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八路反攻日寇,陈赓:八路最规矩的一天,刘伯承:追上就打

2021-10-23 23:03:04 阿斗不傻

引言:

1938年初,正是抗日战争的至暗时刻。

当时国民党正面战场溃退,二月南京陷落日寇横行无忌,国耻铭记于心,元宵节当日日军又轰炸郑州死伤无数,三月日本扶持的傀儡政权中华民国维新政府成立。

这一桩桩一件件,让举国上下悲愤憋屈无比,亟待一场胜利鼓舞士气,然后胜利来了

1938年3月,八路军129师缴获了一封日军军事部署图。

在这份作战地图上,日军用九个箭头,标注了太行根据地诸如辽县、榆社、武乡、襄垣等战略要地,配合箭头附录的还有日军的部队番号。按地图显示,这次日军准备了8个步兵联队配合骑兵、工兵、炮兵各一到两个联队的兵力,预谋对晋东南发起大规模进攻。

获悉情报后,八路军总部立马报告第二战区,然后在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统一指挥下,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晋东南反围攻作战。

(侵华日军剧照)

一:众志成城,八路军上课。

当时正是第二次国共合作蜜月期,面对日寇进犯国共两党可谓头仇敌忾。

参与这次晋东南反攻作战的部队,除了八路军129师和八路军总部直属344旅外,还有一、三纵队和第二战区东路军的国民党友军力量。

相较于八路军将士们的蓄势待发,国民党友军分外紧张。

当看到由八路军拟定的以游击战和运动战为主的反围攻思路时,他们的表情非常茫然,原因无他,这不是他们过去常用的阵地防御或者阵地进攻战术。

有鉴于此,为了统一军心士气,有利协同作战。

朱老总和彭德怀决定在小东岭召开作战会议,并邀请了国民党第二战区东路军将领参会。

在会议现场,看着参会的第二战区阎锡山、卫立煌和蒋介石代表。朱总司令和彭老总款款而谈,阐述了这场反围攻战术的思想精髓,说的国军代表频频点头。

那么彭老总底气为何那么足?这其实和五次反围剿时期总结出来的战术经验息息相关。

彭老总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中说过一番话,大致意思如下。

两军交锋,假设双方兵力相当如何取胜?

办法很简单,我方先用四分之一的兵力吸引敌军主力,在这部分兵力出动的同时,派遣主力绕到侧后方进行突击,争取消灭敌人四分之一兵力,这样我军和敌军的兵力比就变成了4比3,原本势均力敌的战斗,就成了我方兵力占优了。

完成这一战略战术的精髓就是运动战和游击战理论。

这话说完,会议后有不少国军第二战区将领都主动说:要求八路军举办关于游击战、运动战,以及政军工作的培训班,教授国军相关课程。

彭德怀听完此言,又不辞辛劳地亲自给国军将领们做了战术讲解和军政工作思路。

受益匪浅的国军第二战区将领们,终于放下了心来,开始回去准备战斗。

(朱老总和彭老总)

二:战斗准备,部署先行。

经过一轮会议和会后的战术培训后,反围攻战斗进入了正式执行阶段。

日军果然如计划一样,对晋东南区域展开围攻,进攻的日军兵力以日军18师团为主力,裹括了四个师团。

这四个师团兵分九路,试图在晋东南区域,先用分割占领方式攻占据点,随后展开阵型做到压缩之后的歼灭。

日军的部署,由于情报泄露,早在朱老总和彭总的预料之中。

为此,他们连夜拟定了东路军的作战计划。

在这份计划中,八路军129师将作为主力,转移到敌军合围线的外侧隐蔽等待时机,找寻敌人薄弱区域发起致命一击。敌军合围线内则保留部分兵力,配合第二战区友军一起行动,牵制敌军部队,掩护主力的进攻。

部署完成后,彭老总意犹未尽的说:我们先到鬼子眼皮底下游一圈,游到有一两股敌人胆大妄为,再一锤子收拾它。

(陈赓剧照)

三:陈赓,八路军最规矩的一天。

战略部署已定之后。

1938年4月7日,八路军先声夺人,129师在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带领下,从辽县以南出发向东进军,赶在日军出动前,就抵达了合围网外的涉县北部。

休整三天后,129师在4月10日这一天,沿邯长大道鸡鸣铺区域设下埋伏,意图破坏日军后方补给线。

谁曾想,苦等二十多个小时,却没见日军的影子。

苦等无果的386旅旅长陈赓,在等待过程中用望远镜观察时,也曾感叹的说:这一天,是我们八路军最规矩的一天」。

难道是日军改变了行军路线,或者说改变了战术?

