威胁,所有的计划都是自己一手制定,但是枪在汪氏兄弟手里,这样一来孙德林便处处受制于人,早晚有一天自己和弟弟会像王文绪一样踢出团伙,孙德林决定要独自前往越南购买手枪。

临出发前,孙德林跟妻女说自己要去南方做生意,可能很久都不能来看望她们,让她们在家照顾好自己,妻子看到孙德林的付出决定拉下脸面,等时机成熟了就提出复婚的请求,可是没想到下次见面时孙德林已经身陷囹圄。

1998年5月,孙德林独自搭上了前往广西,偷偷越境前往越南联系购买枪支,沈阳的汪氏兄弟和孙德松也开始蛰伏起来销声匿迹,经过几天的联系孙德林终于联系上了出售枪支的卖家。

在拿到手枪的那一刻孙德林别提有多激动,参军的梦想虽然破灭了,但是多年后自己终于拥有了一把手枪,有了这么一把称手的武器以后实施抢劫活动就更方便了,可惜他的美梦很快就破碎掉。

这天,月黑风高之时孙德林悄悄地摸到边境线附近,四处查看并没有边防兵巡逻,迅速进入了中国境内,就在他以为万事大吉时,在南宁他被警方抓获,孙德林起初十分担心,警察会不会查出自己身上牵连的命案。

可惜当时并不像现在这样便捷,所有的档案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同步,因此广西警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竟是沈阳的重大通缉犯,只是以非法越境购买枪支将他判了5年的有期徒刑。

孙德林听到自己被判了5年的有期徒刑心里还有点窃喜,外面的沈阳警方正在满世界的抓自己,这下直接来了一个灯下黑,警方怎么也不会把调查方向放到监狱内,这么一看坐五年牢也不是什么坏事。

可是有一句话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孙德林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可是远在沈阳的“队友”是铁了心要把孙德林送上刑场。

惩治罪恶

1999年10月19日,这天晚上,张德敏和曹伦从银行取了132万元现金后,两人驾车回到张德敏家,车停在单元楼下后,曹伦下车提着100万元现金进入楼里,突然,一个蒙面男子突然从身后闪出,一枪将曹伦击倒在地,并将100万元现金提走。

正打开车门打算拿钱的张德敏听到枪声后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有人正拿枪指着他,张德敏撒腿就向院子外面跑去,劫匪朝他开了一枪,不过没有打中,两名劫匪便作罢,拿上132万元现金驾车驶离案发现场。

这两人便是蛰伏许久的汪家礼和汪家仁,时隔两年,这两支“五四式”和“五九式”手枪再次打响,很快又掀起了一片热潮,这次警方终于发现了重要线索,取得了劫匪的画像,并顺着线索查到了重要人物汪家仁。

10月28日,警方对汪家仁和汪家礼实施了抓捕,并缴获作案工具两支手枪,在接下来的审讯中,汪氏兄弟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交代了之前犯下的多起案件的详细作案经过,孙德林、孙德松、王文绪进入了警方的视线。

经过调查发现孙德松在前不久去了广西,想要将哥哥孙德林从监狱里捞出来,沈阳警方立刻与广西警方取得了联系,并对孙德松实施了逮捕,随后一同将孙德林、孙德松两兄弟从广西押往沈阳,与此同时,最后一名涉案劫匪王文绪在哈尔滨落网。

自第一次持枪抢劫以来,长达五年的串案终于被警方侦破,一时间整个东北都为之兴奋,老百姓终于可以恢复生活安定,再也不用担心生命财产被歹徒觊觎。

对于五名罪犯的审判,法庭足足用了10个多小时,最终宣判,汪家礼、汪家仁、孙德林、孙德松、王文绪因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立即执行,五个魔头最终被送上刑场,几人自知罪孽深重全部都放弃了上诉,选择了接受审判的结果。

主犯孙德林在临刑前自述说道:“我可以说死有余辜,应该千刀万剐,除了被害人、被害人的家属之外,我也对不起我自己的亲人、孩子、弟弟、妹妹,我的所作所为甚至都有可能改变他们以后的人生,他们还得活下去,而活下去就难免被人指指点点,说东道西,因为他们是杀人犯的家属,现在说什么也弥补不了这个损失。唯独想要和他们讲的是要正确地对待人生,要吸取我这个教训,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孙德林被捕后没几天,离婚十几年的妻子就带着女儿来到了公安局,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数落了公安人员一顿,一定是警察办了冤假错案,还说要变卖家产为孙德林上诉,女儿更是一连五天五夜都没有进食,母女二人坚信孙德林不可能干犯法的事情。

孙德林确实隐瞒的已经很好,为了不给家里带来麻烦,即使在离婚后也一直扮演的是一个好男人的角色,他的妻女对于他犯下的一桩桩罪行是全然不知,因此才有了妻女埋怨公安抓错人,倾家荡产也要为丈夫上诉的闹剧。

孙德林的妻子在得知了事实的真相后也是追悔莫及,悔恨自己没有关心孙德林的事业,一直以为孙德林是个本分人,没想到在外面烧杀抢夺,如果自己能多点关心早点发现,说不定可以劝他迷途知返,让无辜的人免于灾难。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希望每一个人都不要因为一时的贪念将自己和别人温馨的家庭推向深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