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内蒙古游客扔掉免费午餐?防疫工作人员:确有此事,情况已好转

2021-10-26 15:21:34 九派新闻

10月26日,据内蒙古卫健委发布:10月25日7时至10月26日8时,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6例(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1例,阿拉善盟额济纳旗35例)。

九派新闻注意到,自10月18日7时至10月24日11时,内蒙古自治区本土确诊病例98例,其中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报告78例,系本轮疫情内蒙古确诊病例数目最多的地方。

此前,近万人因疫情滞留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一事引发网友关注。

【隔离酒店提供免费午餐,有游客未打开扔掉】

九派新闻在额济纳旗发布的一份致游客信中看到,自10月22日起,对滞留在酒店、宾馆的游客提供餐食、药品、防控物资等配送服务。其中,午餐及各类物品配送费用为免费提供,此外,为滞留游客赠送3个核心景区门票1张,自2021年起三年内可免费游览。

10月26日,有媒体视频报道,在内蒙古额济纳旗,网曝个别送去隔离酒店的午餐有的未打开就直接扔掉。

视频显示:有酒店工作人员反映,客人嫌午餐不好吃,只把矿泉水拿走,未被打开的盒饭直接扔掉。

一位给滞留游客配餐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很认真地在做配餐,今天做红烧鱼、明天就会换鸡肉、芹菜炒肉。为了保证隔离人员的用餐,他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在第一线,再怎么样,都不能浪费粮食。

【防控指挥部相关工作人员:确有此事,情况已好转】

九派新闻就此事联系额济纳旗疫情防控指挥部,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确有此事,是前两天的事情,他在朋友圈等途径也看到了类似情况,经过当地疫情防控部门的呼应和提倡,情况已经得到好转。被问及再出现此类情况是否有相应举措时,该名工作人员称会继续加强引导。

记者注意到,目前额济纳旗储备生活物资14类4000余吨,其中米、面、油、肉等生活物资可供应10天左右、蔬菜、水果等短期储存物品可供应3天左右,医疗物资19类41万余件,其中医用口罩等重点医用物资可供应10天左右,帐篷、床、棉被等应急救灾物资22类900余件。目前,通往额济纳的公路、铁路、航空货物运输畅通,可保障物资调拨。

延伸阅读:

西北疫情感染164例波及11省份 还有多少潜在隐形疫区

一周之内,以旅行团为传播中心的疫情已经蔓延至11省份,波及近1/3个中国。

先是西安,然后追溯到甘肃的嘉峪关、内蒙古的额济纳,再沿着铁路线和飞机航线到北京、河北、四川、湖北、贵州、宁夏……

而且,目前疫情还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非旅行团的病例数量开始增加。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研判,感染者大多有跨地区旅游活动,未来几天发现病例数还将继续增多,疫情波及范围可能进一步扩大。

被波及的各地,雷霆手段频出:

内蒙古额济纳旗卫健委主任和两名副主任被免职;

甘肃采取”熔断”措施暂停旅游活动;

嘉峪关实施了三轮全员核酸检查;

10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工作人员准备进入确诊病例曾居住的小区(图片来自人民视觉)

北京已有两名邀请亲友来打麻将的感染者、两名试图离开封控区的居民、一家向确诊病例出售退热药品的药店人员被刑事立案侦查。

在本次疫情的核心内蒙古额济纳旗,近万游客被滞留,其中不乏全员超60岁的老年旅行团,甚至,数百人的老年专列。

本轮疫情为何波及范围如此之广?

昨天一天,西北疫情又新增34例确诊病例和2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含5例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不含锡林郭勒盟的确诊病例,暂时无证据表明锡林郭勒盟的病例和旅行团疫情相关。)

截至10月24日24时,本轮疫情已经累计报告164例感染者,波及11省,呈现了明确的多点散发态势。

病毒从内蒙、甘肃向南已经传到了贵州遵义,湖南长沙、株洲等地,为什么此次疫情传播范围如此之广?

