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开,那个女孩

2021-10-26 20:28:54 南风窗

作者 | 邢初

这两天,妞妞的妈妈金妍忙得像个陀螺。她2天内接受了3家媒体采访,还拒绝了一位“教育专家”的连线直播邀请,“仿佛全世界都从我这件事里找到了流量密码。”她哭笑不得。

一周前,“37名家长,把一个7岁女孩‘驱逐’出学校”的新闻第一次曝光,引起舆论关注。在金妍与班主任老师、本班家委会之间的矛盾累聚大半年后,妞妞所在的北师大贵阳附小(简称附小,下同)三年级某班,37名家长联署了一封《请愿书》,请求学校“劝诫妞妞的父母为其办理转学”。

(由班级家委会起草、37名家长联名签署的请愿书)

矛盾不是一朝一夕积累的。自女儿念二年级以来,金妍与丈夫发现,自己与班主任老师、家长委员会之间,似乎始终存在诸多难以磨合之处。一是教学方面,金妍反对自己眼中的“踩踏式教育”“刷题式训练”。再有,金妍坚持认为家委会是一种“特权”代表,“不迎合家委会”“不向家委会特权低头”的她,在39名家长之间,始终显得异类。

但其他家长颇有微词。他们为金妍的“死磕”感到惶恐与抵触,更为自家孩子在学校里的生活学习状况感到忧虑,妞妞班上一名家长对南风窗记者直言:“这件事把我们搞得人心惶惶的”。

(金妍将几位家长在网上的质疑当作造谣控诉)

表面上看,现在的结果大体息事宁人:妞妞转学去27公里外的一所民办学校;班里不再吵闹;班主任翟老师被学校作出通报批评、撤销年级组长职务、取消“市级名班主任”称号等处分。

但一切又似乎还未结束。10月19日傍晚,金妍以“妞妞妈妈”的名义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长文,愤慨地说:“‘不一样’的我,错了吗?我认为没错,我不能惯这帮人的坏毛病。”金妍表示,最起码要“让班主任翟老师向妞妞道歉,并承诺不再体罚学生。”

请愿书

事情还是从那份《请愿书》说起。

在这封由班级家委会起草、家长联名签署的请愿信里,金妍被指摘的“罪状”主要有三点,包括“不尊重学校规章制度、影响整个班级集体的荣誉,给班上其他同学造成负面影响”“反对其余家长加强孩子课后练习的要求”“长期在上课时间微信、电话骚扰历任和现任班主任,情绪激动、出言不逊”等等。

文末,家长们“请求贵校劝诫妞妞的父母为其办理转学”。

除了金妍自己,全班38名家长,37名都在上面签了字。南风窗记者向妞妞班上的四名家长询问该联名信的存在,都得到了肯定答复。

对于唯一没有签署的那一位,金妍抱歉地表示“需要保护对方,不方便透露”。

(2020年11月,《请愿书》征集家长签署)

北师大附小是由北京师范大学与贵阳市观山湖区联合创办的一所公办小学,至今挂牌成立正好10年。金妍一家就住在学校旁边的小区里,这里也住着妞妞班上至少一半的家庭。

不过,在妞妞班上多数家长看来,金妍绝对是那种“不省事儿”的家长。

她不喜欢学校在每次考试后公布排名,不满意老师采用班干部管学生的做法,不希望女儿每天的作业超过三小时,更看不惯家长群里对老师的每句话都“点赞、支持”的家长。

家委会,可以理解为家长代表,每逢节日、活动,家委会都会在群里安排与通知事项。妞妞一年级的班主任离任时,家委会成员就在班级群呼吁大家凑钱给老师买一束366元的鲜花。当时39位家长,齐刷刷的同意声里,金妍一个人冒出头来,“不服从。你有服从的权利,我有不服从的权利。请扣除我家那份。”

最后,家委会将9.4元折算退回给了金妍。

(《三十而已》剧照)

“基本班上的事都是家委会说了算。”妞妞班上另一位家长水青向南风窗记者证实,“有时候有分歧,但大部分时候家委会还是帮了家长不少忙。”

但当南风窗记者向班里另一名家长红霞询问家委会时,对方却婉言谢绝:“我就不评价了,感觉比对待领导还要小心翼翼,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小孩。”

金妍的“另类”之处,更多体现在教学与作业的安排上。金妍认为“教育局有文件规定,三年级以下是不允许留书面作业的。”但妞妞不仅从一年级开始就每天都要完成作业,到了二年级更是层层加码,几乎每天都要花3-4个小时在家庭作业上,常常做到十一二点。

