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空家底之后,这些人在等待交房

2021-10-25 21:22:05 商业人物plus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大概没什么能比一套房子更撩拨普通人的心绪了。

十月的武清天气晴好,天上飘着几缕云,沿着京津高速、京沪高速一路开过来,就到了这座卫星城的地界。

说它是卫星城,是因为武清是天津最靠近北京的一个区,处在京津两大城区的中间位置。大城市带给周边地区的影响是微妙的,一面是资源和人口都被吸引过去,但另一方面,那些被掩盖了光芒的小城镇也在承接着某些东西。

在武清,很容易就能体会到这种双重的感觉。

提到“睡城”之类的称呼,媒体喜欢描写的是更临近北京的燕郊。那里是不少北漂的落脚之地,他们晚上睡在这个隶属河北的普通小镇,第二天再赶往北京城内上班。前些年,蜂拥而来的北漂客一度将燕郊的房价炒得火热,但现在,当地的房地产神话已经褪色。连同被外界讨论过度的燕郊本身,都一起失声了。

武清算不上一座睡城。相比燕郊,它距离北京还是远了点。虽然乘坐现在的京津城际,从武清站到达北京南站只需要24分钟,但燕郊身上有过的那些魔性元素,很难从武清找到相似的影子。

这个被叫作京津桥头堡的地方,有自己的想法。

车子行进在武清的街道上,马路宽阔笔直,没有太多堵车的状况。这里不拥挤、不嘈杂,即便是前两年因天津落户政策放松而吸引大批的“北京人”前来打探消息、咨询买房时,也始终没有炸锅的情形。等那一阵风过去,这个卫星城就又安静了下来。

但武清一直希望能扮演更多的角色。在高铁站的对面,几年前修建了一座当地有名的奥特莱斯购物中心。每天不仅有往返京津的城际列车在此停靠,据称还有免费班车分别从北京、天津发车过来,吸引着周边大批人群前来游逛消费。

购物中心聚集起了整个武清的人气。每当有乘客出站,三三两两的地产销售就立马围拢上来,开始兜售当地的楼盘项目。马路上,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地的牌照车来回穿梭。而奥特莱斯附近的区域,也一度成了全武清房价最昂贵的地段。如今,这座奥莱附近的漂亮楼盘早已售罄,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人和本地人混居一起,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当地人口的比例和成分。

武清不像燕郊,没有那么多北漂们口耳相传的悲惨或励志故事。但两者相同的地方在于,同样是靠近大都市的地理区位,以及由此带来的对当地楼市的多重冲击。如同处在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天体系统——居于从属地位的卫星在行星引力的拉扯下保持运行,它们既无法靠近中心,也难以抽身逃离。

这或许就是卫星城们难以摆脱的宿运。

提到自己在武清某个楼盘买的房时,“唉,这房子买的”,一名外地人叹了一口气。

房子买于两年前,当时还是期房。按照合同约定,交房日期是2023年6月。虽然还有一年半的时间,但这位购房者最近开始忧心忡忡。

“买的时候房子盖了三层,现在两年多过去了,还是老样子。”他说,如果照这样的进度,那房子到期是肯定交付不了的。

在老城区和奥特莱斯附近的楼盘卖光之后,近几年武清的新盘扎堆到了城区西部。尤其距高铁站西北方向几公里之外,几家开发商的楼盘陆续开建,原先一片荒凉的土地上,一排排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正拔地而起。

坐在飞驰而过的京津城际上,很容易就能发现这片动工中的楼盘,甚至能清楚看到矗立的脚手架——在一片大平原上,这些高大的建筑显得太突兀了。

而恰恰是这些突兀的楼盘,搅动着买房人的心。在本地或外地购房者的眼中,西部城区未来将会成为一块宝地——他们听说这是武清以后重点发展的区域,商业、居住和教育资源都将相应倾斜。错过了奥特莱斯这样的热门地块之后,他们便把目光纷纷投向了这里。

武清相比燕郊有一个明显的优势,那就是天津户口。虽然燕郊囤集了众多的北京打工人,但在行政区划上,河北却一直牢牢掌控着这块“飞地”。在落户北京无望,而又无意于拿到河北户口之后,武清自然成了他们的另一个选择。

实际上,过去多年外地人在天津买房落户的通道,明里暗里一直存在。

2017年,天津曾实施“史上最严”的限购政策,非津籍人士在武清买房的大门被彻底堵上。由于购房资格的限制,当地房地产市场一度陷入低潮。但一年之后,时逢全国各地展开“抢人大战”,天津又宣布大幅放宽落户条件。有媒体报道称,该政策宣布后的一天之内,就吸引了30万人报名申请。伴随着这股落户潮的,是处于平淡中的武清楼市被预料将变得火热。

那个叹气的外地人,于是决定在武清买房。他看中的楼盘,最开始只有孤零零的几栋楼,附近则是大片的荒地。楼的对面,那时候还是一片玉米地,而小区大门外的马路上,更是连一盏红绿灯都没有。但这些都没能阻挡买房人的热情,他们义无反顾地来了。

为了操作一个相关的选题,那段时间我也跑过几趟武清。在高铁站附近,几乎每次都能遇上拿着楼盘传单、主动凑过来攀聊的销售。在出租车上报出一个楼盘的名字后,司机们也总会感慨上几句——从北京过来看房的人太多了,你也是吧,一上车就看出来了!

遗憾的是,还有更多人无法如期拿到自己的房子。

武清一家港资背景开发商的在售楼盘,最近就伤透了不少业主的脑筋。在一个几百人的业主群里,已经数不清多少次有人询问交房的进展——他们买的都是期房,眼瞅着施工断断续续,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今年房地产的日子不好过,大家都心知肚明。每个人的疑问是:开发商还能不能撑得住,楼盘会不会烂尾?

他们有的楼栋早在3月份就应该交付,但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有的楼栋约定明年6月交房,不过按照之前的施工进度,大概率也会延期。

所有抱怨都指向了这家缺钱的开发商。在不少头部房地产公司都倍感艰难的眼下,那些排名不是太靠前的房企,求生的难度似乎要更高。于是,买房人越来越感到焦虑。

“(就算是)恒大都签署了保交楼军令状,虽说很难,但起码人家有个态度。”相比之下,面对一家毫无表示的开发商,掏出全部家底交了首付之后,“连有没有人干活都不知道,太糟心了。”

前几天我偶然遇到这个小区的一位业主,在延期一年之后,她家才在去年底拿到房子。听她讲,今年开发商向部分业主支付了违约金,她收到的赔偿款是三万多。而能拿到违约金已属侥幸——同期延期交付的还有一二百户,他们的赔偿款至今均无下文。据说,不少业主已将这家开发商告上了法庭,但吊诡的是即使胜诉也无济于事,因为对方的账上“没有钱了”。

这就是一座卫星城里的无奈。

当然也有几个进展不错的楼盘。就在当年的那块玉米地上,几栋后起的楼房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看样子马上就要封顶。相比两三年前,附近荒芜的土地上也已大改了模样:道路硬化了,路口的红绿灯装上了,楼盘密集了,人气也变得更旺了。

但无论再怎么变,武清的房地产故事都很难再有新花样。靠房地产来造就一座城市的时代已过去,风口没了那就是没了。大都市如此,卫星城如此,更多无名的小城镇也是如此。现在这些望穿秋水的买房人,不知道会不会成为房地产“旧时代”的最后一波经历者,如此痛苦着、喜悦着、煎熬着。

太需要有什么能比一套房子,更能拨动普通人的神经了。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