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卦|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恒丰银行数字化转型战略的思考与启示

2021-10-26 20:45:24 九卦金融圈

作者 | 杨涛 (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来源 | 九卦金融圈

编辑 | 郑斌

美编 | 杨文华

日前,恒丰银行发布“2021-2025发展战略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提出“建设一流数字化敏捷银行”。

在风起云涌的金融科技与数字金融浪潮中,诸多银行都已投入其中并引起众多关注,而经历市场化改革、实现浴火重生的恒丰银行,如何走向数字化转型前沿,值得我们进一步剖析与思考。

一、从数字经济

数字金融

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18日下午就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进行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要站在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高度,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发展安全两件大事,充分发挥海量数据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

应该说,当前数字化已经不可阻挡地扑面而来,把所有的人都融入其中,也深刻改变了经济社会运行模式。与之相应,金融业也迫切面临变革和转型压力,这一方面是为了适应数字化时代客户需求的变化,也是因为金融要素自身也在数字化发展中不断迭代。

可以说,整个现代金融业就是一部科技发展史。

  • 例如:上世纪60年代的半导体、微处理器发展,伴随着电子数据替代人工记账,信用卡产业逐渐开始腾飞;

  • 70年的中央处理机,带来系统批量处理和整夜连续运作,促使SWIFT等金融通讯服务快速发展;

  • 80年代的终端机、个人电脑,推动银行业务远程化和自动化,进而ATM机不断普及;

  • 90年代的局域网、因特网,则先是开启数据中心、公司内网时代,进而实现数据全球共享、推动跨国机构发展;

  • 本世纪初智能设备快速发展,创建了手机数据及客户互动的新载体,推动了数字银行变革;

  • 21世纪10年代的移动设备普及,促使移动支付、移动银行扑面而来。

  • 近几年,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快速迭代,金融产品与服务创新日益复杂,二者叠加则迸发出巨大生命力。

在日益复杂的环境下,银行业面临的挑战更加突出,例如近年来在美国,特别是资产规模2500亿美元以下的中型银行,遭遇了更加复杂的冲击,既难以如小银行那样“放下身段”,又受到大银行“下沉”的“挤出效应”。

需要看到的是,在诸多跨越周期、“越过越好”的中型银行里,直面和拥抱数字化是重要的成功经验之一。截至2020年末我国共有银行机构4023家,未来大中小型银行,都会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摆脱银行业周期的“宿命”,是不得不深入思考的重大历史命题。

我们看到,银行拥抱数字化并非今天才有,近年来,无论是银行信息化、银行电子化、银行互联网金融、银行金融科技、开放银行等概念,背后都意味着新技术、新模式对商业银行组织架构、业务和机理的重构,也贯穿了银行数字化转型的线索,究其根本,都是利用各项领先的信息科技,实现银行效率、效益、效果的全面改进和提升。

二、银行数字化转型

的差异化路径

商业银行的数字化转型虽然“五花八门”,但其驱动力和路径,大致上离不开几个方面。

一是以技术应用为主导。新一代技术带来的影响有目共睹,银行业作为技术应用的重要部门,也希望跟上前沿的技术变革趋势。例如,后疫情时代,以“在线经济”“非接触经济”为代表的线上模式得到众多银行认可,线上APP等渠道价值凸显,银行纷纷集中资源进行布局。相应的远程银行也受到重视,体现前台场景化、中台智能化、后台云端化。再如,当区块链成为各方关注焦点时,也有许多银行以此为重心积极投入,当然也出现了一些创新“泡沫”。

二是围绕客户需求而求变。数字化首先改变了C端的商业模式与消费习惯,带来消费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进而影响到B端、G端的运行方式,带来产业互联网到数联网的拓展。归根结底,所有金融机构开展业务,都离不开特定的、与客户的交互界面,且符合客户需求特征的变化。因此,着眼需求演变进行的数字化转型,也是部分领先银行的选择。

