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红军叛将致信中央提请求,邓小平得知后打去电话:你身体好吗

2021-10-26 18:30:59 历史详说官

前言

图|《浴血坚持》龚楚民,原型为红军第一叛将龚楚

在央视热播的历史剧《浴血坚持》中,有一个叛徒名为龚楚明,其原型是曾任红军高级将领的龚楚。

历史上龚楚在投敌叛变后,给红军、游击队乃至党中央造成了极为重大的损失,那么他究竟是如何叛变的,结局又是如何呢?

曾与毛主席、朱德齐名的红军将领——龚楚

提到中国红军的历史,无论如何也绕不开龚楚这个人......

1901年11月,龚楚出生于广东省乐昌县长来镇,他自幼便天资聪颖,一年半就完成了三年初小学业,1916年夏,高小毕业后,他考入广州市立一中就读。

青年时期的龚楚,不仅学习优秀,也拥有超乎常人的革命觉悟,1917年孙中山到广东组织军政府时,龚楚便参加了革命,投入粤军第2旅,一路升职成为连长,但在此期间,龚楚也曾先后两次脱离部队,显示出了性格上个人主义较强的特质。

1923年春,龚楚参加国民革命军攻鄂军任少校参谋,当时,他跟随总司令程潜攻打湖南,失败后被派在广州通讯处工作。

在此期间,龚楚与不少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一道讨论有关中国革命问题,阅读了《新青年》、《向导》等刊物,这也让他逐渐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

图|龚楚

1924年6月,龚楚抓住时机,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因其政治觉悟较高,一年后便被转为了共产党员。

1925年6月下旬,受中共广东区委派遣,龚楚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赴省农民协会北江办事处,从事农民运动工作,这年夏天,乐昌县农会组建了乐昌县农民自卫军,龚楚因有军事经验,担任了自卫军的指挥官,1927年2月,中共乐昌县委成立,龚楚被任命为书记。

自此,龚楚便成为了我党在乐昌最具有重要影响的共产党人以及高级指挥官,他的种种表现也备受党组织的肯定。

1927年宁汉分裂(1927年3月,国民党在武汉的汪精卫集团和南京的蒋介石集团不合作,所谓“宁汉分裂”)后,龚楚于5月初率领乐昌农军与北江工农军,前往武汉参加讨伐蒋介石,也是从这时起,龚楚开始了自己在红军时期的战争历程。

当部队抵达湘南耒阳后被改编为13军补充团,龚楚担任团长,7月中旬,龚楚响应党中央号召,又将部队拉到了江西,于8月1日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后,补充团大部分被编入起义军第20军第3师第6团3营,龚楚担任该营指导员。

在南昌起义不久后,中共中央便调龚楚前往长沙领导秋收起义,接到命令的龚楚立即启程,可在途中却遭到了敌军袭击,无奈之下,龚楚只得被迫转赴香港与地下党进行联络,后来,他又潜回了家乡,因此,他并没有参加秋收起义。

图|龚楚

1928年年初,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军余部辗转于粤北想进入湖南,遇见的第一个共产党员就是龚楚。

据朱德回忆:

“我们脱离范(石生)部,从韶关北上,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这时龚楚已来到我们部队,便由他引路带我们到了宜章县的杨家寨子。”

1月12日,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军一部举行宜章暴动,把宜章的农军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三师,并任命龚楚任党代表。

4月28日,朱德、毛主席在井冈山会师,5月4日,在砻市召开庆祝大会,并宣布成立红四军。

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拥有农民运动经验、又有军事工作经验的龚楚,很快便成为了红四军前委委员、二十九团党代表,其威望和地位在红军中也算屈指可数。

1928年6月,湖南省委致信红四军前委:

“前敌委员会,省委指定下列同志组织之:毛泽东、朱德、陈毅、龚楚、乔生及士兵同志一人、湘南农民同志一人。前委书记由毛泽东担任,常务委员会由三人组织:毛泽东、朱德、龚楚。”

图|毛主席与朱德元帅合照

由此可见,当时龚楚在党中央的地位还是很高的,甚至有一段时期,中央和湖南省委给红四军前委的信都是称“朱毛龚”的。

在井冈山时期,龚楚与毛主席、朱德建立极为深厚的关系,百色起义(1929年)时又与邓小平建立了极为深厚的关系。

1929年12月,龚楚参加广西百色起义,起义后即宣布成立红七军,军长为张云逸,政治委员为邓小平,参谋长为龚楚,红七军辖19、20、21三个师,其中19师战斗力最强,龚楚兼任师长,邓小平兼任政委。

