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黑龙江一女子杀害四人被判枪决,庭审时说谎,多活了三年

2021-10-28 17:20:16 若木小记

1995年7月的一天傍晚,太阳快要落山了,在黑龙江佳木斯市的一家银行内,职员小刘正在清点手里的票据,准备一会儿按时下班。

就在这时,一位戴着白色鸭舌帽的年轻女子气喘吁吁地跑到银行柜台前,焦急地告诉小刘她要取两万块钱。

随后,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旧存折,用颤抖的双手递了过去,表情显得非常慌张。

接过存折一看,里面正好有两万元整,小刘又仔细核对了一下存折的信息。在这不经意间,她向右手边的同事小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继续给这名女子办理取款业务。

仅仅十几秒钟的时间,二十余名警察从银行柜台后、大门外涌了进来,当场就将取款的白衣女子给制服住。

原来,这名女子不是别人,她正是在一年之内杀害四位无辜民众的“东北第一女悍匪”——马艳红

最令人气愤的是,在后续的庭审中,马艳红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然而,庭审快要结束时,她凭着一句谎话,竟然强行续命了三年!

那么,马艳红究竟是说了什么话,能有这么大的作用呢?她又为何要杀害四位无辜民众,让自己走上绝路呢?大家好,我是若木小记,今天我们一起来聊一聊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生在黑龙江佳木斯的一桩大案——女魔马艳红案:

1967年4月,一个女婴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的一个马姓家庭降生。因为出生于百花盛开的春天,父亲便给她起名为“艳红”,这是希望她以后能够长得像花儿一般好看,人生也能够像百花那样红艳精彩。

马艳红的家位于桦川县南部的偏远山区,是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她的爷爷奶奶去世得早,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靠种地谋生,家中还有一个小她五岁的弟弟。

学生时期的马艳红读书十分刻苦,成绩优异,人也长得漂亮,是班里的焦点人物。由于自小生活贫困,物质条件不好,所以自马艳红懂事以来,就一直想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将来能过上富裕的生活。

然而,这个梦想在她读初二那年破灭了。这一年,家里收成不好,无力供养两个孩子上学。本着重男轻女和女孩读书无用的思想,马艳红的父亲逼着她辍学,让年仅15岁的她独自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来到桦川县后,由于年纪幼小、没有学历、没有技术,马艳红只能做一些服务员、接待生等最基础的工作。

这种类型的工作脏累不说,关键是挣得钱还非常少,这让马艳红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落差。她有想过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点打拼出来,但一次次的努力,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

在折腾了三四年后,马艳红心灰意冷了。她觉得仅靠老老实实上班就想发家致富,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幸好自己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干脆找个有钱人嫁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从此,马艳红将努力上班挣钱的心思转移到了另一个方面——凭姿色直接嫁个有钱人。

1986年,19岁的马艳红在桦川县城认识了同县邻村的小伙王凯。虽然王凯比马艳红大六岁,但初次见面,马艳红就被王凯的出手阔绰给吸引住了。同样,身材容貌俱佳的马艳红也深深迷住了王凯。

双方各有所需,一拍两合,仅仅在认识几个月后,刚满20岁的马艳红就和王凯结婚了。

婚后的马艳红生活算是十分幸福,丈夫王凯不仅对她百依百顺,公公婆婆也对她很好,此时的马艳红俨然从一个贫家女变成了衣食无忧的阔太太。

就这样,又过了四年,马燕红为王凯生下了两个孩子,这一家六口的生活,看起来更加甜蜜幸福了。

不只是对于金钱的执念,还是年少心性未定,马艳红对于现在的生活并不满足。有一天,她和丈夫说:

“阿凯啊,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我想出去做做生意,为家里分忧!”

王凯听后,直接拒绝了,并说道:

“女人嘛,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好,现在我家的生活还算过得去,你就没有必要出去抛头露面了。更何况你也不适合做生意呀!”

