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逝世,卫士递给叶剑英一张白纸,叶哭诉:他一生都顾全大局

2021-10-22 18:32:33 红色先驱

前言

1975年12月,周总理生命进入倒计时,断断续续地进入昏迷状态,医疗组的专家们已经断定周总理的病情进入最后状态,请家属们做好思想准备。

图 周恩来夫妇

12月7日,周总理突然昏睡不醒,值班医生立即把专家、医护人员叫到病房对周总理实施抢救,专家们经过检查发现周总理的气管里有粘稠的痰堵住了呼吸道,阻碍了呼吸,导致大脑缺氧,周总理这才陷入昏迷,医生们拿吸引器吸出浓痰,并加压吸氧,周总理很快转醒。

周总理昏迷后,值班的同志们马上汇报给中央,只要是在京的中央委员全都前来看望,等到他们到达的时候,周总理已经苏醒过来。

周总理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围着的中央领导人,脸上艰难地露出笑容,他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来,和大家一一握手,张春桥是最后一个和周恩来握手的。

他和周总理握手的时候,周总理好像想起来什么。轻声叫他过来,但周总理此时说话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声音非常小,张春桥站在远处,没有听见,,周总理好像有点着急,又连连叫了几声,这时站在身边的人听见了,提醒了张春桥。

图 周总理

张春桥伏在周总理的身边听他说话,周总理虚弱地说道:“你和文远要好好帮助邓小平同志。”张春桥点了点头,当即表态道:“总理,您放心。”周总理刚刚和死神擦肩而过,神志刚刚清晰,就惦记着国家大事。

领导们和周总理简单地聊了几句,看见周总理神情有些疲惫,就陆续离开,接着工作人员告诉周总理北京理发店的朱殿华要过来理发,这是朱殿华第三次托人捎信请求给周总理理发。

周总理得知后,告诉工作人员:

“朱师傅已经给我理了二十多年的头发,看我现在病成这个样子,他看了会难受,还是不要让他来了。替我告诉他谢谢他。”

看着已经病成这样,还一心想着别人的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心里很不是滋味,有的人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这一次被抢救过来,周总理又从死神那里争取了几天时间,从12月中旬开始,周总理已经无法进食,医护人员只好把食物直接灌进胃里,紧接着周总理无法排便,医生们把在他的腹部安装上肠萎。

图 周总理夫妇

因为多次开刀,周总理的腹部溃疡,脓、血、腹水等液体大量渗出,他浑身插满管子,一些管子负责把这些液体排出,一些管子则把鲜血、氧气等补充到体内,这些管子使得周总理翻身也困难。同时,周总理还得忍受着肝胆俱的疼痛。

医生们为了减轻周总理的痛苦,只能不停地使用安眠药和止痛针,但是这些药用得多了,身体就会产生耐药性,没用几次,止痛针也没有了效用。

图 周总理

有的时候,周总理疼的浑身直冒冷汗,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拼命地呼吸,忍住疼痛,有一次正在昏睡的周总理突然被疼醒,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身边的护士:“我喊了没有。”

护士回答道:“总理,你叫吧没关系,如果疼得厉害你就叫出来。”周总理摇了摇头,默默地忍受着疼痛。

唯有一次,周总理疼的实在受不了了,把张佐良大夫叫到身边,痛苦的说道:“张大夫,我实在忍不住了,想哼两句,可以吗?”听到这话,张佐良的眼泪瞬间顺着鼻夹留下来。

图 周总理视察工作

略带哽咽地说道:“总理您疼就喊出来,没事,您别拘束自己。”说完后,他就赶紧背过身去,不想让周总理看见自己的眼泪,因为让病人看见自己的眼泪就意味着这个病人已经回天乏术,这种绝望地情绪绝对不能传达给病人。

中央领导人前来探望

在周总理生命的最后时刻,中央领导人十分牵挂周总理的健康状况,只要周总理身体允许,他们就到医院看望,叶剑英从周总理发现癌细胞开始,就十分关心周总理的病情。

只要有时间就和周总理的主治医师电话联系,询问状况,每次谈完话后,都会加一句:“一定要想想办法,能延长一天是一天,哪怕一小时,你们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

他不仅询问医生,还隔三差五地前去探望周总理同时和专家们谈话,询问治疗方案,当然他每次都不会空手来,家里有什么好吃都会带上,后来周总理已经病得吃不下了,他就给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带。

图 周总理

有一次他钓到了一条三十多斤的大草鱼,就立马派人送到医院给周总理吃,但是这条鱼太大了,大家又是红烧又是炖汤又是清蒸都没有吃完,最后周总理只好把鱼分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吃。