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认为,这是旅行所致。

多位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专家对八点健闻分析,旅行比常规的跨省人员流动风险更大,主要因为人员流动范围广,往往去往多个城市和景点;而且在旅游景点,人员的聚集性程度大;旅行人员下榻的酒店,就餐的餐馆等地也容易成为病毒的滋生和传播场所。

除了旅行,常荣山指出,此次疫情风暴的中心,内蒙古额济纳旗可以算作是一个“隐形疫区”,作为边境口岸,其病毒传播的风险持续存在,但是此前未被重视。

10月前后,额济纳旗的中蒙边境策克口岸,频繁出现跨境货运司机核酸样本检测呈阳性情况。

常荣山据此推测,9月底到10月13号之间,当地已经有人感染,因为规模不大,或者防疫漏洞,未被发现。当地也没有做进一步的管控工作,切断传播链条,或者划定、封锁中高风险地区,限制人员流动。

截至10月23日24时,额济纳旗已累计确诊病例43例。

但是,作为经济欠发达边境地区,额济纳旗也有客观的条件限制,导致其防控措施的执行存在较大难度。比如临时性的景区管制措施,在边远地区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景点,就难以实施起来。

“像胡杨林景区,并没有明确的边界,当地人可能开个车,就能将游客带进景区。”常荣山说。

受防疫能力和当地政府的财政水平限制,餐馆、旅馆等容易发生交叉感染的场所,垃圾清理、手卫生管理培训不到位;核酸检测的水平、频率,执行的力度不到位;都增加了游客在当地感染的风险。

特别是当地遍布的都是小餐馆、小旅馆。这次疫情的一个重要聚集性感染地,就是位于胡杨林景区旁的桐楠阁餐厅。

但大部分游客并不知晓到此额济纳旗旅行的风险。

额济纳旗常住人口只有3万余人,但按照疫情前的统计,额济纳旗会在十一期间接待140万左右人次游客,并在10月中旬随即迎来第二个游客高峰。

当隐形疫区遇上国庆大规模的旅行人员流动,揭开了额济纳隐藏的传播链。并且把病毒就从“隐形疫区”带到了其他的人员密集的大城市。

随着感染到发现确诊病例的时间差,旅行者往往是回家后才主动报告检测出阳性,于是,由额济纳旗引发的疫情短时间内波及了多地,然后再在当地开始新一轮传播。

还有多少潜在的“隐形疫区”?

和云南边境口岸瑞丽持续报告境外输入病例被我们所熟知不同,大部分旅行者对于中国的300多个口岸并不能如数家珍。

过去一年多,广州、南京、上海、石家庄、青岛等地的局部本土疫情多已追溯至航空、水运大港的防控薄弱环节。由于吞吐量巨大,这些港口的确承担着疫情输入的大部分压力。

但常荣山认为,相比航空口岸,西南、西北和东北“三边”地区的陆路口岸更加需要重视,“这些地区的风险根本看不见,更加难防,也更有可能出现一些潜在的’隐形疫区’。”

多数公众对于陆路口岸疫情风险输入的陌生感,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我们能够独善其身的错觉。

但本轮从境外输入、随陕甘蒙宁旅游线扩散至全国11省的疫情再度提醒,通过全国22个铁路口岸、82个公路口岸,我们始终在和接壤邻国进行重要的人货交换。

自今年夏天开始流行,德尔塔毒株在和中国陆路接壤的越南、缅甸、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蒙古等国都掀起了不同程度的新的疫情高潮。

独立智库公共卫生中心执行主任贾平举例称, 蒙古国现在疫情严峻,近1/10的人已感染新冠病毒,我们应该注重发布相关的信息,“我们有14个接壤的国家,要不断地发布他们的疫情信息。

