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时被汪峰那英杨坤等人群攻,十几年前的刀郎,到底做错了什么

2021-10-25 17:51:30 致敬娱评

天为床地为被,就着西风喝烈酒,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

每次听到这首歌,脑海里仿佛都回到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这首歌的演唱者是刀郎,当年在发行这首歌之后,他一夜之间火遍了大江南北,专辑销量甚至超过了很多一线歌星。

那个时候,在大街小巷的玩具店、礼品店、音像店里,都可以听到他的歌声,对于这些店主来说,刀郎的歌就是他们生意的保证。

因为只要放刀郎的歌,就会有很多顾客前来选购商品。

当年,刀郎的这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可谓是人人都会唱上几句,知名度一度超过那英周杰伦等人。

可是人红是非多,就在刀郎爆红以后,他就遭到了非常多的争议。

有人说他的歌是无病呻吟,有人说他的歌充满土气,圈内的歌手那英、杨坤等人也纷纷排挤他。

那英甚至还说:“刀郎的歌不具备审美观点。”“刀郎要是上春晚,我就把电视机砸了!”

如今十几年过去,刀郎似乎也消失在了人们的眼里。

从一夜爆红到销声匿迹,刀郎到底得罪了谁?

这么多年过去,如今他过得怎么样了?

1971年,刀郎出生在四川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从事文艺工作的。

因为父亲姓罗,母亲姓林,所以他们给儿子取名叫罗林,刀郎是后来他给自己改的艺名。

刀郎并不是独生子,他的上面还有一个比他大5岁的哥哥。

因为忙于工作,所以他的父母经常会叫哥哥来照顾刀郎。

哥哥性格火爆,每次看到刀郎犯错都会毫不犹豫的批评他,这让小小年纪的他怨恨哥哥。

因为在家里找不到归属感,小小的刀郎经常跑到学音乐的表哥家里玩。

从那以后,他开始不爱回家,并且对音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有一次,刀郎听说哥哥谈恋爱了,并且这个女孩子在和哥哥谈恋爱之后还和其他的男生谈过恋爱,于是就说了一句:

“绿帽子!”

正是这句话,把哥哥气得够呛,随后就和弟弟掰扯了起来。

两人打的不开开交,但毕竟刀郎年纪小,没过多久就不敌哥哥的“无影掌”,败下阵来。

他一边被哥哥揍得鼻青脸肿,一边大喊:“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很快,刀郎的父母回来了,看见受伤的刀郎,以为又是哥哥欺负了他,于是骂了哥哥一顿。

脾气火爆的哥哥像赌气似的,收拾行李离家出走了。

可能在我们看来,这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而已,可是在哥哥离家出走之后,刀郎彻底慌了。

他和父母找了几天几夜,都没有看到哥哥的身影。

直到后来得知哥哥因出车祸而去世的消息。

刀郎感到十分的内疚,心里悲痛万分,他想:

假如自己不是那么任性,是不是就能避免这样的悲剧了?为什么在哥哥走之前,他们不能对他好一点呢?都是一家人,为何要这样互相伤害?

在哥哥去世后,刀郎陷入了无尽的悲痛之中。

17岁岁那一年,刀郎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早早的进入了社会大学。

他怀着对音乐的渴望和热爱,来到了一家歌厅学习键盘乐器,为以后的音乐道路打下了基础。

在这里,他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并且和他们组成了一个乐队,叫“手术刀”。

他们或许是想象着,自己的音乐可以像手术刀一样,治愈人们的心灵,可是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又会有几个人有闲钱去听歌呢?

尽管刀郎和他的小伙伴们穿梭在各个歌舞厅里,期盼能用音乐救赎自己,但他们的收入远远不够自己的开销。

没过多久,他们的乐队就被迫解散了。

事业不见起色的刀郎,在感情上倒是突飞猛进。

那时候,他认识了刚离婚的舞蹈演员杨娜。

她长得天生丽质,性情温柔,很快便迷倒了刀郎的心。

刀郎的事业虽然一片迷茫,但他对杨娜保证自己一定会出人头地的,一定会对她好。

在他的真诚的追求下,杨娜还是和他走到了一起。

没过多久,两人便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杨娜生下了一个女儿,可就在女儿出生40天的时候,妻子却丢下了一封信走了。

原来是她觉得生活没有希望,所以离开了刀郎。

这让刀郎非常的伤心,他觉得自己很没用。

之后他把孩子交给了父母抚养,然后继续在外流浪,追逐他的音乐梦想。

1993年,刀郎在海南卖唱的时候,认识改变他一生的女人——朱梅。

朱梅很看好他,觉得他应该去更好的舞台发展自己。

因为种种原因,两人一起来到了新疆。

新疆是一个风土人情很特别的地方,在这里,刀郎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音乐风格。

于是,他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开始发表一些自己的原创歌曲。

随后,刀郎发表了一首《西域情歌》,开始逐渐在新疆走红,之后这首歌又传遍了整个Z国。

刀郎这个名字,开始被外人熟知。

之后,他发行了专辑《2002年的第一场雪》,里面的同名歌曲以及《情人》《冲动的惩罚》毫无例外的红了。

当时,大街小巷放的都是这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刀郎也因此一夜成名。

那一年的华语乐坛可谓是神仙打架,和《2002年的第一场雪》同时发行的,还有周杰伦的《七里香》,林俊杰的《江南》等等。

人家都是有背景、有公司的实力歌手,而刀郎则是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农民歌手,他的走红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在那一年的“最具影响力的音乐人物”的评选上,那英极力的反对刀郎进入十强,还说“刀郎的歌不具备审美观点”、“只有农民去KTV才会点刀郎的歌”。

