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凌晨猝死,妻子哭着求救,宣布死亡后医生发现注射器变多了

2021-10-26 22:22:22 百事通小萝卜

(参考公安部三局编《刑事侦查案例选编3》)

1979年的秋末冬初,心灰意冷的王咏诗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落日,一狠心,吞下20多片安眠药

一个年纪轻轻、身体健康的女人,为什么会想不开,要放弃自己的大好生活呢?更何况她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女儿。

故事还要从当年10月末说起。

1979年10月20日,山西省阳泉市城区义井镇白羊墅村的夜晚不复往日的寂静。

凌晨三点,卫生所主任尹秀兰被咣咣的砸门声惊醒。尹秀兰赶忙下床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正是自己的下属王咏诗。

她穿着睡衣拖鞋,披头散发,眼含泪光,看到尹秀兰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她抓住尹秀兰的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主任,我老公他、他、他没气了!求求你救救他吧……”

尹秀兰被这幅场景吓得彻底清醒过来,赶忙召集几位同事,拿上简单的工具直奔王咏诗的家中。

可是赶到之后,情况还是令尹秀兰大吃一惊。平日里身强体壮的吕俊文已经没了心跳。尹秀兰不信邪,扒开他的眼睛查看,发现吕俊文瞳孔已经放大。

可吕俊文不仅是平日里经常接触的熟人,更是自己下属的丈夫!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于是尹秀兰等人坚持做了人工呼吸等一系列的抢救措施。

可是15分钟过去了,吕俊文依然毫无起色。1979年10月20日凌晨,正值壮年的吕俊文被宣布死亡。

一切尘埃落定,王咏诗在一旁哭的是伤心欲绝。不过从医多年的尹秀兰直觉事有蹊跷,王咏诗是自己的下属,尹秀兰当然知道吕俊文平日里身体一直不错,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就不行了呢?

尹秀兰细心观察,发现桌子上有一些不是自己带来的注射药品和注射器,于是留了个心眼将屋内所有器械都带回卫生室保存。而这个举动也影响了事件中数人的命运……

吕俊文的死很快就传开了。跟尹秀兰一样,周围的邻居和亲属都非常诧异。

好好的壮年男子,平日里身体健康、没病没灾的,怎么会说没就没呢?虽然王咏诗很希望自己丈夫能够尽快入土为安,但还是拗不过周围人的意见,把这件事捅到了公安局。

公安局接到报案后十分重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案子!于是立即派遣人员进行侦查。

但是到了现场警察们傻眼了,现场因为抢救已经被破坏得面目全非,吕俊文的尸身也被多次移动。而吕俊文的家中有不少人进进出出,指纹脚印等线索也被污染覆盖。现场可以说已经没有什么勘察的价值了。

没办法,只能从死者的尸身情况和社会关系入手了。

技术人员马上进行了初步尸检。他们发现死者头部肿胀、鼻孔出血、十指末梢呈现青紫色,很显然这肯定不是正常死亡。这种状况很有可能是被人下药导致的!当地公安决定马上立案调查。

立案后侦查工作分为两方面进行,一方面由法医进行更为详细深入的尸检,另一方面刑侦人员深入群众,对死者生前的社会关系进行全面排查。

调查当然要从吕俊文的家庭成员开始。

吕俊文有个17岁的长女,名叫吕琴。据她反映,19日下午——也就是案发的前一天,她爸吕俊文回了家。

回家后吕俊文准备油漆家具,吕琴想起自己上午在家中捡到了一封信,就叫住他把信交给他看。谁知道他看了信的内容勃然大怒,立刻冲出屋子四处寻找王咏诗。

找到人后,夫妻俩大吵一架,之后吕俊文就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吕琴说她妈(王咏诗)告诉她,爸爸高血压犯了在屋里休息,吕琴当时也没放在心上,没成想……

顾不得安慰刚刚失去父亲的小姑娘,公安立即询问王咏诗当天下午的具体情况。

王咏诗向公安解释,吕俊文一直有高血压的毛病,当时跟自己吵着吵着突然面色苍白,她是护士,知道这是丈夫的高血压犯了,于是进行了紧急处置。

下午三点左右,情况稳定的吕俊文陷入昏睡,王咏诗并没有太在意。

凌晨三点,她起夜上厕所,总觉得丈夫的情况有点不对劲。从下午三点到现在,吕俊文怎么会一直没醒?

