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曾经的离情别意

2021-10-28 13:59:51 牵住夕阳的手
0人跟贴

文/管剑刚

离别,做为一个话题,如今已经无话可说。因为高速交通工具缩短了距离和时间,而即时通讯软件打开即见面,已经不需要再写见字如面之类的纸条了,只要一部手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天涯海角。这样的生活对于现代人来说,实在是太便捷了,早上在北京,手机购一张高铁票,夕阳衔山之际,你已经出现在了广州的大街上。但是,在高效便捷的同时,我们做为人类本有的情愫——离情别意,基本上已消失了,那种被诗人称为甜蜜的忧愁荡然无存。

十年前,儿子博士毕业之际,已经在办理去美国做博士后的准备工作。儿行千里母担忧,父也同样担忧啊,独生子女,哪一个做父亲的会不挂怀呢。恰好有一位同事的女儿在美国的旧金山已定居数年,于是,我就向这位同事请教,到美国留学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他说,其它的没有,就只有一个问题:孤独。他这话一出口,我马上就理解了,海天远隔,举目无亲,焉得不孤独?所庆幸的是,此时已不同于同事女儿当年留学的时候了。此时,QQ聊天已成为日常生活必须,只要一台连网的电脑,随时可以视频。所以,在儿子留美的两年时间里,我几乎天天与儿子视频。除了因为时差导致的两地的作息时间差异外,视频一直开着,可以不说话,他忙他的学习研究工作,而我就听着他看着他,他也听得到我们的声音,就像在身边一样。这真得感谢科技的发展,两年的海外生活,儿子没有太大的孤独感。同事所说的最大的问题,在科技发展的今天已经不是问题。

想想那些上个世纪留学海外的人们,真是不容易,打个电话费用太高,写信太慢,此信寄到时,信中所写事情早已发生了变化,所说的问题已经不是问题,而国内的父母刚刚开始为孩子所说的问题担忧起来。

离别,在今天已经不是感情生活的重要部分了。但在古代,那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啊。汉语中的离别一词常与生死联用,表明离别分量与生死相同,古代交通和通讯都比较原始,离别也很有可能就是生死之别。离别之后,若侥幸能碰到回乡的同乡人,可以捎上一封家书,报个平安。唐人诗中所说的“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就是这样的情景。碰不到来往的熟人,多年没有音信,生死不知,亲人们真的就会往坏的方面去想。

唐诗选本里,我们读到的优秀诗篇,相当大的一部分是送别诗。一个有文化的人,须有文化人做朋友,才不致十分孤独,而这样的朋友是不多的。因此,当朋友要出外游学或是游宦,有的是同僚被贬官外地,常常感觉十分不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诗句,令人感动了上千年;同样,那首《游子吟》,把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感情描写得令人心酸落泪;科技的发展改变了社会,改变了人生。物质生活条件空前改善,交通、通讯越来越便利。但在越来越便利的同时,感情生活却越来越清淡,那曾经浓厚的亲情和友情,只能在酒店的包间里氤氲那么一会儿,而月台上的挥手告别,黯然神伤,清夜起相思的情境再也无处寻觅。

尽管社会的发展,使人们少了那样一种情愫的体验,但是,还是利大于弊。看看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居民的生活,听听那些出外打工长年没有音讯的家庭故事,会深切地感受到社会和科技发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发展是必须的。当然,这并不妨碍我们欣赏唐诗宋词所表现的离情别意。因为这在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原载2021年10月19日《牛城晚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