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毛泽东写完“论持久战”白崇禧视为法宝,蒋介石请朱德来讲

2021-10-24 09:11:56 资深人士说文史

众所周知,毛泽东是伟大的革命家,擅长在战场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理论方面有着极高的成就,毛泽东生活的年代十分坎坷,战争不断,硝烟四起,但哪怕如此,毛泽东也没有放弃理论著作的书写。

在1938年,他写下了《基础战术》、《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等军事专著,要知道,1938年是抗日战争的第二个年头,毛泽东在进行军事著作写作的同时,还要关注战争的动向,进行正确的指挥,不仅如此,毛泽东还关注着中日战争的发展轨迹。

自从抗日战争爆发后,战场的形势的迅猛发展,而日军侵华的计划盘算已久,率先来到军事战场的日本士兵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我军经历多年的内战,发展比日军要落后,因此,战场的局势异常紧张,这让毛泽东不得不抽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专门研究战略战术问题。

其中,关于阐释人民战争意义的经典著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在之后更是成为了党内每个干部的必读之物。

要知道,当时国内的舆论情况对我军非常不利,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社会上盛传着两种论调,每一种都不合适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其一是“亡国论”,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大多都是经历了近代中国的衰落和见惯了当时社会不公的人,他们认为中国武器不如人,军队的素质也比不上专门接受过训练的日本军人。

因此,战必败,败必亡,为了减少伤亡,也为了有转圜的空隙,唯一的选择只有投降。可是,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亡国论”的说法低估了中国人的战争信心,也不符合中国军民的认知,这种论调在社会上的影响非常差。

而另一种论调则与“亡国论”是针锋相对,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这就是“速胜论”。“八一三”上海抗战后,尤其是1938年4月台儿庄战役取得一定胜利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一些人就被胜利冲昏头脑,大肆宣扬起“速胜论”来。

这种盲目的想法,让国人盲目地自信起来,在形势最危急的时候,这种论调让当时的人们自我安慰起来,影响之恶劣比之“亡国论”有过之而无不及。

受此论调的影响,我党内部也有人开始盲目乐观,认为我们顶多4年就能打败日本,抗战不会有相持阶段。

眼看两种论调的影响波及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彻底驳斥“亡国论”与“速胜论",把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思想统一到持久抗战上来,并为持久抗战提供科学的思想理论指导,毛泽东应很多同志的要求,决定写一部专门论述持久抗战的理论专著,《论持久战》就这样应运而生。

为此,毛泽东做了充分准备,他先拟定出一个详细的写作提纲,然后交给党中央集体讨论修改,在写作提纲取得共识之后,便在1938年5月上旬集中全力进入写作。

写作期间,为了能有质量、也有速度完成著作,毛泽东夜以继日地伏案工作,有时甚至两天两夜不睡觉,太累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打盆冷水洗洗脸,在院子里转一转,或者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养会儿神,清醒一下之后又继续写作。

有一次,他全神贯注地写作,炭火烧着了棉鞋也全然不知,由此,足以见识到毛泽东对这本著作的重视。甚至写作时,他还特意在笔记本旁放了一块石头,写得手臂酸痛时就紧握几下石头使手指得到松弛,以方便继续进行写作。

如此,仅仅几天后,他写的稿纸便已经堆成了一大摞。由于劳累过度,他的体重急剧下降,整个眼睛呈黛青色,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到了第八天,他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既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警卫员忙把傅连璋医生请来。

傅连璋诊脉后认定毛泽东是累病了,劝他好好休息,但为了完成著作,毛泽东吃了药之后,仅仅休息了一天,便又坐到桌边继续写作,9天后,他这篇长达5万字的杰作终于初步完成,初稿写出来后,他又送去征求刘少奇的意见。

定稿后,他将一卷用报纸卷好的《论持久战》手稿交给警卫员,让警卫员送到清凉山新华印刷馆去,并千叮万嘱,要求出版社对书稿进行过细地校对,切勿有错,接着,毛泽东便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作了《论持久战》的演讲,向全国作公开发表。

