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地产大佬玩出一堆烂尾楼

2021-10-26 07:11:06 市界

2000年后,浙系房企异军突起。杭州最繁华的武林广场,挂着金都的巨幅广告。狂奔之中的绿城,在2005年挺进了全国房企十强。

到了2009年,地产百强榜单中,浙系房企占据18席。一家名为三盛宏业的房企,尽管风头远不如宋卫平的绿城,但这是它连续第五年上榜。

三盛宏业起家于浙江舟山,其创始人陈建铭,在2007年前就登上了胡润房地产富豪榜。

2019年的百强房企榜单里,当年那些浙系房企,高调如金都,已经边缘化;疯狂如绿城,换了掌舵人;而陈建铭,则以100亿身家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398位。

但盛极而衰,也恰恰是这一年,三盛宏业因爆雷而焦头烂额。

两年后的今天,三盛宏业的自救并没有迎来转机,陈建铭更是从百亿地产富豪,沦为了“老赖”。

01、资本大冒险

1956年,陈建铭出生于浙江舟山。1982年,在杭州念完书后,26岁的陈建铭被分配到杭州省委党校,成了一名政治经济学老师。

教了10年书后,陈建铭发现自己更适合做商人,这才有了陈建铭后来一手打造的“资本王国”。

陈建铭经商的第一站,其实并非房地产行业。

1992年,我国外贸海运需求发展旺盛,陈建铭下海成立了舟山中昌海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昌海运),主营海运业务。

1993年,累积一定原始资本的陈建铭,在舟山成立了杭州三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一脚踏进房地产的大门。利用此前工作积累的人脉,陈建铭迅速将地产的规模做大。

例如,陈建铭在浙江省与老同事宋卫平的绿城多有合作,打造出口碑颇佳的“颐景园”系列。地产事业顺风顺水之下,陈建铭从舟山走向杭州,又从杭州走向上海。

2002年,陈建铭将总部正式迁往上海,并将公司更名为三盛宏业。

2005年,三盛宏业达到事业高峰,成为房地产百强开发企业第49名,陈建铭也借此成为浙江有名的富商。2007年,陈建铭以60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第39位。

房地产业务蒸蒸日上的同时,陈建铭也在加紧运作另一块业务——把中昌海运首先推上市。恰逢因连续三年亏损被戴上ST帽子的华龙集团准备引进新股东重组,陈建铭抓住机会,2010年,中昌海运借壳ST华龙集团成功上市。

虽然上市成功,但中昌海运主营业务却年年亏损。为了维持上市地位,中昌海运通过并购的方式谋求转型。陈建铭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也由此开始。

2016年6月,中昌海运以8.7亿元现金,收购了主营大数据业务的博雅立方100%股权,中昌海运也更名为中昌数据(即后来的ST中昌)。为了将大数据产业做大,随后,中昌数据再耗资16亿元,收购了云克科技、亿美汇金等资产。

中昌海运的并购,远不止于此。2017年,陈建铭以三盛宏业为平台,以约20亿港元收购了港股上市公司镇科集团,并将子公司借壳上市,更名为“中昌国际控股”。还是在同一年,陈建铭旗下钰景园林也挂牌新三板。

这一系列运作后,创业24年的陈建铭,自此拥有了三家上市公司。

不过,并购虽然能够快速扩大规模,但也容易导致“消化不良”。

最开始,中昌数据的营收快速增长,2018年达到30.2亿元,同比增长逾40%,但其归母净利润增幅仅为2.4%。

2019年,在失去对亿美汇金的控制、博雅立方业绩下滑的双重打击下,中昌数据大幅亏损15.7亿元,并因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防范房地产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房地产行业也迎来了大洗牌,作为中小房企的三盛宏业没能幸免。2019年上半年,三盛宏业净利润断崖式下跌,亏掉了6.75亿元,在全国各地的项目,也大面积停工。

地产行业不景气、杠杆率过高、融资渠道收紧、经营不善等多重因素下,三盛宏业已然债台高筑。2019年6月,三盛宏业背负了417.65亿元的债务。

公开数据显示,仅2016-2018年,陈建铭便发行了高达60亿元的债券。为了融资,陈建铭甚至从2017年起就委托承销商,向员工发行年利率颇高(如盛源1号年利率为12.5%)的理财产品,合计规模达到8亿元。

