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讲真故事的陈大美妮儿,欢迎大家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叫宋艳丽,有一个相处了十五年的闺蜜雨菲。

当初买房子的时候,我们也是选在了同一个小区,总觉着彼此之间,有个照应。

实际生活中,确实如此。

自从住在一个小区里,走动更加频繁了,关系更加亲近了。

不管谁家有什么事,我们都会相互帮忙。

特别是这两年来,我生了二胎,两个孩子相差不大,带起来比较费劲,而我的好闺蜜,几乎每天都过来帮忙。

这让我很感激,而她却说:咱俩谁跟谁,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02

今年六月份,婆婆来到我家,帮忙带娃。

雨菲还是和往常一样,经常过来串门,顺便帮忙照顾孩子。

她跟丈夫信奉丁克,从没打算要孩子。

按理说,她不喜欢孩子,更觉得孩子聒噪;但他对我的孩子却格外上心。

雨菲的丈夫经常出差,她一个人很无聊,所以时不时地就来我家,跟我聊天、帮我看娃,很多时候,她也会在我家住下来。

我们的关系,不是姐妹,胜似姐妹!

偶尔,她也会跟我吐槽若轩(雨菲的丈夫)简直就是个书呆子,干了那么多年工作,仍然还是个小职员。

我总是安慰她:人不如意有十之八九,哪能事事顺心,只要夫妻同心、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婆婆知道我跟闺蜜好的穿一条裤子,所以每次待她,如亲闺女一般。

03

即便这样,但还是发生了让我始料未及的事情。

某天晚上,雨菲没有回家(她丈夫出差了,很多时候,她都住在我家),而是和往常一样,在我家住了下来。

这个时候,小宝好像尿湿了,躺在床上一直哭,而我这边,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我喊了一声:老公,过去给小宝换换尿不湿吧!

接着,我就接听了电话。

没过一会,只听见老公喊:丽丽,尿不湿怎么不见了,你是不是挪地方了?

因为我正在接听电话,所以用手势“虚”了一下。

然后,我就看雨菲过去帮忙了。

当时,我还在心里暗想:还好,雨菲在这里。

04

但就在那天晚上,快睡觉的时候,婆婆突然把我叫了出来。

她把我推向了她的小卧室,关上了门,然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跟我说:丽丽,你还想要丈夫么?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们过得好好的,婆婆怎么说出这么奇怪的话来。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婆婆就抓紧用手捂住我的嘴,然后用很小的声音说:小点声、小点声。

看到婆婆严肃的表情,我停了下来。

接着,只听见她说:你要是还要丈夫,那以后就别让雨菲来咱家了。

我睁大了眼睛,毫不关联的两件事,却被婆婆牵强地说到了一起。

婆婆没容我考虑,说出了她所发现的惊天大秘密。

05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就在我今晚接电话的时候,发生了微妙的一幕。

当时,老公到卧室给宝宝换尿布,没过一会,雨菲也赶了过去,而当时婆婆,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

她不经意间看到了雨菲所做的一切。

借着给孩子换尿不湿的机会,雨菲用胳膊肘不断地碰触我老公的胳膊,还故意做出或弯腰的动作。

当时,她穿的是低领的衣服,这样做,无非就是将自己暴露在对方眼里。

婆婆这样说,让我想起了近来发生的事情。

每当雨菲来的时候,他就神情紧张地说出去买包烟;还有,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雨菲跟丈夫说话,丈夫的眼神似乎总是在躲避……

06

顿时,脑子里乱了。

对丈夫,我信任有加;对闺蜜,我挺身而出。

但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类似的事情,不都是电视剧里的情节么?

婆婆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坚定地说:也别想太深了,照目前来看,应该是还没发展到那个程度,从张宝(我丈夫)躲避的眼神里来看,应该是这样。

离开了婆婆的卧室,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了平静。

躺在床上,一夜未眠。

到了第二天早上,丈夫临上班前,我喊住了他,他惊讶地问:你醒了啊,多睡会吧,晚上起来照顾孩子,太累了。

我甜甜地说了声:老公,真好!

他轻轻地拍了拍我的额头,然后就上班走了。

07

第二天,面对雨菲,我实在说不出口。

婆婆看出了我的犹豫,就直接说:菲啊,以前多亏你帮忙照顾这娘仨,现在我来了,你就别往这跑了,好好在家休息吧。

雨菲说:阿姨,你这说哪里话,我跟雨菲比姐妹还亲,说这话,就见外了。

婆婆看他这么说,就装没听见。

然后回头跟我说:今晚,咱要给大妮分床了,大妮四岁了,应该自己一个房间了。

雨菲听出了婆婆的意思,就接着说:是呢,我刚才想起来,我以后可能要忙了,也就没时间过来了。

听到这里,我长舒了一口气。

都说请佛容易送佛难,还真是那么个道理。

08

雨菲走后,我的心里很矛盾。

会不会是我太多疑了呢?

他们毕竟什么事也没有啊!如果这样的话,感觉挺对不起雨菲的,人家整天过来帮忙,而自己却赶她走。

但婆婆说的也很有道理,不赶他走的话,万一将来发生什么事,我不是更难面对么?

就在这时,婆婆喊我:傻孩子,别多想了,孩子哭了,快过去看看去。

晚上,丈夫回到家,看见雨菲不在,他的神情自然了许多。

临睡觉前,丈夫搂住我的腰,把脸贴在了我的肩上,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没有外人在,真好,这才是家的样子。

听了这句话,我所有的疑虑一消而散。

然后,回头,紧紧抱住老公,吻了他的面颊。