其实敌军并没有改变既定的九路围攻战术,只是接连遭遇八路军伏击的现实,让他们行军分外小心,不仅鸡鸣铺地区,日军在邯长大道这条必经之路上都没有大部队通过。

伏击没打成,战场还在继续。

4月10日左右,兵分多路的日军开始了进攻。

这进攻在八路军内线部队配合第二战区友军的阻击下,并不顺利。

日军一看八路军和第二战区早有装备,顿时也慌了神,战略部署开始出现混乱状态。

日军的战略混乱,让129师看到了机会。

刘伯承师长决定带领大部队迂回到日军侧翼,找寻机会狠狠打一仗。

4月11日,129师运动到辽县以南桐峪镇,将进攻的目光盯上了日军18师团104旅团上。

(刘伯承邓小平剧照)

四:刘伯承接敌。

104旅团是日军的精锐部队,早先日军三路进攻临汾的战役中,104旅团是最先攻入临汾的。

因为这份战功,旅团指挥官苫米地四楼还获得了日军大本营颁发的勋章。

这苫米地四楼也是日军中少有的,深谙八路军游击战的将领,看似嚣张跋扈其实狡猾的紧。

面对八路军经常采用的敌退我进战术时,他发明了一种拖刀战法,让游击队吃过不少苦头。

拖刀战法和拖刀计类似!

拖刀计什么意思,看过三国演义的都知晓,就是在对手进攻的时候佯装后退,等对手快追上来的时候,转身进攻。

将这个战法运用到实践中的苫米地四楼,经常在进攻完八路军根据地后,就放火焚烧民房,佯装撤退,等待游击队回去灭火时,他却在游击队行军路线上设置伏击和围攻。

苫米地四楼用这个战术,尝过几次甜头,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

(日寇剧照)

但,他遇见了刘伯承。

针对苫米地四楼的拖刀计,刘伯承也用了出反拖刀计。

战术原理很简单,当日军进攻然后佯装撤退时,我军隐匿跟踪,不轻易和日军交战,直到日军以为没人追击或进攻,放松警惕之后才发起进攻。

这场大军齐动的反围攻作战,给了刘伯承践行战术的机会。

知晓129师活动在辽县与黎城附近的苫米地四楼,早就想会会八路军主力。

在日军大部队还没到位的情况下,骄狂的他就带着104旅团、105工藤联队和第117高树联队进攻根据地腹地,预谋进攻129师。

敌军的一举一动尽在刘伯承掌握。

刘伯承决定避其锋芒,将日寇引诱到辽县、武乡附近。129师则有针对性地运动到敌军左右,准备发起进攻。

有心算无心,狡猾的苫米地四楼对刘伯承的战术意图毫无察觉,反而轻兵直进。

在4月14日兵分两路,自己亲率右翼工藤联队攻占辽县,左翼高树联队则攻占了武乡。

日寇如刘伯承所料,轻敌冒进了,这也让刘伯承129师获得了战机。

刘伯承在跟徐向前和邓小平商议后,一份129师主攻、334旅、二战区曾万钟部配合的作战计划出炉了。

战术目标,就是进攻敌军占领的武乡城。

战略目标,通过围攻武乡城进而围点打援。

这份作战计划,很快获得八路军总部通过,344旅689团受命配合刘伯承统一行动。

(八路军进攻)

五:追上就打

次日,129师师部侦查员,在一位榆社县老乡那里获得了一份重要情报。

高树联队从武乡城转进榆社,因为榆社城内空无一物,没有补给,去往辽县的道路又遭遇破坏无法行军,只能转回武乡城。

看到最新情报,不敢托大的刘伯承立马派遣侦查员确认情报。

在确认日寇转回武乡后,刘伯承高兴的一跳老高,兴奋的说:鸟入笼,鳖入瓮,这下可有大仗打了!

兴奋后的刘伯承派出一个连先行前往武乡,次日刘伯承亲率129师主力和389团进军武乡城。

傍晚时分,刘伯承接到了高树联队回到武乡的消息。

但日寇在武乡待到黄昏后,又弃城沿浊漳河去往襄垣方向。

煮熟的鸭子难道要飞?

刘伯承询问参谋长李达:我们现在离武乡县城有多远?

听到只有十几里距离后,刘伯承若有所思,鬼子兵锱重多,牛车多行动慢,还有机会。

而且这鬼子行动如此诡异,又没遭遇八路军进攻,不会是败退,只可能是没补给非走不可。

哪时已是晚上九点,深感时不我待的刘伯承,在和徐向前、邓小平商议后,立马下令急行军,务必要留下这股鬼子。

随后追击部队兵分两路出发。

左翼由772团、689团组成,沿浊漳河北岸追击。

右翼由771团组成,沿浊漳河南岸追击。

“追上就打”的命令刚传递给左翼部队,还没下达到689团和769团时,电话线居然断了。

因为通讯中断,这两个团出发晚了一点,没有在第一时间追击到预定地点。

这一延迟,就让战争有了些许变化。

不过日军的行动太过缓慢,依旧让八路军有惊无险地追上了日军。

六:八路军追击

奉命率军追击的右路军772团长陈度,在距武乡四十里的长乐村附近,发现日军戒备部队。

有鉴于此,他立马停止追击,隐秘了起来。

这长乐村处于浊漳河上游峡谷中,地形两边高中间低,公路就在正中间,打截击非常有利。

一看地形如此,等不及援军的陈度立马下令进攻。

高树联队1500人,在长乐村一带遭遇了772团进攻,被打得狼狈不堪。

有少数日军企图冲上高地,占领制高点,但没冲多远就被八路军给打了下去。

后方的大轱辘车堵塞道路也让日军行动受阻,大批日军只能依靠大轱辘车掩护,发起抵抗。

这一切,让高处的陈度看的一清二楚。

他亲自指挥迫击炮,定点炸那些躲在大轱辘车后面的日军。

就在此时,771团也赶到了长乐村,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刘伯承一声令下两个团全线冲锋。