三是应对监管与政策。无论是适应国家推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还是在更加严厉的监管环境下,如何利用数字化手段来降低合规成本、提高风险管理能力等,都是题中应有之义。例如在欧洲推动的开放银行,核心就是银行数据开放,最主要的驱动力则是监管规则的变化。

四是缓解同业竞争的压力。就全球来看,众多金融机构都声称自己转向金融科技企业。如就技术支撑来看,有的大银行逐渐向分布式系统架构进行转移,有的中小银行也在尝试着跳出过去的“两地三中心”,从后台系统上尝试结合分布式技术。同时,在“金融脱媒”背景下,非银行金融机构、类金融组织也形成不可忽视的外部压力。由此,银行也存在日益突出的“数字化竞争焦虑”。

五是战略与组织变革为引领。战略与管理能力都是衡量银行数字化前景的一个重要指标。例如,美国的“骆驼”评级法就关注银行管理水平,主要考察银行的战略制定、业务计划、管理者能力等。长远来看,银行数字化追求的不仅是具体的技术或业务解决方案,而且是对银行经营模式、系统架构、数据管理、业务创新的全面梳理,并在万物互联的时代,重新定位间接金融类中介组织的价值。

对此,做得好的银行不能仅就技术谈技术,而是应对标互联网企业,在管理组织、人事架构等方面积极调整,打造全新的敏捷组织。

总的来看,当前银行对于金融科技与数字化确实高度重视,据统计,2020年银行业金融科技投入2429.3亿,同比增长20.65%;从业人员14.88万,同比增长17.07%。其中不同银行的数字化转型路径选择,既考虑基于自身禀赋的差异性,也有共性。但实事求是地看,能够系统把握战略方向、有效协调不同重点环节的案例的确不多。例如,时有重技术、轻组织;重战术、轻战略;重同业比较、轻客户需求等现象存在。

客观来看,“浴火重生”的恒丰银行在数字化战略顶层设计、重点环节把握、后发优势发掘等方面,都有许多值得研究的“亮点”

三、恒丰银行数字化转型

背后的组织转型

过去几年,恒丰银行之所以能够战胜重大风险考验,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背后有多方面因素的作用。

如全面加强党的领导,不断优化治理机制与结构;引进新的战略资本,同时引入股东的先进公司治理经验与优势业务资源;大刀阔斧推动组织架构改革,实现“先破后立”;业务重新优化配置,展现出全面布局大零售与大资管的雄心;加大外部人才引进力度,2020年新引进外部优秀人才533人,近期又高调招聘大量数字化人才等。当自身境况初步改观之后,恒丰银行并没有止步于“小富即安、小进即满”,而是顺应数字化时代发展大势,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建设一流数字化敏捷银行”的战略愿景。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恒丰银行与各家银行一样,都在探索新技术的引入和应用,所不同的是,恒丰银行在注重数字化技术应用的同时,非常注重组织变革和激励,以数字化技术提升生产力,以组织变革破除制约生产力发展的障碍,重塑生产关系。

就数字生产力来看,恒丰银行打造了两大抓手。首先是企业级的核心业务系统。通过组件化、平台化、面向服务的企业级方案,从“项目组一站式”变为“软件工厂式”,助力恒丰银行IT系统实现从“部门级”到“企业级”的转变。还有基于mPaaS平台的新手机银行。通过轻量级开发框架,实现手机银行的数字化、智能化、平台化升级,推动个性化的产品设计和服务能力精准触达用户,降低运营成本,提升客户体验。

就数字生产关系看,恒丰银行则以客户体验和关键绩效双提升为核心,以跨职能敏捷组织为基础,以敏捷的领导力、响应力、创新力、协同力、支撑力五大能力为支撑,重塑新型生产关系,推动数字银行先进生产力在金融同业中更高效释放,争取金融供给能力跨越式跃迁。最终对外能灵活应对市场变化、技术创新、客户反馈和政府监管;对内开放包容、结构扁平并持续演进,具备较强的数据智能化传递反馈修正和业务流程的适应性迭代优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程实现突破。