这番拒绝虽然暂时阻止了马艳红出去做生意挣钱的行动,但她内心的这个想法一直没有被抛弃。

1993年5月的一个晚上,趁着家里人熟睡,马艳红带着结婚这几年存的一些积蓄,抛弃了丈夫和两个孩子,独自一人来到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在佳木斯市,马艳红先是租了一个小房间,让自己有一个落脚的地方,随后便开始幻想着在商海大展拳脚。

然而,马艳红之前的丈夫说的一点都没错,她根本就不适合做生意。她的想法非常好,那就是从小本生意做起,倒卖一些袜子、玩具等物品,走量赚差价。

可是在没有任何市场调查的情况下,马艳红盲目投资,最终她的第一次生意以惨败来告终。

有了这一次失败,马燕红变得谨慎了,她开始找合伙人一起干实业。可是仅仅大半年后,由于遇人不淑,合伙人带着所有资金跑路,马燕红被骗得血本无归。

多年来的积蓄一赔而光,马艳红在佳木斯市连吃饭都成问题,就更别说租房子和干其他的事情了。在出租屋里苦苦思索了几天后,马艳红心生一计,那就是靠卖惨,来博取房东夫妇的同情。

马艳红租住房子的房东名叫徐学礼,是佳木斯市某中学的一位中学教师。徐学礼的妻子是当地一家银行的会计,两人生有一个儿子,大概七八岁左右,一家三口住在佳木斯的闹市区里。

徐学礼的家庭条件较好,除了在闹市区里的这套新房子外,在老城区里,还有父母留给他的一套平房,马艳红就租住了这套平房的其中一间。

在之前租房的时候,马艳红谎称自己叫王兰,是和丈夫一起来佳木斯做生意的,所以对于她的真实情况,徐学礼夫妇并不了解。他们只觉得马艳红长得漂亮,人也乖巧懂事,便一直拿她当妹妹看待。

1994年8月21日晚上,马艳红买了一点水果来到房东徐学礼家,她假装很不好意思、又很委屈的说:

“徐哥,真不好意思,我和丈夫做生意本来赚了一些钱,但是他竟然和一个打工的女服务员勾搭上,并且带着所有的钱财跑了,我现在是身无分文,连饭都吃不上了。房租的事,你看能不能缓一缓……”

说到动情之处,马艳红竟真的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

徐学礼和妻子本来就是心地善良的人,一听到马艳红不幸的遭遇后,当场表示房租的事让她不要着急,什么时候有钱了再给就行。他们还将马艳红原本每月100元的房租,直接降到了每月50元。

鉴于马艳红连饭都吃不起,徐学礼在征得妻子同意后,从自己的皮夹子里拿出了一叠百元大钞,随机抽出两张递给了马艳红,让她先救个急。

这本来是一个好心之举,然而正是这一个漏财的举动,竟让徐学礼一家三口死于非命。

回到出租屋后的马艳红心里想的并不是感激徐学礼的慷慨解囊,而是惦记着他掏出的那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据她估摸,这一叠钱大概是在5000元左右,要是能据为己有,那可抵得上自己辛辛苦苦忙活一年了。

又过了五天,马艳红恰准中午吃午饭的时间,再一次来到徐学礼家,想看一看能否有下手偷钱的机会。

这一次她买了两包廉价的糖果,声称自己已经找到工作了,此次登门是来感谢他们夫妇二人,也好让他们安心。

由于正是饭点,徐学礼的妻子刚做好午饭,便客气地叫马艳红一起吃,马艳红也不推辞,四个人便一起坐下来共进午餐。

在饭桌上,徐学礼和马艳红一阵寒暄之后,对她的信任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聊着聊着,徐学礼对马艳红说道:

“王兰妹子,明天中午我要带着老婆和孩子去省城里看亲戚,大概得走一周左右,房租的事情你不用着急。另外,还请你帮忙看着点家里。”

那时候社会治安情况并不是很好,小偷入室盗窃的情况时有发生,徐学礼有这种担心并向王兰提出看家的请求是很正常的。

看到有如此天赐良机,马艳红稍一思索便计上心来,她对徐学礼说道:

“徐哥,你和嫂子对我这么好,我很感激,现在你们要出远门了,我确实应该为你们送行一下!”