医护人员吃完后,给叶剑英打电话致谢,叶剑英接到电话后,钓鱼的积极性更高了,但是这些鱼大多时候都是工作人员吃了。

自从周总理1975年住院以后,叶剑英经常到医院探望。刚开始是有重大问题请示汇报,两人一谈就是两三个小时,到后来,周总理声音越来越小,叶剑英需要贴在周总理的嘴边才能听清声音。

再到后来周总理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叶剑英每次来的时候,朱总理都在昏睡,叶剑英就握住周总理的手,眼睛默默地看着周总理昏睡的脸庞,紧闭着双眼,就这样一握就是一小时。

他们的最后一次谈话是在1975年,那时候周总理已经卧床不起,他看见叶剑英过来后,心里十分高兴,嘴角微微扬起表示欢迎。

叶剑英谈完话后,把张树迎和周总理的卫士高振普叫到身边,他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们都准备好纸和笔,24小时守在总理身边,一刻也不能离开。”

图 周总理

听到叶剑英的吩咐,两人24小时轮流值班,一刻也不离开,随身带着纸和笔,只等着周总理清醒过来交代事情,自己好记录下来,但是在周总理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他都紧闭双唇,直到呼吸停止。张树迎那张纸上还是一个字也没写。

周总理逝世后,张树迎将一张白纸交给叶剑英,因为交给叶剑英元帅交代的事情没有做好,张树迎心里十分愧疚,但是叶剑英看着这张白纸,几十岁的老人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流满面地说道:“哎,他一生都在顾全大局啊!”

除了叶剑英,邓小平也常来医院探望,但是他一直工作比较忙,分身乏术,没有叶剑英来得次数多,李先念、陈锡联、华国锋等人也都经常来医院探望,在总理住院期间,邓小平先后63次,李先念先后52次来到医院,周恩来逝世后,李先念是第一个赶到医院的。

把毛主席的诗词放在枕边

周总理不管身体怎么糟糕,只要清醒过来,就必须听报纸,以此了解国内外的大事,以前是自己靠在病床上看报纸,后来起不来以后,就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或者护士念给自己听。

12月份以后,周总理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大家知道他十分关心邓小平能不能顺利主持工作,每次都想从报纸上获得一些信息。

但是当时的政治形势十分特殊,邓颖超觉得在周总理生命垂危的时刻,就不要在他再忧心了,于是就把张树迎、张佐良叫到身边,告诉他们为了周总理的健康,最近的报纸就不要读了,尽量不要让他听到不好的消息。

但是大家觉得万一周总理想听报纸,不给读也不是个办法啊,邓颖超想了想说道:“那就给他读一些旧报纸吧。

图 周总理

就这样,为了让周总理走得更安心些,大家都为周总理编制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把以前的旧报纸改了日期读给他听。

只有一天的是例外,在元旦那一天,周总理在似睡非睡地时候,突然听到电台的广播声,他瞬间清醒过来,知道广播播放的是元旦社论,发表了两篇毛主席的诗词《重上井冈山》和《鸟儿问答》。

于是他赶紧让赵炜把今天的报纸拿出来读给自己听,因为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赵炜不敢再拿旧报纸糊弄,只好把今天的报纸拿出来。

当周总理听到毛主席诗词里面“不须放屁,且看天地翻覆”时,艰难地露出一丝微笑,这时候他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但是还是坚持让工作人员把这份报纸留在自己枕头边。

周总理显然很喜欢这两首词,让工作人员反复念给自己听。有的工作人员读音不准确,他还会轻声地纠正。

1976年1月5日凌晨,这是周总理生命中最后一次手术,在左下腹部开一个口子,将肠道里的“残渣”尽量清除出去,已解决大便不通的问题,这个手术其实对病情没有任何作用,只是可以减轻周总理的痛苦。

这天晚上,张佐良和张树迎正在周总理身边值班,周总理醒了过来,虚弱地说道:

“我的病已经这样了,我很清楚,不用麻烦专家了,让他们到需要的地方去吧,我想回家,在家里治疗.....已经出来两年多了,我想回家了。”

后来,他得知自己回家的要求会让医务人员很为难,就再也没有提过此事了,周总理就是这样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不想为难任何人。

1月7日,周总理病情持续恶化,他的呼吸已经很微弱,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医疗专家和护理人员24小时守护在身边,随时准备抢救。

深夜11时,周总理从昏睡中醒过来,他认出身边的吴阶平大夫,微微地说道:“我这里已经没事了,你还是去照顾别的病人去吧,那里更需要你......

