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一市长被查!一原副市长受贿10亿被判死刑

2021-10-25 14:37:29 科教忻州

王俊飚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王俊飚 资料照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由山西省选出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山西省长治市委原副书记、原市长王俊飚,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2021年9月29日, 山西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决定罢免其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由解放军选出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某部原政治协理员田忠良,因涉嫌危险驾驶犯罪,2021年9月10日,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召开军人代表大会决定罢免其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的有关规定, 王俊飚 、田忠良的 代表资格终止

本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个别代表的代表资格变动后,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实有代表2945人。

以上报告,请审议。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常务委员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

2021年10月19日

山西省纪委监委9月16日消息,长治市委副书记、市长王俊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王俊飚简历

(简历来自长治市人民政府官网)

王俊飚,男,汉族,1970年11月生,山西清徐人,1992年8月参加工作,199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学位,研究员、正高级会计师。现任长治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1989.09--1992.08 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会计专业学习

1992.08--1996.10 太原市财委天公宾馆科员、主任、副经理

1996.10--1998.10 太原市文庙城市信用社主任助理

1998.10--2003.09 太原市商行西矿街支行副行长,迎泽街支行行长,并州南路管辖支行行长、书记

2003.09--2005.07 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2005.07--2005.11 太原市商业银行总行行长助理

2005.11--2009.09 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信贷管理部副总经理,大同办事处主任、党组书记(2005.09--2008.07山西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管理学博士学位)

2009.09--2013.05 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副主任(2008.10--2011.09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专业从事博士后研究)

2013.05--2016.05 运城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

2016.05--2017.07 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

2017.07--2019.12 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9.12--2020.01 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2020.01--2021.03 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2020.10--2021.01 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一班学习)

2021.03--2021.04 长治市委副书记

2021.04--2021.07 长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2021.07-- 长治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 来源:中国人大网、吕梁纪委网站等

据山西高院:2021年10月19日上午,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共吕梁市委原常委、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上诉一案,案件将择期宣判。

2018年3月28日,山西吕梁原市委常委、副市长张中生被押上法庭,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中生一案进行审理,一审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张中生死刑。一审判决后,张中生不服提起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中生案件进行二次开庭审理,维持死刑判决,最高法正对张中生进行死刑复核。

受贿10亿元,这是迄今为止法院认定的全国受贿案件中金额最高的案件。由于罪行极其严重,山西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一审被判死刑

3月28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张中生以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虽然只是一个副厅级官员,但张中生却成了十八大以来贪腐犯罪适用死刑的第一人,这让他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16年捞了10个亿!

那么,他究竟干了什么呢?在16年间,他利用职权疯狂捞钱,而且与煤炭资源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张中生,男,汉族,1952年11月生,山西省柳林县人,1969年7月参加工作,197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他从山西省中阳县粮食局保管员、粮站站长、粮油加工厂厂长起步走上仕途,官至吕梁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2014年5月29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2月26日,经山西省委批准,山西省纪委对吕梁市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张中生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此时,张中生与不法商人勾结、充当保护伞的事实已经浮出水面。

通报中说,张中生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掩盖违纪事实,勾结不法商人,伪造证据,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严重违反组织纪律,未经组织批准,擅离职守,数十次私自出境;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额财物;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和影响力,长期与不法商人相互勾结,为不法商人及所属企业充当保护伞;严重违反生活纪律。其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财物等问题涉嫌犯罪。

法院审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被告人张中生利用担任山西省中阳县县长、中共中阳县委书记、山西省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中共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其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单笔受贿金额超过2亿元,总金额超过10亿元,这样的大手笔绝无仅有。笔者翻阅已判决案例发现,这个数字将此前的受贿金额记录一举刷新了7亿元之多,此前的受贿“状元”为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他受贿3亿元。

在临汾中院负责人就张中生案一审宣判答记者问中提到,“被告人张中生自1997年至2013年间持续疯狂索取、收受贿赂,目无法纪,极其贪婪,受贿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其中,张中生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高达人民币8868万余元,其中仅向一人索要财物的数额即高达人民币6085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张中生利用职权插手煤炭资源整合、煤矿收购兼并、煤矿复产验收、工程承揽等经济领域,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健康发展。”