说完,她就跑出去买了几瓶啤酒回来。考虑到徐学礼的孩子还小,不能饮酒,马艳红还特意给他买了一瓶牛奶。

只是让徐学礼一家三口没有想到的是,马艳红除了买啤酒和牛奶,还买了几片安眠药。

1994年9月,佳木斯的多个派出所及分局接到群众报警,说在农田、垃圾站等多处地方发现了人体部分。

警方立即出动警力收集了所有发现的部分,经汇总拼合之后,发现仍有一部分没有被找到,比如受害者的头颅。但根据现有的部分进行判断,遇害的是一男一女和一名儿童。

经过对发现人体部分的现场进行勘查,警方发现那儿都是抛尸地点,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加上抛弃过于分散,又没有受害者的头部,当时的刑侦技术又比较落后,因此警方不能确认三名受害者的身份信息,破案更是毫无头绪。

但聪明的你或许早已想到,这三名受害者正是徐学礼一家三口!

当天中午,马艳红用安眠药将徐学礼一家三口给迷晕后,顺利找到了徐学礼皮夹子里的5000多块钱。

她本来想拿着这些钱一走了之,但转念一想,徐学礼醒来之后,发现少了这么多钱,肯定会怀疑到自己头上的。到时候他报警追查,穷追不舍,自己将会无法安生。

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马燕红恶向胆边生,她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徐学礼一家三口全部杀掉,永绝后患。

于是她去厨房拿来了菜刀,残忍地将徐学礼夫妇和他们那个七八岁的孩子杀害了。为了毁尸灭迹,马艳红又将三人进行了分尸,尸块分多次抛到了不同的地点,头颅则埋在了一个隐秘所在。

做完这些后,马艳红老老实实呆在出租屋里静听风声。由于缺少线索,此案一直没有什么进展,马艳红也就放心大胆的将那5000多元的带血之财拿出来挥霍。

仅仅几个月后,马艳红就将这笔巨款挥霍一空了。此时的她早已依赖上了这种快速的来钱之法,根本无心工作去老老实实赚钱。

在身上的钱用光之后,马艳红故技重施,准备再找一个合适的“猎物”下手。

这次马艳红瞅准的是信息部,因为这儿汇集的信息较多,自己很容易找到一个有钱人,干一票大的。

那什么是信息部呢?当时的信息部就相当于现在的中介,只不过在领域方面,没有现在的中介划分那么细致和明显。

由于那年代的交通和通讯信息并不发达,所以经常会出现“卖家找不着买家、买家找不着卖家”的情况,这种为买卖、租赁、服务等交易提供信息平台的信息部也就应运而生了。

一踏进信息部,马艳红就告诉工作人员自己是来登记征婚的。她说自己叫任秀娥,之前结过婚,但是因为婆婆嫌她不能生育,所以将她赶出了家门。说到“伤心”的地方,马艳红又哭了起来。

信息部的工作人员见她长得漂亮,而且又有这么不幸的遭遇,同情心激起,决定必须给她找个条件好的。于是,同样经历过离婚、身高一米八、身材魁梧的公安干警董大庆成为了不二人选。

凭着自己的姿色,以及超于常人的编故事能力,马艳红很快就得到了董大庆的青睐和信任。两人相识不到两个月,她就搬进了董大庆的房子里一起生活,并且开始谈婚论嫁。

一天,马艳红感觉时机成熟了,便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她在和董大庆的闲聊中,故意表示自己的前夫如何会赚钱,自己以前的生活有多么富足。另外,她还表示,赚钱的多少直接代表了男人的能力。

