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3只小野猪街头溜达,野猪密度超标,为啥不让人捕野猪吃?

2021-10-24 16:04:07 来看世界呀

10月19日晚,一名姓许的女士在南京紫金山南麓梅花谷附近偶遇3只小野猪,并用手机拍下了它们在路面"溜达"的视频。只见这三只小野猪悠哉游哉地游荡在马路上,一点也没有因为这是市区而惊慌。

许女士害怕这3只小野猪被其它未能及时察觉到的车主撞到,于是开车将它们赶入了小树林中。近几年,紫金山周边不时有野猪出没,偶遇野猪的新闻已经不新鲜,2019年6月,有晨练市民在紫金山步道上发现两只巴掌大的野猪幼仔;2020年10月,更是有一只200斤左右的大野猪“大闹”奥体大街附近的一家奶茶店,四个小时后被警方“缉拿归案”。通常这样被捉住的野猪都会被带走无害化处理,或者放生或者用于科研。

随着野猪数量的增长,南京的绿化部门和林科院的专家们在南京的林地中设置了142台红外摄像机,用于观察和记录野生动物的活动情况,不仅仅是针对野猪,而是针对所有的野生动物。但是监测发现,南京附近的山林中那野猪数量增加,野猪密度已经超过了每平方公里两只这样合理的标准,而野猪又缺乏天敌,所以偶尔会有野猪出没市区觅食,人类丢弃的垃圾等杂物中,还是可以找到一些食物的。

野猪数量的增加,说明南京环境保护的成效,随着工业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人搬到市区居住,野猪没有人的影响繁衍得更快,而且目前我国自然生态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猛兽熟练较少,这也是野猪泛滥的一个因素。而这是由于历史上人类活动的结果,人毕竟还是属于动物,虽然会种植、畜牧、渔猎,可是万物生长靠太阳。

各种自然环境溯源到头还是绿色植物,人要发展,就必须占据一定的土地、林地、水域面积,这必然挤压到野生动物的活动空间。因此历史上的人类活动造成了生态环境有所失衡,在过去发展较为粗放的时候,发展是第一要务,所以有时候会忽视或者不注重野生动物的存在。现在不同了,随着新的发展模式的确定,我们既要发展,又要保护环境,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野猪就在这个时候因为缺少天敌,而它们自己的觅食、适应性、繁殖能力很强而数量不断增加。南京山林中每平方米超出2头,说明野猪的密度已经比较大,在没有天敌的情况下,这就很容易造成野猪的泛滥。此前河南、陕西都制定了猎捕计划,限定区域限定范围限定数量,由专业的猎手去捕猎野猪,通过减少数量抑制野猪泛滥,南京的林业等部门也在商定处置措施。

以往曾经有人捕猪野猪宰杀售卖,在野猪被确定为三有动物后,除非是野猪危害到人等情形,一般是不允许私自打死野猪的。宣传教育也深入人心,所以现在私自捕猎野猪的人少了很多。那么是不是可以通过适当放开捕猎,让人们猎捕野猪吃肉等方式来减少野猪的数量呢?从人类的捕猎能力来看,这种方式当然可以起到效果,但是容易造成过度捕猎。

背后的逻辑是这样的,陕西河南等地制定的野猪猎捕,是限定了时间地点范围数量的猎捕活动,猎捕到的野猪不是为了宰杀吃肉,主要是抑制野猪种群数量,以往这方面都是限定100头等等这样较小的数量。有专业人士和监管部门的参与,一般不会超过这个数字。可是放开让人们猎捕的话,人类的能动性很强,指不定什么时候什么时间用什么方式猎捕野猪,容易捕捉过度。

而且私自捕猎还会造成一定的危险,一方面是自身受到野猪的攻击,野猪的体型大,力量也很强,大体型的野猪就连熊、老虎也不能轻易放倒,也偶尔有野猪冲撞导致人受伤的新闻,私自捕猎就可能将自己暴露在野猪的攻击范围,造成危险;另一方面,人还是聪明,可能会下套或者陷阱捕猎野猪,设陷阱的人知道位置,可是别人不一定知道,因此又可能对他人造成危险。

最大的问题是野猪有较为重要的经济、科研、生态价值,所以仍属于三有动物,需要各地付出一定的力量去保护,避免野猪因为捕猎而泛滥,我国人口多,真要放开捕猎野猪,那消灭它们实在是太容易了,可带来的生态灾难也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平复。所以如何处理野猪,需要各地在较详尽调查的基础上,制定妥善的措施,减轻人猪矛盾,降低野猪数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