由于龚楚是从井冈山过来的,熟知红军的建军经验及政治工作制度,给红七军的建设带来了不小的帮助,为此,邓小平对他的工作能力十分赞赏。

图|邓小平

后来,部队进入湘南,遭遇粤军与湘军的“围剿”,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红七军依旧与敌人英勇作战,但也损失惨重,在此期间,龚楚受了伤,不得不留在地方进行疗养。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避免更严重的伤亡,红七军决定实行战略转移,进入了江西苏区,此后,龚楚又秘密潜入上海疗伤,待伤口痊愈后又潜赴香港,再经广东、福建回到了中央苏区。

龚楚回到中央苏区后,被委任为红十二军三十四师师长,两个月后,又接任红十二军参谋长,此后,又先后改任中革军委直属的红军模范团团长、独立第二十二师师长兼政委,粤赣军区司令员。

1934年10月22日,红军主力长征后,中革军委来电,指示中央军区从22日起正式成立,项英任司令员兼政委,龚楚任参谋长,贺昌任政治部主任。

虽然当时龚楚已经成功跻身为党中央高级领导的一份子,但他却在不久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红军高级将领龚楚叛变投敌

在中央苏区,龚楚见证了苏区的辉煌与衰落,也逐渐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

1935年年初,国民党军队加紧对留在中央苏区的红军进行“清剿”,妄图把中共中央分局等机关及红军部队封锁在于都南部狭小地区一举歼灭,形势日益严峻起来。

2月,中共中央给中央分局发来急电,要求中央分局立即改变组织方式与斗争方式,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地区坚持游击战争。

图|红军游击队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央分局召开紧急会议,会议最后决定由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和红24师71团团长史犹生、政委石衡中率领该团的九个连,经信丰大余油山转至湘南,收容湘江战役中的红34师失散队伍,并在该地区发展游击区。

很快,龚楚以湘、粤、桂边区红军总指挥的名义,率红24师71团,想方设法躲避国民党军队主力的封锁线,沿途经过了三次战斗,于3月中旬到达了湘南一带开展游击活动,在此期间,他们还收容了红34师失散的队伍。

其实在那时,龚楚对革命的信心早在苏区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动摇,到1935年春,游击队被国民党的围剿军队追得满山跑,遭到了极大的重创,与中央也失去了联系。

与此同时,国民党当局在进行军事“清剿”的同时,还采取了“剿抚兼施”的政策,用金钱和高官厚禄等手段引诱共产党员和红军队伍中一些意志薄弱者,使得他们变节投降,以此来“吞噬”共产党和红军队伍。

眼看革命前途渺茫,再加上国民党的引诱,龚楚对革命也渐渐失去了信心,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新的打算,便很快实行起来。

1935年5月2日,龚楚带着一个连从临武基地赴黄茅村,当晚,他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早早休息了,半夜时,龚楚趁着警卫酣睡之际,悄悄起身,连夜逃离黄茅村,回到故乡乐昌长来村。

至此,龚楚彻底离开了他为之奋斗十年的事业,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图|龚楚

龚楚在回乡后不久,经广州绥靖公署秘书长的引荐,他彻底叛变共产党,成为了国民党的一员,在余汉谋的粤军第一军先后担任了剿共游击司令、粤湘边区剿匪指挥官等职务。

因龚楚在红军中担任过许多重要职务,还是中央军区的参谋长,还是当年若干叛徒中职位最高者,于是,他成为人们口中的“红军第一叛将”