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对中国抗战必须经过持久战,才能取得胜利的客观依据,进行了深刻的揭示,从中日双方存在的互相矛盾的四个基本特点进行了深刻分析,得出了中国不能速胜,但也不会亡国的结论,认为中国经过长期抗战,必将取得最终胜利的结论。

毛泽东还科学地预见了抗日持久战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明确指出,通过三个阶段的战斗,必将让中国由劣势到平衡再到优势,最终获得胜利,而日本则必然由优势到平衡到劣势,最终归于失败。

应当说,《论持久战》是共产党领导抗战的纲领性文件,它指明了必须坚持抗战才能取得最终胜利的方向,提出了整套动员人民群众的可行性方法,并且为在持久战中不断削弱敌人优势,生长自己力量,夺取最终胜利指明了方向。

随后,《论持久战》被印成小册子出版,党中央迅速通过全国各地办事处向大后方人民广为宣传。周恩来在国统区读了该书后,立即在《新华日报》上发表社论,系统阐释了《论持久战》的思想。

毛泽东的老师徐特立在接到《论持久战》后,也在长沙大剧院给湖南人民做了报告,听者人山人海。

《论持久战》不仅在广大抗日军民中产生了强烈反响,也在包括坚守抗日前线的部分国民党高级将领中产生了重大影响,比如,国民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就是其中之一,白崇禧视《论持久战》的战略战术为克敌制胜的法宝,对毛泽东在战略目标方向的见解大为赞赏。

后白崇禧把它向蒋介石转述,蒋介石对著作里的方式和结论也表示赞成,甚至将《论持久战》发给自己的军官,人手一本,希望全军学习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同时,破天荒地允许《论持久战》在国统区公开印刷、发行。

为了全方位地进行推广,蒋介石还邀请八路军将领朱德、叶剑英等人,为他的部队讲述《论持久战》的思想。于是,在国民党军队内奇迹般地出现了学习《论持久战》的热潮。傅作义不仅自己翻阅、研究,同时还组织部队学习毛泽东的著作,愿把毛泽东的战略思想运用到抗战实践中。

冯玉祥将军对此极为赞许和推崇,他曾指示他管辖的武汉三户印刷厂,进行大量印刷,并向后方蒋管区输送,如此一来,《论持久战》有效地医治了“亡国论”和“速胜论‘’等顽症。

不仅如此,《论持久战》在国际上也有很大的影响,大公报驻美记者、地下党员杨刚将其译成英文对外发行,为此,毛泽东还特地为外国读者写了一篇序言,一经发行,许多国家的刊物相继予以转载。《共产国际》还发表论文进行高度称赞,认为有史以来,是第一次有人把军事问题、战争问题说得如此透彻。

除此之外,毛泽东不仅撰写了《论持久战》等一系列军事名著,为了进一步总结中国革命经验,从理论上对其进行论证和概括,毛泽东还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和精力进行其他著作的书写。

由此可见,延安时期是毛泽东进行理论研究和创作的辉煌时期,目前收入《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的158篇,有约112篇是在这时写成的。收入《毛泽东书信选集》的372篇,有142篇是在延安时期发出的。

由于毛泽东常常超负荷地工作,加之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因此常常因病痛发作而疼痛难忍,左臂右膀转动困难,严重的时候已经到了影响执笔的地步。民主人士李鼎铭先生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到杨家岭给毛泽东诊治,通过吃药的治疗,毛泽东的情况才逐渐有所好转。

《论持久战》的发表稳定了当时的军心和民心,让一些不明所以、没有根据的论断逐渐消亡,让大部分中国军民都了解到了中国抗战的正确道路,可以说,它就像一颗定心丸,稳住了中国革命的形势,方便了党中央的军事指挥和战略调配,同时,因为国民党内部的高度认可,其也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国共的合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