家长们每天都会按孩子完成作业的时间在班级群里打卡报备,“几乎都是十一二点的。”金妍记得看到过最晚的时间是凌晨3点左右。

后来,金妍让妞妞写到9点就去睡觉,剩下的由丈夫来帮女儿继续写。妞妞爸告诉南风窗记者,女儿的作业里有大部分是“机械式的抄写”,“这会造成小孩学习压力很大”。

(《小舍得》剧照)

家长柯北向南风窗记者表示,该班作业“有时候还行,有时候需要做很久。”她家孩子最多做到过晚上11点,但更多时候,她只让孩子写到晚上9点半,“实在做不完,就第二天6点把娃娃喊起来再做。”

不过,“现在双减嘛,所以这个学期开始一二年级好多了。”

南风窗记者通过对附小门口等候孩子放学的几名家长进行随机访问,得到了一致表态。“(我孩子)一二年级都没有回家写的作业。”一位二年级学生的母亲表示,另一名五年级学生的爷爷则说,“五年级也没什么家庭作业,大部分都在学校写完了。”

对于作业安排,翟老师其实也颇多无奈。她也曾与金妍心平气和地讨论,并发了一长串小几百字的微信:“我们希望不要到了中考高考用分数来选拔孩子的时候,你们再来后悔当初的不在意,我们就觉得特别对不起家长了。”

(翟老师发给金妍的微信)

但金妍不以为然,“小升初考试都取消了,我们只希望孩子在现阶段完成基本任务,健康成长最重要。”

而对于请愿书上提到的第二条“反对其余家长加强孩子课后练习的要求”,金妍否认道,“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影响过任何一个人,我们只请求老师对自己孩子放松。其他家长的需求和想法我都尊重,从不干涉。”

激 化

2020年9月,翟老师接替一年级班主任,成为妞妞班里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而金妍夫妇和翟老师之间,似乎从一开始就有些许火药味。

二年级开第一次家长会时,妞妞爸爸去开,坐在孩子的座位上,课桌上铺着一种反光性很强的垫子,妞妞爸爸当时略有微词,“这对眼睛不太好。”翟老师紧接着回了他一句,“怕你家姑娘太金贵了吧!”(你家女儿眼睛这么娇气?)

去年10月,一个周五中午,翟老师让作业没得“A”的学生留堂完成,班里一大半孩子都被留下来了,包括妞妞。

那天是妞妞爸爸去接女儿,在校门口等了一个小时还没等到人,他心想,“中午不吃饭对小孩的身体不好,而且妞妞下午还要去治疗。(妞妞有哮喘病)”妞妞爸是一名医生,坚持认为“健康比成绩更重要”,“一个7岁的孩子,没必要一定要得A。”

妞妞爸爸称,自己拨打了翟老师十几个电话都没打通,他索性跟随一辆货车溜进了学校,到了教室里,“向翟老师询问原因,她头也不抬就是不理我”,妞妞爸便径自接走了女儿。

那时,翟老师拍了一张妞妞爸待在教室里的照片,发到班级群里,金妍认为这是在刻意昭示“她(妞妞)爸挑战了她的权威。”

(翟老师拍下妞妞爸待在教室的照片,发到班级群里)

妞妞班里有“四人小组”,翟老师的初衷是“希望孩子们更多学会团队合作,协作发展。”不过,在金妍看来,其个中设置有些南辕北辙了,比如考试成绩好的学生可以管理成绩稍差的学生,甚至可以罚抄、罚站,小组长还能给其他孩子打分。“孩子们其实都是很单纯的”,金妍不怀疑这一点,于是有时会出现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情况,比如有孩子想玩妞妞的玩具,“不给我玩,就给你打低分。”

“谁当班长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不能用班干权利去欺负妞妞。”金妍愤愤不平。

柯北平时和金妍一家并无私交,但她提到,有一次,儿子回家来告诉她,“妞妞妈和翟老师吵架,把我们老师都气病了”。

“我当时特别惊讶,这个事我都不知道,我儿子是怎么知道的?”后来,柯北打听才知道,一次上课时,翟老师接到金妍电话,开着免提,当着全班和对方争吵。

是有那么一次,金妍承认,那是在去年11月3日,还是因为作业问题,她在电话里和翟老师争执了一番。

翟老师对她撂下一句:“你受不了作业多就别在这里读,你自己转学。”金妍也气结:“我读不读,不由你决定。”

次日,妞妞班里另组建了一个没有金妍的微信群,翟老师也在其中,且成为了群主。

(没有金妍的微信群聊天记录截图)

此事被半年后教育局出具的《信访事件再处理意见书》证实:“翟老师作为班主任没有及时制止和解散该群,默许该群的存在,同时也在该群发布一些有关班级事宜的通知,并在群中和其他家长讨论与你们家相关的问题,行为确实存在不当之处。”

(教育局出具的《信访事件再处理意见书》)