而且在104个陆路口岸中,超过60%位于中国欠发达地区, 与公共资源更加集中的沿海港口相比,其防疫压力或许更高。

常荣山还指出,针对边境地区季节性人流临时增设的防疫措施,在执行上也有难度。高强度防疫经验的缺失,可能使病毒更容易在西南、西北、东北等边境地区发生局部隐形传播。

与此同时,新冠病毒的进化和人群免疫水平的提升,也给疫情的监测和预警带来新的挑战,使病毒得以在感染发生的初期,更加不显痕迹。

从理论上讲,未被检测出但也并未引起地方流行的无症状感染病例一定存在。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指出,一方面,大多数区域并没有进行常态化的大量检测,而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升、病毒的进化,病例中轻症和无症状化的趋势明显,已经很难依靠发热门诊检出疫情的源头。

我们还能旅行吗?

截至10月23日24时,报告的133例感染者中106例与旅行团传播链有关,涉及到13个旅游团或自驾游。

面对多点散发、势头猛烈的疫情,人们忧心忡忡,我们还能不能正常旅行了?

10月23日,文旅部下发了《关于从严从紧抓好文化和旅游行业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严格执行跨省旅游经营活动管理“熔断”机制,对出现中高风险地区的,立即暂停旅行社业务。

目前,感染人数较多的北京、内蒙古、贵州、甘肃及宁夏等五省(市、区),已暂停跨省旅游经营活动,有的地方关闭旅游景区、电影院、棋牌室等聚集性场所。同时,全国暂停经营旅游专列业务。

但根据八点健闻的采访,多位专家表示,不能对旅游一刀切。

“如果一个地方有传染源头,理论上旅游和其他跨省流动的感染风险是一样的,但是旅游团会把疫情带到更多的地方,就像现在这样多地散发,给全国的防控带来压力。”北京佑安医院呼吸与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医师李侗曾说。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薛迪谈到,在跨省流动中,旅行的风险通常比出差更高,商务出行点对点、目的地明确,行程轨迹相对容易追溯的。而旅行往往集中了全国各地的人,交叉感染的可能性更大。

而且,在城市的许多重点场所,出入信息需要扫码登记,但像西北这样的偏远景点,没有明确的景区概念,风景都在路上,无疑增加了管控力度。

中国陆地边境线长达2.28万公里,仅仅与蒙古国接壤的地区,就途径黑龙江、内蒙古、甘肃、一直到新疆。

额济纳旗的特殊性更在于,其边境的地理位置,叠加旅游旺季,才让原本潜伏在边陲小城的疫情,以这样一种方式呈现在公众视野。

对于这一类位于边陲,有外部输入风险又没有成熟的防疫体系的地区的旅行,常荣山建议可以暂时严格限制和管控。

贾平告诉八点健闻,西部地区地广人稀,边境线较长,又是能源输入的重要通道,应当把有限的公共卫生防控力量,用在重点防控和精准防控上,按地理地貌、出入境、物流冷链、旅行热点、人群特征与偏好等因素,梳理、排查风险点,制定相应的防控策略。

对于其他风险较低地区的旅行,我们可以采取哪些限制?

李侗曾建议,旅行团的规模要控制,不建议几十人的旅行团、大规模出行,并且旅行团有专人来负责监督旅游景点扫码登记。

前述流行病学家建议,跨省旅游,要做好人员防护,减少人员聚集程度,比如控制交通工具内人员数量,景点的人流量,涉及旅游的餐饮酒店,控制人流量,采用最大程度减少人员聚集的服务措施等。

但防控措施如何落实,取决于各个地方本身的管理能力,不同地方的落实程度也有落差。

对于经济能力有限的小城,也许很难像大城市那样保持3日、7日一次的核酸检测,由于管控能力、经济状况的差异,核酸检测水平、频率都可能会影响。

“对于一些高风险岗位,接触人员密集的住宿、餐饮场所,还是要有定期的核酸检测,”薛迪建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许祖琦_NBJS164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