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贪官落马后,自白与忏悔是必不可少的动作,这个环节最精彩。

没有秘书捉刀代笔,全靠青灯孤影苦劳神,最能考验他们的真实水平。

(一)

抹鼻子流眼泪,干嚎对不起天对不起地,悔恨丧失信念疏于学习,这些老套的戏路演了一遍又一遍,并没有什么新意。

“我可以说是一个在贵州公安系统内用脚一跺地,也要抖三抖的‘土皇帝’……”

贵州公安厅前副厅长赵翔,在自白中把自己形容为“土皇帝”,如此比喻颇为神妙入骨,说明他在里面没有浪费牢饭,确实有所反思彻悔。

这位“土皇帝”到底有多牛呢?

一是喜欢喝大酒,没有茅台不上桌、不喝雷子不撤席,白天以茶代酒,晚上以酒当茶。

二是喜欢江湖义气,与商人老板称兄道弟、喝酒打牌,只要找到赵老板、赵大哥、赵伯,有求必应无事不成,当然没有白办的事。

三是喜欢说了算,只要他管的事针插不入、水泼不进,圈里圈外、黑道白道都有自己的团伙势力。

四是喜欢扬名立万,赵翔找人操刀代笔、侵占公款印刷了自传《流金岁月》,记录了自己从县城民警到公安厅一步步攀爬的历程,塑造了伟光正的人设。

贪名擅权、酒色财气,赵翔这个“土皇帝”做得好不快活。

好在有凌厉的政法系统整顿,否则他将无忧无虑做个平安退休的“富家翁”。

(二)

除了赵翔,贵州还有一个“土皇帝”,就是著名的天下第一土司水楼的始作俑者,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

潘志立,人称“潘大胆”。

一个只有36万人口的贫困县,在“潘大胆”的折腾下,全民招商引资,贷款发展项目。

水司楼、盘古庄、独山影视城、10万人体育馆、大学城等一批冠以天下第一、世界最高名号的项目拔地而起,无不天马行空、威武霸气。

他用8年半时间,把自己从正县原地提为副厅,也给独山县留下400亿债务,连利息都还不上。

400亿是个啥概念,可以造两艘航母,生产300多架歼20,能够铺一条从独山到贵阳再出省的高铁,足以让400万贫困家庭年收入10万。

在台上的潘书记,人夸懂经济、有眼光、口才好、魄力大,什么都懂。

落马后的潘大胆,千夫所指,独断专行,胡作非为,虚假政绩,祸县殃民。

关进大牢里的潘志立倒是清净,可苦了他的继任者。

一个“土皇帝”留下的烂摊子,无数人跟着倒霉遭殃。

(三)

以“土皇帝”自比,恰切地形容了权力失控的恶果,这个词适几乎用于每个大贪大腐。

2018年,兵工集团董事长尹家绪提前退休。

“我只是一个没有回忆的手工匠,剩下的唯一梦想就是被人遗忘。”

他说是自己主动提出的退休,并且希望被人遗忘、静享孤独。

搞得很有诗情画意,可是掩盖不住背后的破絮烂棉。

退休3年后,尹家绪翻身落马。

据通报,尹家绪在职期间曾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不仅纵容亲属违规经商谋利,还将企业里的盈利业务交给亲友经营谋取私利,造成国家利益受到巨大损失。

同时,尹家绪还痴迷打高尔夫,搞钱色交易,他在长安汽车期间与一位银行女子的故事也在一定范围再度流传。

身为国企老总,靠企吃企,无法无天,擅权妄为,不也是“土皇帝”一枚么?

“土皇帝”不分大小,身上都有着共同特点,那就是:

说一不二,三妻四妾,吆五喝六,七折八扣,十羊九牧。

(四)

权力越到末梢越具体,越具体的权力越缺少约束。

无论赵翔,还是潘志立、尹家绪,都主政一方,手握重权。

把谁换到他们的位置上都一样,没有约束便会为所欲为,任性无度。

稍微动点歪心思,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不是他能力有多强,而是权力的笼子不上锁。

没有彻底的财产公开,没有由外而内、自下而上的监督,就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纵然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不到万不得已,不到积重难返之时,也很难及时有效地纠正。

久而久之,权力不断被纵容,欲望无限制滋长,直到豢养出一个胆肥气壮的“土皇帝”则为时已晚。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经验。

由此可见,反腐的根本在于铲除权力滥用的土壤,在于打破权力至上的逻辑。

只有把权力关进笼子,把钥匙交给人民,才能灭掉老虎的威风,实现真正的海宴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