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城十二大盗落网记,揭秘济南赵庆刚特大团伙连环盗窃案侦破始末

2021-11-01 10:53:15 匿神器
0人跟贴

【本文节选自《刑侦案例选编》,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992年6月19日13时左右,一辆红色的本田CG125型摩托车突然闯入济南建设路5号院(济南市第二建筑公司职工宿舍)内猛然刹停。骑车的是个胖子,后座上坐着一高个瘦子,车停下后,瘦子跳下车走进1号楼,胖子没有熄火,骑在车上等候。

十几分钟后,瘦高个急匆匆地从1号楼里跑出来,迅速跳上摩托车后座,胖子立即猛踩油门绝尘而去。门卫大爷自打这辆摩托车闯进来就觉得奇怪,因此顺手将摩托车的车牌号“山东01-23409”写在了门板上。

老式山东摩托车牌,济南的摩托车牌照是山东01-XXXXX

14时30分,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四里村派出所接到报案,家住建设路5号院1号楼的第二建筑公司职工段某家中被盗。四里村派出所的程副所长立即带着民警赶出现场,段某反映他家总共被盗走现金和有价证券600余元(1992年这笔钱也不是个小数目)。初步勘查访问发现盗贼十分狡猾,撬门行窃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物证,只有从门卫大爷处获得了那辆摩托车的车牌号。

今日的济南四里村派出所,当年就是这个派出所接下本案

身穿89式警服的民警(与本案无关,但能很好地表现案发同期民警的风貌)

89式警服的男女民警漫画形象

出现场返回派出所后,四里村派出所王所长召集全所民警召开分析会,一致认为从罪犯的作案手段和骑车作案的方式看显然是惯犯。骑车的胖子和乘车的瘦高个有重大作案嫌疑,决定基于车牌号这一重要线索追查骑车人。

6月20日一上班,程副所长带着2名民警骑着自行车前往交管部门,在那里查到了“山东01-23409”车牌的登记车主是周某,随后调看了周某的档案,发现他曾在解放报社青年服务部工作,1988年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单位开除。干警们找到周某家了解情况,周某说摩托车原来确实是他的,但是1988年和前妻房某闹离婚的时候摩托车被房某抢走了。

程副所长前往查询摩托车信息的车管部门应该就是今天的济南交巡警支队市中大队车管所

6月21日一大早,程副所长等人按照周某提供的地址找到了房某家。但房某并不在家中,房母向民警反映:她是房某的继母,继母女关系紧张,因此房某在和周某离婚后并没有回这个娘家,而是住到其姐家。随后民警根据房母提供的房姐家地址寻找而去,最终在房姐家找到了房某。没想到房某面对民警就如同遇到了妇联,一边哭一边竹筒倒豆子把她自1988年和周某离婚后的经历遭遇倾诉了一遍。

原来,房某在1988年和周某因周乱搞两性关系而离婚后,不久就和无业青年吕某相识并同居(这什么眼神,刚和负心汉离婚又看上个混混),不久吕某要搞钱,瞒着房某将摩托车偷偷卖掉,对房某谎称车丢了。房某无奈只能自认倒霉,但也因此和吕某分了手。结果在1990年的某天下午,房某和姐姐在工人新村集贸市场买菜时无意中发现了路边停着自己“丢失”的本田125摩托车。姐妹俩为了弄个究竟,便在原地等待骑车人。一会儿就等到了1个身材瘦长、年龄大约27、8岁的年轻男子来推车。房家姐妹就将这人拉住追问摩托车的由来。那人镇定自若,声称这辆摩托车是他在1988年在天桥(位于济南火车站附近,是当时著名的二手摩托车的买卖市场)下花5500元钱买的,还拿出了摩托车行驶本和自己的身份证以自证清白。两姐妹见摩托车是要不回来了,随即又去找已经分手2年的前男友吕某索债,吕某先前死不认账,但架不住房氏姐妹泼妇本色,抵赖不过后就只好将1台价值1500元的彩电外加1000元现金作为赔偿(约摩托车款的一小半)才算将此事了结。

济南天桥

说完这事后房某已经泣不成声(太委屈了),房姐向民警反映,她当年留了个心眼儿,将那个高瘦子的姓名和住址记在一张小纸条上,但这事已经隔了两年了这事几乎已经忘了,也忘了这张纸条被扔在哪了。在程副所长的再三要求下,房氏姐妹在家翻箱倒柜找了1个多小时(甚至在民警的帮助下把床都拆了),终于将那张纸条在床底下的一堆废纸中找到了。

纸条上写的是:赵庆刚,家住堤口路20号19号楼102室。看来这就是那个瘦高个的真实身份。

6月22日,在堤口路派出所的帮助下,四里村派出所程副所长查出了赵庆刚的身份:时年29岁,1981年因对女青年实施流氓暴力行为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1989年刑满释放后进了一家工厂当了锅炉工,名下确实有1辆本田125摩托车。

今日的堤口路派出所

6月23日1时,四里村派出所副所长带着民警出其不意地包围了赵庆刚家,当干警们破门而入时,赵庆刚正搂着一女青年不着寸缕地在床上呼呼大睡,见有人闯入,赵庆刚嚷嚷着说“他XX的谁啊?”