  • 由此可以看出,在恒丰银行对数字化转型的认知中,技术与组织、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并重,数字化技术是生产力,敏捷型组织是生产关系,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这应该也是恒丰银行在战略愿景中将“数字化”与“敏捷”银行并列的原因所在。

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将组织的管理与变革提高到如此地步,在金融机构中是不多见的。在敏捷战略的执行层面,恒丰银行专门成立数字银行研究院、数字银行办公室和敏捷组织办公室,通过思维模式、组织架构、机制体制的变革,横向打破竖井,纵向赋能减负,以数据洞察把握市场机遇,快速响应需求,提升决策速度,提高服务效率。

进一步细看恒丰银行的新战略,恒丰银行在敏捷组织方面的创新之处还有很多,

  • 如致力于全面建设流程银行,运用精益六西格玛等先进的精细化管理工具,完成全行业务流程、管理流程、决策流程标准化建设;开发建设流程管理平台,实现流程管理数字化、系统化、透明化,提升业务集成能力;

  • 引入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作为全行内部数据疏通和业务流程优化主要工具,形成流程设计、执行、反馈、控制、评估、优化、创新全生命周期管理的技术级规范框架。

  • 再如,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允许部分分行在不突破监管要求、符合行内基本制度的前提下,自主创新区域特色产品和服务;赋予敏捷团队产品创新统筹权,强化全生命周期管理,针对重点产品或大型优质客户需求建立创新平行作业制度等等。

    四、思考与启示

    当前,众多银行都在积极响应数字化转型,并且各具特色。其中,技术应用往往是各家银行最乐意、也相对容易着手的切入点。

    对此恒丰银行也致力于夯实数字化转型的金融科技基础、打造数字资产的精益化管理能力、打造敏捷高效的大数据应用能力、打造同业领先的数字化经营能力等。

    但除了技术这一“硬基础”之外,一家优秀数字化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可能来源于其他的各种“软实力”。从恒丰银行的战略规划与创新实践中,就可以归纳出“软实力”方面的几个重要元素,也是保障银行数字化持续、稳健推进所必不可少的。

    第一,组织保障是银行数字化转型的最重要支撑。银行数字化转型如果缺乏有效的组织保障,则如同汽车缺少了发动机。数字化转型是一项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绝不是科技部门一家的事,往往是一大项目底下一堆子项目,涉及多个部门、变革的程度也很深,要保证转型成功,需要强有力的组织保障,必须让数字化转型成为一把手工程,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建立专门的机构,同时,还要有一套有力的制度保障,包括数字化转型由哪些人来决策,决策程序怎样,决策如果落实,遇到问题如何解决,以及部门、员工思想的统一,文化再造、绩效考核等等,所有这些,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转型成效都会打折扣。也就是说,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战略决定方向,组织能力决定战略的成败。

    二是以场景落地为抓手。对于银行数字化转型来说,需有效融合新技术、新理念,全面重构原有的业务模式,打造银行金融科技与实体经济的全新应用场景。通过科技力量,真正将金融科技无缝融入到各类应用场景中,使金融“无感化”,提升金融服务的精准性、便捷性、普惠性。例如,恒丰银行在新战略中提出,要以“金融+场景+科技”为模式,聚焦教育、健康、出行、家居、科技和日常生活6大主场景,辅以N个特色化场景,以支付结算、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为核心,打造“1+6+N”生态体系。