她赶紧推了推丈夫,没想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护士出身的王咏诗赶紧检查吕俊文的各项生命体征,发现吕俊文已经没有呼吸了,于是惊慌失措地找自己的领导——卫生所主任尹秀兰求助。不过终究是回天乏术。

为了证实王咏诗的发言,公安叫来了本案的一个重要人物——尹秀兰。她也是吕俊文死亡现场的目击证人。

尹秀兰向公安表示,自己确实在凌晨三点多被下属王咏诗叫醒救人。不过她从没听说过吕俊文有高血压的毛病。尹秀兰他们所在的卫生所是专门为吕俊文的工作单位——第五工程处的职工服务的,单位里一千多名职工的身体状况他们大体都了解。

在她的印象里,吕俊文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从没在卫生所看过高血压的毛病。而且跟王咏诗同事怎么久,也没听她提起过。

尹秀兰的说法居然跟王咏诗完全相反,她们两个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可是尹秀兰跟吕俊文无冤无仇,有什么理由向公安说谎呢?经过公安进一步的调查,也没有发现尹秀兰跟吕俊文有什么瓜葛。

公安把重点放在了第一目击人,吕俊文的妻子——王咏诗身上。据两人的女儿吕琴的供述,两人在下午大吵了一架,会不会是王咏诗因怒冲动杀人?吕琴口中的信又有什么内容,让吕俊文如此大动肝火?

公安一方面着手深入调查王咏诗过去的经历,另一方面再次来到吕俊文的家中寻找那个信件。

这一调查马上有了重大发现。王咏诗的单位表示,过去她的记录很不好,不光是这几年的考评结果很差,之前还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被开除过共青团团籍、记了一次行政大过

这给办案的人员带来了新的思路。既然王咏诗有外遇,还被记过处分,会不会是情杀?

公安继续展开外调,发现王咏诗乱搞男女关系的情况应该属实,王咏诗跟多名男性都传出过风言风语。这个结果让公安哭笑不得,多名男性?难道只能挨个排查、核实了吗?

就在这时,寻找信件的工作有了重大突破!在吕俊文的家中找到了引发两人争吵的信件,其中有两页疑思王咏诗的笔迹!为了保险起见,公安瞒着王咏诗将这两页送给技术专家鉴定,很快就得出了结论,这两页确实出自王咏诗之手!

信的具体内容为:

“你是否认为我这样做就是不忠于你……春,过去你说的话我永远都记着,我说的一定办到,今天特地在此重申一下,我过去说三年之中处理好一切,并达到你的目的,这个说法永远不变,你如果变了心,存心骗我……”

很明显,王咏诗与信中提到的“春”有不一般的关系。那么“春”是谁呢?他又与这次的案件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至此,虽然“春”是谁还有待查证,不过王咏诗已经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因为王咏诗从吕俊文“发病”到死亡一直在旁侍候,有充分的时间作案。她又是一名护士,完全清楚怎么用药品杀人,这跟尸检怀疑的毒杀不谋而合。

最重要的是,调查到现在,公安有充足的理由怀疑王咏诗有杀人动机!不管是被丈夫发现外遇恼羞成怒,还是想要与外遇对象双宿双飞,都可以是她杀人的理由。

于是公安开始密切监控王咏诗的行踪并继续调查神秘人“春”的身份。

调查“春”的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经核实,“春”应该是第三工程局办公室的某个干部

“春”说,王咏诗曾经和他说要杀死吕俊文和他结婚,当时他吓得不轻,竭力要求她不要干这种事。

专案组当然不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这说不定是他为了保全自己编造的谎言。而且这个供述也让办案人员感到唏嘘,信里你侬我侬蜜里调油,遇到事情马上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可以说王咏诗这场外遇就是一场闹剧。

为了弄清楚这个“春”到底有没有嫌疑,公安调查了他这段时间动向。调查发现,“春”这段时间并没有跟王咏诗见面,虽然还有一些信件上的往来,但信里都是些肉麻的让办案人员起鸡皮疙瘩的情话,没有只言片语有关于策划杀人

所以,“春”合谋杀害吕俊文的嫌疑基本上可以排除了。

案件进展到现在,老练的刑警们基本上已经确定是王咏诗杀了自己的丈夫,接下来就是搜集关键证据,将她绳之以法。

为了保证不冤枉一个好人,专案组成员跑遍了吕俊文去过的医院,调出了吕俊文的病历,经过查验,吕俊文根本没有心脏病、高血压的病史,那么王咏诗的供述完全就是在撒谎。她所谓的侍候过程,实际上是加害的过程!

尸检的结果已经完全出来了,尸检结果发现:

死者的四肢和左胸处有6个注射针孔;颅、颈部没有异常;脏器无病理现象;右心室肌外侧有一处明显的针刺红点;胃壁有数处细小的白色微粒。

尸检结果表明:

死者不存在有任何导致死亡的恶性急症。

为了进一步查清吕俊文的具体死因,法医又对死者的脏器、脑组织、血液、体液、肠内容物以及注射针孔部位的皮肤肌肉组织进行了采样以进行进一步检验。

经山西省公安厅和公安部126所的毒物化验结果表明:

死者的血液和肝脏中含有大量的安眠药A和安眠药B(隐去真正药名免得有人效法),药量超过正常用药量的30倍至100倍!这是导致吕俊文死亡的直接原因。

经分析安眠药A是经死者左胸部位注入体内的,安眠药B是从右肘窝处静脉注射和口服进入体内的,上述两个部位的注射,死者生前是无法自行完成的

尸检的结果不出意料,吕俊文死于凶手注射的安眠药,而王咏诗完全有能力进行这样精准的给药。

接下来的任务是通过证据确定王咏诗的犯罪事实。虽然犯罪现场已经完全被破坏了,但是还记得故事的开头,留了个心眼的尹秀兰吗?

