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朝阳群众”:4年前就已注册14万人,觉悟高功劳大也闹过乌龙

2021-10-23 21:57:06 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记者 曾凌轲

近日,钢琴家李云迪因嫖娼被拘引发广泛关注,而此案背后的“朝阳群众”再次成为大众焦点。

自2013年的薛蛮子以来,朝阳警方查处的多宗名人嫖娼、吸毒等违法案例,均源于朝阳群众举报。网友戏称,朝阳群众是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等并列的“世界第五大情报机构”。

如今的“朝阳群众”,有自己的官方公众号、专属卡通形象、百科词条,是一个4年前就已有14万人实名注册的庞大组织。

走在北京市朝阳区街头,那些在马路上、伞棚下、地铁外、小区前服务和巡逻的人员,那些保安、门卫、退休老人、志愿者,都是具象化的“朝阳群众”,他们让不法分子无处遁形。

街头遍布“朝阳群众志愿岗”

10月23日,极目新闻记者在朝阳区东三环街头,见到多个有朝阳群众志愿岗字样的红伞棚。

带着红袖章的保安小路(化名)20多岁,来北京工作1年半了,每周都会到志愿岗值班。他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志愿岗的工作主要是维持路面整洁以及及时响应路人的问询,从呼家楼地铁B口到长虹桥这1.1公里沿着三环线的区域,都是志愿岗的工作范围。

“值班时间是早上8点到晚上6点,这个志愿者岗是轮流的,有的时候是志愿者大爷大妈们,有的时候是我们保安。”小路说。

在团结湖北二条小区,记者见到了东门门卫大爷老王(化姓),他是黑龙江人,来北京工作3年了。他头戴一顶印有首都治安志愿者的小红帽,正在小区门口观察每个进出小区的人。有车辆进来,他要观察车牌及时按键抬起栏杆;遇着拉箱子的年轻人,他则立刻询问对方是否刚从外地回京,需测量体温登记信息。

老王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团结湖北二条小区共住有1万多人,小区共有3个门。对于日常治安维护,“不只社区,保安公司也会培训。”每天,他都要在小区东门附近区域巡逻数次,遇着生面孔都会多问一句“找什么人”或者“做什么事”。

“朝阳群众”实名注册14万余人

小路和老王,是“朝阳群众”中普通的两位。

朝阳区位于北京市中南部,公开资料显示,它是北京城区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区。这里有全国闻名的CBD,聚集着绝大多数的外国驻华大使馆,还有1990年亚运会和2008年奥运会的主会场,以及北京的夜色中心三里屯,是明星大腕在北京的热门聚居地。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朝阳区常住人口为3452460人。

“朝阳群众”第一次引起公众关注,可以追溯到2013年。当时北京公安微博“平安北京”消息称,2013年8月23日,据群众举报,朝阳警方在安慧北里一小区将进行卖淫嫖娼的薛某、张某查获。其中的薛某,被证实为网络大V薛蛮子。

此后,李代沫、宁财神、高虎、尹相杰、王学兵、高虎、黄海波、王全安等多名娱乐圈人士,均因吸毒或嫖娼等行为遭北京朝阳群众举报,后被警方查处,如今这个名单上新增了李云迪的名字。

而在新华社发布的一篇名为《苏联间谍落网记》的文章中,甚至早在1974年,朝阳区群众就曾组织起来成为民兵,与公安一起抓获了苏联间谍。

并不是每个居住在朝阳区的人,都叫“朝阳群众”。2017年2月初,北京市公安局上线了“朝阳群众HD”手机应用,群众可以通过该应用发送文字、图片、视频等向警方提供线索。APP上线两个月后,注册用户就达到5万余人,收到线索3000余条。

中国公安大学讲师刘蔚在一篇名为《构建新时代社区反恐情报收集体系之探析》的论文中写道,2017年,朝阳区实名注册的“朝阳群众”达14万余人。这一群体是商场保安、红袖标志愿者、普通群众等平安志愿者的统称。近些年来,“朝阳群众”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有违法犯罪嫌疑的线索近2万条。

《法制晚报》2017年的一篇报道则以朝阳区华严北里西社区为例,分析了群众志愿者的组成情况。在该社区共有890名群众志愿者,其中33.3%为义务巡逻队员、22.2%为治安志愿者、22.2%为治安积极分子,剩余则为党员巡逻队和专职巡逻队成员。

不图回报只因觉悟高

随着“朝阳群众”的人数越来越多,影响也越来越大,它也逐渐变成了一个网红。

2015年9月,北京警方通过官方微博推出民警原创设计的“朝阳群众”和“西城大妈”卡通形象,并制作卡通形象文化衫,与反恐宣传品一起赠送给积极参加活动的热心网友。

2016年11月,“朝阳群众”成为CCTV2016年度法治人物候选。在百度百科上,对它的解释是“北京破获多起大案的群众组织”。

为提高“朝阳群众”识辨“坏人”的能力,朝阳区有关部门会定期组织开展培训,总结了发现精神萎靡形影消瘦的陌生人要报告、夜间常有男子进入衣着暴露女子出租房的要报告等“八发现八报告”经验,并在APEC会议等大型活动期间组织志愿者到一线巡逻实战。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7年5月一位“朝阳群众”巡逻时,发现一个新搬来的小伙子总是一个人订多份外卖,向社区民警报告了这个可疑情况。当地警方发现,出租屋里还住着6名卖淫女,将其一网打尽。

不过,“朝阳群众”偶尔也会在看走眼的时候。2018年,有朝阳群众发现邻居家经常有陌生男女进出,而且不断传出情绪高涨类似“喊口号”的声音,以为是一个诈骗传销窝点,于是报了警。警察来了却发现,实际上是几个年轻人在玩一款直播答题游戏。

当然,多数“朝阳群众”并没有以上这些非凡的经历。小路告诉记者,“举报间谍、发现吸毒人员的蛛丝马迹,这些好像离我还比较遥远。”他说,首都群众总体而言还是素质较高的,重大节日时路上就随处可见志愿者,提供各种服务,监督不法行为。

老王说,自己从事这份工作三年来,并未遇上吸毒、嫖娼的线索。他挺佩服那些热心而敏锐的志愿者,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每天早上早高峰,你在路口见着拿小旗子维护交通秩序的、垃圾桶回收站旁边监督你做垃圾分类的,都是做志愿者的退休老人。每个月他们还有两次上街活动,昨天他们还在路上做活动。”老王说,“他们也没什么回报,有时候有些志愿者福利,主要还是觉悟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