    在B端客户方面,提出围绕企业的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深度连接智慧医疗、智慧文旅、智慧社区、智能交通、智慧政务、智慧乡村等数字化场景。这些创新方向,致力于更好实现与实体的互动、共享、共赢,在客户场景挖掘、生态系统搭建等方面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探索,也为数字化落地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三是以客户至上为核心宗旨。数字化转型不应该以技术为中心,而应该以客户中心,银行数字化不仅是同业竞争游戏,更是为了真正实现对客户的价值贡献,围绕客户打造服务体系,提升组织能力,满足客户体验。银行应充分适应客户需求更加多元化、专业化、智能化的趋势,抓住无处不在的数字化“交互”,有效实现线上线下客户维护的结合。

    客户不仅是被动地接受产品和服务,而且能够主动定制和提出需求,甚至最终参与到开放银行的服务链条中。

    恒丰银行的新战略,从技术到组织能力的建设,都是围绕客户的需求与期望展开的

    • 比如,高度强调“三个能力”建设(基础客群建设能力、客户分层经营能力、客群动态管理能力)

  • 深入推进客户结构调整和分层管理,为高质量发展提供长期的良性客户结构,高度重视挖掘客户需求,通过构建“三个体系”(数字要素管理体系、多维财务顾问体系、服务持续改善体系),提升客户满意度和忠诚度,塑造专业化的“留客”体系等等。

  • 四是以平台生态为拓展。银行数字化不能只靠“单打独斗”,而是需探索金融合作模式与生态的数字化。数字经济的基本特征就是互联互通,数字化转型本质上也是为了构建更加开放式的合作共赢生态。由此,银行需高度重视自身的开放模式建设,以及外部生态的优化,努力实现从开放银行到开放金融、从个体金融到平台金融的跨越。

    恒丰银行做大零售、乡村振兴、供应链金融等特色金融战略,带有鲜明的平台思维,

    • 比如,零售方面提出强化与头部互联网平台的合作,以手机银行、客户权益、恒·AI智能营销、CRM系统及DMP精准营销五个系统为核心,构建数字化客户经营平台。

    • 涉农金融方面,提出以“一圈一链一平台”为抓手,大力拓展乡村振兴“朋友圈”,通过普惠金融服务点、“智慧村居”乡村振兴综合服务平台等渠道,构建“线上+线下”的乡村振兴服务平台体系。

    五是以安全保障为护航。为了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健康发展,银行必须首先提升自身利用数字化应对、管理风险的能力。恒丰银行的发展战略高度重视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着力打造数字化和智能化风控体系,如建立健全覆盖业务、网络、技术、数据等各领域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适应数字化转型催生的新风险以及传统风险的新变化,落实数字经济时代的法律法规及制度要求;利用数字技术优化全面风险计量体系和风险系统建设,建立交易层面和组合层面风险计量体系;打造数据驱动、敏捷响应、系统集成的智能风控管理体系,将风控流程内嵌在金融交易场景之中,实现风险关口前置,加速从“人控”向“机控+智控”的转变。

    六是以文化品牌为依托。数字化时代银行的环境、社会及公司治理(ESG)表现愈发受到关注,问题严重者可能导致公司形象受损,甚至引发生存危机。近年来,银行业和银行家都遭遇了众多环境与舆论挑战,更需要全面重构文化品牌,弘扬积极向上的风气,积极发挥履行社会责任主体功能,增强社会公众认可与“信心”。对此,恒丰银行在传承积淀的优秀文化基础上,融入数字文化、敏捷文化、创新文化,重构恒丰“向上、向善、向美”的文化基因,完善新恒丰文化体系。

    再如,将新文化理念全面融入全行管理制度、业务制度、评价制度,让文化赋予制度灵魂、制度赋予文化力量。

    展望未来,在新发展格局引领下,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协同并进,银行全面拥抱金融科技的时期也已经到来。银行数字化大潮呈现“漫江碧透,百舸争流”的局面,而这一变革也是漫长的征途。

    虽然起跑时略有迟滞,但完成重组、浴火重生的恒丰银行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通过数字化技术+敏捷组织双管齐下,这家备受外界关注的银行,已经拿得了一张数字化航程的“快船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