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知名酒厂,爆雷了

2021-10-27 01:08:23 包不同

舍得酒,到底有多少老酒?

1

舍得酒“翻车”

“舍得酒,每一瓶都是老酒。”

一打开舍得酒的官网,就能看见这句话。做饮料生意的,似乎都想通过一句经典标语,找到自己在行业内的独特地位。“农夫山泉有点甜”“怕上火喝王老吉”,都是这招的受益者。

很明显,舍得酒也想乘一乘这股东风。从2019年开始,舍得酒推出“老酒战略”,宣称“酱酒之上是老酒”。“43年,贮藏12万吨老酒,在静静等待他的主人”——这类话语,不仅撩拨着老酒鬼们的心,同样让资本感到兴奋。

过去一年时间里,舍得酒业(600702.SH)的股价从最低点的55.76元,一路涨到265.76元的高位。

但如今,舍得酒这场好梦被人中途叫醒了。一周前,《财经》旗下的新媒体平台发文质疑舍得酒,文章的标题好像平静的湖面下藏着利箭:

《舍得酒业的老酒只是故事》。

文章在开头就抛出了一个犀利的结论:

舍得酒业(600702.SH)的12-13万吨基酒,号称贮龄超长,是“陶罐贮存的优质基酒”,这是一个谎言。

根据财经团队的调查,舍得酒业贮存基酒的罐体,绝大多数是存放普通基酒或食用酒精的碳钢罐、不锈钢罐,存放优质基酒的陶坛贮能,只在2万吨上下。

▲图源《财经十一人》

更犀利的还在后面。紧接着,文章抛出第二个论断:

舍得酒业的老酒战略是个“伪命题”。

白酒行业,老酒、年份酒针对的是酱香型酒,浓香型基酒存放1-3年就够了,时间过长反而影响口感。

作为浓香型酒企,舍得酒业所谓的“优质老基酒”,其实是没卖出去的滞销产品。这么多酒,不可能倒掉吧,所以只好长期储存起来。

而且,舍得酒业12-13万吨的10-20年“老酒”中,有近6万吨成了年限较短的“新基酒”。

只能说,一半的基酒还在“慢慢变老”的过程中。

除此之外,文章还提到舍得酒业长期大量采购“代用品酒”,在食用酒精每吨不足3000元左右的时候,舍得酒业每年花费2亿元购买:

这可以勾兑多少“三精一水”的新型白酒呢?

三把大锤,锤锤直击要害,舍得酒业的股价应声而落,公司随后做出的回应也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疑团还在不断聚集,信任的堤坝已经出现了决口。

2

曾被质疑操纵股价

舍得酒业并不是第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2021年6月9日晚间,一篇名为《董宝珍就舍得酒业股票可能被非法操纵向证监会的举报函》的文章在网上迅速传播。董宝珍在文中表达的核心观点是:

舍得酒业股票可能被非法操纵,并请求就此进行调查。

有意思的是,董宝珍举报舍得酒业的证据竟然是——看股价走势图。让董宝珍引发联想的是此前被监管机构调查的上市公司嘉美包装,2020年9月9日,短短几分钟内这家公司的股价就上演“天地板”,之后一路暴跌,而在此前股价几乎快速翻倍。

按照董宝珍的解释,资本市场的股价如果存在操作犯罪,其走势会有明显特征:

舍得酒业的股价走出了与嘉美包装几乎一样的走势。

在这个略显奇葩的举报影响下,舍得酒业三天内市值蒸发超200亿元。

对于自己的“无实物证据”举报,董宝珍还在6月10日作出了进一步解释:

我查了一下,董宝珍是私募投资机构凌通盛泰投资管理中心的基金管理人。他在白酒上“受过伤”。2013年因为重仓茅台,亏损70%,其管理的私募全国投资收益倒数第一。

打赌输了的董宝珍,于当年中秋在小树林录制全裸奔跑视频,画面还上了央视财经,成为A股祼奔第一人。

被茅台伤了,却把举报的枪口对准舍得酒?董宝珍看似反常的行为背后,是舍得酒在股市的疯狂岁月。

从3月中旬到6月7日,舍得酒业最高涨幅超过330%,期间多次出现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市盈率远超白酒行业规模相近公司。

财新网就曾算过,以6月2日收盘价为例,舍得酒业市盈率为124.24、市净率为18.58,远高于5家白酒上市公司(口子窖、迎驾贡酒、伊力特、今世缘、舍得酒业)的市盈率平均值56.24、市净率平均值8.46。

这种异动,自然被股场老手董宝珍看在眼里,他选择了捅破窗户纸赌一把。

3

慢一拍的沱牌

舍得酒原来不叫舍得,叫四川沱牌。

北纬30°,是世界公认的黄金酿酒地带,茅台、五粮液、剑南春、泸州老窖、洋河、郎酒等知名品牌,都在这个范围内。当然,也包括沱牌曲酒。

被誉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沱牌酒,曾有过一段风光的历史。它在1996年就登陆了A股,比五粮液、贵州茅台还要早。

2000年,沱牌酒的产量排在行业第一,市占率达到3.07%。可惜的是,那时候,沱牌酒走的是低端消费市场,走量不走价,公司利润一年不如一年。

直到2001年,沱牌才推出高端产品舍得酒,进军高端酒市场。但此时,恰逢消费税政策大调整,白酒寒冬呼啸而来,慢了一步的沱牌,已是步步慢。

到2013年,沱牌业绩出现断崖式跳水,利润直接下滑-96.82%。

疲惫的沱牌在2016年迎来了民企天洋集团。天洋接手后,沱牌变成了舍得,改头换面重新出发。2017年净利润1.44亿,增长79%——这个业绩,还不如1997年的沱牌,那时候的净利润还有1.85亿。

白酒行业成长最快的20年,沱牌完美错过了。

但命运并没有因此眷顾它,2020年8月,舍得“自曝”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达数十亿元,随后,舍得公司前董事长刘力、前总裁李强等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在天洋系的“努力”下,舍得酒业戴帽ST;此后,股价一路暴跌。再然后,是复星系的入主。过去的一年,舍得酒业成为了那个最牛白酒股,曾创下3个月涨320%的战绩。

仅仅一年前,舍得酒业还是戴着ST的帽子无名小辈。

但对舍得酒业来说,变数依旧存在,接二连三的质疑和激增的销售费用,已经在提醒着这家企业:

这,会不会又是一场昙花一现的梦?

4

尾声

舍得酒业今年的遭遇,同样折射了行业的躁动。

近十年来,白酒行业是中国股市的明星板块,相对稳定、较为长期的高额利润,让这个行业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

但就在今年,白酒界的“幺蛾子”层出不穷。

舍得酒在暴涨的时候,白酒龙头贵州茅台却在一泻千里,半年时间股价跌了30%;同样遭殃的,还有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下跌幅度都超过30%。

▲贵州茅台暴跌

这种反常的分化背后,被《求是》杂志点名的消费税,更是越来越逼近这个行业。

行情不明,风声鹤唳,舍得酒业和整个白酒行业都必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舍弃什么?留下什么?毕竟,有一句话已经传得够远了——

有舍才有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