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父遗传是真是假?留在你身体里的DNA,到底来自于谁?

2021-10-28 01:00:02 美君的日记

经常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先父遗传”。具体内容是指:非处女的女性所生育的子女,有此前与她发生过性行为的男性的部分特征。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吗?“先父遗传”是真还是假?让我们一起来深入探讨一下:

什么是“先父遗传”

先父遗传,又称为“间接遗传”,指的是一种认为后代能够继承父母双方中一方的前任伴侣的特征的学说。母体被先父介质侵入并篡改了生殖细胞的基因组,使得后代的子女仍然具备部分先父的特征,在不同的人或者不同物种的表现都还有所不同。

这个概念英文叫做Telegony,只是遗传学中的一种假说。追根溯源,最早由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提出。公元前的假说,在公元后受到部分人的信任和追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亚里士多德

为何有人相信

按理说,这么拙劣、经不起推敲的假说,应该没多少人相信啊,为何还会有这么多的拥泵?

支持者当然会为自己找证据,其中一个证据来自于达尔文援引记载的现象:

莫顿伯爵先让一匹白色的母马与一匹野生的公斑驴交配,没有产生后代,然后再让该母马与一匹白色种马交配,随后出生的后代腿上出现了类似斑驴的奇怪条纹。

斑驴

那有人就会问了,达尔文也是“先父遗传”的支持者吗?当然不是,他认为这是一种返祖现象,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利用这个故事,来作为其支持“先父遗传”的证据。关于“莫顿伯爵的母马”现象,科学家们后来也给出了合理的解释:是子代继承了亲代的隐性基因并表达了性状,而其亲代即母马或种马,携带但不表达该隐性基因。这个解释完全符合孟德尔遗传定律。

达尔文

1361年,“先父遗传”这种观点曾经阻挠了爱德华三世的长子爱德华与肯特的琼安(第四代肯特女伯爵,曾经有过婚史)的婚事。因为他们认为:有过婚史的女人会导致贵族血统受到玷污,他们的后代可能并非完全是金雀花王朝的血脉。后来,他们仍然顺利结婚,而他们的孩子并未有任何异常,或者说并未与前任有任何相似之处。

琼安

“先父遗传”是真是假

刚刚举了实例,来证明“先父遗传”是假的。但是有人翻出文献,抛出大量论据,试图支持他的错误观点,那我们来一一驳斥吧。

  • 精子穿透女性生殖道的体细胞组织。他们认为,精子有能力穿透女性生殖道的细胞,这为外源性精子所携带的遗传基因可能改变女性生殖细胞的基因组信息提供了物质基础。实际上,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这些精子能够影响到后面的怀孕。

  • 外源性DNA进入体细胞。就像论文作者自己都大量使用“如果”一词,如果这些外来的DNA可以掺入体细胞并且影响卵子,那么该女性的后代就很有可能表现出这些异常分子。非受精精子的DNA就直接整合进卵子了?不得不感叹论文作者的脑洞极大。

  • 母亲血液中存在胎儿基因。就凭借这个,就可以反推到以前的事情?当这些存留与母亲体内的来自胎儿的父系基因掺入到该母亲与另一男子所生胎儿的体内基因时,那么这个胎儿理所当然就会表现出先前那位男性的特征。又是这些DNA与体细胞的整合,又是转染到后面的胎儿基因,纯粹是假设,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实验支撑。

  • 精子RNA介导的非孟德尔遗传。跟前面的类似,一个很小的、难以复现的结论,就想直接推翻孟德尔遗传定律,真是贻笑大方。

总结

英国著名诗人莎士比亚曾说过:“谣言是一只凭着推测、猜疑和臆度吹响的笛子。”而我国著名作家鲁迅也说过:“谣言世家的子弟是以谣言杀人,也以谣言被杀的。”

你以为传播谣言没有什么影响?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先父遗传对19世纪晚期的种族主义论述产生了影响:该论述认为,曾与非雅利安男性发生性关系并诞下婴儿的女性,不可能再生产“纯种”的雅利安儿童。这一论述后来被纳粹党接纳,无数的犹太人因此被残忍杀害。

“先父遗传”的假说,看起来似乎立得住脚,支持者也列出了很多理论与实际支撑,但我们如果认真掰开来看,会发现这个理论根本经不起推敲,漏洞百出,毫无道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