这一年10月,因为迟迟没给买了理财产品的员工兑付,陈建铭被愤怒的三盛宏业员工,堵在了会议室。也就是在这时,出现了“公司爆雷,各方讨钱,董事长在哭”的照片。

02、大败局

陈建铭与三盛宏业也曾自救过,如欲出售上海总部大楼,非公开发行债券,与大型银行、金融机构签订授信等等。然而,这一切,仍挽救不了三盛宏业滑向深渊。

2019年10月,三盛宏业成立临时监管小组,进入债务重组阶段。债务压顶之下,三盛宏业早已近空心化,其在ST中昌、中昌国际控股集团、钰景园林的资产,不仅遭到司法冻结,三盛宏业股权质押次数,更是高达59次。

而三盛宏业的这次债务重组,被外界视为破产倒计时的警钟。果不其然,2021年1月21日,三盛宏业正式申请破产重组。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4月19日,三盛宏业又提交了撤回破产重整申请书,法院也予以准许。

究其原因,多名业内人士告诉市界,很可能是不符合破产的条件,或者是发现其转移财产等行为。“比如有较为明显的逃废债务的迹象与嫌疑,或者是债权人对此存疑并难以接受。”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市界解释称。

这种说法,从9月底青岛中院的悬赏公告可以窥知一二。通告中提到,由于被执行人(陈建铭)拒不履行1亿元债务、利息及违约金,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发布执行悬赏公告征集被执行人财产线索,按实际到位执行款的10%支付悬赏金,即最高1000万元。

陈建铭被高价悬赏,源于一则民间借贷纠纷。

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7月,上海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向青岛天泰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天泰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借款1亿元,借款期限为15天。但三盛宏业偿还300万元利息后,未归还本金和利息,陈建铭等作为担保方承担连带责任。

负责此案的法官表示,目前已经有人提供了有价值的线索,涉及陈建铭名下的房产、股权等。“下一步,将财产线索转给债权人律师,律师认为有价值,可向法院申请调查令,到当地核查情况,核实过后可申请冻结拍卖。”

在三盛宏业爆雷后,与陈建铭相关的资产,陆陆续续被法院查封。

今年9月份以来,阿里法拍网上,就有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等4家法院就5起案件,拍卖陈建铭及关联公司名下多套房产和车位,起拍价合计近2.84亿元。除1起案件所涉的房产在杭州外,其他4起均在上海。

但这些并不能覆盖三盛宏业的债务,除了青岛中院以1000万的高价,悬赏陈建铭更多的财产线索外,与陈建铭有关联的资产,也正在被处置当中。

如陈建铭妹夫屈国明担任法人代表的上海三花颐景置业,旗下在上海被拍卖的房子有8套。

03、徒留残局

三盛宏业爆雷后,留下的是大大的烂摊子。除了大量的债务,还有业主倾其所有购买的房子,成为了烂尾楼

在多方共同努力下,近两年时间里,虽然三盛宏业在各地的烂尾楼或多或少有了一些进展,但陈建铭留给上海颐盛御中环、明天华城这两个楼盘业主们的,仍是一块卡在喉咙里的鱼刺。

上海颐盛御中环二期虽已进入验收阶段,但目前糟糕的施工情况,让业主头疼不已:“精装质量很差,开关装错装反、墙壁开裂漏水。”

最重要的关于“什么时候撤销抵押,办理产权证”,开发商明确答复“现在没钱,要等颐盛御中环三期回款”。

按照正常流程,在业主们2019年3月-6月办完网签后,三盛宏业将债务还清,就可以撤销房子抵押。但如今看来,三盛宏业并没有还清债务。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告诉市界,一般撤掉房子抵押手续本身不需要花钱,但如果债务不还清,债权人是不会同意撤销抵押的。

相对于上海明天华城的业主们来说,颐盛御中环的问题根本不算大问题。因涉及债务纠纷,明天华城已被三盛宏业抵押给东方资管旗下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随后,东方资管选择以诉讼的方式,要求拍卖明天华城项目旗下的两栋期房。

目前,东方资管尚未将这两栋期房进行抵押,明天华城的业主不能办理住房贷款。并且,即便楼盘如期建设交付,业主们也不能名正言顺地拿到房子。

备受煎熬的,还有买了三盛宏业信托产品的债权人,王勇就是其中一位。他是在2019年,通过中诚信托购买了三盛宏业旗下的一个产品。两年过去了,王勇的钱仍没能兑付。王勇不愿意透露金额,随后匆忙挂断了电话。

另一位债权人冯楠的态度却很明了,他也是通过中诚信托购买了三盛宏业的一个产品。冯楠很坚定地告诉市界,不愿多说,是怕关注越多,三盛宏业的资产越贬值,钱越兑付不了。

“公司如果在清盘阶段,会减少投资人的兴趣。”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告诉市界。

04、钱去哪儿了?