此时,周总理说话已经很不清楚,大家仔细辨认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周总理说完这句话,昏暗的眼睛一直盯着病房门,工作人员以为他想见邓大姐,就问道:“总理,您是想见邓大姐吗?”周总理听见这话,把眼睛收回来,轻轻地摇了摇头。

最后的时光

当天周总理的精神头特别足,到了深夜12点了还不睡,张树迎和高振普很高兴,他以为周总理的病情终于有点好转了,但是医生们却眉头紧皱,他们知道周总理已经时日不多了,这应该是“回光返照”。

1月8日医生们开完早会,张佐良大夫正在病房的心电波旁边观察了一会儿,没有发现异常,他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周总理,呼吸微弱,眼睛紧闭,脸色灰暗,嘴唇青紫,脉搏虽然每分钟有90多次,但是细弱无力。

图 周总理

张佐良顿时感到情况不妙,就叫来心脏病专家和麻醉科的专家,向他们汇报了周总理的情况,专家们听后都聚集到病房等候,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主治医师吴阶平等医务人员迅速来到周总理的身边,谢荣教授来到周总理的身边,看了看周总理的情况,立即建议给周总理做气管插管,并要张佐良向周总理汇报,征得本人的同意。

张佐良弯下身子,将嘴唇贴近周总理的耳朵,提高声音说道:

“总理,您的气管被痰堵住了,现在谢主任要从您的鼻孔插进去一根橡皮管,把痰给吸出来,再输入大量氧气,就好了,您同意吗?”

张佐良说话的时候,屋子里面静悄悄地,大家都以为周总理已经陷入昏迷,不会回复,但是所有人还是都屏住呼吸静待周总理的回复,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周总理听到张佐良的呼喊,他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图 周恩来夫妇

征得周总理地同意后,谢大夫立即拿着橡皮管快准狠地插进周总理的右鼻孔里面,开动机器吸痰,机器“丝丝”地声音在屋子里面响起,但是管子里面却没吸出多少痰。

谢大夫果断又换了一个比较粗的管子插入鼻孔,吸了一些痰后他又拿出一个大黑球不停地捏,进行加压输氧,体外心脏按摩。希望这次周总理可以挺过难关。

但这一次令所有人失望了,虽然医生们不断进行加压输氧,体外心脏按摩,但是周总理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专家们个个愁眉紧锁眼睛死死地盯着桌子上的心电仪。

张佐良双手紧紧地握住周总理的右手,感受着越来越微弱的脉搏,心电示仪上的曲线不断变化,从60到40 ,最后变成一条直线,再也没有起来过,脉搏也渐渐地停止跳动。

心电图变成直线后,大家的心情十分沉重,专家们不甘心又奋力抢救了十几分钟,但依旧无济于事,吴阶平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和在场的专家们交换了意见宣布道:

抢救工作停止,把所有仪器撤掉,包括周总理身上的输液管、引流管和排泄管等设备,并吩咐护士把周总理脸擦干净,把床铺整理好,找条新床单把周总理的全身覆盖起来。

图 青年时期的周总理

吴阶平的话如石头一般重重地砸在所有人的身上,这时候有人意识到周总理这次是真的走了,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总理!总理!.....”

这一声哭泣把大家压抑在心中的悲伤全都唤醒,所有人情绪突然爆发出来,房间里面顿时响起一大片哭喊声。

此时,邓颖超女士闻讯急匆匆地赶到医院,看着已经不省人事的周总理,她哆嗦地手摸着周总理的面颊,轻轻地吻了一下额头,满汉悲切地说道:“恩来,你怎么就走了.......

身边的工作人员全都小声抽泣着,默默地站在房间的一边,等着党和国家领导人前来告别,几个医护人员担心邓颖超一直悲伤会影响她的心脏,就赶紧把她搀扶到隔壁的病房,休息一下。

第一个到达的是李先念,紧接着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也急匆匆地赶到。

上午11点,中央领导人陆续到齐,邓颖超向在场的所有人表达了周总理生前的三个愿望:

一、不保留骨灰;二、后事处理不要特殊不要超过任何人;三、不开追悼会、不搞告别仪式。

图 周总理

最后,邓颖超女士表示周总理的丧事一切由组织决定,自己没有任何意见和要求。

这时,李先念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不行,不开追悼会不能拿总理开刀,否则我们没法向全国人民交代。”李先念的话得到众人的赞同,领导们一致决定不仅要开追悼会,还要搞告别仪式,至于骨灰如何保留,可以请示毛主席批准。

中午11时多,按照既定方案,由吴阶平、熊汝成等医疗专家和跟随周总理多年的警卫员、护士、保健医生等人护送,由警卫车辆开道,将周总理的遗体送往北京医院的太平间。

1976年1月15日下午,周总理的追悼会在人民大会堂举办,5000多名群众自愿参加周总理的追悼会,周总理逝世后,邓颖超让秘书赵炜致电在老家的亲戚:“见报后不要来京,继续在岗位上努力工作”。大部分亲属都遵照周总理的遗愿没有到北京,唯有周尔辉夫妇作为亲属代表来京吊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