背叛共产党后,龚楚为了能够向国民党邀功,他决定抓到项英、陈毅等红军游击队领导人。

当时,由于项英等人没有电台,因而对龚楚已经叛变投敌的情况一无所知,这也让很多共产党人对他放松了警惕。

10月13日,龚楚带领国民党粤军30余人,化装成红军游击队,从广东仁化到达北山,先是与土匪周文山部假打了一阵,随后便冒充湘南红军找地方组织。

当北山游击大队大队长贺敏学得知“老首长”龚楚来了的时候,赶忙派中共赣粤边特委机关后方主任何长林与其进行联系。

在联系的过程中,龚楚向何长林透露自己已经叛变,并对何长林软硬兼施,很快,何长林在龚楚诱使下决定叛变,也想要抓住项英和陈毅向国民党领赏。

为了抓捕项英和陈毅,龚楚又以接他们去湘南加强领导为名,写了一封信给项英、陈毅,并由何长林在上面签名。

特委秘密交通员很快就把信送到了项英、陈毅的手中,项英在收到龚楚的信后喜出望外,立即同陈毅商议与龚楚见面的事情。

图|陈毅

可陈毅在看过信后,却眉头紧蹙,他认为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据陈毅的了解,在井冈山时期,龚楚便是个骄傲自大的人,除了毛主席便目中无人,如今信中却如此谦卑,要他们去“加强领导”,这让陈毅觉得其中必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毅思考了一会儿后,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项英,并建议项英过一段时间再去见龚楚,项英对此表示同意。

因项英和陈毅迟迟没有回信,龚楚变得急躁起来,他担心夜长梦多,便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们连夜将北山地区的游击队一网打尽,50余人壮烈牺牲。

由于没有抓到项英、陈毅,龚楚心有不甘,他根据自己十分熟悉的红军活动规律,布置军队日夜搜查,终于得知了项英、陈毅的驻地。

10月20日,龚楚带领粤军“抄剿”项英、陈毅的驻地,在此途中,他们恰巧碰到了外出采购粮食的侦察班班长吴少华和战士老丁。

当吴少华得知龚楚要自己带“红军”去见项、陈首长时,不由得警惕了起来,他观察到龚楚带领的“红军”服装整齐干净,一个个面色很好,全是一色的快枪和驳壳枪,大多数人讲的还都是广东话,更是心生疑窦,但表面上他依旧装的若无其事。

机警的吴少华在回答龚楚的发问时,有意说成游击队指挥部有新近从河东开来的三百多人,拥有五挺机枪和五十多支二十响的手枪,这也让龚楚听完心里不禁有些颤抖。

吴少华带着龚楚和卫队走到离指挥部只有三里的地方时,突然瞅准机会往山上的树丛中逃跑,可惜还是被抓回来了。

面对吴少华识破龚楚的计谋,龚楚凶狠地对他说:“老实告诉你,老子已经是国军的少将剿共司令了,你带我们去抓到项英、陈毅,就有你的好处,不然立刻毙了你!”

图|龚楚

吴少华盯着面目凶恶的大叛徒,心中怒火中烧,却还是镇定地说:“是呀,我不带你们去,就会打起来的,山上有那么多人和那么多火力,你们就几十支枪,上得去吗?”

龚楚一听吴少华放软了口气,赶忙说:“只要你给我们带路,喊人不开枪,事情成了必给你重赏!”

可这时,急于为国民党立功的何长林却说:“别听他瞎说,山顶上哪有这么多的人、枪?到这儿我知道路了,我们赶紧冲上去,项英、陈毅就来不及逃脱了。”

龚楚听完何长林的话,望了望附近陡峭的山势,有些胆怯地说:“来硬的不行,还是要他喊开人突袭上去。”

就这样,龚楚命人用枪押着吴少华上路,十几分钟后,山腰里的哨兵发现有人来了,立即厉声质问:“什么人?”

龚楚连忙轻声示意吴少华回话,并要他带人过去解决哨兵。

吴少华知道关键时刻来了,便假装郑重地向龚楚提出重赏条件,并要龚楚单腿跪地加以承诺,看到龚楚做了这些后,吴少华才说:“我先过去,你们随后来。”

接着,吴少华同另一个用枪逼着自己的敌兵,往山上走去,两人走出七八米后,吴少华突然高声喊道:“他们是反革命。”

这句话说完,便只听到一声枪响,游击队的哨兵枪法准确地击毙了那名敌兵,吴少华乘机与哨兵一同向山下滚去。

正在山顶下棋的陈毅和项英,听到一声枪响后,立即警觉起来,项英疑惑地问:“莫非是哨兵走火了?”