陈建铭在成为“老赖”前,曾经被业内奉为国学大师。

国学大师这一称号,源于陈建铭以阳明心学治企的理念。三盛宏业曾对外称,集团里人人都是王阳明的粉丝,管理者和员工都要修行。

然而,走着走着,陈建铭似乎忘了所修者何。在某一年,他在公开场合大呼“不做风口上的猪,要做风口上的鹰”。事到如今,陈建铭没能成为王阳明,也没能成为风口上的鹰。

三盛宏业爆雷后,有业内人士总结了陈建铭失败的原因:踏错周期,多元转型成了“吞金兽”,高杠杆、高负债、盲目扩张的发展战略,成为压倒三盛宏业的最大稻草。

家族式管理,恐怕也是陈建铭失败的因素之一。三盛宏业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如陈建铭的妻子陈艳红是副董事长,胞妹陈亚维也是副董事长,妹夫屈国明是上海区域公司总经理,内弟陈立军为公司监事。

家族式企业的优势,在于家族成员间的凝聚力强,信任成本和监督成本低。然而,“家族企业色彩过浓,不利于引进优秀的外部专业人才。而且,由于家族成员间缺乏制约,会导致决策与管理的随意性较强,进而推高了企业风险。”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市界。

2019年10月,三盛宏业员工围堵陈建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陈建铭的胞妹陈亚维和几位高管,提前转走了自己的理财资金。并且,在此之前,内弟陈立军两次减持中昌数据股票,套现5000余万元。

那么,作为曾经的百亿地产富豪,被高价“悬赏”财产线索的陈建铭和三盛宏业的钱,又去哪儿了?

循着陈建铭在资本市场上的种种运作,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除了上文中提到的陈建铭高杠杆并购耗费了不少资金、公司业绩糟糕营收下降外,三盛宏业尤为令人称奇的一点是:陈建铭担任实控人的ST中昌,其实是A股精准踩雷王。

2018年,中昌数据子公司上海钰昌投资,花了6.38亿元收购了亿美汇金,结果才两年时间,亿美汇金就被陈建铭以跳楼价给甩卖掉了。2020年8月31日,上海钰昌以100万元的价格,向广东创投会转让了亿美汇金55%股权。

而在亿美汇金之前,陈建铭8.7亿元收购的博雅立方,在不到4年时间里,就计提商誉减值7.55亿元,可以说8.7亿元买了个寂寞。

“这表明陈建铭对这两家标的公司的收购是失败的,至于失败的原因,不好判断。”柏文喜表示。

一名财经界人士透露,这个博雅立方背后的股东,和亿美汇金在同一栋楼。

根据天眼查显示,亿美汇金被收购前的控股股东为银码正达,当时持有亿美汇金44.60%股份。2011年2月18日至2016年12月28日,银码正达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8号院3号楼。而2011年7月23日至2012年2月20日,博雅立方的注册地址同样位于该楼。

“陈建铭该不会被人组团诈骗了吧?不然收购一个踩一个雷,都不知道是该说他可怜,还是眼光独到。”上述财经界人士感叹。

ST中昌除了精准踩雷外,还有许多预付款的疑似空壳公司。2018年,中昌数据给予江苏卡池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预付款高达3200万元。启信宝信息显示,这家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公司,在2018年缴纳社保的人数仅有8人。

而2019年上半年末,中昌数据给予2747万元预付款的北京高盛同创科技有限公司,社保人数也只有1个人。

如此看来,陈建铭留下的不仅是败局,还有令人费解的迷局。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不知深陷败局的陈建铭,是否更愿意做回一名普通的政治经济学老师!

(文中冯楠、王勇为化名)

(作者| 陶婷 编辑 | 韩忠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