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堵推倒“多米诺”的承重墙 | 深度报道

2021-10-28 20:37:21 北青深一度

记者 / 郭慧敏

编辑 / 石爱华

业主装修期间,杭州萧山瓜沥镇“商贸公寓31栋”外墙出现裂缝,成为D级危房

一个月前,杭州萧山瓜沥镇“商贸公寓31栋”,这座毫不起眼儿的老居民楼上了新闻头条。

起因是三单元102室装修期间疑似破坏承重墙,导致这栋砖混结构的六层建筑,在楼梯外围及部分墙壁出现裂痕。经公安部门鉴定,其危害性等级达到了D级,已不能满足安全使用的要求。事发当晚,三个单元36户居民被社区紧急撤离。

随后,这堵承重墙引发的连锁反应,不仅让35户居民有家难回,他们与102业主间也开始了漫长的“赔偿拉锯战”。31号楼像一个“烫手山芋”,成为业主、社区、政府共同的难题。

102室业主将承重墙上的窗户改造成落地门的形状(对比图),但业主称这是早年装修打掉的

开裂的“31栋”

“还上班呢?你们家房子出事了......”2021年9月16号上午,正在店里卖货的秦建成夫妇接到老乡的电话。

赶回家时,秦建成所住的商贸公寓31栋已被“围观”。有邻居告诉他,可能是一层装修时破坏了承重墙,导致整个楼出现了裂缝。

秦建成家就住在三单元的二楼,与正在装修的102室是上下楼关系。当天早上,他已经发现家中墙体出现了裂缝,但因为每天早出晚归,他并不清楚一楼的装修情况。秦建成记得,当天早上6点出门遛弯时,他就发现楼梯出现了裂痕,还看见楼道白墙出现鼓包,墙皮脱落,因此他特意通知了社区。

随后,秦建成带着所属航坞社区的工作人员进入了正在施工的一楼查看情况。面对墙上的裂缝,他和一楼业主都很激动。“房子原来就这样,不怪我”,“不怪你怪谁?”他和对方争论起来。

31栋被发现开裂的一刻,社区陈主任就忙了起来。16号早会结束,她收到房屋开裂的消息赶到现场查看,显然,眼前的情况已经不是她这个社区主任能解决的了。

大概中午11点,镇政府、城管、城建、萧山区住建局以及房屋检测机构的人都被“召集”在楼前,商量对策。与此同时,有人将镜头对准31栋,把“老楼开裂”的事情拍成视频发到了网上,背景音乐的歌词很应景:“出门遛个弯儿,这楼就被画了圈儿”。

很快,“杭州一业主装修敲掉承重墙,致整栋楼变危房”的新闻成了人们的谈资。有当地人把网络消息截图发在了朋友圈,配文“瓜沥镇全国大火”。当天,102室业主及装修工人因涉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采取强制措施。

徐杰父母是31栋的业主之一,事发后,徐杰马上打电话叫父母下楼,把他们安排到弟弟家暂住。徐杰介绍,商贸公寓小区建于1986年,1988年交付,是瓜沥镇工委集资房,诸如杭州第二棉纺厂、瓜沥工艺精编厂等镇办企业员工可以优惠价购买,徐杰家当时花1.6万元买下了一套面积约66平的房子。

“老房子嘛,本身多多少少都有一点裂缝,但这些不一样的”,徐杰打开手机,把自家和邻居家的房间照片指给记者看,图片里,大条大条的裂缝在墙上延展,墙皮沿着裂缝微微凸起,还有的屋子大片墙皮已经掉落,露出了被水泥粘合在一起的红砖,“我们不是乱讲的”,徐杰边翻照片边说,前阵子,父亲见一楼装修“动静挺大”,还特意去劝,对方没理会,只说:“装修都这样,不要紧的”,最后还补了句:“别人的事情你不要管”。

据社区陈主任回忆,当天,关于31栋处理方案的会议从傍晚持续到晚上9点多,最终还是决定先进行人员撤离。

当晚,36户居民一家不剩,连夜撤离了商贸公寓31栋,有人投奔亲戚,有人住进了瓜沥镇的旅馆。

因为撤离过于匆忙,很多人没有准备,第二天,社区组织了一次“回家行动”。秦建成的妻子形容那次回家像是去“偷东西”,每户1人,每人10分钟。因为社区工作人员说“楼随时会塌”,大家都慌慌张张地只拿了一些证件和衣服就跑下了楼,值钱的东西都来不及找。

居民家墙面出现墙皮脱落的情况

“众口难调”的安置

搬离31栋之后,大多数住户都入住了附近的旅馆。秦建成是外地来打工的,2014年,因为“有房产证,孩子入学手续比较好办”,他东拼西凑,花53万买下了商贸公寓的房子。如今,由于没有亲戚可以投靠,一家四口只能去住小旅馆,一张床80元,住了10多天,才找到现在临时租住的房子,“中介不愿意给短租客找房,最少也要半年起”。