听完这话,董大庆深受刺激,他决定向马艳红展现出自己的能力,于是毫无防备地回房间将自己的存折拿出来给马艳红看。

在这一张活期储蓄存折中,马艳红看到上面有几十笔存款,加在一起有两万元,这都是董大庆辛辛苦苦一点点积攒下来的。

董大庆说他自己虽然赚的不多,但是一直都在努力攒钱,他还许诺马艳红,结婚的时候一定给她办一个风光的婚礼。

1995年6月1日,董大庆和马艳红一起去外面过儿童节,两人玩到很晚才回来。

第二天早上,马艳红先是和董大庆缠绵了一阵子,然后让董大庆多睡一会儿,自己起床去准备早餐。

董大庆正为未婚妻的贤淑体贴而感到高兴,殊不知,这竟然是一场死亡之宴。

做好精致丰盛的早餐后,马艳红喊董大庆起床,自己又去楼下买了两瓶冰啤酒,当然还有那不可或缺的安眠药。

满心欢喜地喝了几杯,董大庆的脑袋越来越沉,最终一头栽在餐桌上,人事不知了。

1995年6月中旬,佳木斯警方再次接到多地报警,称在农研所稻田的水沟里、三合大桥下面,又发现了散落的人体部分。

经过连续几天的寻找、汇总、拼合后,警方发现这次遇害的是一名成年男性。由于这名受害者的头颅也没有找到,所以无法直接确认身份。

根据人体部分的其他特征,警方大致推测出了受害者的以下信息:

受害者的年龄在32到35岁之间,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壮实,左手腕处有一道明显的伤疤。

为了尽快查出受害者的真实身份,警方苦思冥想后,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办法。那就是以个人的名义请电视台插播一条广告:

“一男子被撞伤正在医院抢救,身高一米八左右,年龄约莫三四十岁,身材魁梧,左手腕处有明显伤疤,有知情者请拨打电话进行联系……”

广告播出后不久,果然有一位董姓老人打来了电话,说自己的儿子董大庆已经好几天没来看他了。给儿子打电话没有人接听,给他单位打电话,单位也不知道他的去向,他的身份特征与广告上播出的十分相似。

警方认为,董姓老人提供的信息很有价值,于是便找到老人,并对董大庆的情况展开了调查。

经过对董大庆单位、邻居以及家人的走访,警方得知了董大庆的一些基本情况。

董大庆是一名33岁的中年男士,职业是警察,左手腕处的伤疤是之前处理打架斗殴时,拉架被酒瓶划伤的。他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离婚后一个人独自居住,其父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五月下旬,当时听他说正在跟一位姓任的姑娘谈恋爱。

邻居最后一次见到董大庆是在6月1日的晚上,当时他和女朋友一起回家,邻居下楼扔垃圾时刚好碰上。不过,邻居和董大庆的女朋友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只是有几次听到董大庆喊她“秀娥”。

随后,警方到董大庆居住的地方进行勘查,结果是门窗紧锁。在征得其父同意后,警方用工具撬开了门锁,门还没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只见屋里的地上、墙上到处都是血迹,在餐桌上,还有一些骨头的碎末以及腐烂变质的肉块肉渣。

警方提取了现场的血迹与董大庆的血型做了对比后,发现相同。故而,警察基本确定,死者就是董大庆。

至于为什么用血型比对而不用DNA比对,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的DNA技术刚刚在我国刑侦领域应用,技术和条件都还不成熟,比对血型在当时算是很先进可靠了。

受害者身份确认了,那么董大庆刚刚认识不久,然后又消失不见的女朋友任秀娥就有了重大作案嫌疑。

然而任秀娥是马艳红用的假名字,所以警方用这个名字查了很久,结果都是查无此人。

这条路走不通,警方又仔细询问了董大庆的家人、同事和朋友,看看能否有人知道这位女子的详细信息,结果还真有一位朋友知道董大庆和任秀娥是在一家信息部认识的。

得知这条线索后,警方将在佳木斯市200多家信息部全部调查了一遍,终于在其中一家叫做“阳光信息部”里找到了董大庆和任秀娥的名字。

随后,根据信息部人员提供的信息,再加上有见过任秀娥的董大庆朋友提供的描述,警方很快就做出了任秀娥的模拟画像,并在全市张贴出来。

两天后,一位老太太在一根电线杆上看到了模拟画像,毫无思索地说道:

“哎,这不是俺村老马家的丫头吗?”