在嘹亮的军号配合下,无数将士干部奋勇向前争相冲向大道,有不少将士们,为了尽快冲锋,遇见峭壁挡路,纷纷在指战员带领下,毫不犹豫的滚了下去。

冲下大道的将士们跟日军展开白刃战。

(白刃战)

日寇的白刃战打得有声有色,跟八路军不相伯仲。

在一轮轮白刃拼杀中,五连指导员窦得珍一看自己士兵吃亏,大喊一声冲入敌军中,接连刺死几个敌人,自己也壮烈牺牲。

一时间浊漳河两岸喊杀震天,被截成数段的日军,死伤不少、

发现主力被截后,高树联队已经通过长乐村的千余人也赶回支援,向七七二团戴家垴阵地发起了猛攻。危机时刻,陈度调772团10连阻击敌人。

十连一百来人,面对近千敌军进攻,依旧死战不退。

连指导员秦忠玉全身七处重伤,还在奋战不休,团部通讯员邓炳彦来阵地联络,遇见敌人进攻,也是马上投入战斗,拿着五颗手榴弹就冲向了敌军。

经过长达四小时鏖战,十连击退敌军多次进攻,终因伤亡过大,丢掉了戴家垴阵地。

阵地虽然失守,但中午时分抵达的689团成了新的生力军。

689团团长韩先楚,是红军著名猛将,一见阵地失守,马上组织反击。

在七八次肉搏战之后,终于拿回了戴家垴阵地

远处观战的刘伯承,用望远镜看的一清二楚,激动的对徐向前说:你看六八九团打得多好!

(日军援军来袭)

六:又生变故,敌军来援。

一场激战,在你争我夺中,优势渐渐向八路军转移。

就在此时战局又生变故,身处辽县的日军指挥官苫米地四楼,开始指挥工藤联队增援长乐。

负责阻击工藤联队的曾万钟第三军,因战斗意志薄弱,居然让日军轻易的突破了蟠龙阵地。

突破防线后的工藤联队兵分两路,对六八九团阵地和七七二团阵地发起了反扑。

这突然的变故,让战局陷入了被动,惹的刘伯承愤慨的说:曾万钟搞的啥子名堂嘛!

随后刘伯承在和徐向前商议后,决定从772团中抽调兵力,从侧翼进攻敌人援军。

围点阵地上,枪声四起,八路军占据优势。

阻援阵地上,硝烟无数,八路军奋力抵抗。

战场一时间陷入焦灼状态。

(准备战斗的将士们)

下午五点,辽县方向又出现了日军一千多援军,八路军参战的几个团已然无法抽出生力军阻击敌人,战局陷入困境,敌我双方伤亡都很惨重。

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刘伯承,眼睛布满血丝,看似不愿放弃,最后在徐向前建议下,为了避免牺牲太大,终于下达了徐徐撤退,向榆社郝壁村集结的军令。

未能在长乐村全歼敌军,成了八路军的遗憾。

要是国军曾万钟部配合好点,战况或许会不同,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日军装备精良,单兵作战能力也不弱,八路军虽然集中一个师一个团的兵力,形成了以多打少的局面,但想要全歼日寇一个联队,依旧难上加难。

六:战后

长乐村一战,徐向前认为消灭了日军一千五百余人,其他人则说有两千人的。

这些数据,未必准群,但根据战后阵地上遗弃的数百军马,还有横七竖八的日军尸体来看,日军伤亡惨重当是事实。

八路军在战斗中还缴获了三箱文件,这其中就有苫米地四楼给女儿的家信。

这位日寇头目,在信中洋洋得意的对女儿说:天皇给了我一个勋章,我戴起来你看我像不像墨索里尼?

墨索里尼我看是不像的,这封信也到不了他女儿手上。

骄狂的苫米地四楼和他的部队,在长乐村之战后不久,就退出了太行山根据地。

这场战斗,也成了晋东南反围攻作战中的决定性战役,永载史册。

苫米地旅团,这个日军精锐的严重战损,让日军九路围攻战略目标成空,单独驻扎在各地的日军,害怕遭遇类似围攻,也纷纷后退。

就连驻守在长治的日军18师团,也主动撤离了长治。

撤退的时候,还遭遇了八路军阻击,损失了近千人后狼狈逃离。

(八路军129师刘师长,邓政委)

尾声:

1938年4月29日,经过三十多天奋战,晋东南反围攻作战宣告结束。

此役,共歼灭日军四千余人,收复县城18座,其中八路军收复12座,第二战区收复6座。

八路军129师,也因为这场战争的战绩,在太行山区站稳了脚跟。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