秦建成家墙壁损坏比较严重,加固前需要把所有家具行李都搬出去,原有装修也无法保留,“35户里,只有两家紧挨着102,需要入门加固”。

考虑到小区的问题不能很快解决,秦建成索性长租了一套两居室,租期一年。因为一儿一女都长大了,两个房间住不下,女儿只得暂时借助在朋友家。半个月下来,被褥衣服、锅碗瓢盆,再加上房租,秦建成一家花了将近两万元,“但是102住户给我们的安置费,一天一户才200元”。

安置费是31栋居民最急迫的诉求。

多名住户都提到,9月23号,在社区的协调下,10名住户代表曾与涉事的业主进行过一次面对面协商,目的就是解决安置费问题。102的代表是胡磊和姐姐,他们代父母出席。

作为主会一方,社区陈主任参与了调解。在她的讲述里,会议现场一度是喧嚷嘈杂的场面。

起初,胡磊先提出,每户每天100元安置费,但话音刚落就遭到反对,不满的情绪也开始蔓延。“100怎么够?”“最便宜的旅馆一张床位还80呢”、“家里四五口人,100不行”……随后,饭钱、旅馆钱、租房钱……每一笔账都被摊开在谈判桌前。

那天,协商会从上午9点进行到下午2点,最终以一份承诺书结束。住户提供的承诺书显示,胡磊承诺“预付商贸公寓31栋腾房安置费每户4000元,在判定结果前不予退回,款项于24日付清,20天以后(10月5日)商议后续事项。”

业主们称,协商之后每户都收到了4000元安置费,10月5日又收到了2000元。“按照每天200元,这钱就是一个月的”。徐杰计算着日子,10月18号,在事发30天后,他们再次来到社区,希望拿到之后的安置费,但失败了。原因在于,业主的计算逻辑与胡磊并不相同。

“胡磊的意思始终是一天100元”,陈主任说,在胡磊这方看来,其支付的共计6000元中,有1000元是安置费,用于住户们采购日常生活用品,另外5000元是50天的腾房费。“这也是人家经过衡量的”,陈主任告诉深一度,商贸小区目前的房租价格大约是每月1000—1200元,如果租不到房子,镇上的快捷酒店每间100元出头也能住上,“至于吃饭的问题,在哪不得吃饭,你在家也得买菜对不对”。

陈主任希望胡磊能自己站出来面对住户们,但胡磊生怕场面再度混乱,没敢露面。胡磊说,上次面谈之后,姐姐受到刺激致精神崩溃,直到现在仍在住院治疗。

35户居民在申请重建的文件上按下手印

重建申请

9月23号,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区分局出具了一份《鉴定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显示,经有关人员对瓜沥镇商贸公寓31幢进行房屋危险性鉴定,其危险性等级评定为D级,房屋结构现状不能满足安全使用要求。镇政府告知居民,需对房屋进行加固,预计完工时间在45天左右。

“我们35户现在意见一致,就是重建”,徐杰不止一次这样表达,相比加固,居民希望重建。

徐杰说,事发后,经社区组织,镇政府工作人员曾与35户住户进行了面对面协商。瓜沥镇城市建设办公室主任李雪峰告知大家,目前楼梯已通过多根一层楼高的金属柱子进行应急排危,23号将开始正式加固,加固方案已经通过建筑设计单位、建筑施工单位以及专门负责建筑图纸审查的单位来认证。

“我们都说不同意”,徐杰称当时大家都要求重建,有的住户还拿出一份关于“杭州市萧山区城乡危旧房屋治理改造实施方案”的文件,文件表明,城镇C级危旧住宅原则上以维修加固为主,城镇D级危旧住宅原则上以拆除或者回购置换为主,还有住户提议35户每户都出点钱,102多出一些,大家一起把房子造一下......

那次协商并未得出让人满意的任何结果,镇政府工作人员答应住户们,会向上级反映他们的想法,“从那以后就没消息了,然后31栋这边就动工加固了”,徐杰说。

对于住户们提到的危旧房屋治理改造实施方案,镇城市建设办公室主任李雪峰告诉深一度,文件主要针对的解放以前的那批老房子,比如木结构的房屋或者平房,类似31栋这样的房子还是以加固为主,即使重建,也需要符合城市规划。另外,商贸公寓的房子至今已有30多年,31栋打桩重建,肯定会对其他房子产生影响;最后就是费用问题,“光加固,都得150万左右”,李雪峰说加固费目前由镇政府垫付,后期将通过法律途径向102户主张要回。

关于“重建”的讨论之外,对于秦建成来说,更为迫切的问题是该不该开锁,让施工方进屋加固。秦建成介绍,自家房子66平方,目前市场价每平方一万六左右,其中有一整面墙都需要加固加厚,可能要占掉几个平方,“我儿子的卧室是厨房改的,本来就小,这一动,能不能放得下床都不一定”。

