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做体检却还是得了肝癌,你真的做对了吗?

2021-10-25 12:18:16 中华检验医学网

我国肝癌现状

发病率、早诊率、死亡率

中国2020年原发性肝癌(HCC)发病率居恶性肿瘤第5位,新增41万例,约占全球新患病人数一半,死亡率居恶性肿瘤第2位,死亡39.1万例[1]。

相比我国早期肝癌的诊断率21.4%,日本这一指标却为62%,我国的早诊率仅相当于日本的1/3!

我国肝癌的5年生存率只有14.1%,而日本为30.1%,不到日本的1/2[2-4]。

但其实自1981年起,肿瘤一直是日本的首位死因。日本厚生劳动省自1984年开始,每隔十年制定综合性癌症控制计划,2006年日本制定了《肿瘤防治对策基本法》[5]。

2005年-2010年日本75岁以下年龄肿瘤死亡率逐年下降。诊断率、低死亡率,日本癌症5年生存率和10年生存率长期保持世界第一[5]。

早期肝癌为何难以发现?

大家都知道,对于癌症,早发现很重要。

有肝癌患者说,我每年都做体检,为什么还是发现不了肝癌?

因为,肝癌的早期症状非常不明显。健康的肝脏大约只需要1/4就可以让人体正常工作。

很多患者,直到肿瘤大得把肚子都撑起来了,才发现是晚期肝癌。但即便在这时,患者的肝功能都可能正常。

简而言之,普通体检很难发现早期肝癌。

肝癌早筛的日本经验

1980年,日本推出HCC的筛查方案,随着方案的推行和HCC治疗的进展,15年间HCC患者的生存率从5.1%提高到42.7%[6]。

2002年,日本政府资助全国40岁以上HBV/HCV感染患者进行肝癌筛查,使超过60%的早期肝癌被检测出来。筛查的工具为肝癌血清学指标甲胎蛋白(AFP)、甲胎蛋白异质体比率(AFP-L3%)和异常凝血酶原(DCP)(简称“肝癌三项”)以及超声检测%[6]。

据调查,72%日本专家会同时使用“肝癌三项(AFP/AFP-L3%/DCP)”,44%的专家会使用“肝癌三项”联合肝脏超声检测[7]。

目前,肝癌三项在日本已经列入保险适用项目。

我国肝癌发现难

早期诊断问题到底出在哪?

血清甲胎蛋白(AFP)是最常用于肝癌筛查的指标,然而,血清AFP有时并不是非常准确!临床应用中发现,在部分早期包括近30%晚期肝癌病例中,AFP常常是正常的。某些患有慢性乙型肝炎(CHB),肝硬化和良性肿瘤患者的AFP指标也明显升高。

目前,我国肝癌常规体检筛查方案是:血清AFP+肝脏超声检测;在日本常用的筛查方案是:血清肝癌三项(AFP/AFP-L3%/DCP)+肝脏超声检测[8]。

两相比较,日本的筛查方案比我们多了两个血清学指标AFP-L3%和DCP,比单检AFP提高了近40%的检出率。肝癌三项检测早期肝癌的检出率达70%左右[9],临床总体检出率更是达到约90%[10]。

在我国越来越多的专家也意识到肝癌三项的重要性。

指导我国肝癌筛查的《原发性肝癌的分层筛查与监测指南(2020版)》中指出:血清AFP联合AFP-L3%及DCP检测,可提高早期肝癌的检出率[11]。

指导肝癌诊疗的《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2019)》中也指出:血清甲胎蛋白异质体、异常凝血酶也可作为肝癌早期诊断标志物,特别是血清AFP阴性人群[12]。

肝癌预防如何做

事实上,肝癌预防已有明确的路径[11]:

对于肝癌高危人群:

根据《原发性肝癌的分层筛查与监测指南(2020版)》和《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原发性肝癌诊疗指南2020》[13],以下肝癌高危人群至少每隔6个月进行1次检查。

具有乙型肝炎病毒(HBV)和(或)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

长期饮酒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

长期食用被黄曲霉毒素污染的食物

各种其他原因引起的肝硬化

代谢相关性脂肪性肝病(MAFLD)

糖尿病、肥胖、吸烟和药物性肝肝损伤

有肝癌家族史等人群

男性 35 岁以上、女性 45 岁

筛查方案参照日本最新的《2021日本肝脏协会(JSH)共识建议:肝细胞癌的管理(更新版)》建议[8]:

极高危人群:

超声检测每3-4个月1次;

肿瘤标志物(AFP/DCP/AFP-L3%)检测每3-4个月1次

CT/MRI(可选)每6-12个月1次

高危人群:

超声检测每6个月1次;

肿瘤标志物(AFP/DCP/AFP-L3%)检测每6个月1次

结合健康中国行动,参照日本的经验,肝癌三项(AFP/DCP/AFP-L3%)+肝脏超声检查筛查肝癌,是目前最先进成熟的检测方案,也是提高肝癌早诊率降低死亡率的有效手段。与疾病发生后的治疗相比,预防不仅效果好,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成本投入更是远远低于治疗。

资料来源:

[1]Datasource: GLOBOCAN 2020,Graph production: IARC(http://gco.iarc.fr/toda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Kudo M. Management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Japan as aWorld-Leading Model. Liver Cancer. 2018 May;7(2):134-147

[3]Wang CY, Li S.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prognosis of 2887patients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single center 14 yearsexperience from China. Medicine (Baltimore). 2019 Jan;98(4):e14070

[4]AllemaniC, et al.Global surveillance of trends in cancer survival 2000–14(CONCORD-3): analysis of individual records for 37 513 025 patientsdiagnosed with one of 18 cancers from 322 population-based registriesin 71 countries Lancet. 2018 March 17; 391(10125): 1023–1075

[5]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wm/20190829/content-1068474.html

[6]BruixJ, Sherman M: Management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epatology2005; 42: 1208–1236.

[7]IzumiN: Diagnostic and treatment algorithm of the Japanese society ofhepatology: a consensus-based practice guideline. Oncology 2010;78(suppl 1):78–86.

[8]Kudo M , Kawamura Y , Hasegawa K , et al. Management of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Japan: JSH Consensus Statements andRecommendations 2021 Update[J]. Liver Cancer, 2021, 10(3):1-43.

[9]ChoiJ , Kim G A , Han S , et al. Longitudinal Assessment of Three SerumBiomarkers to Detect Very Early Stag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J].Hepatology, 2019, 69(5):1983-1994.

[10]卓传尚等.AFP-L3和PIVKA-Ⅱ检测对高危人群良恶性肝病的鉴别诊断价值[J].现代检验医学杂志,2017.

[11]中华预防医学会肝胆胰疾病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会,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肝病专业委员会,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等.原发性肝癌的分层筛查与监测指南(2020版)[J].中华肝脏病杂志,29(1):16.

[12]《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年版)》编写专家委员会.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2019年版).

[13]《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原发性肝癌诊疗指南2020》,人民卫生出版社。

凌晨4点,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真实的检验人

检验本科5年制回来了?事实是:还没有!

关于临床生化校准的疑问,实习同学差点把老师问蒙了

编辑:笪文武 审校:方 琪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