当灯一打开,看到屋内站着一群警察,身边的女青年尖叫一声手忙脚乱地扯过一条毛巾遮掩住自己的“要紧部位”。早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的干警们对此视而不见(90年代抓嫖见多了),只见赵庆刚家摆设颇为豪华,高档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另外在19号楼院内的车棚里,干警们找到了“山东01-23409”车牌号的本田125摩托车。

赵庆刚被押回四里村派出所后,老预审员出身的王所长亲自对其进行突审,赵庆刚态度蛮横,拒不交代。直到请来第二建筑公司职工宿舍门卫大爷前来辨认,门卫大爷确认案发时坐在摩托车后座的瘦高个就是赵庆刚,人证物证都在,赵庆刚再无抵赖,交代了6月19日下午伙同“胖子”任全中在济南市第二建筑公司职工宿舍段某家盗窃的犯罪事实。

身穿89式警服正在进行射击训练的男女民警(非本案民警,但能很好的体现案发同期民警的风貌)

照理说这个案子到这里就算破得差不多了,但是有着丰富预审经验的王所长从直觉上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认为赵庆刚属劳改释放后重新犯罪,作案手段十分娴熟,并具有一定的反审讯经验,长时间没有固定收入来源却生活花天酒地,家中陈设考究豪华,明显暴富,绝非一般的案犯,所以王所长立即将情况上报市中分局请求加派增援力量。

在接到四里村派出所的报告后,市中分局极为重视,分局刘局长和郭政委召集分局党委紧急磋商后立即指示分局分管刑侦的孟副局长带着刑侦和预审部门的技术骨干前往四里村派出所增援。大家在四里村派出所“碰头会”后一致认为:赵庆刚还有大量隐案和同伙还没有交代,遂决定兵分两路,由四里村派出所继续对赵庆刚家进行进一步搜查,而孟副局长则亲自对赵庆刚进行进一步突审。

随着搜查的深入,四里村派出所的干警们在赵庆刚家中和草厦子中又搜出一批来路不明的高档家电(彩电、录像机、收录机、音响)和大量的现金。根据这些新搜出来的物证,孟副局长组织对赵庆刚进行了数轮突审,最终在48小时内彻底摧垮了赵庆刚的心理防线。赵庆刚随后交代了曾于3月5日伙同服装个体户李文辉、芦红夫妇和李文辉的妹妹李方辉于海右市场32号——个体烟贩甄某的商铺盗窃“黑猫”、“红塔山”香烟11箱、价值18000元的特大盗窃案。还陆续交代了先后伙同任全中、贾某某等6人(5男1女)盗窃作案39起的犯罪事实。

90年代的服装个体户,本案案犯李文辉和芦红夫妇原本就是做服装个体生意

随后根据赵庆刚的交代,警方立即对上述嫌疑人进行抓捕,在随后的数天内,李文辉、芦红、李方辉、任全中、贾某某等11人先后落网。经1个多月的突审和清查,总共查明这个由12名罪犯(9男3女,全部男性成员都有犯罪前科,其中6人被劳教两次,3人被劳教两次外加服刑期,服刑最短的2年,最长的9年;女性成员均是部分男性成员的直系亲属)组成的结构松散的犯罪团伙从1988年至今总共疯狂作案110起,盗窃的现金和财物总共价值12万余元!几乎扫清了济南市自1988年以来的盗窃积压案件。其中主要案件有:李文辉、芦红盗窃建兴摩托车商店18000元现金的特大盗窃案;芦红、李方辉盗窃海佑市场某商户营业款19000元的特大盗窃案(奇葩的是姑嫂2人得手后背着李文辉将赃款挥霍一空,李文辉从头到尾根本不知情);李文辉、芦红盗窃北关铁路宿舍案;赵庆刚、李文辉盗窃槐荫区市建三公司宿舍案。参与侦破本案的相关单位和人员受到济南市委、市政府和济南市公安局的表彰嘉奖。

同时,暴露出济南警方近年来劳改劳教质量不高、接茬教育措施不落实,重点人口管理失控等问题。相关单位受到了济南市公安局的通报批评和处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