没错,当时桌面上放着的,正是王咏诗行凶的凶器!

而注射器送检的时候,就是文章的开头王咏诗自杀的时候。王咏诗意识到自己已经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于是想到了自杀。

她吞了20多片杀死丈夫的安眠药A,不过还是被监控人员及时发现,救了回来。不知道她对这个结果是什么样的心情。

在将自杀的王咏诗送医后,公安对吕俊文王咏诗夫妇的家进行了搜查,在卧室的痰盂内发现了7支0.1克药A注射剂空瓶,6支2.5毫克药B注射剂空瓶

公安人员将这些空瓶交给尹秀兰辨认,尹秀兰表示这些确实是卫生室内的药品。接下来公安人员核对了一整年的就诊登记册和处方笺,发现没有哪怕1个人开过这两种药剂

据此可以认定,这两种药剂是王咏诗偷偷从卫生室拿回家的,并用它们杀死了吕俊文。

很快,注射器化验的结果也出来了。对从吕家提取到的一大一小两个注射器的化验,结果发现大的注射器内含有安眠药B,注射器内的血迹血型是AB型,与死者血型一致;小注射器内含有安眠药A。

两支注射器身上都提取到清晰的王咏诗的指纹,可以据此确认正是王咏诗将两支注射器内的安眠药注射进了吕俊文的体内,将吕俊文毒杀。

到此,尘埃落定,1979年12月21日,面对公安确凿的证据,王咏诗终于供述了自己犯罪的全部事实。

王咏诗是在1979年6月到工程局机关驻勤、给机关人员检查身体时结识了“春”,自己一见到他就立即被他迷倒。与丈夫分隔的王咏诗内心空虚,决定要追求这位风度翩翩的“春”。

于是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出现在“春”的视线中,隔三差五地表达对“春”的仰慕与迷恋。凭着姣好的外表与娴熟的手段,很快王咏诗就和“春”发生了不正当关系,让“春”失去理智地跟她这个有妇之夫搞到一起。

王咏诗自己非常享受这种“真正的爱情”甚至动了与“春”结婚的念头

为了达到目的,王咏诗与“春”说过要在3年内将吕俊文“弄掉”。没成想听到她深情表白的“春”不但没有感动,反而表现得非常惊恐,极力劝说她不要做这种事情。

王咏诗本来也没有太过认真,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表述一语成谶,还被自己深深迷恋的情人给供了出来。

结束驻勤返回原单位后,王咏诗和“春”依旧通过书信保持与春的不正当男女关系。正当她沉溺于偷情的刺激时,10月19日中午,王咏诗写给“春”的信稿无意中被女儿吕琴捡到并且交给了吕俊文。

吕俊文拆看后怒不可遏,马上找到王咏诗对峙。东窗事发,王咏诗惊慌失措,只能死不认账。吕俊文当然不相信王咏诗那些错漏百出的谎话,二人大吵一架。吵架的时候吕俊文扬言说要先去局里收拾那个什么“春”,再回头来收拾王咏诗。

听到这话王咏诗终于害怕了,她生怕吕俊文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难说能不能保住工作。慌不择路的她打算先将丈夫弄昏迷后把信稿夺回来烧掉,来个毁证灭迹。

想好之后王咏诗冷静下来,还假惺惺地认错安抚丈夫,随后以关心丈夫健康为由在晚上6点哄他服下10片安眠药。

等到吕俊文睡熟后,王咏诗满屋子地找信稿,可是没成想她居然没找到!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吕俊文来个死无对证!等风头过去,她再找“春”结婚,两个人双宿双飞好不快活!

晚上8点左右,王咏诗又给吕俊文灌下8片安眠药A。跑去卫生室用20毫升注射器抽了8~9支安眠药B,分三次注射进吕俊文体内。0时左右第二次去卫生室抽了6支安眠药A粉剂和6支安眠药A液剂再度对吕俊文的左胸进行注射。

吕俊文的身体终于顶不住王咏诗三番五次的摧残,凌晨3点左右,吕俊文死亡。之后王咏诗把头发弄乱,假装哭红了眼的样子假惺惺地找人“抢救”丈夫

1979年12月30日,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王咏诗,这起骇人听闻的杀夫案在经历了71天的侦办后宣告破案,最终王咏诗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

虽然恶人最终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是吕俊文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可怜的吕琴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双亲,又要面对自己家庭发生的天大的丑闻,一辈子活在母亲的阴影之中。

王咏诗最终让自己的整个家庭成为了自己自私、幼稚的代价,她大概也会发现她以为的自己的爱情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的幻影。

最后,也希望无数头脑发热想要走上歪路的朋友们一定要冷静下来,作恶之人不会逃脱法律的制裁,幸福的花朵永远不会在别人的痛苦上盛开!

希望各位看官能够进入美满的婚姻,珍惜自己拥有的平凡却踏实的幸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