除了占用屋内空间,入门加固还会破坏现有装修,“虽然我家装修10来年了,但里面还是比较新的,到时候还回来一个毛坯房我们找谁去啊”。房屋面积损失和未来的装修费是秦建成最担心的问题,也是他“不配合”施工队的原因。最近,社区和镇上的领导不止一次联系他,劝他开门、搬家,“政府的人还要去找法院、派出所,要起诉我”。

“私了”是秦建成希望的解决方式,“我们也不是不配合,我们连搬家公司都找好了”,秦建成说,只要102能给个“说法”或是承诺,支付房屋面积缩小的损失,并对他家加固后的装修负责,他就配合施工队开门搬家,“我们不是要讹钱,只要能住就行”。

得知可能被政府起诉的那晚,秦建成的妻子一宿没睡,“她怕”,秦建成形容自己:外地人、没钱、没文化,再加上常年做生意落了一身病,“拿什么打官司啊”,说着他撩起衣服,胃癌和肝硬化的手术疤痕附着在腹部,颜色发紫,缝合处微微凸起。

现在“31栋”仍在加固中

推倒的“多米诺”

虽然大部分业主还是希望重建,但加固工作仍在继续。

目前,位于一楼的两户墙体加固已基本完成,但由于雨水较多,外围加固框架进程受阻,整体加固不一定能按期完成。“只能说尽快,我们一直有人在现场值班,催着施工单位”,李雪峰说,虽然加固未完成,但他们已经在31栋安装了动态检测设备,技术人员可通过后台数据,实时监测房屋状况。

李雪峰表示,加固完成后,镇政府会再请房屋危险等级鉴定单位来鉴定,达到B级及以上,才会让居民重新入住。

但不少业主都向记者表示,即使达到居住标准,也不敢轻易回去,“心里慌啊,要是台风或者地震来了,房子倒了怎么办”,一位住户称,不敢住是一个问题,更大的问题是以后想卖也卖不出去。

就在事发前半个月,徐杰刚办好手续,准备把商贸公寓的房子卖了,接爸妈到自己位于一楼的房子住,方便他们走动。把房子挂到中介平台上之后,徐杰还发了朋友圈:学区房66.1平,市场价(1.6万一平)出售,有意者可联系我。秦建成也有卖房的打算,本来想等儿子明年高考完,就卖房回老家,“但现在估计是卖不出去了”。

一位商贸公寓附近的房产中介坦言,加固对卖房多少有些影响,而且离一楼越近,受的影响可能越大,降价幅度预估在5%到10%,“但最终还是要看客户的接受度,哪怕是凶宅,都会有人看房,无外乎就是价格的问题”。

针对住户们“卖房难”的担忧,瓜沥镇政府信访办倪主任称,将为住户们提供法律援助,且正在申请35户集体诉讼,如果住户们有关于房子后续买卖的担忧,可以将其写进民事诉讼状,诉诸法律,而镇政府未来也将通过法律途径,向102住户主张垫付的150万加固费。

北京悦城律师事务所孙荣达律师表示,依据《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九条,恢复原状属于民事责任的一种,加固费属于为恢复原状所支付的费用,作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侵权人,一楼户主应当承担该笔费用;但住户们对于房屋后续买卖的担忧,属于间接损失,即应当得到的利益因受侵权行为的侵害而没有得到,“法律不保障受害者的间接损失,因此即使住户们主张赔偿,也很难得到法院支持”。

同样决定等待法律裁决的还有102室的主人。安置费、加固费、秦建成家的装修费以及日后住户们的损失,一笔笔账目摆在了胡磊一家人面前。“一栋房子成了危房,原因肯定是综合性的”,胡磊称,此次装修并不像网传的那样为改善房屋空间,明知是承重墙还雇人拆掉,而只是母亲为了将原本出租的房屋收回自己住,进行装修。

记者探访发现,102室的结构与原始结构不同的是,承重外墙的方形的窗户被改成了落地门,胡磊则说,这扇窗户是20年前装修时打掉的,这次只是想在原有基础上简单装修。

“就像是推到了多米诺骨牌”,胡磊这样形容此次装修。他称,商贸公寓31栋为砖混结构,经过30多年的风吹雨淋,“大概率已经是危房”,此次装修前,已有不少邻居反映自己门框变形,开门费力,“摸着良心说,这个多米诺骨牌,如果不是我母亲,可能也会是下一个邻居在装修时碰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我母亲就是全责吗?”

10月22号,社区以及镇政府工作人员再次通知秦建成,“如果再不配合,导致加固时间延长的话,可能会面临起诉”,另外,社区也答应帮忙跟102住户协调装修费等赔偿事项。两天后,秦建成搬了家。

至今,31栋的居民依旧散落在瓜沥镇的旅馆和短租房里。31栋无法恢复原貌已成事实,减少损失成了目前业主唯一能做的事情。最终,二楼的秦建成拿到了两万元,“算是楼下垫付的装修费吧,剩下的就得之后打官司要了”。五楼业主的房子依然挂牌售卖,但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除孙荣达外,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