杨坤也是在一个采访中炮轰刀郎,说“他有音乐吗?你认为他那是音乐吗?”

记者问:“如果他做的不是音乐,是什么?”

杨坤说:“怀旧吧。他唱的那些老歌,让我来唱不会比他差……我觉得刀郎的走红很奇怪,我们还这么多人努力的做品质、做音乐,可在他的唱片里什么都听不到,听到的只有苍白无力。也许我们努力想做的音乐,听歌的人并不需要。”

话语中包含了对刀郎的极大不满。

早已成名的汪峰也说:

“刀郎的成功全是拜媒体所赐,如果没有恶炒,他根本不会有如今的虚假繁荣。无论专业、创作实力,还是作品本身,他的歌都很普通,大家这样去捧他,实在让人感到悲哀。”

行吧,这么可以看出,主流歌手们都非常不认同刀郎,觉得他的走红是对华语乐坛的亵渎。

从那时候开始,刀郎似乎就消失在了人们的眼前。

有人说他被封杀了,有人说他受不了负面评价隐退了,有人说他江郎才尽了。

其实刀郎的隐退,不仅和这些有关,还和他自己的内心有关。

在爆红之前,他是一个农民,习惯性戴着一个鸭舌帽,把帽子压的低低的,不想让别人看清楚自己的表情。

可是成名之后,他却要被拉到聚光灯下,接受无数人的审视。

他要去商演、代言、签名,要用自己的音乐去挣钱,要一点一点的消耗自己的名气。

他的私生活,他的行程,他的长相,全部都被人扒了出来。

这让刀郎内心感到十分的煎熬。

那一年,张艺谋邀请刀郎参加《十面埋伏》的首映礼,在一众光鲜亮丽的明星面前,刀郎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在唱完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和《怀念战友》后,刀郎就匆匆下台,好像多呆一秒都是折磨。

在他爆红之后,质疑他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人说他的歌词里面涉嫌RSQ,有人说他的歌土里土气,还有人说他故作神秘……

刀郎越是低调,外界对他的质疑声就越来越多。

有一次他上节目的时候,还被主持人当场要求摘下帽子。

换做别人来说,可能早就翻脸了,但是刀郎按照节目组的要求,还是摘下了帽子。

那一刻,他才真正感受到成名是一把双刃剑。

有一次,刀郎去外面出差的时候,看到了一份报纸,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冷眼看刀郎”。

这个报道就像一把刀一样,深深的扎进了刀郎的心里,他打开手机,里面全是骂他的评论,刚开始他还会亲自回复,可是久而久之,他就麻痹了自己。

后来有人去找他做活动,他也不去了,别人问他不要钱了吗,钱?我连自己的私人空间都没有了,我要什么钱!

春晚也找上了他,但是刀郎拒绝了,别人不是说他不配上春晚吗,那就不上咯,反正大家都是烂人,你烂我也烂。

刀郎离开了光鲜亮丽的娱乐圈,回到了西北旷远的天地,到那里,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叫自由。

随着刀郎隐退,那英这边也遭到了很多人的谩骂。

之后,碍于舆论,那英还是对刀郎表示了道歉。

但是刀郎说,他无法接受和理解那位女歌手的所谓道歉,他质疑的不仅仅是他,还有广大的人民群众,她向我道歉,我原谅了,那观众呢?观众会原谅她吗?

随后刀郎表示,音乐主要是能给人带来情感上的交流,只要能引起大家的共鸣,那就是好音乐,这就是音乐最高的一个境界。

是因为质疑也好,遗忘也好,其实都不重要了。

在那英道歉后,很多人纷纷喊话刀郎回来,可是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最近一次的露面,应该是在2019年的时候,刀郎将自己的女徒弟降央卓玛告上了法庭。

原因是因为降央卓玛多次翻唱刀郎的《西海情歌》,爆红之后开始商演捞金,还在没有征得他的同意的情况下翻唱了他的多首歌曲。

以至于很多人都误以为,《西海情歌》这首歌是降央卓玛演唱的。

在他退出娱乐圈之前,刀郎的作品被圈内人所抨击,在他离开之后,他的作品却被圈内人拿来翻唱利用,可笑不?

如果非要说他得罪了谁,那只能说他太过于成功吧。

如今的他虽然已经隐退多年,但江湖上依旧会有他的传说。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