图|项英

“大白天走什么火?一定发生了敌情!”陈毅摇了摇头,随后压低声音传令:“侦察班接敌,其余人快撤。”说完,陈毅便拉着项英往后山转移。

山头上的枪声一响,龚楚有些不知所措了:硬往上冲吧,又怕游击队真的有几百人和枪,而自己的卫队在山脚下处于不利地形,打起来定然容易全军覆没,他思虑一番后,不顾何长林跺脚催促,带着队伍沿下山的小路逃走了。

几天后,龚楚才得知北山顶上的游击队其实战斗力很弱,顶多只有十几支枪,而项英、陈毅确实还在那儿,得知这些后,龚楚不禁连连跺脚捶胸,十分后悔。

因没有活捉项英和陈毅,龚楚十分愤怒,10月底,他又引导国民党3个师,多次对湘南游击区发动进攻。

龚楚晚年致信中央提一请求,邓小平得知后打去问候电话

抗日战争爆发后,龚楚先后在国民党中担任了不少职务,在日本侵犯广东时,龚楚出任第七战区第1纵队抗日游击司令,与侵犯广东从化的日军激战,最终龚楚歼敌人甚多,保卫了韶州的安全。

1949年10月,解放军打到了北京,龚楚带领一个保安团逃到了乐昌县瑶山,后率部下山向乐昌县人民政府投诚,当时党中央对龚楚选择了“网开一面”的政策,对他之前投敌叛党,以及杀害了不少共产党员,不再追究。

图|龚楚

但即便如此,龚楚的内心依旧惶恐不安,他始终觉得这其中有“诈”。

同年12月,解放军准备解放海南岛,当时海南守将是龚楚的同乡薛岳,因此,时任广东省省长的叶剑英请示了中央的意见,中央在经过商议后决定派龚楚经香港前往海南策反薛岳投诚。

龚楚当即答应了中央的命令,却借此机会“金蝉脱壳”,来到香港后,龚楚并没有去海南做劝降工作,因为他既不能保证薛岳一定会投诚,也认为自己向共产党投诚未必会有一个好下场,最后,经过思考龚楚还是决定在香港定居。

在到达香港前,龚楚还曾应邀赴台湾面见蒋介石,蒋介石委派他在香港秘密收编残部组成“反共救国军”,以配合台湾伺机反攻大陆。

但龚楚当时十分清楚国民党大势已去,所以他委婉的拒绝了蒋介石的委派,并决定从此脱离政治漩涡,返回香港兴办实业。

龚楚在香港一呆就是40年,在此期间他曾去美国,拿了“绿卡”。但由于语言阻隔和生活习俗的关系,他不习惯那里的环境,于是又重新回到了香港。

20世纪80年代后期,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了关于不再追诉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建国前的犯罪行为的公告。

当时,年近90岁高龄的龚楚闻讯后,立即萌发了回到故乡的念头。

图|龚楚回乡

相关部门得知此事后立即上报,并请示以何种规格接待,今后如何与之来往等等,省委统战部门最后批复:

对龚楚回乡定居作人民内部问题处理,按原国民党中级军政人员接待来往,至于政治上是否要作适当安排,待后再作考虑。

1990年9月13日,龚楚在家人的陪同下,坐火车从深圳回到了故乡,回到故乡后,龚楚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他很想在故乡安度晚年,但是他知道这件事并不能自己做主,于是,他向中央写了一封信,信中提了一个请求:“我想要在家乡安度晚年”,信的大致内容是:

“原红七军的龚楚,因年事已高,身体欠佳,加上有白内障等原因,已回故乡广东乐昌定居,安度晚年,希望首长予以批准,敬请首长经常给予赐教。”

这封信龚楚写了三份,一份给邓小平,一份给杨尚昆,一份给王震,除此以外,龚楚还以自己的名义发电报给邓小平,报告他已从香港回乡的快讯。这三封信寄出去后,龚楚夜夜难眠,他一直等待着中央的回复。

在大约一个月后,龚楚接到了省里转达的邓小平批示:欢迎龚楚去北京,在人大或政协任职。

面对党中央和邓小平的宽容,龚楚无言以对,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对于邓小平让他去北京任职,龚楚还是拒绝了,他说:“我回来是安度晚年的,不是回来要官的......”

没过多久后,龚楚又接到了中央打来的一个电话,当龚楚接到电话后,听着对方的声音,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原来,这通电话是他的老战友邓小平打来的

图|邓小平

在电话中,邓小平丝毫不提过往的事情,而是对龚楚进行问候:“你身体好吗?你今后如何打算?......”

龚楚握着听筒,听着老战友一句一句关切的问候,不禁老泪纵横......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