受贿金额巨大只是死刑原因之一

除了巨额的受贿数字,张中生一案的特殊之处,还在于贪腐案件的判决中再次出现了死刑的身影。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最近两个因贪腐被处死刑的官员是许迈永和姜人杰。许迈永曾任浙江省杭州市副市长,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姜人杰曾任苏州市副市长,因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两人均于2011年7月19日上午被执行死刑。

党的十八大以来,包括省部级“大老虎”在内的许多案件也有贪污贿赂数额上亿元的,都没有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例如受贿三亿多元的于铁义、受贿两亿多元的白恩培,都没有适用死刑。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贪腐案件已经取消适用死刑。

我国《刑法》规定,“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我国的死刑政策是“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对于罪行极其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的,要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根据《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贪污、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可以判处死刑。

那么,本案中张中生为何被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

临汾中院负责人明确表示,我国《刑法》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对于一切犯罪行为,均严格以罪论刑,而非以人论刑,要“老虎苍蝇一起打”。近年来,人民法院对涉腐败官员犯罪案件的审判,都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法律,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

对于职务犯罪的量刑问题,法律和司法解释对案件判罚的宽严轻重幅度都有明确规定。《刑法修正案(九)》对贪污罪、受贿罪处罚标准作出的一个重要调整,就是改变了过去单纯“计赃论罚”的做法,代之以“数额+情节”的规定,犯罪数额并不是判罚的唯一标准,还需要综合考量被告人的认罪态度、悔罪表现、自首、立功、退赃、索贿等诸多从重、从轻处罚情节,以更好地做到宽严得当,罚当其罪。此前,曾有省部级官员白恩培、武长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在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临汾中院负责人指出,具体到本案,被告人张中生不仅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同时,其又有索贿,利用领导干部职权插手煤炭经营、工程承揽等经济领域,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健康发展,案发后赃款赃物未全部退缴等特别严重情节,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法院综合考虑被告人张中生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依法对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行贿人一个也逃不掉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张中生一定会被执行死刑。

目前,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的第一审判决尚未生效,宣判时已告知被告人如不服该判决,有权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

如果被告人提出上诉,案件将进入第二审审理程序。如果被告人不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将依法复核审,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后才生效。

除了张中生被依法严惩,如何追缴他的10亿余元赃款赃物,也是公众关心的焦点,他的犯罪所得是否能追缴干净?

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案件赃款赃物的追缴,依照有关法律规定,目前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适用普通刑事案件程序对被告人定罪处罚并追缴赃款赃物,二是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的情况下适用特别程序没收其违法所得。本案适用的是普通刑事案件程序。

“对于贪腐犯罪,决不能让被告人保有通过犯罪得来的利益。” 临汾中院负责人指出,一审判决对被告人张中生作出了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判罚,目前,已查封、扣押被告人张中生犯罪所得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28亿余元,包括现金、银行存款、房产、车辆等。对于其未能退缴到案的3.5亿余元其他赃款赃物,将在判决生效后继续依法追缴。

党的十八大以来,司法机关不断加大对腐败官员赃款赃物的追缴力度,将定罪处罚与追赃并重,不允许犯罪分子从违法犯罪活动中获得任何利益。举一个去年生效的案例,山西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任润厚违法所得没收申请案,是我国第一起因犯罪嫌疑人死亡而进入诉讼程序的省级官员犯罪案件,法院裁定没收任润厚实施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所得财物,上缴国库。这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依法惩治腐败和对赃款赃物一追到底的坚强决心和鲜明态度,对腐败犯罪分子妄图“牺牲一人幸福全家”的侥幸心理造成有力威慑。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中生疯狂受贿的背后,还有一批不法商人,这些行贿人会逃脱法律的惩处吗?

临汾中院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院遵照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指定管辖决定,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被告人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事实严格依法进行审理,并作出判决。对于其他涉案人员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或是否依法追诉,将由有关司法机关依法进行处理。”

据了解,涉及本案的有关单位和人员涉嫌行贿犯罪的,或已被提起公诉,或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权威解读

山西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一审被判死刑,被视为十八大以来,对贪腐罪犯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第一案。

案件判决有哪些法理依据?

查看视频

刑法学专家权威解读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