2020年11月5日,2名家委代表来到金妍家里进行劝说。“他们跟我说,老师事实上就是领导,你在单位上怎么对领导就应该怎么对老师。”金妍毫不犹豫提出反驳,“我觉得家长和老师是平等的,甚至孩子和老师也应该是平等的。”

金妍认为,这次争吵引发的一系列事,是“翟老师驱逐妞妞最直接的原因。”也是那份《请愿书》诞生的直接导火索。

翻 越

实际上,那封请愿书真正让金妍后脊发凉的是时间差。今年4月,在自己的询问和请求下,她才从一名家长手中看到了这封信,但那位家长告诉金妍,这封信其实在去年11月就写好、签署好了。

金妍意识到,从去年秋天到今年春天,女儿在班里可能经历了小半年不太好过的日子。

有一次,翟老师布置了一篇命题作文《我的老师》,妞妞在方格本里写:“翟老师您的作业太多了,不能玩,我很不高兴。您的语文课没意思,很不好玩。”

(妞妞的作文《我的老师》)

作文交上去后,翟老师拍了照发到家委会的群里,“说妞妞没教养、不懂尊敬师长。”金妍说。

今年3月开学后,妞妞似乎就开始感到同学们对自己有所疏远。她发现自己上学期挂在展示墙上的一副自画像被扎满了小孔,脸上、头发少、彩色的衣服上全都是。

(展示墙上,妞妞的一副自画像被扎满了小孔)

金妍发现女儿的状态也开始不对劲。原本“活泼开朗”的妞妞忽然变得很排斥上学,晚上睡眠质量下降,“常做噩梦”,有时在饭桌上、写作业时,孩子猝不及防就哭了起来。

一天,在金妍引导下,妞妞终于说出了烦心事,“他们(同学们)都不跟我玩。”妞妞一下子哭了出来:“我觉得太恐怖了,同学就像怪兽一样,翟老师也像怪兽。”

妞妞向金妍哭诉,同学们骂她,原因是“我成绩不好。”这个7岁的小女孩告诉妈妈,“成绩不好”是因为翟老师这么说,“她说我每次考试都差、差、差、差,还说,如果你语文不学好,以后英语、数学都学不好。”“我发现翟老师就是不喜欢我,其他小朋友她都喜欢。”

终于,到了今年3月15日早上,长时间情绪低落的妞妞十分抗拒去上学,金妍百般哄劝,最后承诺中午去接她,才把女儿送去了学校。

但整个早上,金妍都放心不下,还没到中午放学的钟点,她就赶到了校门口,请求进校看孩子,却被保安阻拦。

据保安处后来提供的一份报告,“翟老师反映并未接到其家长(金妍)要求入校的短信与电话,并告知保安老师不予理睬,杜绝放行。”

中午12点01分,金妍擅自从伸缩门翻进了学校。几分钟后,家委会一名成员就在班级群里配上“大哭”的表情说:“xxx(妞妞大名)妈妈翻进围墙进来了,坐等闹事的样子,怕人得很勒。”

第二天,金妍就向学校提出了辍学。

3月18日,家长们又开了一个家长会,“有家长提出妞妞妈翻越学校校门一事、认为学校管理存在安全隐患。”此事被区教育局给出的《意见书》证实。

(附小出具的关于金妍翻越校门及家长投诉事件的调查及处理意见)

同时,学校成立的“3.15调查小组”否认了部分家长表示“金妍让孩子带电话手表到学校录音”等说法。不过,对翟老师是否存在利用职务“教唆家委会提交请愿书”“逼迫妞妞转学”等问题,教育局未能证实。

提交辍学申请后,金妍才得知,就在“翻越事件”前一天的3月14日,翟老师在没有金妍的家委会群里发了一份针对本班的问卷调查,问题包括“同不同意布置作业、讲解作业”“同不同意公开学生成绩”等等。

“每一条都是针对我的。”金妍认为。

(翟老师在没有金妍的家委会群里发的问卷调查表)

10月21日,南风窗拨打翟老师的个人电话,得到婉拒回应:“我接受采访需要经过教育局同意,不好意思。”

家委会会长华欣同样婉言谢绝了采访请求:“有的人太疯狂了,现在对这个事情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许多家长在群里表示愿意站在老师角度去理解作业布置方式的安排)

家长莫莉在婉拒采访时说道:“家委会才更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们都属于班级边缘区域的家庭。毕竟娃娃还要继续在这里读书。”

(其他家长在班级群控诉妞妞爸妈,为翟老师鸣不平)

附小一名五年级学生的母亲陈女士也从孩子那里听闻了此事,和大多数家长一样,最让她感到心慌的是金妍那次翻越伸缩门的行为,“吓人喔!”她叹口气,“最后造孽(被影响到的)的还不是娃娃(孩子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 | 苏米

排版 | 茜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