警方立即对这条线索进行追踪,终于在桦川县找到了“老马家”,也就是马艳红的老家。在马艳红父亲的解释下,警察才终于知道任秀娥的真名叫马艳红。

不过,马艳红作案后并没有回老家,她家人已经大半年没见过她了,平时也没有什么方式进行联系。这条线索到此也就断了!

正当警察一筹莫展的时候,董大庆的父亲说自己在整理儿子的遗物时,发现少了一张两万元的存折。警方判断,马艳红很可能是为了这笔巨款才接近并谋害董大庆的。

通过对这个存折进行调查,结果发现里面的钱还没有被取走。既然马艳红是为钱作案,那么这两万元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这段时间没有用存折来取钱,肯定是因为董大庆被发现后引起了当地轰动,马艳红害怕暴露自己,不敢去取。

她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此事息事宁人后,自己再行动。

想到这儿,警方决定以存折为重点,在佳木斯市及周边的各个银行网点进行布控,来一个守株待兔。

在等了大半个月后,终于在7月份的一个傍晚,马艳红自投罗网!这也就是我们文章开头所讲的那一幕。

被抓捕后,马艳红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她不仅承认了自己杀害分尸董大庆,还供出了自己杀害分尸徐学礼一家三口的全部过程。

在马艳红的带领下,警方在一处偏僻的小树林里挖出了四颗头颅。经检验,他们正属于董大庆和徐学礼一家三口。

至此,佳木斯市四人被杀分尸案终于告破!

不久后,法院对马艳红一案进行了审理,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艳红死刑。

一听说被判死刑,马艳红在庭审快要结束时大喊冤枉。她辩解称,自己之前的供述都是警方威逼诱导之下说出来的,算不得数。

马艳红的辩护律师也说:

“她作为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一个人谋害徐学礼一家三口呢?另外,董大庆身为警察,身材高大魁梧,马艳红又是怎样将他制服的呢?”

听到这里,庭审现场的众人也对本案的细节产生了疑虑。

一看有隙可趁,马艳红又开启了她说谎话的超能力。

她说自己是被逼的,不过是替人办事,幕后的主使是一位姓王的人。王某指使并帮助她谋财害命,得到的钱大部分都进了他的口袋。

她之所以承认全部犯罪事实并包庇王某,主要是害怕王某报复她的家人……

随后,她又把如何和王某相识,当时处在什么样的地方,两人一起商量着怎样作案,如何分赃,王某又是怎样威胁恐吓她都说得非常真实细致,堪称是滴水不漏。

警方对她所说的进行调查后,确实发现在桦南县有一个叫王某的在逃犯,身负命案。

所以,本着“重要当事人没有拘捕之前,不宜结案”的原则,马艳红暂时被关押在监狱中候审。

就这样,一晃过了三年,那位王某终于落网。

不过,警方在审讯后却发现,王某和马艳红并不认识,更谈不上一起作案。之前马艳红所描述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情急之下编造的谎话而已!

1998年5月,马艳红案再次开庭,这次法院再次对她判处了死刑。

此时的马艳红没有了任何续命的借口!

当年11月,31岁的马艳红被执行枪决。

《道德经》有言:“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乍一看,马艳红是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少年辍学后,一步步走向了深渊。但是在马艳红的心里,对于金钱的价值以及获取方式,从来都没有一个正确的看法。

她让钱财蒙蔽了双眼,为了钱财恩将仇报,在一年之内连杀四人,无视道德和法律,失去了善良和本心,最终也必然会下场凄惨,枪决而亡!

亲爱的读者们,关于1995东北女魔马艳红案,你怎么看呢?欢迎下方评论留言。

你的支持是我写文的动力,如果喜欢该种类型的案件,请关注我,下一篇更加精彩!

【文/若木 图/网络】

(关注@若木小记,为您分享更多精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