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伟私自出走事件:在服气的首长面前是人才,反之就是“刺头”

2021-10-27 10:04:10 战旗红

四野战将系列27:钟伟(三)

作者:桅杆

钟伟被称为四野的“好战分子”,个性强,脾气倔,打仗很有一套。在东北期间,有文章说他在靠山屯战斗中“三次违抗林总电令”。这并不属实,但在钟伟的历史上,确实有一次非常严重的“抗命”事件,险些酿成大祸,并在事后不服处理,私自出走。

对于这件事,很多文章语焉不详,有些文章甚至说他“因为不得志,便带着老婆孩子和警卫员,私自出走,千里迢迢赶往苏北去找老领导黄克诚”。笔者通过查阅相关人员的回忆文章,今天就来说一说这件事的起因和结果。

钟伟(后排左一)

(一)私自撤退,险些酿成大祸

1940年春,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李先念、代政委任质斌)东进大、小悟山地区建立抗日根据地。在这次战斗中,纵队第3团(团长肖久远、政委钟伟)的任务是坚守整个战场的制高点四方山阵地。在与敌军激战4天之后,3团打得很苦,伤亡也比较大。

这天下午,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肖久远和钟伟即组织3团撤退,但留下1个营(由营教导员带领),并命令其坚守到黄昏。肖久远和钟伟下山后,接到纵队司令部的来电,命令3团坚守到当晚12时。但3团一没有执行这个命令,二没有通知留在山上的那个营,三没有向纵队司令部报告。这样,留在山上的那个营在黄昏也撤出了四方山的阵地。结果,敌军当晚从3团撤出的阵地直接打到纵队指挥部附近,差点把纵队指挥部包了“饺子”,李先念差点遇险。

应当说,此件事的性质是非常严重的,纵队下令展开调查,追究责任。不得不说,当时我军中有个微妙的情况:自从长征中红一、四方面军在草地分开后,虽然高层的团结问题已经解决,但一些中下级干部内心仍有疙瘩。具体到纵队,司令员李先念来自红四,而3团的肖久远和钟伟均来自红一方面军。李先念胸怀博大,大局意识很强,虽然自己遇险,但刚开始对3团违抗命令事件并没有提出严肃的处理意见,只是作了不点名的批评。李司令员还回避了事件处理,由红一出身的代政委任质斌负责事件的调查处理。

但在调查过程中,钟伟倔脾气上来了,不仅认错态度不好,还散布一些不利于团结的话,对李先念等红四的首长有抵触情绪。1940年8月上旬,纵队召开整顿会,重点解决3团和钟伟的问题,并做出处理决定:团长肖久远被严厉批评,调离3团;政委钟伟开除组织一年,调随营学校任教员。应当说,团长政委相比较,此事对政委钟伟的处理更重:撤退决定虽是团长和政委共同做出的,但当时政委有最后的决定权,责任更大。客观地说,这个处分不能说很重。在战争年代,这样恶性的违抗命令事件,怎么处分都不过分。

(二)不服处分,私自出走

钟伟对这个处理决定非常不满,甚至对部下说,要带队伍去幕阜山(鄂南)活动、脱离纵队之类的话。这就有严重的离队之嫌了,性质比之前的抗命更为恶劣。好在钟伟只是说一说,去幕阜山一事并没有付诸行动。钟伟的真实想法,是想到中原局找越级申诉,同时也有去找老上级黄克诚的意思。因为当时中原局和八路军第五纵队(黄克诚是司令员兼政委)都在盐城。有文章说,他是要去新四军军部申诉,这并不可信,因为此事发生在皖南事变之前,军部当时还在皖南。可以佐证的是:后来在钟伟的住处,搜出了他私下准备的去苏北的路线图。

黄克诚

但钟伟去幕阜山的想法很快被纵队首长知晓了。这样,组织原则和个人犟脾气顶上了,双方的对立程度逐渐上升。当年8月底,纵队数封给总部、中原局和新四军军部的电报中,口气异常严厉,认为钟伟“已经动摇,秘密鼓动部下叛变”,并建议把钟伟监禁起来。这个时候,纵队已经将钟伟意欲出走(无论是去幕阜山还是去盐城)定性为“叛变”,并对其实施看管。但看管并不严格。

中原局接到报告后,刘书记回电要求把钟伟送到中原局处理。由于路途遥远,中间又隔着敌占区,此事一直未作安排。在此期间,1940年11月的一天晚上,钟伟带着老婆孩子和同情他的11名战士(其中警卫班8人),私自从豫鄂根据地出发,经2个多月的辗转,于1941年2月初到达盐城。这已经是皖南事变之后了,新四军在盐城重建了军部,陈毅代理军长。

到达盐城新四军军部后,可能是认为受了极大的委屈,有资料记载,钟伟一见到陈毅就流了泪。应该说,钟伟抗命虽然事出有因,但错误是事实,却去盐城并不是叛变,只是想到中原局申诉,也顺便换一个工作环境。所以,军部也没有对他做进一步的处理,而是安排他到抗大五分校代理校长。对钟伟这样资历的战将来说,这个安排肯定不属于重用。

在战争年代,“拖枪逃跑”是性质很严重的事件。例如1937年许世友在延安策划的未遂出走事件,牵连了一帮人,最后虽减轻处罚,许世友等6人还是被判了刑。钟伟显然没有吸取这个教训。

应当说,是人都有可能犯错误,尤其是钟伟这样性格的人,个性强、脾气倔,一条道走到黑,最后是一错再错。好在到达军部后,陈毅等首长妥善处理了这一问题。陈毅作为资深元老,在处理棘手矛盾上的水平极高。钟伟的事,如果在抗命事件发生后处理得好一些,也不至于闹到这一步。对钟伟这样性格的人,遇上他服气的首长,他会成为一员虎将;遇到他不服气的首长,他就是个“刺头”。

1943年1月,新四军3师兼苏北军区成立淮海军分区,下属4个支队。当时部队发展很快,急需军事干部,代理1年多抗大五分校校长的钟伟被安排到第4支队担任司令员,归军分区司令员刘震直接领导,成了黄克诚的间接部下。

1945年,钟伟随新四军3师进军东北,先后任东野2纵5师师长、第12纵队司令员。从苏北到东北,他的上级分别是刘震、黄克诚、林彪。这几位上级的欣赏重用,是让他成为一代名将的重要因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